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季明珠性情骄纵,除了和女主结怨,还是个鲁莽冲动的性格,处处得罪人。
      
      若是娶回家去,就是娶了个祖宗,可要是不娶的话,说不定就得背负上一条人命。
      
      如何处理,着实是个问题。
      
      温钧露出苦恼之色,犹豫良久,忽然想到什么,眸色一亮,眉眼间露出几分谋算。
      
      对了,季明珠自尽,乃是受了原身的讥讽嘲笑,又被原身退亲。他穿来的时机不错,原身这时还没来得及见到季明珠并伤害她,只要他好好开口解释,和平分手,或许季明珠不会做傻事?
      
      这样一来,他可以摆脱穿书的影响,脱离剧情过自己的日子,也不用为季明珠的事抱憾愧疚。
      
      季老爷还在余怒中,不肯搭理温钧,背对着他喘气。
      
      温钧用了几分钟在心里整理措辞,正要开口,余光却瞥见一个身影躲在侧门处,微微一愣。
      
      “他是何人?”
      
      对方听到温钧的声音,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悻悻然地走出来,在季柳氏身边站定,瞥了眼温钧,脸色淡定,若无其事问:“你是来退亲的?”
      
      温钧心中微动,极轻地点了点头。
      
      他想起来了,这是季明瑞,季明珠的亲弟弟。
      
      记忆里,两姐弟关系不太好,不过温钧没想到,会不好到这个地步。
      
      在这个年代,被人退亲,对于女子来说是一件十分有碍名声的事。原身上门退亲,等于将季明珠身上最后一层遮羞布扯下,从此之后,季明珠名声尽毁,在这个年代很难再找到夫君,说不得就要孤独终老。
      
      可是,季明瑞的神色中竟丝毫不在意,仿佛季明珠不是他的亲姐姐,而是仇人的女儿一般,眼神里还有几分幸灾乐祸。
      
      看到温钧点头,季明瑞笑嘻嘻道:“那感情好,你早点退亲,也算脱离苦海。”
      
      “等等!”季柳氏从震惊中回过神,开口打断季明瑞,满脸震惊之色看向温钧,“温贤侄是来退亲的?”
      
      季明瑞撇了撇嘴:“娘,你大惊小怪做什么。他来退亲不是很正常吗,谁愿意娶二姐那样的女人?”
      
      季柳氏来不及平息心里的震惊,听见他这句不懂事的话,纤纤手指抬手揪住季明瑞的耳朵:“你浑说什么,明珠可是你胞姐!”
      
      “嘶——”季明瑞倒吸一口凉气,哎呦哎呦地叫,跳脚道,“娘,你松开我,你快松开我!”
      
      从季柳氏手里挣脱开,他一溜烟小跑躲到柱子后面,伸出脑袋,愤愤道:“谁要她那样的胞姐,我只认大姐!”
      
      季柳氏脸色顿时慌了起来,露出着急的眼神,阻止他再胡说。
      
      谁成想季明瑞是个熊孩子,越是阻止越是来劲,看季柳氏如此惧怕,满嘴胡言乱语,说得愈发毫无边际。
      
      什么“季明珠又蠢又笨,除了给家里惹祸,一点好事都没做过,活该被人退亲”的话,被他说了个遍。
      
      语气之鄙夷轻视,令温钧这个无关紧要的人都有些心疼季明珠了。
      
      温钧淡淡皱眉,露出不认同的目光,看着季明瑞。
      
      不过叫他心里一沉的是,在上座的季老爷听到季明瑞的话,转过身来,脸色虽有怒色,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显然不赞同季明瑞的行为,却在心里认可了季明瑞说出的话。
      
      温钧恍然,刹那间忽然明白,为何季明珠会在被退亲后决绝自尽了。
      
      她在这个家孤立无援,连至亲的亲人都在心里责怪她的任性害了大家,丝毫没有人关心她才十四岁,在外得罪了女主之后,被男主教训,又牵连了家里,心里有多惶恐害怕。
      
      想到这,温钧不禁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一声,为了季明珠悲哀,也为了自己往后的日子点蜡。
      
      看样子,季明珠这个包袱,他这辈子是脱不下了。
      
      收起思绪,他神情一凛,缓步向前,不急不缓道:“季伯父,古人有云,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记得明瑞前不久刚过十三岁生辰,已是半个大人,按说已经开蒙了。可是他言语无状,对嫡姐轻佻藐视,连一丝友爱孝悌都不懂。晚辈真的好奇,是在哪个学堂开蒙的,还请季伯父告知一声,我将来一定远远避开,免得我温家后代也被教成了明瑞这个天真童稚的样子。”
      
      说着,温钧淡淡地扫了季柳氏一眼:“季伯母觉得我说得如何?”
      
      话音落地,在场诸人愣住。
      
      一是没想到温钧会为了季明珠说话,二是没想到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如此诛心。
      
      季家世代单传,这一辈更是只有季明瑞这一个独苗子孙,向来看得很重。
      
      季老爷忙着生意,没有功夫管束,将一应后院的事情都交给了季柳氏打理,连季明瑞启蒙上学的事情也是她一手决定的,上的哪家学堂,只在事后和季老爷提了一句。
      
      季明瑞养成这个德性,季老爷也很痛心,只是他以前没多想,以为是季明瑞天性如此。
      
      现在想想,好好的孩子成了这样,除了天性如此的,或许也有学堂的原因?
      
      而学堂,是季柳氏定下的……
      
      再加上温钧那个意味深长的目光,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见,季老爷突然心里有些不安。
      
      季明珠和季明瑞的娘亲早已早逝,季老爷为了两个孩子的名声和教养,续娶了季柳氏。季柳氏嫁入季家后,还带来一个比两人都大的亲生女儿,出落得清丽娴雅,教的比两姐弟都好。为什么会这么疏忽季明瑞的教育,很难不令人想多。
      
      温钧看季老爷起了疑心,满意一笑。
      
      有些人就是这样,轻飘飘不用一句脏话,也不用高声喧哗,就能当着众人的面,光明正大地骂了季明瑞,还挑拨了季家人的关系。
      
      看着季老爷僵住的表情,季柳氏脸色煞白的样子,还有季明瑞愤恨敌视的傻样,温钧毫不顾忌地挑了一下眉:“怎么,我哪里说得不对吗?”
      
      “自然不对!”季明瑞跳出来,脸色愤怒,眼睛发红瞪着他,“不准你诬蔑我娘!”
      
      温钧没理会,在他看来,小孩子是一张白纸,长成什么样都是大人涂抹出的,他是个成年人,用不着和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争执。
      
      回过头,他对着季老爷道:“季伯父,我的小未婚妻呢,我想见她一见。”
      
      季老爷这才回过神,脸色青青白白,看了眼慌乱的季柳氏,不知道想了什么,回过头来,对着温钧露出一个厌烦的眼神,问道:“你想做什么?不是要退亲吗?”
      
      温钧面色淡然:“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季老爷微愣,眼里流露出愤恨的目光,细想之后,却又充满了无可奈何。
      
      季家出事,明珠破相,没有容貌和嫁妆傍身,名声又不好,再被温钧退亲,恐怕这辈子都嫁不出。为了明珠的亲事,即使对温钧的行径再如何莫名其妙和生气,季老爷也不好将温钧赶出去,和他彻底翻脸。
      
      这个年代,身为男方,总是占据着天然的地位优势。
      
      “你不退亲了?”季老爷冷言道。
      
      温钧沉吟片刻,慢条斯理道:“我想要见一见明珠,听听她的想法。对了,我们之间已经五年没有见面了吧。”
      
      订婚的未婚夫妻不用太过忌讳,有长辈在,见上一两面也没什么,只是季明珠性情高傲,觉得有温钧这个未婚夫丢脸,从来不肯出来见他。
      
      想到这,季老爷忽然有些理解为何温钧要上门来退亲了,在心里无奈地叹气,转身走在前面带路,道:“明珠在后院,出事之后的这些日子里,她一直躲在房里不肯出来,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
      
      走到后院,季老爷的脚步放缓,在西厢门上敲了敲,柔声道:“明珠,女儿,你醒着吗?”
      
      “爹?”
      
      季老爷诶了一声,道:“是我,你出来一下。温钧……他来看你了。”
      
      屋子里安静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出来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
      
      温钧的目光在她脸上巡视了一下,疑惑心道,不是说破相了吗,怎么没有看见?
      
      季明珠今年才十四岁,还未及笄,穿着淡粉色的衣裙,数月不见天日,脸色带着一股苍白柔弱之感。她双眸明亮倔强,紧咬着下唇,即便知道未婚夫可能不怀好意而来,还是出来见他,和原著描绘中那个性格骄傲的女配倒是有几分对上。
      
      温钧看着她小小的个子,心里先软了几分,这还是个小孩子呢。
      
      “听说你家出了事,我来看看你,还有……”温钧硬着头皮将话说完,“我想问问你,你愿不愿嫁给我?”
      
      他愿意担起原主的责任,娶季明珠回家,可若是季明珠不愿意嫁,也不用勉强,两家一起解除婚约就好。
      
      季明珠听完这句话,像是没听懂,整个人愣了一下,茫然道:“嫁给你?”
      
      “我们本就有婚约在身。”
      
      “可是我听说,你是来退亲的……”
      
      温钧皱眉,不知道她怎么会知晓这件事,按说原身也还没见到季明珠。
      
      就在这个关头,季明瑞忽然从冒了出来,手里还抓住一封信,得意洋洋道:“没错,他就是来退亲的!这是他的退婚书!”
      
      温钧立刻摸了摸袖口,眉心微拧反应过来,这封退婚书应当是原身刚才被季老爷单方面压着打的时候,不小心从手里滑落的。
      
      得,这下可好了,不用他再犹豫了,季明珠看到这封信,应当不会再搭理他。
      
      温钧松了口气,又有些无奈。
      
      要说他一见到季明珠,就生出什么情爱之心,满脑子想要娶她回家,那都是屁话,他也只不过是占了原身的壳子,想要担起原身留下的责任罢了。
      
      季明珠要嫁,他就娶,就算没有爱情,相处久了有亲情也能过一辈子。
      
      季明珠不嫁,那就算了,他以后只要报答季老爷这五年来对原身一家子的照顾,就可以了。
      
      现在,就看季明珠如何想。
      
      温钧看着季明珠,没想到,季明珠一看到季明瑞手上扬着的退婚书,还有季明瑞脸上嘲笑的表情,突然转头看温钧:“你刚才问我要不要嫁给你。”
      
      温钧点头。
      
      季明珠昂起下巴,果断道:“我嫁!”
      
      温钧微愣,随即眼底带出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看着季明珠道:“你嫁我就娶。”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狮子座 1个;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ris、君落、凌风苍蓝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