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糟糠妻》绿蜡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30 08:47: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保命要紧 ...

  •   黄毛丫头?
      李恒的下半张脸确如同舍妹子所言,很有些帅哥的潜质。可他对第一次见面的少女如此称呼,不是亲热和戏谑,是蔑视。
      顾皎眉头动了动,内心呵呵。也不过是个克六亲,乱天下的货罢了,有什么资格嫌弃她?若还在现代,她势必要他吃点教训。
      她木然地看他一眼,垂下眼睛。
      李恒呵了一声,拉下鬼面,转身即走。
      顾青山冲他拱手致歉,安排家丁前面领路。
      李恒翻身上马,扬手一招。黑旗翻卷,重骑分成大小两队。大队拖着辎重、战利品和一些人头残尸向北;小队则不远不近地跟在顾青山和李恒后面,车驾上隐约能见红纸贴封的大小箱子。
      
      顾皎待要看得更清楚些,婆子猛然将轿帘拉下来。
      该起轿了。
      她全身陡然放松,整个几乎瘫倒。活了二十五年,头回遇上这样的生死大事,太TM刺激了。可情绪激昂完了,又忍不住糟心起来,特别是想起还没完成的论文,家里等着她的爹妈,现代那么多好吃好玩的,最重要的是想看的电影始终没看得成。她乱七八糟想了一通,直到身体隐约在痛。她艰难地抬手,手指甲乌青,后肘也有擦伤,腰腹之间更有隐约的钝痛。伸手进衣服里按了按,应该是有皮下淤血,肿胀了。
      
      顾皎叹了口气,身体缩成一团保暖,眼睛散漫地盯着轿壁上透气的小孔,脑子却飞快地转起来。
      龙口应是本地地名,顾青山乃一方豪强。他的妻女不喜这门亲事,所以女儿私下跑了。他带家丁部曲追来,阴差阳错抓了她。他恐怕也是很看不上李恒,因此见了她的第一时间便起了换亲的心。不料李恒来得突然,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可即便如此,他仓促间还敢继续骗下去,也是胆大心黑之人。和这样人共事,不仅讨不到什么好处,还得时时防备。
      轿子外面大片雪原,除了马蹄声外听不见任何鸡鸣狗叫。气孔偶尔晃过一座孤零零的房舍,却不见行人,可见荒凉。幸好刚才没拼死命跑,否则靠目前的小身板,指不定冻死在哪儿了。
      最重要的,她终于回想起来手机的下落。整理论文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之后随手放在办公桌上了。也就是说,她除了知道李恒是个暴君,会惨死凤鸣坡外,基本上没任何金手指。
      怎一个惨字了得?
      
      至于李恒本人,撇除同舍妹子强行灌输的美强惨印象外,唯一能确定的是——他纵然对顾皎本人不满,但极需要这门亲事。《枭雄》乃是乱世英雄文,讲的是争霸天下的故事,英雄们当然也要靠联姻获取各样资源。李恒虽然最终结局不好,挣了个厉帝的名声,但在他死前是绝对的运气男主。
      
      顾皎缓缓眯了眯眼睛,如此,得先活着抱上李恒的大腿呀。
      
      她拿定主意,身体实在顶不住,昏昏欲睡起来。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颠簸终于停了,已是在一个小院子中。
      顾皎身体还有些发软,但已经能站立了。她被婆子扶着下来,只见一阔朗巍峨的院子。院中满铺石板,左上角种了两株梅,热热烈烈开得红火。正房三间亮着灯,两厢却黑漆漆的。廊下放置了一些布帛包起来的木凳子,几个小丫头惶恐站在旁边。
      婆子用力清了清嗓子,小丫头们立刻抖了一下,纷纷低头。她开口,厉声道,“都站着干什么?小姐回来了,还不赶紧点灯、上炉子和热水,伺候上?” 
      小丫头们这才活过来一般,一个往正房奔,一个去外面的厨间,两个跑向顾皎。
      顾皎没彻底回神,被半推半拉进了正房。待要打量屋中情形,身后大门发出‘嘭’的一声。她转身去拉门,被锁得牢牢的。
      顾青山那狗逼,果然是要将她关起来隔绝了。
      
      “小姐,这回老爷生气极了。他刚吩咐,没得他允许,谁也不能放你出正房半步。”婆子在窗外中气十足道,“李将军年少有为,又是青州王最看重的义子,能和他结亲乃是天大的幸事。”
      “咱们龙口乃河西粮仓,三面环山,门口一条大河挡路,进进出出只靠着龙牙关口。天下太平的时候,这边是一块宝地。奈何前年乱起来,外面开打仗了,到处流民乱匪,好人根本活不下去。龙牙关口乃是天险,占了它,整个龙口便是囊中之物。因此盘踞了七八帮悍匪,整日价打得不可开交,闹得民不聊生。李将军来了才月余,将那些匪徒剿得七七八八。今日是过大礼,他说财物珠宝显不出诚意,特地去取了最凶悍的匪徒毛大的人头——”
      MB!没听过用人头当彩礼的。
      “要叫人都知道,只要龙口有老爷在,有老爷的女婿在,外人动不了分毫。”
      狗屁女婿,分明是一个威胁。这婚不结,也必须要结了。
      世上自来恶人自有恶人磨,顾青山这般人,也恶不过李恒。
      
      “这门婚事落定,天塌下来也改不得。小姐安心在屋子里呆着,三餐丫头们从窗户口递进去。早起梳头洗脸,日常换炭火,我亲自来。晚上更衣,就劳烦小姐自便。有怠慢处,待小姐顺利出嫁后,任责罚。”
      婆子说完,转头冲丫头厉呵,“把前后门和窗都守好了,活干得不好,立春就是你们的下场。”
      小丫头们惊得抽气,喏喏地答应了。婆子还嫌不足,加了一句,“立春骗开门房,擅自将小姐放出去,简直可恨。老爷能放过她,她亲爹也不会放过,直接绑马后面拖了好几里地。这会儿还有一口气,能不能活下来看老天爷的心情。你们皮子收紧了,别仗着老爷是个善人,不和小姑娘计较。可你们爹妈呢?”
      “从现在起,不准踏入正房一步。”
      
      顾皎咬牙,既来之则安之,不如先睡一觉养养神。变年轻了虽然是好事,但体质似乎也变弱了。不过是冻了一会儿而已,居然开始鼻塞和咳嗽了。她得找个暖和的被窝,捂出一身汗,不然关键时候生病就太不妙了。
      幸好顾家算有钱,屋中各样家具齐全。虽然看不出对应历史上哪个朝代,但起码有床,而且床上还有轻暖的衾被。
      她脱了皮裘,立马滚进去,感觉得救了。
      不一会儿,门开,婆子进来。她看了床铺一眼,没说什么,将早冷掉的炭盆搬出去。又过一会儿,另搬了一盆烧得红红的来。
      “小姐安睡,不必操心。老爷正在外间招待李将军,必让事情圆圆满满。”
      顾皎懒得听她废话,整个人缩被窝里。
      婆子叹口气,退出去,房门落锁。
      
      顾皎清空脑子,晕乎乎睡过去,便如死去一般。她不知做了多少乱梦,一忽儿看见妈妈在厨房烧猪蹄,一忽儿看见爸爸带她去游乐园,居然就哭出声音来。
      直到门窗上发出响动的声音,又小丫头怯生生道,“小姐,该晚食了。”
      
      她翻身坐起来,抹了一把干涩的眼睛。这狗屁的穿越,她一定要活着回去见爸妈,再好好享受生活。
      小丫头推开窗户,将托盘架在窗台上。盘子里几碗菜,菜色很没有卖相,也无香味。只旁边的一海碗白汤,冒着热气,十分诱人的样子。她估摸着现在油烹不发达,多半是采用水煮的方式处理各种食物,没滋味得很。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腹中饥肠辘辘。
      可顾青山的东西岂是轻易吃得的?他虽然临时起意要她顶替自己女儿,可架不住他再临时起意一包药把人毒死。
      不吃为妙。
      顾皎复躺回去,将眼睛闭得紧紧的,摆明了不合作。
      丫头们面面相觑,不敢劝,又不敢放任,只好出去找人汇报。
      
      顾皎没敢真睡,强撑着数数。她得试试看,能不能靠不吃饭把顾青山哄出来谈个条件。
      然等到半夜,除了婆子来换炭火和开窗透气外,鸦雀无声。
      顾青山真TM是个狠人,既不示好也不利诱,直接威逼。她读懂他的意思,绝食根本不具备任何威胁力。
      她身体实在也熬不住,直接睡过去。
      
      次日早,顾皎睁开眼睛,头件事张口试能不能说话。
      依然不能,用力便扯得嗓子眼生痛。
      婆子听见声响,进来伺候。她搬走冷饭冷菜,开窗户透气,加炭火,添薰香,还送过来一碗黑漆漆的药水和早饭浆水。
      顾皎躺得全身酸痛,晓得苦熬没办法,不吃不喝不运动反而搞坏自己的身体。她下床,先换轻暖的绸缎衣裳,再梳双髻,后热水洗脸化妆。她嫌铅粉不健康,婆子要扑的时候一把将粉盒掀翻,搞得满屋子粉灰。
      婆子什么也没说,默默收拾干净。
      浆水热乎乎的,看了就想吃。
      顾皎还是不能吃,可对着它难免失态,只好坐窗边去看红梅花,眼不见心不烦。    
      婆子根本不劝说,自去做事。她安排小丫头们打扫庭院,扫雪铲冰,又取了红梅花插瓶。等到日出高照,开院门,将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堆的几十个红箱子一一搬厢房里去。小丫头们十分听婆子的话,她怎么说便怎么做,偶尔应一声,“海婆说得对。”
      
      海婆年纪四十出头,一身深青色的棉袍,头发紧紧在脑后挽了个发髻,只插三两枝素银钗。五官端正,大约因常皱眉,眉心一道深刻的竖纹。她行动颇麻利,做事极有章法,一天一夜了,硬是没让小丫头们近过顾皎的身。
      顾皎摸了摸下巴,这该是顾青山的心腹,指不定就是带大顾家大小姐的人。恐怕,她根本就知道自己是冒牌货。
      如此,也就不客气了。
      
      顾皎用力打着窗户。
      海婆转头,顾皎冲她勾了勾手指。
      海婆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走近了些。
      顾皎端起还有点儿余温的浆水和药汁,递过去,示意她喝一口。
      海婆果然懂她的意思,很冷静地叫小丫头送两个干净碗来。小丫头飞跑去偏厢,找来两个白瓷小茶碗。海婆镇定地从两个大碗里各分出一小半,紧盯着顾皎,毫不犹豫地喝了。
      顾皎保持着微笑的样子,一边看着她试毒,一边内心崩溃。
      旧社会真险恶,她一个好好的小姑娘,来了才没一天,变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没存,开头修了几次。我今天尽量多写点儿,保证有充裕的时间改改,免得错别字太多,情节不连贯。
    呜呜呜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aint、九张机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哼哼哈嘿、懒洋洋的猫 5瓶;唯有你好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