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时不待我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5-12 02:21: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017 ...

  •   皇帝冷冷的问话打破了南书房的沉静,但事态发展比较诡异,众人皆不敢开口。皇帝看向林锦文,语气明显缓和了两分:“锦文,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锦文脸上还挂着不知所措和劫后余生的喜悦,听到皇帝的问话,他忙行礼斟酌了下把发生的事情细细向皇帝说了一遍。和三皇子打架这件事,在在林锦文看来简直是无妄之灾。
      
      他奉命前去刘暌家捉人,直接是没有经过通禀便闯入了刘家,刘家家丁看了御林军腿都软了。刘暌当时不在家,他那个儿子刘勇是个油头粗脑的身材很是魁梧,被他强抢的民女被锁在房内。刘勇发现御林军入了刘家后的第一反应是去杀人。
      林锦文带人赶到时,刘勇把人勒的脸色铁青直蹬腿。
      
      这件事情并不复杂,又是当场抓住刘勇行凶的。林锦文便让人把刘勇给锁了,准备回宫给皇帝复命。没想到刘暌是个心思深沉的,但他儿子刘勇却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他和温家沾亲带故,自然知道林锦文娶了一直养在温家的顾轻临,当场便嚷嚷着让林锦文看在温家的面子上放了他。
      
      林锦文当时都被气乐了,朝他那满是肥油的肚子上便是一脚。刘勇疼痛之下便是破口大骂,说林锦文不识好歹,会让他爹好好收拾他之类的。
      林锦文懒得听他废话,让人堵住刘勇的嘴,压制着回宫,当然连同那个刚刚被救下来的女子。这女子神色惊恐大概是还没从濒死之中回过神,林锦文想着她不便抛头露面,林便让人弄了辆马车,带着她一同入宫。
      
      一切都很顺利,顺利的都过头了。然后林锦文入了宫门才发现还有个大杀器等着自己,这杀器就是三皇子周祥。
      周祥年纪不大,面上还有几分稚嫩,身材还有些圆润,胖胖的,还勉强在可爱的范围内。林锦文刚带人入宫门,周祥便趾高气昂的出现了,在众人行礼后,周祥嚷嚷着问哪个是林锦文。
      
      林锦文看着一脸想找茬的周祥,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周祥身为皇子点名要找他,他也不好缩着不出现,便上前行礼。
      结果周祥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两眼,就开始冷哼着说落他不知道给皇帝施了什么妖法,让皇帝突然这么重视他。这点不疼不痒的话林锦文本来也没在意,结果这小胖子越说越得意,不知怎么的就扯起了他在林老夫人当天发生的事,言语上对他和顾轻临之间的那点事十分蔑视和嚣张。
      然后林锦文怒了,就把周祥给揍了。周祥大概第一次被人打,先是愣了一会儿。等反应过来就和他扭打在一起了,一旁的御林军都惊呆了,竟然没一个人反应过来该怎么做。
      
      周祥身小人笨自然打不着他,林锦文这打架技能娴熟,知道打哪里最疼又不会被人看穿,只管闷头揍周祥。如果周祥只是辱骂他自己,那他可以当做没听到,但是莫名辱骂顾轻临林锦文就不能忍了。
      于公于私,他都是个刚被皇帝认可的红人,更是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暴怒之下把人揍一顿也算在情理中的。不过他刚把人揍了几下,就碰到了萧如归。
      
      林锦文说完这些,一旁的萧如归也公正的表示,他去的时候,周祥正被林锦文摁在地上,嘴里怒骂林锦文竟然敢对他动手,仗着自己现在被皇帝看重但实际上不过是一条狗,早晚他都会让皇帝把他给杀了等等。
      林锦文接口道:“卑职盛怒之下失去了理智,错手伤了三皇子,还请皇上恕罪。”
      
      皇帝从鼻子里狠狠呼了口气,他看着爬好跪下的周祥道:“是这样吗?”
      周祥虽然刁蛮做事鲁莽,但此时也看出皇帝有些生气了,他心里是有些害怕这样的皇帝的,或者说没人不害怕。但他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再者有些本性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看到皇帝一脸质问他的样子,周祥一脸不服气道:“父皇,他那哪里是错手伤了我,我看他就是故意想要我的命,我现在浑身都疼死了。”说罢这话周祥还狠狠瞪了林锦文一眼,只觉得林锦文古怪的很,他浑身很疼,但又具体说不出到底是哪里疼,简直跟见鬼了似的。
      
      皇帝看着周祥一脸龇牙咧嘴但却活蹦乱跳的模样,一点都没看出他哪里受伤哪里快疼死了。皇帝冷哼一声道:“朕问你,你为什么故意去宫门口堵人?”
      周祥的眼神闪躲了下,嘴巴动了动不知道没有说出话。皇帝一看他那心虚的模样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便骤然沉下声音道:“说。”
      
      这一个字跟万钧雷霆似的,周祥缩了下脖子,脸上又惊又倔,看起来十分委屈。他道:“父皇你最近对这个莫名其妙出来的林锦文太过宠信了,我刚才在御花园无意中听到有两个小宫女在那里谈论,说从来没见过父皇你这么看重一个人,都把我们几个皇子都比下去了。她们还在说,能得父皇你这么疼爱,这个林锦文身份肯定不一般,是父皇你的……”
      
      “混账东西。”皇帝忍无可忍俯身给了周祥一巴掌,把周祥后面的话扇没了,半边脸都红了。皇帝铁青着脸怒气腾腾的说道:“你这些年都学了些什么,宫里这么简单下作每次都能把你挑拨的团团转,你真的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说完这话皇帝抬起头道:“萧如归,去查,务必把那两个故意挑拨离间的小宫女给查清楚了,朕倒要看看,是哪个宫里的人再多嘴。”
      
      萧如归应下,他现在只觉得是满心满肺的苦涩,他头大的想今天自己就不应该入宫。那三皇子的话虽然没说完,但余留的话音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
      这话也就三皇子敢没头没脑的说出来了。最关键的是,现在一屋子宫女内监,周祥声音又高,难保不被有心人听到。
      
      萧如归心里想着分析着这些,脸上却半分情绪都不露。他起身,神色冷峻的离开,不过他刚准备转身,皇帝又沉声道:“把三皇子幽禁自己宫中,不得让任何人前去探望。后宫之中如若再有什么闲言碎语,统统把人抓起来杖毙。”
      
      萧如归道了声是,又稍作停做,看到皇帝确实没有其他吩咐了,他才让人压着周祥离开了。
      等人都走后,皇帝看向林锦文,林锦文皱着眉心,怔怔的看着皇帝,眼底深处有一丝迷茫和无法诉说的震惊。
      
      皇帝叹了口气道:“刘勇现在何在?”
      林锦文收回神道:“回,回皇上,刘勇和被他强抢的民女都在殿外候着呢。”
      
      按说皇帝是不会亲自审理这些事的,直接由刑部或者大理寺主审,等有了结果在给皇帝上道折子就是了。
      
      但刘家的事皇帝本来就是有意让林锦文查的,加上他觉得林锦文无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有意给林锦文做脸,便对林锦文温和的说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朕会派人查清楚的,你不要多想,先回去吧。”
      林锦文应了声是,心里只觉得毛骨悚然,面上却是一脸犹豫纠结的离开了。
      
      皇帝望着他的背影,眯了眯浑浊的眼。
      皇帝坐在御椅上,王尽安已经把破碎的茶盏都给收拾了起来,皇帝看着还有水渍的地面道:“把人带进来。”
      王尽安微微弯了弯腰,让人把刘勇和那女子都带进来。
      
      这厢皇帝在审理案子,那厢林锦文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皇宫。他出宫门时,恰好同刘暌相遇,刘暌是前来觐见皇帝的,他也知道是林锦文把刘勇给抓了,不过他面上却一分不显,还笑眯眯的朝林锦文打了个招呼。
      
      林锦文不大认识他,只是随意应付了两下便离开了。刘暌看着他的背影,在心底不屑的摇了摇头然后走入宫门。
      林锦文回到林家时,林松仁还未回来,家里自然也不知道他今天干了一件这事儿。
      
      林锦文到了自己的住处,他想把事情彻底捋顺了,看看皇帝到底想做什么,看看他在这场漩涡里又会扮演着什么角色。今天趁着周祥找事,他揍周祥,也是有故意的成分在,他想看看皇帝对这件事的态度。
      结果这一个轻微的试探,让他心惊肉跳的。
      
      林锦文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发现顾轻临不在,他身边服侍的三七和云竹等人也都不在。再询问了豆蔻,得知温老夫人突然病倒了,温家递牌子请了御医,顾轻临得知后前去探望去了。
      豆蔻小心看着顾轻临道:“少主君走了有一会儿了,想必很快就会回来了。”
      林锦文随意的点了点头,他心里明白,温老夫人这病是心病。心病只需心药医,别的药是医不好的。
      
      顾轻临如豆蔻所说,很快就回来了。
      他回来时,林锦文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他那衣服和周祥折腾着打架时弄得有些起褶皱了。
      林锦文看着面容平静的顾轻临敲了敲桌子道:“外祖母身体没事吧?”
      顾轻临让玉竹等人都退下,然后才走到林锦文对面坐下道:“外祖母是一时受惊引起了心悸,御医已给开了方子,她老人家喝下药已经平静下来了。”
      
      林锦文点了点头,这时顾轻临抬起头,道:“外祖母让我给你捎句话,说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伤了谁她心里都不好过。”温老夫人这话很明显,让林锦文不要在刘家的事上插手,或者在某种时候可以帮刘家圆谎。
      
      林锦文挑眉道:“有人把刘家的事告诉外祖母了?”
      顾轻临点了点头。
      “那你呢?你怎么想?”林锦文有些好奇的问道。
      
      顾轻临看了他一眼道:“刘家犯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林锦文笑了,眉眼弯弯,他为顾轻临倒了杯茶道:“这外祖母都开口了,我若是不给温家面子,你夹在中间岂不为难?”
      
      顾轻临端起茶吹了几下,抿了几口后,他望着林锦文幽幽道:“我有什么好为难的,我现在只是一个不受夫君宠爱的小哥,夫君要做什么事,岂是我能拦得住的。”一句话,温家那里,他完全可以用林锦文不听他的话当借口。
      
      林锦文听着夫君二字,心中有那么点不自在,他那么笑了笑回口便是一句调戏的话:“夫郎若是开口让为夫帮忙,为夫就算是违了圣命,也要以夫郎为重的。”
      顾轻临因这话挑眉,随后便错开了眼。他还真没想到林锦文会这么回他,若被旁人听了,还以为他是被林锦文捧在手心里的金疙瘩似的。
      
      林锦文也没想到自己会把控不住自己的嘴,他默默看向一边,心道也许今天在皇宫里受的惊吓太大了,所以说话也闷骚了点。
      不过既然温家让顾轻临给他带话了,那就证明刘家是有把握过这一关。想到这里,林锦文皱了下眉。他心下叹了口气,皇帝不但是要把他当靶子,还是当一个插着肉的靶子,而他四周还都是饿的嗷嗷直叫的狼狗。
      
      真是操蛋的人生,林锦文想。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玱璃 3个;有匪君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半分钟热情、易晓 20瓶;陌韵月雪 10瓶;华颜染霜 5瓶;CocoChen、看书而已 2瓶;萤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