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时不待我 ^第16章^ 最新更新:2019-08-10 13:26: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016 ...

  •   林锦文在王尽安慈善的笑容下带人离开了,等他走后,王尽安迈开小短腿,以最快的速度跑回皇帝身边去了。书房内皇帝正半躺在御椅上,神色懒洋洋的,听到脚步声,他眼皮都没有抬道:“走了?”
      王尽安忙走上前给皇帝捏肩膀,谄媚笑道:“林侍卫已经带人去了。”
      
      皇帝嗯了声没有吭声了,许久突然幽幽的冒出一句:“你觉得林锦文怎么样?”
      王尽安在皇帝面前可不会随意评价一个人,无论是皇子还是侍卫亦或者是宫女太监,他笑眯眯十分真诚道:“皇上看重的人自然是最好的。”
      皇帝嗤笑一声,说了句老狐狸便不吭声了,王尽安只笑不语。如果和王尽安接触不长,但听他这语气,还以为他这人有多诚恳多老实呢。
      
      被捏舒服的皇帝坐起身了挥开王尽安的手,他浑浊的眼中泛起一丝薄凉,他冷声道:“昨个儿服侍朕的那个美人朕很喜欢,起驾去昭阳宫。”
      王尽安忙道了声是。
      
      皇帝昨天晚上在贤妃的昭阳宫宠幸了个颜色不错的宫女,这宫女本是贤妃身边得力的。皇帝今早还封这宫女为采女,不过并未让她搬离昭阳宫。王尽安心里明白,皇帝这是故意膈应贤妃的。这贤妃容貌家世本是上乘的,最关键的是她还生育了大皇子周瑞,在后宫也算得意的。
      
      昨天周瑞去温家的事传入皇宫,皇帝便立刻不高兴了。皇帝又不是傻子,周瑞虽然打着接爱妻的名义前去的,但他心底想做什么,皇帝心里还是有点谱的。周瑞惦记着他屁股底下的这把椅子,只是人太愚蠢,性子太急。不过周瑞平日里就和温家走的近,皇帝也不好用这个借口训斥,便在后宫里折腾起花样来了。
      今日让林锦文去查刘暌之事,除了试探林锦文外,自然还有警告周瑞的意思在里面。
      
      皇帝去昭仪宫时,安昭仪带着五皇子周康正在陪贤妃说话。安昭仪是江南水乡的美人,长得是一副秀秀气气的模样,说话软软糯糯的。她家世一般,命却是极好的。
      她入宫后不久皇帝新鲜感便过了,后来她便投靠了贤妃这边,后来靠着皇帝来看望贤妃生下了五皇子周康后,品级更是一跃再跃,从一个小宝林成了二品昭仪,也十分受皇帝喜爱。
      
      后宫很多人因此再看贤妃的笑话,觉得贤妃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竟然让安昭仪平安生下了个儿子。虽然这儿子有些早产,但到底是平安生下了。目前当时皇帝膝下皇子五个,唯有大皇子周瑞和二皇子周安是成了年的,大皇子体格强壮,二皇子刚满二十却是惨的,儿时一场高热接连几天,等热退下,人也有点傻了,至今还未娶妻生子。
      余下三皇子周祥十四岁,四皇子周容十二岁,还有就是六岁的五皇子周康。
      
      贤妃对安昭仪生下周康自然也是生气的,觉得安昭仪踩着自己的头往上爬,后宫众妃子觉得安昭仪这人心计手段不可小视。
      而安昭仪却很有自知之明,她家世一般,生下儿子后也把贤妃看的极重。不说日日前来昭仪宫,那也是隔三差五的就会来请安,姿态放的极低,而且事事以贤妃和大皇子为主。更是几次三番暗中出手帮忙,在皇帝面前为贤妃说好话,贤妃心头的气这才暂时放下。
      安昭仪也成了贤妃身边得力的助手。
      
      此时昭阳宫众人看到皇帝的身影,都跪下请安。
      皇帝坐下,随口让众人起身,然后便把周康招到身边。周康身体有些瘦弱,不过有一双大大的眼,人长得还算可爱。因为早产的缘故一直被安昭仪精心养着,身体虽有些单薄,好在精神头不错。
      皇帝难得慈祥的询问了周康的身体状况,周康奶声奶气的回了,皇帝点了点头便让他回安昭仪身边了。
      
      然后皇帝看着贤妃身边之人笑道:“你已被封为采女,不是这昭阳宫的下人了,怎么还站着伺候人?”这宫里除了病秧子林贵妃,就数贤妃的资历最老。她保养的很好,但眼角还是有了细碎的皱纹,比不得青葱般的小姑娘。
      贤妃听罢这话神色稳稳的,那宫人则立刻行礼表明自己的心态道:“皇上,奴……臣妾虽被封,但心中一直视贤妃娘娘为主子。再者臣妾地位低下,侍奉娘娘也是应该的。”
      
      这没有野心又死心塌地不敢得罪贤妃的话让皇帝瞬间意兴阑珊起来,想要宠幸她的心思也淡了下来。王尽安在心底摇了摇头,心道这宫女忠心是忠心,就是太蠢看不清现在的形势。无论她现在怎么讨好贤妃,皇帝在昭阳宫宠幸过她这是事实。这就是一根刺儿,时时扎着贤妃的心。
      
      贤妃现在不会动她,但等皇帝彻底把人给忘了,她离死也就不远了。如果她愿意顺着皇帝的意,拼一下,说不定还能扭转乾坤慢慢的活着。
      贤妃抿嘴笑了笑,推了那宫女一把道:“皇上这是心疼了,妹妹快坐下吧。”
      那宫女看了贤妃一眼,最后勉强坐在了最末端。
      
      安昭仪这时开口了,她软软道:“皇上这是有了新人忘旧人,皇上心疼妹妹,臣妾心里都不是滋味了。”对于给自己生下老来子的安昭仪,皇帝还是有几分情面在的。
      安昭仪看着皇帝心情好,又趁机半真半假,半酸半抱怨道:“皇上,臣妾是后宫老人了,本来心思应该宽大些的,臣妾一直把五皇子看的比命还重要。只是臣妾听闻皇上把一颗千年紫参赐给了一个小侍卫。皇上这是把这小侍卫看的比五皇子还重了。”
      
      皇帝脸上本来笑意盈盈的,听闻这话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然后他目光沉沉的看着安昭仪沉声道:“五皇子乃是朕的儿子,身份自然是尊贵的,朕不给赐紫参,是因为他年幼当不起这些极补的东西。再者说林锦文不同一般人,你拿五皇子和他比身份做什么?”
      
      看着皇帝明显不悦的神色,安昭仪忙跪下请罪,贤妃也站起身劝慰皇帝,说安昭仪是心疼五皇子并非有意冒犯的。周康也忙跪下,一脸稚气的请求皇帝原谅。
      皇帝看在周康的面子上冷哼一声,说了句真是扫兴便离开了。
      
      等皇帝离开后贤妃把安昭仪扶起来安抚道:“妹妹辛苦了。”
      安昭仪脸上惊惧未消,她轻轻摇了摇头,坐在贤妃身边低声柔柔道:“姐姐,你说皇上对林锦文这态度是不是不大对啊?”
      
      早在皇帝把千年紫参赐下去时,她们就派人查了林锦文的身份,当时也没看出什么,就是一个纨绔。若真要说有什么值得人推敲的,那就是林锦文的母亲柳氏死的有些蹊跷。她们这些处在后宫小心翼翼活着的人,没有阴谋也会多想三分,有疑点能多想九分的。
      
      贤妃朝她轻轻摇了摇头,她让房内的人都退下,安昭仪把周康也交给了奶娘抱走。贤妃这才开口道:“妹妹这话什么意思?”
      
      安昭仪犹豫了几分低声道:“姐姐你想,皇上膝下皇子虽有五个,但三个未成年,皇上对皇子是极为看重。就说康儿,他上次把皇上的折子撕了,皇上都没有怪罪。这次妹妹我不过提了提这个小侍卫的事试探了下皇上,皇上就立刻生气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贤妃眯了眯眼道:“本宫也觉得皇上在这件事上表现的确实不一般,他对这个小侍卫也太过看重了,竟然都越过了五皇子。”
      安昭仪小心看了贤妃一眼,她声音里带了几许蛊惑道:“贤妃姐姐,大皇子是皇上身边唯一成年身体又强壮的皇子,有些事妹妹觉得还是早点扼杀掉比较好。”
      贤妃看了安昭仪一眼,她没有吭声,安昭仪垂下眼不敢再多说什么。
      
      贤妃看着安昭仪突然笑了下,她道:“妹妹不必多心,本宫知道妹妹一心为大皇子着想,不过皇上现在对大皇子心存不满,这件事我们暂时不便出手。”
      安昭仪抬起头小心道:“姐姐说的是,妹妹听说今日那林锦文被皇帝召见了。淑妃娘娘一向嫉恶如仇,倒不如让她先探探头。”
      
      淑妃乃是三皇子周祥的母妃,没什么太深的心眼,为人比较刁蛮任性。周祥的性子很大一部分遗传了她,做事风风火火很是鲁莽又不愿意多思考,人还比较自私,很多不明不白的事他都会当真,特别容易被人当利用。好在皇帝心里明白他这个儿子从小就是个蠢的,很多时候都不会和他一般计较就是了。淑妃和周祥一直很得意,觉得自己很受皇帝重视,行事越发张狂起来。
      
      贤妃朝安昭仪微微一笑道:“淑妃妹妹最近喜欢去御花园,今天天气正好,想必御花园里的花更美了。”
      安昭仪心领意会的笑了。
      皇帝刚从昭仪宫出去,她们是不便亲自去的,但安排一两个小宫女碎碎嘴,刻意说些引人遐思的话,这倒是容易。
      
      @@@
      皇帝从昭仪宫出来,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他在后宫站了一会儿,悻悻的回南书房去了。
      回去后,皇帝问王尽安道:“林锦文什么时候回来?”
      王尽安看了看漏沙笑道:“皇上莫急,这事是简单的事,想必林侍卫很快就会回来了。”皇帝嗯了声拿起折子道:“刑部最近工作懈怠的很,很多案子都没有及时处理,还有一些陈年旧案搁在在那里。立刻着朕的命令,让林松仁加紧处理。”
      王尽安应了声,退下。
      
      两刻钟后,有内监匆匆前来禀告,说是三皇子周祥和入宫复命的林锦文在宫门口打了一架,两人被正在巡防的御林军统领萧如归逮个正着。
      皇帝猛然站起身道:“什么?人呢?”
      那小内监浑身发抖,战战兢兢道:“萧统领正带人前来面见皇上呢。”
      “宣进来。”皇帝把茶盏狠狠扔在地上道。
      
      萧如归很快带着周祥和林锦文到了南书房,当然周祥身为皇子,待遇好了很多,只被几个御林军围着。而林锦文则不然,他被两个御林军反向压着胳膊。
      萧如归等人刚跪下,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皇帝冷哼一声道:“你这个混账东西。”
      
      萧如归看皇帝盛怒的脸,本能的为林锦文说句公道话。林锦文事出有因的揍了周祥,皇帝性子阴沉,说发怒就发怒根本不会留情的。林锦文虽然也不受人待见,但在萧如归看来罪不至死。
      
      只是不等他开口皇帝从御案边走过来,上前踢了周祥一脚,力道很大直接把人踢倒在地上。
      这一脚把周祥踢懵逼了,他呆呆的望着皇帝,一时间都愣住不知该说什么了。
      
      萧如归的嘴瞬间抿紧了,林锦文也是一脸迷茫和震惊,南书房的气氛静默到了极点。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皇帝阴沉着脸打破了沉默。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没怎么写主角,(*  ̄3)(ε ̄ *),下章就走回正道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linda、看书而已 2瓶;九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