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这家按摩店规模不大,地处整条街区相对偏僻的位置,陈设新旧程度,大厅接待人员的服务质量,种种迹象可以表明这家店收费在这里只能算中低档。
      
      陆清嘉是见过鬼差蛮横掠夺的,在外吃喝基本不付钱,那么如果这个腐朽堕落的鬼差群体真的到了随处免费的地步,为什么不去更高档的享乐场所?
      
      可见与阳间一样,这种黑色行业背后一定有相当的保护伞。
      
      鬼差可以对一般民众的小本买卖随手侵占,却惹不起大人物旗下的产业,在不同的地方还是得讲规矩的。
      
      陆清嘉踏进店,便有两个穿着裙长只在大腿.根.部修身旗袍的鬼小姐冲他鞠躬问好。
      
      他直接道:“刚刚进来那位鬼差大人,我有要事拜托,只不过他一直不怎么回应。”
      
      “今天他在你们会所内的所有消费都由我负责,他点的什么服务套餐,换成最高档。”
      
      说着放了一叠小费在两个前台面前:“如果伺候鬼差大人舒服了,事后还有奖励。”
      
      两个前台对视一眼,这种事她们是半点没有意外,毕竟鬼差对于普通鬼民拥有很大权威,多的是讨好贿赂。
      
      于是她们这些涩情场所还有赌.场等地就成了绝佳的走后门场所,两人自然乐得赚这笔外快。
      
      其中一人便用对讲机通知后台道:“3032号房客人套餐换成一等。”
      
      又在陆清嘉的示意下,点了不少高档烟酒进去。
      
      存了一笔预支款,陆清嘉这才道:“三楼还有哪些房间空着?给我开一间就近的。”
      
      “来一个全身按摩套餐,不要女技师,女技师力气不够。”
      
      俩前台了然,看来这位是想等鬼差享受过后再说好话了,自己肯定会保持清醒,于是只安排了单纯的按摩技师。
      
      房间就在鬼差隔壁,隔音效果还算好,陆清嘉反正是听不到隔壁动静的。
      
      有意思的是,阴间对于纸人的运用频繁,但在这种声色场合,倒是没看到什么纸人从业人员,甚至连充当前台的都少。
      
      没过一会儿一个清秀的男鬼推着服务推车进来,一层放着装了各色精油的瓶瓶罐罐,二层是刮痧板推筋棒之类的器具,第三层则是一个木质脚盆,里面已经装好了热水。
      
      清秀男鬼腼腆一笑:“顾客您好,069号技师为您服务。”
      
      陆清嘉看时间还早,干脆放松享受了一番。还真别说,这年轻技师手法不错,话也不多,只在陆清嘉问话的时候开口。
      
      一两个小时按下来,陆清嘉确实神清气爽。
      
      眼看这会儿差不多了,陆清嘉拨通前台的电话,问了问那边鬼差享受得怎么样。
      
      得到的回应是早已经没有再叫服务了,送进去的烟酒娱乐用品等服务,对方也享受良好。
      
      觉得差不多了,陆清嘉这才示意男鬼技师停下,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
      
      对男鬼技师道:“脱衣服吧!”
      
      清秀男鬼闻言,一把捂住自己的胸口:“客人,我,我卖艺不卖身的。”
      
      陆清嘉挑眉:“不脱?”
      
      清秀男鬼一脸不畏强权的倔强:“不脱,你找我们领班来我也不脱,我当初入职的时候可是说好了的。”
      
      话音刚落,就看到陆清嘉拿出一叠钱拍在旁边的小桌上——
      
      “脱不脱?”
      
      啪的又是一叠——
      
      “能不能脱?”
      
      接着再是一叠——
      
      “就问你,到底是脱,还是不脱?”
      
      男鬼看了眼桌上厚厚的一沓钱,散乱的叠在那里,咽了咽口水。
      
      再看看这位客人的脸!好,好像——自己也不吃亏?
      
      于是扭扭捏捏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一脸娇羞道:“客人,我这是第一次,你温柔一点。”
      
      结果迎接他的是迎面一拳,当下就软软倒地失去了意识。
      
      陆清嘉将技师小哥放床上,用床单绑住他手脚塞住他嘴,然后换上对方脱下来的工作服,推着服务车出了房间。
      
      他自己就是做酒店经营行业的,虽然本质与这里不同,但空间格局的利用是很了解的。
      
      再加一路进来的观察和中途对技师小哥的套话,大致已经清楚了这个按摩会所的后台格局,监控力度,还有今天粗略的值班情况。
      
      陆清嘉一路返回后台,叫到号的技师和特殊从业人员各自忙各自的,闲着没活儿的聚在一起抽烟化妆打牌,整个后台乌烟瘴气。
      
      他刻意低调,并没什么人注意到他,很轻松的就摸进了只有两个保安执勤的监控室。
      
      举起一砖头梆梆两声就干掉了保安,调出今晚的监控删除并且关闭了监控系统。
      
      虽然事后排查可能会通过外面街上的监控具体锁定他,不过争取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陆清嘉出了监控房后又来到清洁间,提了一通清洁液故作冒失的打翻在出入必经之路。
      
      接着借找工具收拾的理由返回三楼,一路走一路点燃窗帘,不消一会儿,整个按摩店就浓烟滚滚。
      
      为了布置暧昧气氛,这里窗帘又多又繁复,烧起来简直不要太方便。
      
      点完火的陆清嘉一脸惊慌失措的踹三楼的门,将里面的客人撵了出去。
      
      有些玩得没那么嗨的其实已经从门缝溢进来的烟注意到问题了,所以陆清嘉一说着火,顾客小姐们连衣服都来不及穿裹张床单就开始往外面跑。
      
      陆清嘉作秀一番,外面整个也进入了恐慌状态,他这才一脚踹开鬼差所在的房间。
      
      此时里面倒是没有上演不可描述画面了,但是大量的烟酒显然让鬼差意识混沌。
      
      听到剧烈响动一个激灵,就见一个工作人员进来拽着两人下床就往门外推。
      
      “着火了,快出去!”
      
      鬼虽然不会被轻易烧死,但重度伤害还是能够损坏鬼的外表,去医院做修复治疗的话,高昂的费用是一般鬼负担不起的。
      
      如果顶着肠穿肚烂断手断脚或者烧焦毁容的面貌,便与工作无缘,所以火灾即便在阴间也不是从容应对的场面。
      
      鬼差和小姐听到外面的惊慌骚乱,整层楼浓烟滚滚,自然也跟着逃命。
      
      鬼差想去捞自己扔一地的衣服,那工作人员却先一步将东西裹床单里一把包起来塞给他:“快跑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穿衣服。”
      
      眼见烟雾越发浓烈,都能隐约看到火光,鬼差也不敢耽搁,抱着自己的一堆衣服光.屁.股就跑了出去。
      
      见那服务生推他们出门又马不停蹄的去踹下个房间的门疏散人员,再没了迟疑。
      
      陆清嘉最后回到自己之前待的房间,那技师小哥居然还没醒,比他想象的要久得多,毕竟当初老头挨他好几下砖头也就打个电话的功夫就醒来。
      
      陆清嘉迅速脱掉技师小哥的工作服,因为他自己的衣服之前压根没脱,套着穿的,倒是没有浪费丁点时间。
      
      接着扇了技师小哥两巴掌,对方幽幽转醒,见自己红果果的被绑在床上,眼里满是“你居然好这口”的控诉。
      
      陆清嘉割断绑他的床单:“着火了,快逃吧。”
      
      技师小哥察觉到滚滚浓烟,也不敢耽搁立马蹿出了房门。
      
      这时候浓烟已经填满了三楼,陆清嘉也不耽搁,从包里掏出一捆绳子。
      
      将钩子钩在床沿的栏杆上面,便抓了张毛巾包住手从窗户滑了下去。
      
      从一楼大厅看进去,之前从楼上逃下来的客人和员工人叠人的摔在大厅出口处,一大滩滑腻腻的清洁液让大伙儿站都站不起来,整个会所更乱做一团了。
      
      陆清嘉没有停留,迅速出了这条街,招了辆出租车,报了一个地址便扬长而去。
      
      等车开出了很远,他才从身上掏出一样东西。
      
      黑色警棍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一个开关按钮,一个切换模式按钮。
      
      根据陆清嘉从残缺鬼魂们那儿打听到的消息,这玩意儿至少有打魂鞭,拘魂索,电击三个功能。
      
      正是每个鬼差配备的,让鬼魂闻之丧胆的拘魂索现代版。
      
      车子行驶了大半个小时,才到达了陆清嘉说的地方。
      
      果不出其然,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但房子的质量居然还行,住的是那种条件不错的独栋宅子。
      
      只不过那宅子门牌处有一串倒计时,显示这并不是用魂币购买的永久豪宅,看上面剩余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就消失了。
      
      陆清嘉结了车费下了车,信步走向那亮着灯光的宅子。
      
      ---
      
      胖子被老太婆的突然出现吓得魂飞魄散,想叫醒陆清嘉,却想起这种梦境,靠外力是很难叫醒的。
      
      这下孤立无援的胖子满心绝望,老太婆却是步步逼近。
      
      这癞头老太婆长得本来就吓人,这会儿阴森怨毒的盯着他,间或来两声扭曲悚人的笑。
      
      一边缓缓靠近他,脸上的皮肤仿佛还在肉眼可见的枯萎腐烂脱落一般,带给胖子的视觉震慑是无与伦比的。
      
      他吱哇乱叫,从床上逃到床下,想开门出去却发现整个卧室变成了密闭的空间。
      
      眼看鬼老太慢慢逼近,胖子立马窜进衣柜里,死死的拉紧衣柜门。
      
      幽暗密闭的空间让胖子感到了些许安全感,可没过多久,他就察觉到外面的脚步声消失了。
      
      正当他以为鬼老太或许离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旁边多了一道呼吸。
      
      呼出的气体还带着有些熟悉的腐烂耗子肉的味儿。
      
      胖子僵硬的转过头,鬼老太赫然就在他旁边嘿嘿笑着看他。
      
      “啊————”
      
      胖子屁滚尿流的跌出来,眼泪鼻涕糊得满脸都是。
      
      鬼老太仿佛胜券在握,一步步将胖子逼到墙角。
      
      突然,卧室里的电视在没有任何人操控下亮了。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只见电视里先是一片雪花,然后慢慢出现一个阴暗宅子的画面。
      
      胖子确定自己没踩到遥控器,以为也是鬼老太搞的鬼,心里哀嚎这鬼老太吓人的花招可真够多。
      
      接着下一秒,出现的画面就让胖子和鬼老太都懵了。
      
      只见画面一转,来到了阴暗宅子的内部——
      
      那是一个房间,房间内灯火幽暗,但并不妨碍看清楚里面的画面。
      
      好几个男女老少跪成一排,身上绑了绳子,脸色灰败惨淡。
      
      胖子注意到其中一个男人就是昨晚下套想骗他钱的骗子。
      
      接着一个更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电视里,那人的身体还就在床上睡着呢。
      
      陆清嘉站在那跪成一排的鬼后面,露出一个反派的笑容——
      
      “晚上好,请我抽烟的好心老太太。”
      
      此时,鬼老太的脸色已经跟胖子惨白得有一拼,整个鬼目眦欲裂。
      

  •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名字的攻(掐阿银脖子):“按摩店是吧?脱衣服是吧?捆绑是吧?”
    快用留言拯救差点被掐死的阿银呐,照例200个红包奉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