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时不待我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5-05 16:10: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018 ...

  •   这人生操蛋不操蛋的林锦文也只能在心里嘀咕两句,现在这毕竟已是他的人生了。要是他没有来这里,那林锦文早就成孤魂野鬼了,林家也被灭了门,顾轻临也会因为忧思过度溺水而亡,事情也就没有这么多了。
      
      当然比起文中那利索到极点的人生,林锦文觉得还是现在好。虽然有点提心吊胆有些心累,但不管咋说他现在还活着。
      
      顾轻临和林锦文说完这彼此试探性的话便觉得有些累了,主要也是心累。在温家他需要时时刻刻提防着被人套话,回到林家也不敢掉以轻心,不敢轻易相信林锦文。
      两人的关系太过尴尬,就算是说话也是你来我往,针锋相对的。
      不过这样也好,顾轻临想,这样他就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那被动到极点的情景了。
      
      林锦文的眼睛是贼厉的,顾轻临脸上的疲惫也只是浮现了那么一下下,但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林锦文看了看天色道:“咱们院子里没什么规矩,平时说话做主的就你一人。你若是累了,直接去休息,等到了该用膳的时候,我再让人喊你。”
      
      顾轻临听着林锦文这话,突然想到了温家那些人有关水苏和云桃的提议,他敛下眼眸遮挡住里面所有情绪,然后他站起身道:“那好。”
      林锦文看着顾轻临离开的背影眨了下眼,顾轻临说这两个字时给他一种很阴郁的感觉,不是不高兴,也不是生气,就是一种很憋闷的感觉。
      
      不过林锦文并没有想太多,他和顾轻临现在的关系就像是无可避免的合作关系。两人现在都无意改变这种情形,所以有关乎彼此内心深处的事少打探的好。林锦文对顾轻临就是一种在有限的范围内尽量护着他的责任。这话听起来有些自私,像是只考虑了自己,但却是林锦文目前能做的最好的事了。
      
      他们在一起的前提很尴尬,顾轻临虽然不说,心里肯定也是非常介意那件事的。他们同床共眠却疏离的很,彼此说话都是尽量小心避免触碰到那些事的。当然如果两人最终有了感情,相处起来肯定是另一番场景了。
      
      只是林锦文现在根本没时间去考虑感情的事,他现在最主要的是弄清自己目前所处的境地,顾轻临的心思他也无意深入了解。早先都说过了,林锦文对感情根本就是排斥的,如今好好活着已经很艰难了,哪有心思考虑那些累心累肺的事。
      
      这天晚上,林锦文以为林松仁会和自己讨论讨论这事的,加上他也想问林松仁一些事,结果等到了掌灯时分,林松仁还没有回府。据林松仁身边的小厮回来禀告,说是刑部公务繁忙,林松仁这个尚书在加班加点的干活。
      
      而有关刘暌如何帮刘勇脱困林锦文第二天入宫时得到了答案,自然是女子那边出了问题。其实昨天在顾轻临提起温老夫人的话时,林锦文心底隐隐有些想法的。这次刘勇想要摆脱困境,除非是那女子这边出问题。
      今日林锦文看到刘暌的模样,想到自己昨日看见他时的沉稳淡定,心里顿时明白刘暌昨天想必已经想好了对策,才显得那么有恃无恐,结果今日一看果然不出所料。
      
      被抢的民女名苏婉儿,本已经定了亲的,未婚夫婿名为唐金,结果却遇到了刘勇这个泼皮流氓,唐金护着她时被刘勇给狠狠揍了一顿。一家人走投无路时正好遇到了秦南,秦南这老头一听这事立马是心头起火,便递折子上报给皇帝了。
      这些小事皇帝以前根本看不到的,这次恰好碰到,皇帝来了兴致,不等刘家有所反应人便被带到了皇帝面前。
      
      现在,苏婉儿的未婚夫婿唐金却突然反了口,他证实说苏婉儿当时并非是被迫,而是她贪慕虚荣想要和自己解除婚约,自愿入刘家给刘勇当妾的,自己气不过找刘勇才被打的。
      苏婉儿在朝堂上听闻自家这一番话,整个人都傻了,愣怔怔的看着唐金说不出话来,眼底深处满是绝望。
      
      苏父苏母是本是老实巴交之人,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里正什么的,本是唯唯诺诺的模样,结果一听唐金这话,在皇帝面前就要和唐金拼命。唐金一开始还想躲开,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麻木任由苏父苏母狠狠揍了他几拳。
      最后等人被侍卫拉开时,唐金的脸上已经挂彩了。
      
      刘暌一脸愧疚的对皇帝道:“皇上,这本是微臣家中私事,没想到会闹成这样,微臣有对刘勇管教不严之罪,实在是愧对皇上隆恩。”
      皇帝看着这场子事,然后看向林锦文道:“锦文,这事你怎么看?”
      林锦文跨出一步,垂头道:“回皇上,卑职奉命去刘家查证此事,当时这姑娘的确在刘府,至于这姑娘是被抢进去的还是自愿进去的,卑职不知。”
      
      皇帝哦了声点了点头,刘暌心底笑了下,心想这林锦文还挺上道的。而地上跪着的刘勇则恶狠狠的瞪了苏婉儿一眼,刘暌看他那模样,恨不得上前给他一脚。皇帝面前,哪里容他这么放肆。
      刘暌忙道:“皇上,此女子虽是因贪入微臣家门,但此时她既不乐意,微臣回府之后便会给她些银子放她回家的。”
      
      皇帝呵呵了两声道:“你倒是个明白人。”不管皇帝这话是真是假,刘暌只当他说的都是真心话,立刻大言不惭一派凌然正气的接口道:“微臣受皇上教导,倒也学了些慈悲之心。”
      林锦文嘴角抽了下道:“皇上,这刘勇抢没抢人卑职不知道,但他要杀人却是卑职亲眼所见的,可见是个坏心肠的。”
      
      林锦文这冷不丁的话一出,刘暌脸色顿时一变,他看着林锦文神色微冷道:“林侍卫莫不是看不错了……”
      “我眼又不瞎,怎么会看错?”林锦文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再说了,昨天跟我一起去的御林军有那么多,难不成就我一个人看错了?”
      说完这话,林锦文朝皇帝看去道:“皇上如果不信,可以当面问问那些人,刘勇昨天是不是差点亲手把那苏婉儿给掐死。皇上,你看,那苏婉儿脖子上还有手印呢。”
      
      萧如归今日也在皇帝身边跟随着,他听罢林锦文这话,忙道:“皇上,要不微臣前去审问昨日一同前去的御林军?”昨天周祥说的那些话让他一夜没睡着,但不管林锦文怎么得了皇帝的眼,现在皇帝都会给林锦文几分颜面的。
      
      他手下的那些御林军他是知道的,有的说不定已经拿了大皇子的几两银子补贴家用了。现在皇宫里没几个人敢往那方面猜测,那些御林军心里肯定把林锦文看的同往日一样低。他们被皇帝询问当场掩盖事实,那可是要流血死人的。如果被他事先看出说谎,顶多是没了职位,好歹能留条命在。
      
      皇帝淡淡看了萧如归一眼道:“不必了,他们的话不听也罢,朕相信锦文的忠心,自然也相信锦文说的话。”萧如归心底一抖,面上却是越发沉静了。
      说罢这话,皇帝看都没看刘暌直接看向一脸颓灰作证的唐金道:“你且说事实真相到底如何,若是有半句虚言,朕灭你九族。”
      
      皇帝说这话时大殿之内气氛瞬间变得压抑起来,林锦文甚至都看到刘暌的腿抖了,何况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唐金。
      唐金浑身颤抖,哆哆嗦嗦的,最后忍不住痛哭趴在地上把事情真相给说了出来。到底是刘勇把人给抢入府中了。他之所以改口,也是他的家人被要挟了。他家中有幼妹幼弟,幼弟被人打断了腿,父母哭的眼睛都快瞎了,他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改口。
      
      一旁的苏父苏母听到唐金这话,神色有些害怕,苏婉儿愣怔的看着唐金,眼底浮起一丝水光,最后满是决绝。她抹了抹眼,扬声求皇上为她做主。
      
      这时刘暌狠狠踢了刘勇一脚恨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然后便跪下来痛哭流涕的说,自己身为父亲只相信儿子的话,没想到他会隐瞒自己如何如何的。刘勇既然做了这样的丑事,任凭皇帝处置,只恳求皇上看在他这些年兢兢业业的份上,给刘勇留个全尸。
      
      林锦文知道刘暌这是把刘勇给放弃了,刘暌读了那么多年书,身为朝廷命官,但在他眼中父子之情也是随意可以丢弃的东西,甚至还不如普通老百姓间的感情深。在这紧要关头,所有的罪责都是刘勇的,而他只是误信了刘勇的话,他是无辜的。
      
      在刘暌说完这些,刘勇直接吓呆了,他痛哭流涕的爬向刘暌,抓着他的裤腿,喊着他不想死,让刘暌救救他。而刘暌最终只是给了他一脚,把他踢到在地上。
      侍卫把刘勇带下去的时候,林锦文看到刘暌的眼圈红了。
      
      挺可悲的,林锦文想,他自己也是,自幼便被父母抛弃,生而不养,活成什么样子要看天意。
      一件很简单的案子,皇帝最终当场决定把刘勇关押流放岭南,刘暌则以管教不严之罪,在家闭门思过。而唐金因为做假被打了三十大板,苏婉儿被苏父苏母带回了家。
      
      当晚,林锦文从宫里回林家,他把房内的下人都打发离开,然后对顾轻临说道:“今天我把刘家、温家还有大皇子都给得罪了。”
      顾轻临挑眉,林锦文把事情说了一遍。其实他也可以只说个结果,但大抵是心情有些压抑的缘故,他还是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
      
      “如果我不说刘勇要杀人的事,那就是另一种结局了。”最后林锦文淡淡的总结了一句,他当然不后悔那么开口,只是心下免不了有些感慨。从这事可以看出,大周的清明只在皇帝一念之间。人权至高无上的社会,有时真的挺让人心寒的。
      
      顾轻临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他现在真的有些看不出林锦文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
      顾轻临收回眼淡淡道:“谁不可怜,最可怜的却是苏婉儿了。”被人强抢入府,回去指不定也会被流言蜚语给害死的,倒不如放弃京城的一切,到别处生活。
      
      顾轻临说道这些,心里突然想到了自己。他在外人眼中同林锦文的关系更可恶,如果不是林锦文请了皇帝的圣旨,那围绕在他身边的闲言碎语怕是更厉害吧。
      想到这些,顾轻临突然觉得胃里非常不舒服,苦水翻腾的厉害。
      林锦文看顾轻临皱着眉头,神色难起来,他愣了下道:“你怎么了这是?没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梦殇琉璃雪冰晶清馨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真的好饿好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游鱼不是鱿鱼 10瓶;CocoChen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