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简总离婚的日子》小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0-27 12:07: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苏莘晃了晃脑袋,以为是自己的幻听。
      
      今晚简亦慎怎么可能会回来?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两个人正在冷战,在简亦慎的眼里,今天她还不自量力地对郑茗潇摆了脸色,从简家扬长而去。
      
      要论冷战,简亦慎从来都不会输,因为他在她面前,就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川。
      
      她睁开眼来,茫然四顾,终于在卧室门口看到了简亦慎,他穿着家居服,鬓边的头发不知道被什么被压得变了形,看起来居然有几分好笑。
      
      可能是幻觉吧。
      
      苏莘下意识地往前走了好几步,抬手想去摸简亦慎那撮变了形的头发,嘴里不自觉地叨叨着:“你这样……还挺可爱的……要是一直都能这样就好……”
      
      简亦慎往旁边一让,苏莘一个踉跄,手覆在了冰冷的墙面上,她倏地回过头来,正好对上了简亦慎铁青的脸庞。
      
      居然不是幻觉。
      苏莘瞬间清醒了一半,朝着简亦慎歪了歪脑袋,露出了一个笑容:“你好啊。”
      
      这一记歪头杀突如其来,简亦慎怔了一下。
      
      苏莘的左嘴角有个小梨涡,米粒大小,笑得深了才会出现,这让她的笑容多了几分变化莫测,微微一笑时清远悠长,仿佛冬日的梅香;笑语盈盈时勾人,好似盛放的玫瑰。
      
      简亦慎很早就知道,苏家的妹妹是个漂亮的女孩,追求者众,在那场对他满城风雨的追求开始之前,他对苏莘,是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的。
      
      可惜,苏莘亲手把这种好感毁了。
      
      简亦慎定了定神,刚要说话,忽然,一丝酒气袭来。他的脑门突突跳了几下,一字一顿地问:“你喝酒了?”
      
      “和芷蓝喝了几杯,”苏莘用手掌挡着哈了一口气,纳闷地问,“酒气很浓吗?也不是什么天大的错吧?你凶着一张脸干嘛?”
      
      简亦慎一把拖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进了卫生间。苏莘大惊失色,用力挣扎了起来,额头撞在了淋浴房的玻璃门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她的额头顿时红了一块。
      
      简亦慎手一滞,下意识地要去揉。
      
      苏莘被撞得眼冒金星,眼看着他的手伸过来,本能地一偏脸,一脚就朝着简亦慎踢了过去:“你干什么!”
      
      这一脚正中胫骨,简亦慎负痛,心里刚刚浮起来的一丝愧疚顿时消失无踪,把人往里一推,打开了水龙头。
      
      花洒打开了,水花四溅。
      
      简亦慎把毛巾丢到了她的身上:“你好好洗洗,我不想和一个酒气冲天的醉鬼说话。”
      
      冰冷的水溅在了苏莘的裙子上,深色的水渍迅速蔓延了开来。苏莘只觉得一阵寒意刻骨,指尖掐入了手臂,一阵痛感袭来,却半点都止不住心头喷涌而出的酸涩和痛苦。
      
      “简亦慎,我到底怎么你了?你说出来让我死个明白。”苏莘的声音颤抖,“你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当初要和我结婚?”
      
      简亦慎出去的脚步顿了顿,半晌,他转过头来,目光森寒:“苏莘,你自己做的事情都忘了吗?既然你这么不择手段,我就成全你,让你看看和我结婚能得到什么。”
      
      “我做了什么了?”苏莘捂着额头茫然地问。
      
      “记性可真差,”简亦慎冷冷地道,“你威胁倩语,让她不能再和我不清不楚的,还把倩语在歌舞团的独奏会搅黄了,逼得她出了国。”
      
      “什么?”苏莘又惊又怒,“简亦慎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情了?”
      
      简亦慎盯了她片刻,忽然勾起嘴角笑了。
      
      简亦慎很少笑,可是,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凌厉如刀锋的眉眼和鼻梁会因为嘴角的弧度而柔软,让苏莘觉得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矜傲男人,有了些许情味。
      
      可是此时此刻,苏莘终于彻底明白了,这一切只不过是她的错觉,她再次从这笑容中品出了掩也掩不住的讥嘲和鄙夷。
      
      “你笑什么?”她喃喃地问。
      “你这样否认,实在可笑,不如回家和你爸对一对说辞,我那个老丈人虽然阴险狡诈,但有一点倒是比你强,敢作敢当。”简亦慎冷笑了一声。
      
      额头上有神经在别别乱跳,苏莘头痛欲裂。
      
      半晌,她惨然一笑:“好,就算是我威胁她了,可是我不也给你选择的权利了吗?你可以不用和我结婚,我爸那里我会搞定,你那么喜欢白倩语,追出国去又有什么难的?就当我是你们俩爱情路上的一块石头,用脚踢了就好了,何必要牺牲自己和我结婚?”
      
      简亦慎的眉头皱了起来:“你给我选择的权利了?”
      
      “你难道连这个都要否认?”苏莘气急,“我们登记前一天,我有给你一封信,让你想好,如果实在不能接受我,第二天就不要去民政局,我等你到十点,你不来的话,我就会和我爸说清楚,不会让你为难。”
      
      “信?”简亦慎嗤笑了一声,“苏莘,我没想到,你居然还编起瞎话来了,你什么时候给我信了?”
      
      苏莘的脑中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在记忆的残垣中搜索出了关键词:“我……我给你妹了,让她转交给你。”
      
      两人谈婚论嫁前,苏莘已经追了简亦慎三年,但简亦慎还是对她爱理不理的,为此,她对这桩婚事十分忐忑。
      
      谈恋爱可以胡来,婚姻却不是儿戏,看过父母几近完美的婚姻,她对自己的婚姻也充满了憧憬,希望能和自己心爱的人琴瑟和鸣,一辈子都和和美美。
      
      她怕简亦慎不是心甘情愿的,所以,想给彼此一个机会。
      如果简亦慎选择不来,她就放弃;如果简亦慎选择来,那就说明他一定是有点喜欢她的,她有信心在以后的日子里把这一点喜欢变成爱。
      
      写完信,她一度很沮丧。当时她想的是,简亦慎十有八九是不会按照约定时间来登记了,她盼了这么久的婚礼,终于还是要落空了。
      
      她怕自己见了简亦慎就动摇了这个念头,在简家门口徘徊了很久,最后碰到了简亦暖。她如释重负,把信给了简亦暖,再三叮嘱一定要亲手交给简亦慎,就离开了简家。
      
      难道,简亦暖没有把信交给简亦慎?
      
      她抬起眼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一个怀疑,一个鄙夷。
      
      “我没有收到过这封信。”简亦慎冷冷地道。
      “我给你妹了。”苏莘机械地重复。
      
      简亦慎沉默了半晌,拿出手机来拨了号码,开了免提。
      
      “嘟嘟”的铃声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简亦暖娇嗔的声音响起:“哥,你那里都半夜了吧,怎么还给我打电话呀?是不是想我了?”
      
      简亦慎没有心情听她撒娇,直截了当地问:“我领证前苏莘是不是给了你一封信?你怎么没给我?”
      
      听筒里停滞了两秒,简亦暖尖锐地叫了起来:“她又在你面前胡说八道骗人了!哪有给我过什么信?有我能不给你吗?我藏起来有什么用!”
      
      “真的没有给你过?”简亦慎又问了一遍,声音冷冽,“要是你骗我的话,你知道后果。”
      
      “我怎么会骗你?”简亦暖委屈极了,“哥,你不要上她的当,她就是喜欢挑拨我们兄妹的感情,见不得你对我好。像她这样死皮赖脸倒贴的女人我——”
      
      “好了,不许胡说,”简亦慎打断了她的话,“没有就没有,好好玩,挂了。”
      
      屏幕锁定了。
      简亦慎靠在门框上,一脸嘲讽地看向苏莘,好像在等着她的解释。
      
      苏莘的脸色苍白:“你信她不信我,对吗?”
      简亦慎没有说话,但眼神却给出了答案。
      
      苏莘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有什么好说的呢?枕边人不相信她,再多的辩解也是苍白,更何况,这是三年多前的旧事,唯一的证据就是那封信,应该早就被简亦暖扔了,怎么说都说不清楚了。
      
      “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她下了逐客令。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亲小星星,别伤心了,让前夫哥滚蛋吧。
    -
    还有一章,我在等你的留言,等到地老天荒^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