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简总离婚的日子》小醋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26 12:01: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虽然半夜才睡,第二天苏莘还是准时七点醒了过来。
      
      但她躺在客卧不想起,一直等到外面关门声响起,确定简亦慎走了,这才慢吞吞地起了床。厨房里干干净净的,简亦慎没吃早饭就走了。
      
      自从佣人走了以后,简亦慎在家的早饭都是苏莘亲手做的,花样搭配,一两个星期都不会重复。
      苏莘下意识地拿起手机,想给简亦慎的特助打个电话,让他在公司替简亦慎买一份早餐。拨号拨到一半,她才回过味来,烫手一样地把手机丢到一旁。
      
      围着简亦慎转,好像成了她的一种本能,就算再伤心再崩溃,只要简亦慎看她一眼,她所有的理智和抵抗都会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仔细想起来,结婚三年,两个人曾经吵过两次架。
      
      不,严格说,不是吵架,而是冷战,简亦慎根本不屑于和她争吵。
      
      一次两人结婚后不久,苏廷允大寿,简亦慎借口去国外洽谈项目,没有出现。当时安州市商政两界叫得出名字的人物都到场了,几乎每一个人见面都会问一句,“苏董,你女婿呢?”
      
      苏莘在电话里求了简亦慎好几次,让他无论如何要赶回来,就算来露个脸也好。当时大家都知道简亦慎结这个婚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苏莘自己丢脸没关系,但不想让苏廷允跟着丢脸,只要简亦慎来露个脸,就能挡住一大半的流言蜚语。
      
      但是简亦慎没有出现。
      
      她没脸面对苏廷允,寿宴结束后一个人跑出去旅游了。
      
      一个星期后,简亦慎的特助覃飞打了个电话过来,简亦慎在电话里问了她一句,“玩够了没有?”
      
      她乖乖地回了家。
      
      第二次则是去年情人节,苏莘求着他一起去一个滑雪场,简亦慎也答应了,结果开会没赶上飞机,苏莘一个人去了雪山。
      
      苏莘至今不知道简亦慎那时候是故意的还是公司真的有事,她在雪山上的小木屋里等了两天,最后一个人孤零零地从雪道上滑下来时摔了一跤,崴了脚。
      
      坐在雪地上茫然四顾时,苏莘在心底咬牙发誓,这一次,真的要和简亦慎一刀两断。
      
      结果,一个星期后回国的航班刚好和简亦慎在机场遇见,人潮汹涌中,她的目光和简亦慎猝然相撞,简亦慎呆了两秒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所有的决心,在那一刻被她抛诸脑后。
      
      这个微笑,一直在她心中珍藏,也让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假想中,觉得简亦慎虽然不爱她,但最起码对她是有一点感情的,两个人的开始走了一个错误的弯道,只要她持之以恒、真心以待,迟早有一天简亦慎会看到她的好,从而琴瑟和鸣。
      
      但她现在清醒了。
      
      那只不过是简亦慎在嘲笑她罢了,嘲笑她放了狠话,却还腆着脸特意挑了一个和他差不多时间到达的航班,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不知道这次的清醒能维持多久?能撑到一个星期吗?
      
      -
      接下来两天,简亦慎没有出现。
      
      苏莘其实已经习惯了,每次她让简亦慎不痛快了,简亦慎就会避开她冷处理,而她也仿佛被简亦慎捏住了命门,过不了多久就会主动求和,来获取短暂又可怜的温情。
      
      这一次,不知道和以前会有什么区别。
      
      周末苏莘去星河娱乐转了一圈,公司里虽然人心浮动,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些年来的构架还在,按部就班也能撑过一段时间。
      
      她的出现,比不上苏廷允,总也能安稳一下人心。
      
      从公司出来以后,她驱车赶往简家的老宅,中途在广场边上买了几束绣球花、几份甜点。
      
      安州市周末的交通拥堵得令人烦躁,从市中心到东湖边,苏莘花了快一个小时,天色昏黄的时候,终于把车停在了简家的别墅外。
      
      深吸了一口气,苏莘给自己加了加油,这才进了门。
      
      婆婆郑茗潇在客厅里插花,一见到苏莘,郑茗潇瞟了她一眼:“你来了,亦慎呢?”
      
      “还在公司里吧,”苏莘把一束绣球花放在了郑茗潇的手边,“妈,我替你带了椰丝薄片,蜜语屋刚出的新品,挺好吃的。”
      “放着吧,”郑茗潇淡淡地道,“怎么一个星期没来了?忙什么呢?”
      
      苏莘没有自作多情到以为郑茗潇惦记着她。作为婆婆,好像天生和儿媳妇有种相克的气场。没结婚前,郑茗潇还挺喜欢她的,一直夸她聪明、漂亮,也不知道谁有福气娶她当媳妇,结婚后,原来的优点就成了她的缺点。
      
      太漂亮、太聪明,心思太多,太黏着儿子让人透不过气来……
      林林总总,成了郑茗潇时不时暗示提点苏莘的各种毛病。
      
      偏偏这是简亦慎的母亲,苏莘不敢有半点怠慢,言谈应对总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讨好,这让每次到老宅的她倍感压抑。
      
      “没忙什么,也就是逛逛街、做做美容,闲下来的时候看看食谱学着做菜,”苏莘轻言细语地转移了话题,“妈,你这花插得真漂亮。”
      
      郑茗潇后退一步打量了几眼自己的作品,满意地道:“我也觉得不错。张嫂,送到亦慎的房间里去,他见了心情一定会好。”
      
      插的花里有香水百合,苏莘其实有一点轻微的香气过敏,太香的花闻多了鼻炎就会发作,她曾经暗示过两次,但郑茗潇却半点都没放在心上,照例往他们房间里送。
      
      苏莘已经习惯了,毫无波澜地看着张嫂,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
      
      郑茗潇洗了手,在苏莘的斜对面坐了下来,旁边的佣人给她敷上了一层手膜做保养。她今年已经五十多了,气质却依然出众,有着书香门第的优雅雍容。
      
      “上个星期我看到罗珍蕙了,她居然受邀参加了一个酒会,真是好笑。”郑茗潇有些鄙夷,“一个小小的看护妄想一步登天,你可千万要劝劝你爸,别让她的心长野了。”
      苏莘怔了一下,委婉地道:“罗阿姨对我爸很好。”
      
      “怎么,难道你还想着让她当你的后妈?”郑茗潇不悦地道,“那我的面子可往哪里搁?上次我就被那几个太太们笑死了,要是我和罗珍蕙成了亲家,以后我都不用出门了。小莘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瞎折腾呢?”
      “妈,这件事情,我尊重我爸的选择。”苏莘憋着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点。
      
      郑茗潇把手膜一撕,正要板下脸来训她几句,眼角的余光一瞥,脸色恢复了正常:“亦慎,你回来了。”
      简亦慎进来了,打了声招呼:“妈。”
      
      郑茗潇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还知道叫我妈啊,这都一个星期了,连个电话都不知道打过来。看看你们这一个个人影都不见的模样,亦暖成天就知道在外面疯,你爸和你忙工作,儿媳妇也不见人影,我还不如一个人去过呢。”
      她越说越伤感,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旁边的张嫂跟着帮腔:“是啊,少爷和小姐都忙,苏莘每天没事做,是应该多来陪陪夫人才对。”
      
      简亦慎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悦地看向苏莘:“你在忙什么?”
      
      以前郑茗潇含沙射影数落她的时候,简亦慎大多数都会当做没听见,可今天却一反常态,当着郑茗潇和佣人这样责问起她来。
      
      全身的血液往上涌去,苏莘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迎视着简亦慎的目光,双唇微微颤抖。
      
      “算了,不说了,小莘有年轻人的交际圈子,和我谈不到一起,真羡慕你李阿姨家的那个,成天围着……”郑茗潇一脸不想提的样子,“算了,不说了,你忙了一天累了吧,张嫂,给亦慎端碗绿豆汤来消消暑。”
      
      张嫂应声去了。
      苏莘站了起来。
      
      “你去哪里?”简亦慎看着她,目光带着隐忍的克制。
      “有点闷,去花园里坐一会儿。”苏莘的声音有些发颤,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夕阳西下,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路灯下的光晕中,一群小飞虫执着地围着灯光飞舞着,像极了扑火的飞蛾。
      
      苏莘定定地看了很久。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吧,抛弃了自尊,为了爱情委曲求全,在郑茗潇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对简亦慎神魂颠倒的可怜女人,就算随便指责、羞辱,她也不敢反驳什么。
      
      过了一会,张嫂出来请她去吃饭了。
      
      餐厅里简成泽坐在西餐桌的上首,简亦慎和郑茗潇各坐在两侧,少了一个小姑子简亦暖。苏莘在简亦慎旁边坐了下来,叫了一声“爸”。
      
      “怎么了?亦慎欺负你了?”简成泽的目光犀利地落在了她的眼睛上。
      “没有,”苏莘矢口否认,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爸,前几天我在财经访谈上看到你了,你说的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关系很有见地,我反复听了好几遍。”
      简成泽笑了:“随便说说,不要贻笑大方就好了。”
      
      话题被岔了开去,原本有些凝固的气氛稍稍轻松了一些。
      
      苏莘没什么胃口,却努力让自己多吃点,不让简成泽看出什么端倪,以免到时候又被郑茗潇倒打一把,在简亦慎面前搬弄是非,说是她挑拨他们夫妻、父子之间的关系。
      
      快吃完的时候,简成泽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莘莘,我听说最近星河有点动荡,没什么事吧?”
      苏莘愣了一下,轻描淡写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听说旗下有个艺人出了丑闻。”
      
      简家所在的产业和娱乐圈的关联并不大,简成泽也是道听途说,闻言就不再追问,只是叮嘱了一句:“那就好,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尽管说,都是一家人别跟我客气。”
      “我知道的,谢谢爸。”苏莘道了谢。
      
      简成泽对苏莘向来很好,会说出这句话并不让她意外。但是,她并不想把苏家现在的窘境□□裸地摆在台面上,被人评头论足,尤其是在简亦慎面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古语诚不欺人。
      
      四年前,苏家正值鼎盛,星河稳坐娱乐圈头把交椅,公司业绩骄人,而简家则遇到了一次大危机,急需资金周转,来寻求苏廷允帮忙,苏廷允二话不说解决了大部分资金,但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把苏莘嫁给简亦慎。
      
      当时苏莘对简亦慎的追求在圈子里几乎人尽皆知,苏廷允向来宠爱这个宝贝女儿,瞒着她给简亦慎下了软刀子,终于替她强求来了这样一段婚姻。
      
      而现在,简家在简亦慎的带领下,新老产业相辅相成,已经成了安州乃至全国数一数二的商界航母,而苏家却因为各种原因日渐式微,她如果向简亦慎求助,会收获怎样的嘲讽和冷眼?
      
      苏莘一想起那个场景,就觉得整个人仿佛浸入了千年寒潭,从骨子里透出了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摸摸可怜的小星星。
    小天使们别忘记留言哈,给醋哥点信心,mau一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