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两人三言两语就定下决定,一旁的父子俩听着都愣住了。
      
      尤其是季老爷,不明白温钧怎么忽然就变了一个态度。可是看着女儿答应嫁给他,婚事不用再出波折,又松了口气。
      
      这世道对女儿家本就苛刻,能够嫁入温家,有一个正正经经的婆家,对现在的季明珠来说,已经是侥幸了。
      
      而且温家也并不差。
      
      虽然现在落魄了,可是温父活着的时候,也是有功名的秀才,书香之家,名声在外,在上林县的学子里颇有人脉。
      
      明珠嫁过去之后,在家里操持家事,不在外人面前晃悠,过个几年,名声或许就变好了呢。
      
      在场众人里,只有季明瑞不高兴。
      
      眼看温钧和季明珠两人和和气气的商量亲事,他气得跳脚,指着温钧道:“你这人怎么出尔反尔!”
      
      温钧侧过头,语气从容:“我哪里出尔反尔?”
      
      “你刚才分明说要退亲!”季明瑞瞪着温钧,扬手将退婚书拍向他,“证据都还在这儿!”
      
      退婚书飞向温钧,温钧抬手接住,扫了一眼,可有可无道:“没错,我出尔反尔。怎么,不行吗?”
      
      季明瑞眼珠子一下瞪大,万万没想到温钧会如此无耻。
      
      明明是他出言在先,不打招呼就改变决定,却一脸坦荡荡、毫无羞愧的样子。
      
      再看温钧慢条斯理地将退婚书折好收了起来,没有还给他的意思,季明瑞突然觉得自己要疯了,脸涨得通红,整个人都气得说不出话。
      
      “你,你……”
      
      季明珠转头瞥了他一眼,像是觉得好笑,精致小巧的脸上露出讥讽笑意,冷笑道:“真可惜,我没有被人退亲,让你失望了。”
      
      季明瑞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去,咬牙切齿地瞪了季明珠一眼,倏忽一跺脚,转身往外面跑了。
      
      季老爷一愣,伸手叫他名字。
      
      季明瑞没理会,很快不见了身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季老爷叫不住人,皱着眉,正要迈开腿追上去,被温钧开口留下。
      
      回头看了眼季明珠,他如梦初醒,打起精神道:“对了,你们的婚事重要。”
      
      季明珠脸色有些冷硬,尤其是季老爷打算追着季明瑞离开的时候,她目光都变冷了。还好温钧叫住了他,不然只怕她顷刻间就要爆发出来。
      
      季老爷没注意到,自顾自道:“既然你们一个想嫁,一个想娶,我也不好反对,一步步按照旧例来就行,三书六礼哪怕简陋些,也不能少一个。至于聘礼,就看着给吧,温夫人一个女人养家,也都不容易。还有嫁妆……我会让柳氏好好准备。”
      
      说到后面,季老爷的语气明显不自信起来,除了怀疑季柳氏,怕她做不好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季家已经破产,以前为季明珠准备的嫁妆都卖了出去。
      
      这嫁妆,可能会不太好看。
      
      温钧并不在乎嫁妆,点头道:“我回去和我娘说,让她找人挑个好日子,上门来提亲。”
      
      季老爷眼底露出一丝满意和庆幸。
      
      温钧一笑,转头看着季明珠,想了想,突然抬手轻拍了她脑袋一下。
      
      季明珠:“???”
      
      温钧的目光像是看小孩子,温柔哄道:“等我来上门提亲。”
      
      季明珠怔愣,刚才还满是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茫然,低下头,小声道:“好。”
      
      ……
      
      和季明珠定下约定,温钧便打算告辞。
      
      嫁娶之事不是说说就行的,需要大量时间准备,尤其是古代婚礼更加繁琐,温钧正好趁这个机会,整理一下原主留下的烂摊子。
      
      离开途中经过垂花门的时候,温钧又看见了季明瑞那个熊孩子。
      
      站在抄手游廊尽头,拉着一个身材高挑、气质柔和的少女不知道说什么,脸上满是告状的委屈。
      
      温钧停下来,挑高了眉,看着那眼熟的少女,目光里露出几分打量之意。
      
      从原主的记忆来看,这名少女可不是个单纯良善的主儿。
      
      身为续夫人之女,出身贫寒,却能笼络了半个季家的下人,人人都称道她蕙质兰心、温柔善良,叫她一声季家大小姐,丝毫不记得她本来只是一个外来者。
      
      这样心机城府的人,再加上暴躁易怒又好利用的季明瑞……
      
      他未来老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只是高傲易怒了些,没有变成泼妇,真是不容易。
      
      还有季明瑞,他都不知道该拿这孩子怎么办。
      
      他是季明珠的胞弟,也就是他将来的小舅子,可是以他敌视季明珠的态度来看,这样的小舅子,委实还需要再好好回炉重新锤炼一番。
      
      ……
      
      回到温家,夜色已经降临。
      
      温家的院子本是老宅,过世的长辈们花了不少钱建的,没住几年,温父温承贺考上秀才,在县城里开了个私塾,就从村子里搬出去了。
      
      老宅年久失修,破破烂烂,平时也没人打理。
      
      后来温承贺病逝,一家子没有经济来源,只得关了私塾,又回了村子里的老宅,稍微修缮一二,就住了下来。
      
      从外面看,老宅十分简陋,但是进到院子里,昏黄的灯光下,原身的母亲温常氏站在门口,脸色担忧,翘首以盼等着他回来。
      
      温钧舒出一口气,从没有感受过亲情的孤儿,忽然觉得遇上穿书这种际遇也不错。
      
      看见温钧走进,温常氏眼睛一亮,目光焦急地迎上来:“钧儿,你回来了,你真的去季家退亲了?”
      
      温钧摇头:“没。”
      
      “可不能退亲,你爹走了之后,全靠你季伯父……”温常氏心急火燎地劝,突然听到温钧的话,整个人愣住,“没去退亲?那你去县城里做什么了?”
      
      温钧微笑:“去看看季伯父一家人,他们家出事这么久了,按照礼数,我也该上门去看看的。”
      
      温常氏茫然:“这样吗?”
      
      不过在她心里,温钧从小就是个好孩子,不会说谎骗她,既然温钧说了是去看望,那就一定是看望!
      
      至于白天温钧离家时,手里攥着退婚书,扬言说要去退亲的画面,被她自然而然地略过了。
      
      “好好好,你想通了就好!季家对我们恩重如山,明珠小时候也是个好孩子,你有这么一个未婚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温钧点点头,揽着温常氏进屋:“娘你说得没错。”
      
      温常氏顿时满足地笑了起来,儿子自从长大后,就再没有和她这么亲近过,而且每回她说什么,他都要反对,这还是头一回听她的劝。
      
      进到屋里,温常氏拍了拍温钧的手,慈爱道:“你从外面回来累了吧,坐下歇歇,喝口茶,吃点东西。饭菜都做好了,我这就去端出来。”
      
      说着,她转身去了厨房,端出在锅里保温的饭菜,一边招呼二女儿,一边让温钧去桌上等着。
      
      温常氏一生育有二女一子,长女温萤早已嫁人,不在家中,二女温蔷本来定了亲,后来温父出事,男方找上门来要解除婚约,温常氏应了,再相看人家,挑挑拣拣条件都不如之前那家,婚事就拖了下来。
      
      一直到现在,温蔷年已十八,还未嫁人,在家里住着,偶尔做一些洗衣做饭的小事。
      
      温钧和这个二姐的关系很一般,两个人不太亲近,一个喜欢出去游手好闲,一个常常待在屋子里顾影自怜,谁都看不上谁,越长大关系越差。
      
      温钧去院子里洗了手,回到桌上,看见温蔷从屋子里出来。
      
      温蔷穿着一身洗旧的家常衣衫,容貌清秀,头上戴着一朵淡雅的白色玉簪花,手上戴着一串素雅的银手镯,银手镯上还镶了颗红色宝石,看起来柔顺娴静又不失明媚。
      
      温钧淡淡地扫了一眼,没说什么,依旧维持着之前的相处模式。
      
      温家的饭菜十分不错,有肉有蛋,四菜一汤,三个人根本吃不完。
      
      不过这都是靠季家周济而来的,现在季家也没钱,以后不能再这样铺张浪费。
      
      一家三口上桌后,温钧一边吃,一边和温常氏说了这件事,让她缩减用度。
      
      温常氏端碗的动作愣住,看了眼桌上,似乎也才发现了不对,赶紧点头:“好,以后我减少一两个菜。”
      
      温常氏是富家女出身,看中了温承贺的年轻有为下嫁,用嫁妆填补一家子在县城里的用度。后来温承贺没了,银子也花光了,带着两个孩子搬回村子里,却又有季家周济,一直没经历过苦日子。
      
      说是缩减用度,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缩减。
      
      温钧一看她茫然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日后还有得操心,不由得失笑。
      
      温常氏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给他夹了一筷子菜,试探问道:“钧儿,既然你今天去了季家,季老爷有没有说你和明珠的婚事?”
      
      温钧一愣,想起来还没和温常氏说这件事,点点头,将他与季老爷之间的对话说了出来。
      
      温常氏脸色大喜:“太好了!这得好好操办!”
      
      说着,她看了眼二女儿温蔷,忽然又露出愁色:“就是你二姐的婚事不知道怎么好。”
      
      温蔷行二,排序在前,得先把她的婚事搞定,才能给温钧准备婚事。
      
      温常氏叹了口气,忍不住又絮叨起来,开始重复十里八乡的年轻儿郎们,想着在里面挑出一个条件不错的。
      
      温钧初来乍到,对这些也不懂,看温常氏说一个人就要问问他的意见,有些头痛,用过饭,赶紧找借口躲了出去。
      
      在院子里散了一会儿步,他睡不着,想了想,走到正房旁边的耳房里,点开蜡烛,目光巡视一圈。
      
      这里是温家最值钱的东西——温承贺留下的书籍。
      
      古代的造纸技术和印刷技术不够,无法实线流水线作业,书籍是贵重物品,一本三字经就要二两银子,如果有名家标释,价格更贵,动辄就要十几两银子。
      
      温承贺临终前除了放心不下家人,就是舍不得这些书籍,特意交代了温常氏,这些书籍都是他历年用尽心血收集而来的,不能卖,得传家。
      
      温常氏和夫君恩爱十几年,无有不从,满口答应了下来。
      
      可是温钧小时候被温承贺逼迫读书狠了,有些厌学,没有人压着就不肯读,这些书籍一直用不上,而温常氏自从温承贺病逝后就身体不好,看见这些书籍想到夫君,心里更加难受,为了眼不见心不烦,便用大箱子将书籍装了起来,扔在耳房。
      
      宝珠蒙尘,实在可惜。
      
      温钧有睡前看书的习惯,没有书一时半刻还睡不着。他打开面前的两口箱子,在里面挑挑拣拣拿了一本,拍干净灰尘,揣在怀里带了出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