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上林县近日传开一个大消息。
      
      身为县城首富的季家,因为得罪了某位来自京城的大人物,破产了。
      
      具体情况不得而知,只知道是季家那位骄纵莽撞的嫡女不懂事,去外祖家做客时言语无状,惹恼了大人物的宠妾。宠妾回去后,吹了一句枕头风,大人物便亲自出马,将那嫡女好好教训了一顿,又问责季家。
      
      季家升斗小民,如何和高官权贵斗?
      
      为了保住性命,季家老爷当机立断,将家里的财产尽数送给了那位“宠妾”赔礼道歉。
      
      十成家产去了九成半,又名声在外,人人都知道季家嫡女得罪了大人物,不可交好,哪还有人敢在这个风头上,继续和季家来往?
      
      于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不过数月,季家就彻底破产了。
      
      “唉,可惜季老爷一世英名,毁在这个女儿手上了。”
      
      “哪里可惜?纯属活该罢了。季二小姐的脾气,还不是季老爷自己惯出来的。”
      
      “王兄这话说得没错,季二小姐那个臭脾气,得罪人是早晚的事,季家出事也是早晚的事。”
      
      “正是,现在怨天尤人,早些年干嘛去了?”
      
      县城里知道这件事的人对此议论纷纷,有惋惜的,有看热闹的,有事不关己的,不过最多的,还是幸灾乐祸的。
      
      无他,还是季家这位嫡女以往的名声就不怎么好——
      
      为人蠢笨,偏又心高气傲,事事争先,结果总是丢人。
      
      众人说起她来,丝毫没有议论女儿家名声的羞愧和不好意思,只觉得是个茶余饭后用来说笑的存在。
      
      这不,一句话的功夫,大家的话题便从季家破产转移到季二小姐身上,兴致勃勃地指点起来,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反倒是角落里无意间听完全部的少年面色涨红,眼里闪过一丝恼羞成怒,握紧拳头,咬牙切齿,转身朝着季家去了。
      
      季家不远,很快到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季家虽然败落了,却还是有一些家底留下,映衬着昔日的富贵。
      
      季家大门前,站了一个门房。
      
      少年看见门房,气场就怯了。看着那座外表气派的宅子,被热血冲昏的头脑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凉水,瞬间清醒,心里打鼓不敢上前。
      
      反倒是门房认出了他,一愣之后回过神,迎上来道:“温钧少爷,您怎么来了?”
      
      少年拧紧眉头,虚张声势道:“我来拜访季老爷。”
      
      门房轻微地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多余的话,迎着少年往里走:“既如此,温钧少爷进去等一等吧,我这就去叫老爷。”
      
      少年踌躇不敢动,心里已经后悔来这里,可死要面子,只能强撑着面子随门房进了里面。
      
      这座大宅子,他已经许多年没来了。
      
      走进里面,在厅堂里等了等,不过一会儿,就有脚步声传来,少年鼓起勇气抬头一看,差点没认出这人是谁。
      
      “你……”
      
      “贤侄,你怎么来了?”对方出声,打断了少年的询问。
      
      熟悉的声音,少年晃了晃神,认出了这是谁。
      
      ——这是季德安,季家老爷。
      
      季家破产,季老爷这几个月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整个人的外貌硬生生老了十岁,发须皆白,脸色沧桑,身上充满了疲惫落魄的气息。
      
      唯有身上的衣服料子,能看出一点以前的富贵。
      
      他疲倦地在上首落座,示意少年也坐,少年面色呐呐,老实坐下,一句话都不敢言。
      
      季老爷不明所以,勉强一笑:“怎么不说话?没事的,贤侄有话但说无妨,季家虽然穷了,却还有一些零碎银子。”
      
      他以为少年是来要钱的。
      
      少年的父亲是他好友,五年前过世,这五年来,都是季老爷养着他们母子。以前不用少年上门,他就派人将每季度的银子早早地送了过去,这几个月季家出了点事,他疏忽了这件事,没想到少年会上门来。
      
      季老爷想了想,问:“五两银子够不够?贤侄先拿钱回去,我想办法筹一筹,回头再叫人将剩下的银子送去。”
      
      少年一听这话,面皮涨得通红,新仇旧恨加起来,激动气愤站起来道:“谁稀罕你的破钱!”
      
      五两银子也好意思拿到他面前说,他父亲活着的时候,温家也算是书香之家,一本书籍就要十几两银子。父亲去了,季老爷每年打发叫花子般,一次只给二十两银子,已经很卑微。
      
      现在还被季老爷拿五两银子羞辱,实在是……
      
      实在是,欺人太甚!
      
      少年咬牙切齿,报复性道:“我要退亲!”
      
      什么?
      
      季老爷愣住,像是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皱了皱眉,站起来问道:“贤侄,你方才说什么?我年纪大了,没太听清。”
      
      少年高抬下巴,拿出袖中早已准备好的退婚书,扬在空中,像是拿着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目露轻蔑道:“我说,我是来退亲的。”
      
      “事情传得沸沸扬扬,人人都知道贵千金做了什么好事。这样娇贵的女人,我养不起,而且据传她已经破相,才被外祖家送了回来,我……”
      
      “嘭!”
      
      季老爷突然扑上去,狠狠一拳头砸在少年脑袋上,将人扑倒在地,打断他的大放厥词。
      
      少年愣了愣,没有回过神,身上又挨了几拳,整个人都懵了。
      
      等他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立刻挣扎着要爬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
      
      季老爷没理会,犹不解恨,咬牙切齿地抬头看了一圈,目光落在身边的一个手臂长的花瓶上,起身去拿花瓶。
      
      少年看见,心里一阵惊恐,发疯地转身要往外跑。
      
      还没跑出门口,伴随着身后传来“啪”的一声……他心头一凉,眼前发黑,噗通一声朝前倒下去,晕了过去。
      
      季老爷愣住,低头看着一不小心没拿住、掉在地上被摔碎的花瓶,皱起眉头。
      
      只是摔了个响,又没砸上去,他晕什么?
      
      “老爷,你干什么?”一个妇人从侧门款款走出,看见这幅场景,吓了一跳,连忙奔过来拦下季老爷,“老爷,你快放开,闹出人命可就没法收场了!”
      
      季老爷皱眉:“和我无关,花瓶我还没砸上去,他自己倒下了。”
      
      妇人没信季老爷的鬼话,扫了眼地上的人,认出是温钧,更加焦急:“这不是温贤侄吗?老爷,你这是在干什么,温贤侄可是明珠的未婚夫。”
      
      季老爷手上动作一僵。
      
      什么未婚夫,马上就不是了!
      
      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少年,他狠狠地唾了一口,一屁股坐回上座,喘着粗气给自己倒茶。
      
      没办法,这段时间季家出了事,他心疲力尽,体力不行。
      
      不然这个臭小子,他非要打死不可!
      
      季柳氏跟了季老爷十年,早就摸清了季老爷的脾气,见状柳眉蹙起:“老爷,温贤侄是做了什么,惹得你如此大动肝火?”
      
      季老爷面色难堪,不知道如何说。
      
      这,这怎么说?难道要说女儿被人嫌弃,被人退婚了?
      
      他养了温家一家子五年,除了看在过世老友的面子上,就是因为温钧和女儿定亲了,将来是夫妻,帮衬两把不算什么。
      
      没想到季家一朝败落,其他人还没做什么,温钧就上门来退亲。
      
      他也是眼瞎,看错了人!
      
      季老爷只顾着在心里生闷气,不肯说,季柳氏搞不懂情况,一头雾水,只能拍着他的背给他降火,免得他又冲动。
      
      两人低声说话,一时倒是疏忽了躺在地上没动静的少年。
      
      过了一会儿,季柳氏想起来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却半天没动静,转头去看,担心道:“温贤侄怎么还没起来……”
      
      正对上少年淡淡扫过来的一眼,声音戛然而止。
      
      这是温钧贤侄?
      
      在那双沉凉如水的眸光下,季柳氏心里受到的震撼太大,一时竟反应不过来。
      
      明明还是一样的容貌,身上却散发着不同以往的迥然气质。少年身穿棉布长袍站在厅堂中央,淡淡的气场流露出来,目光清冷,周身沉静,像是剥去了外壳的顽石,周身有种玉质的温润感,让人不敢确认自己的眼睛。
      
      季柳氏看着心里一紧,突然不敢上前说话。
      
      然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温钧身上那股君子般的贵气温润就消失了。
      
      季柳氏愣了愣,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揉眼皮,发现温钧身上真的又回到了以前那股平庸感,心里奇怪,还有点可惜,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在心里疑惑地皱了皱眉,轻声开口问:“温贤侄,你醒了。”
      
      温钧淡淡点头,算是回应,优雅起身,不动声色地查看四周环境。
      
      原身胆小如鼠,被自己的心理暗示吓死,他捡个便宜,占了这具壳子醒来。
      
      他醒来其实已经有一会儿了,趁着季老爷和季柳氏说话的功夫,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果没有弄错,他这是穿书了。
      
      穿的是一本早古女主穿越文——书中女主来自现代,穿成皇子后院的一个无名通房,地位低下,人人可欺。为了不被人踩在脚底下,女主点亮经商的金手指,为皇子赚来大笔钱财,皇子从此对女主刮目相看,还靠着女主赚来的银子拉拢朝臣,夺位成功,登基称帝。
      
      后来,皇子封了女主为贵妃,独宠一人,全书完结。
      
      而他占据的这具壳子,和他同名同姓,不巧,正是书中一个炮灰女配的未婚夫。
      
      既然是炮灰女配,结局自然不好。
      
      书中记载,女配季明珠得罪了女主后,身名狼藉,家道中落,又被未婚夫退婚羞辱,羞愤之下,三尺白绫自尽而亡。
      
      不出意料,现在就是退婚的名场面。
      
      温钧眉心微拧,突然觉得自己接了个烫手山芋。
      
      

  •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一下专栏收藏,么么么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