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简总离婚的日子》小醋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27 12:06: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按照惯例,苏莘和简亦慎会在老宅留宿一两天,但苏莘今天不想和简亦慎独处在同一空间,更不想同床共枕。
      
      她仅有的那么一点理智,在碰触到那个男人的气息后,都会丢盔卸甲。
      
      找了个朋友聚会的理由,努力忽视面色不悦的简亦慎和一脸失望的郑茗潇,苏莘出了老宅,慢悠悠地开着车,在马路上兜风。
      
      今晚,她不想让自己委曲求全成一个好儿媳、好妻子。
      就让郑茗潇埋汰她是个娇纵任性的大小姐吧,不知道体贴孝顺公婆。
      
      流光溢彩的街景从车窗外一帧一帧地后退,仿佛这么些年逝去的时光,苏莘努力想要抓住,却依然像流沙一样从指缝中消失。
      
      她机械地踩着油门,一时不知道要去哪里。
      
      前面的红灯忽然亮起,苏莘在前一秒踩下了刹车,随着尖锐的摩擦声,车头终于在冲出标线一米后停了下来。
      
      她定了定神,目光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幸好,没有追尾的车。
      
      忽然,她的眼神凝住了,后视镜映出了巨型广告屏幕,一个熟悉的面容在镜头中一闪而过。
      
      后面的喇叭声响了起来,催促苏莘开车,她呆滞了几秒,往右一打方向盘,在路边停了车。
      
      广告屏幕滚动播放,苏莘等了十分钟,才等到了自己想要看的那个广告。
      
      身穿礼服的优雅女人坐在琴凳上,挥动着手中的大提琴弓,红褐色的琴面闪动着温润的光,和她嘴角温柔的笑容辉映,让人仿佛从心底就流淌出一段柔美的旋律来。
      
      曳地长裙、波浪卷发、柔得能滴出水来的眼波。
      
      “国际知名大提琴手白倩语归国,携安州交响乐团,带你一起进入高雅音乐的殿堂。”
      
      几分钟的广告,很快就放完了,苏莘的目光却定在屏幕上,脑中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芷蓝,有空吗?陪我喝一杯。”
      
      -
      旧欢在安州酒吧一条街上颇有名气,老板姓季,据说是个黑白两道都玩得转的狠人,把酒吧经营得有声有色,平常经常会请一些十八线的小明星、乐团过来驻唱,偶尔运气好,还能碰上一两个有名气的。
      
      很巧,田芷蓝就是季老板的表妹,以前她们经常光顾这里,是她们几个朋友的后花园。
      
      田芷蓝还要再过一会儿来,特意让人给苏莘在舞台边留了一个位置,还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说是今天有个很帅的男孩会来表演,让她一定不要错过。
      
      苏莘坐在位置上,听着乐队激越的鼓点和DJ声嘶力竭的呐喊,体内的血液仿佛也随之快速流动了起来,所有负面情绪在这一刻仿佛都从体内蹦了出来,在喧嚣的空气中蹦迪。
      
      调酒师替她送上来一杯“蓝色疯狂”,蓝白两色一上一下泾渭分明,十分漂亮。
      
      苏莘一仰脖喝了一大口,长久没有碰过酒精的喉咙一下子有点经受不住烈酒的刺激,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简亦慎不喜欢喝酒,她就再也没有碰过酒精。
      她厌憎这样的自己,无时不刻想到那个名字。
      
      舞台上换了一首歌,领唱的换了一个男孩,一边热舞一边唱着rap,半敞开的衬衫中露出了一截性感的腰部,腹肌清晰可见。
      
      男孩唱得还不错,声音清亮澄澈,很有穿透力,忽明忽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了他俊朗的五官,一双眼睛斜睨过来时,嘴角露出了一丝似有若无的浅笑,居然有种带着魅惑的少年感。
      苏莘看了两眼,靠在椅背上喝了一口酒。
      
      男孩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注目,目光从她的脸上一掠而过。
      
      “怎么样,帅吧?”有人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兴致勃勃地问。
      “动心了?”苏莘斜睨了她一眼,“准备来一场姐弟恋?”
      
      田芷蓝的身体随着鼓点愉快地扭了几下:“不不,我可不想谈恋爱,说实话,看了你的样子,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婚不育不爱,永保平安。”
      
      苏莘脸上的笑容滞了滞。
      
      田芷蓝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看我,又胡说八道了,说吧,今天怎么有空叫我出来玩了?我刚刚熬完了一个策划,正愁没事干呢。”
      “没什么,就是想喝酒了。”苏莘举杯在她的酒杯上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来,干杯。”
      
      田芷蓝捏着酒杯转了转,像是明白了什么,迟疑着问:“你是不是……知道了?”
      苏莘轻笑了起来:“果然,你们都知道了,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其实我觉得你不用太在意,”田芷蓝想了想道,“现在你和简亦慎已经结婚了,她白倩语总不能不要脸地当小三吧?而且当年虽然一直在传简亦慎喜欢她,可到底两个人也没有正式谈过恋爱,也没有公开出双入对过,说不定是我们都脑补太过了。”
      
      苏莘自嘲地笑了笑。
      
      她当然知道,简亦慎是的确喜欢白倩语的。当时她锲而不舍地向简亦慎表白,最后一次,简亦慎很明白地告诉她,他喜欢的是温柔的女生,个子不能太高,最好有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喜欢艺术,留着长波浪卷发,说起话来轻轻柔柔的,会靠在他的身上撒娇。
      
      每一条都和白倩语契合。
      
      “她回来多久了?”
      “一个星期?”田芷蓝想了一下道,“你知道的,我和白倩语不熟,就是点头之交,不过,听说霍至辞那帮人给她接过风,好像就在……前天还是大前天?我听过就忘了。”
      
      霍至辞和简亦慎是发小。
      大前天简亦慎中午就到了安州市,却一整天都没见人影,把她的生日都忘得一干二净,连条微信都不愿意敷衍。
      
      胸口仿佛被对穿了一个大洞,有风在中间来回地肆虐,感觉不到疼痛,只有无止境的麻木。
      苏莘又喝了一口酒。
      
      火辣辣的液体从口腔冲入咽喉,裹挟着那团风燃烧了起来,心底是被烧焦了的残垣断壁。
      “不提了,干杯。”苏莘把酒一饮而尽。
      
      苏莘的酒量很好,喝再多也不会上头,眼神仿佛被酒精淬炼了似的,越来越明亮。说也好笑,她骨子里的种种特性,都和简亦慎喜欢的温柔乖巧相去甚远,偏偏她不自量力,画虎不成反类犬,怪不得简亦慎怎么都看不上她。
      
      可为什么要和她结婚呢?
      大概是看她飞蛾扑火的样子比较好笑吧,让男性的成就感爆棚。
      
      “哐啷”一声,舞台上有什么东西倒了,苏莘转头一看,有一个女的跳上了舞台,朝着唱歌的男孩扑了过去,试图和他一起贴着对舞。
      
      几乎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男孩敏捷地闪开了,女的摔倒,几个男男女女冲上来和男孩打了起来,飞溅的碎片有几片砸到了苏莘这里。
      
      “你的小朋友要吃亏了。”苏莘拍了拍田芷蓝。
      田芷蓝乐了:“小场面,这种打架在酒吧里是常事,我哥能摆平。”
      
      五分钟后,看场子的人把闹事的人都拖走了,安保组长特意到田芷蓝和苏莘这里致歉,打扰了大小姐和朋友的聚会,他们觉得很没面子。
      
      这么一闹,苏莘也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两个人起来刚要走,有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拦在了她们的面前。
      
      苏莘一看,是刚才台上打起来的男孩。
      
      “不好意思,刚才是不是惊扰到你们了?”男孩朝她们露出了一个笑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让人有种被撩拨的脸热心跳。
      
      “你是来赔礼道歉的吗?”田芷蓝来了兴致,停住了脚步。
      “是的,”男孩彬彬有礼,“我叫顾非楠,可以请你们喝杯酒就当是我的赔罪吗?”
      
      虽然说的是“你们”,但男孩的目光却落在了苏莘的身上,苏莘笑了笑,婉拒了:“谢谢,心领了,我不和陌生人喝酒。”
      
      顾非楠却没有放弃,执着地追问:“那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谁都是从陌生人开始的。”
      这是什么桃花运?
      
      苏莘有些无语了,示意田芷蓝赶紧走。田芷蓝被拉得踉跄了一步,转头朝顾非楠抛了一个媚眼:“小帅哥,别打她的主意,她是有夫之妇了,不如考虑一下我……”
      
      从酒吧出来,苏莘笑了一路。
      
      田芷蓝家里是传说中的煤老板,找了个酒店策划的工作,高兴了上上班,不高兴了满世界飞着追小鲜肉,人生过得不要太潇洒。看来这个小帅哥还真是对了田芷蓝的胃口,让她这样起了调戏的心思。
      
      两人在门口分道扬镳,临别前田芷蓝趴在车门上不肯下来,半真半假、半醉半醒地在她耳边念叨:“小莘,你是不是不开心?不开心就放下吧,看看周围,有那么多帅哥,多赏心悦目,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田芷蓝和她从高中开始就交好,苦恋简亦慎的那些甜蜜和痛苦,田芷蓝都一清二楚。
      
      田芷蓝很少干涉她的决定,唯一一次是在她决定和简亦慎结婚的时候,明确地表达了反对意见。
      “简亦慎这个人太凉薄太傲气,以前你追求他,他可以一笑置之不理你就好了,可如果你和他结婚,在两个人闭合的空间里,伤害值会成倍增长,小莘,别犯傻,不值得。”
      
      她认真地把田芷蓝的话过了几遍,却还是抵不过简亦慎的诱惑,选择了结婚。彼时年少浪漫的她,有着为爱不顾一切的勇气,更不希望因为惧怕伤害,在若干年后回顾这一段往事,会因为没有全心付出而后悔。
      
      可是现在,她迷茫了。
      当初的决定,难道真的是错了吗?
      
      颈边温热的气息还在,田芷蓝固执地等着她的回复。
      
      苏莘贴了贴她的脸,温柔地应了一句:“好。”
      “那就说好了。”田芷蓝终于放手,笑嘻嘻地朝她摆了摆手。
      
      车子稳稳地启动了,马路两边的彩色灯牌潮水般地往后褪去,就好像这七年来的心境。
      
      “放下”这两个字,说出来容易,真要做到,何其困难。
      但愿她能真正对这一段感情释怀。
      
      虽然没有喝醉,但酒精还是稍稍影响了苏莘的判断力,代驾把她送到车库后,她差点走错了回家的方向。
      
      推开房门,房间里暗沉沉的,死寂得好像一只蛰伏的怪兽。苏莘踢掉了鞋子,开了灯,明亮的灯光刺激了眼睛,她站在原地闭上了眼。
      
      “去哪里疯了?”
      一个克制的声音低沉地响起。
      

  • 作者有话要说:  呵呵,去哪里疯都好,就是不想再和你疯了。
    -
    今天有三章,卑微坐等小天使们的临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