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糟糠妻》绿蜡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6 20:50: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认爹 ...

  •   顾皎吃了饭和药,立刻感觉好多了。不再冒虚汗,燥热降下去,喉咙的僵直也慢慢解了。她试了试,再过不到一天应该能正常说话。
      可见,顾青山铁了心要代嫁,暂时不取她这条命。
      她略有些放心,有功夫翻捡屋子了。
      顾家对女儿相当看重,不仅单分了个大院子,各种家具陈设也十分精致。卧房里床、塌、柜和箱子间一应俱全;妆台上的百宝箱装满了金银钗环和珍珠,甚至还有几颗糖块儿样的红蓝宝石;墙上挂的是墨兰,看样子仿佛名家;香炉里熏的也是清雅好香,一点烟火气也没有;箱笼柜满满当当的四季衣裳,不乏绸缎皮毛,甚至还有一领纯白色的狐裘。
      只可惜找来找去没见书房,也没书桌,连本消遣的书也没有,更不用说能直观表达的地图。
      说不通啊。
      顾家这么重视女儿,吃用全最好的,不可能不让她读书。且由物及人,顾小姐颇清雅;不仅清雅,还有胆识反抗父亲和豪强的强迫婚姻。这样的顾小姐,不该连一本书也没有。
      顾皎丧气地丢开白狐裘,必定是顾青山让收起来了。
      
      午间,海婆亲自来送饭,丫头们远远地观望。
      这次是一小碗白米饭,一碗肉汤,一碟不知什么名字的水煮菜。
      庆幸,这会儿居然能吃上米饭和肉。
      海婆不必顾皎交待,主动取了一个小碗分米饭和汤菜,站在窗外安静地吃给她瞧。她果然应该是有点地位的娘子,吃相颇文雅。
      顾皎用力吐出几个字,“你家老爷呢?”
      海婆垂目,“老爷这几日须招待李将军,又要准备婚礼,实在抽不开身。”
      “夫人呢?”爹忙,那内宅该有女主人主事。
      “夫人悲痛太过,已经病倒了。”
      顾皎皱眉,找了个和女儿一模一样的替身,悲痛什么?还待要问,海婆却收了自己的碗筷,恭恭敬敬离开了。
      她默默拿起筷子,慢悠悠开吃。饭菜果然寡淡到极点,虽然有些许香料调味,但盐是极少的。顾青山心眼最多,恐怕是他的鬼主意。不给吃盐,令她没力气,以消磨斗志,不再和他对着干。
      
      果然,晚间又是同样的米饭和肉汤,味道更淡,几乎无法下咽了。
      顾皎看一眼站旁边的海婆,开口道,“此地缺盐?”
      这回已经能清晰说出话来,声音也能听出少女的清脆。
      海婆笑了一下,“小姐,你口淡。”
      顾皎不和她争辩,又道,“缺盐就算了,总不至于缺水吧?小姐被你们带着风雪里奔走了一天,又累又伤,到现在还没洗上热水澡呢。顾老爷可是放了话,说当她的女儿绝对不亏。海婆,你以为呢?”
      海婆这回没废话,立刻命人去准备热水。
      顾皎点点头,这才像话嘛。既然夺了她的自由,要当什么顾家大小姐,架子自然是要端起来的。
      
      冬日洗澡不是简单的事情,即便顾家这样的也没单独的浴室。
      因此,海婆指挥两个仆妇抬澡盆进屋的时候,顾皎觉得自己找着以后生活的重心了。她既没武力争霸天下,又搞不来贤内助或者魅惑男人那一套,还不如好好利用脑子里的知识和顾青山给出来的资源,改善改善生活。
      吃,人生几大欲里排在首位,便从这个开始好了。
      
      顾皎定下了目标,心安了一半。
      心安后,便觉出日子的舒服来。毕竟这边既没有要她命的论文,还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海婆,我整日除了吃便是睡,活得跟猪一般。”她道,“有没有什么志怪杂谈的书,弄过来瞧瞧,也好打发时间。”
      海婆道,“小姐不看闲书。”
      “不闲的书都十分无趣,没什么好看的。这几日,在吃上总有些不如意。若是有那般专讲吃食的,可弄过来瞧瞧。我也学得说一口好菜,馋的时候便同你讲讲解馋,你以为如何?”
      海婆并不和她闲话,收拾东西便要走。
      顾皎继续道,“再不然不闲的书也弄来看看吧。你教我学几个字,免得开口文盲,丢了顾家的脸。”
      海婆油盐不进,不搭话,出门后顺手将正房下锁。
      顾皎叹气,她这猪已经养肥了,顾青山什么时候来杀?
      
      顾青山没让她等得太久,第五日傍晚领着一个美妇人推开了院门。
      当时,顾皎正百无聊奈地看小丫头在廊下上灯,灯纸上贴着十分刺眼的大红喜字。
      她已经等得不耐烦,见了人影还有些不敢相信。待到确认是顾青山本人,立刻起身,主动冲他笑了一个。
      哟,来杀猪了呀?那嫁妆什么的,是不是也该好好谈谈了?
      
      顾青山见她笑,明显呆了一下。他身后的美妇则怔怔地看她半晌,双目垂泪。
      “老爷和夫人来看小姐,这边人多气闷,你们赶紧收拾东西出去。”海婆见状,立刻招呼小丫头,“灯啊纸的,都放下。前后门守好了,猫儿狗儿都别让进来。这会儿人多,四处杂乱,若是有不认识乱闯的,马上去找几个小子来帮忙,别闷头不吭声。晓得不?”  
      小丫头们应了一声,迫不及待地飞跑出去,跟躲灾一般。
      
      顾皎小快步出卧室,开正房的门,有些热情道,“可把你们等来了。”
      不说美妇人和海婆不适应她的态度,连顾青山也有点摸不准。
      “快进来呀,外面站着多冷呢。”她随口道,“海婆,赶紧弄点热茶水来。”
      不知她那句话或那个动作,触动了妇人的心事,眼泪流得更加凶猛。海婆欲要上前安慰,顾青山却道,“阿海,先别管茶水。寿伯捧了几个箱子在门口候着,你去都搬进来。”
      海婆应了一声,去外面接东西。
      果然是大老板的话更管用些。
      
      顾青山吩咐完海婆,再看顾皎,顾皎又冲他笑了一下。他伸手牵着美妇人,小心翼翼入了厅堂。顾皎见美妇人体弱气虚,给她坐的椅子多加了一块软垫子。大约是这举动对了顾青山的路,他和气了许多。
      “姑娘,咱们先坐下,再细说。”
      顾皎便在下手寻了张椅子坐,认真看着他。
      顾青山早没了那日的锐气,满面愁苦,两鬓居然多了些斑白。他安抚着妻子,俨然好丈夫的样子。那美妇努力克制情绪,半晌终于止住了泪,抱歉地看向顾皎,“对不住,我失态了。”
      “没关系。”她摇着双手,“人都有遇上难事的时候。其实这几晚上,我也在被窝里哭。”
      妇人更内疚了,有些无地自容。
      顾青山叹了口气,也是无言。
      场面略尴尬,正合了顾皎的意。她想明白了,既然暂时无力改变现状,那能讨多少好处便讨多少。用强的肯定不行,必得先让人理亏内疚才好。
      
      顾青山张了几次口,不知从何讲起,正巧海婆捧了两个尺长的箱子进来。顾皎看了一眼,上好的木头,散发着很贵的光泽,里面装的肯定是好货。
      海婆要退出去,顾青山道,“阿海留下来,一起听听。”
      海婆喏了一声,并不关大门,直接站到顾皎身后去。
      不关门好,可随时见院中动静,不操心被偷听了去。
      
      顾青山看着顾皎,半晌道,“姑娘如何称呼?”
      “顾皎。”
      妇人呜咽一声,用袖子挡着脸哭。
      顾皎认真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是中秋节生的,那晚上月亮又白又亮又圆。爹说是个好日子,想我下半辈子如满月一般圆满,所以给了个皎字。这几日我思虑再三,并不想提及姓名来历。反正你们只要一个代嫁女儿,咱们好好合作就行。可后来又觉得不行,既然都要合作了,不如开诚布公。名字这样的,瞒也瞒不住。”
      顾青山颔首,“是我小人之心了。”
      “别这么说,以后我还得叫你一声爹。”顾皎反正也躺平任宰了,便没了顾忌,很自在地给自己换了个爹。  
      
      顾青山嘴角抽了抽,没搭她的话,让海婆开箱子。盖子掀翻,一箱里面整整齐齐放着顾皎的衣物,浅色的羊毛大衣,轻暖的羊绒衫。另一箱却是金银珍珠,被灯光照得宝气氤氲,华美异常。
      顾皎想要暖和衣服,更想要钱自保,但还真没见过这般简单粗暴的阵仗,有点傻眼。
      “爹,你要干啥?”
      毫无芥蒂的一声爹,喊的人胆颤。
      顾青山略清了清嗓子,叹口气道,“实在惭愧。这两口一箱子,一个本要威逼于你,一个则是利诱。”
      威逼利诱,天下最容易令人屈服的手段。利诱好说,但只一箱子衣服,如何能威逼?
      
      顾青山仿佛看透了她的疑惑,解释道,“这般好的羊毛和羊绒,这么精细的纺织技术,只有塞北大荒之地的金帐国才得。三十年前,先皇下了锁关口的令,连宫中的娘娘——”
      顾皎立刻懂了,衣服不算多珍奇,但有了皇帝老儿的命令,瞬间成为里通敌国的物证。古代就是事儿多,指不定什么东西就犯了忌讳。但是,等等!按顾青山的意思,现在居然能造得出这样的衣服来?是本地自然的科技发展,还是另外有穿越的人,或者干脆是作者乱开的手指?
      另,既然闭关三十年,顾青山又是怎么认得出来的?
      “我小的时候,也曾得过一件这般的,只工糙了许多。”顾青山及时道。
      顾皎看着他,咬唇无言。
      他苦笑着摇摇头,对海婆道,“阿海,就着火盆烧了吧。这样的祸害,不能留。”
      海婆拖着衣服箱子,去隔壁的火盆处,片刻便传来蛋白质燃烧的臭味。
      “爹。”顾皎道,“你比我亲爹还好。”
      这次,带了几分真情实感。
      
      顾青山滋味复杂,瞬间老了几岁。他涩着声音道,“本该第一日就来见你,只那时得了岳家来的一封密信,顾不上了——”
      妇人实在忍不住,抓住顾青山的胳膊哽咽。顾青山拍拍她手背,对顾皎道,“皎皎任性,只带立春,骑马跑的。我即刻追出去,可她和立春分头,自己走了小道。等抓住立春,问出她的行踪,再去小道,却遇上了雪崩封路。我当下就觉得不妙,正好家丁又发现了你,我便意动。”
      “可老天爷不给活路,居然让李恒来得那么快。我实在无法,只好让寿伯去岳家报信,请他们私下寻找。没想到,没想到——”他深吸几口气,压下翻涌的气血,“皎皎命不好,没躲得过雪崩。”
      妇人将脸埋在袖子里,呜呜地哭出声来。
      顾青山起身,直端端冲顾皎跪下,“姑娘,纵然我顾青山拎着脑袋向李恒陈述真相,顾家也必定躲不过死劫。青州王十万大军攻打京州,河西是必经之路。龙口乃是河西粮仓,我顾家又占了龙口十之三四的地,他们定要随便找个由头吞下。前日上婚书,乃是先礼;一旦我们不从,不管人死还是活,那便是兵祸。”
      “我顾青山死不足惜,可顾家上上下下百来口人无辜,龙口这数万百姓又何其无辜?”
      他用力磕头,“姑娘,咱们不问你从哪儿来,要做什么。只要你能应了这门婚事,令龙口免于兵祸。日后但有所求,我顾青山必定肝脑涂地。”
      妇人见状,立马跟着跪下,哀凄地看着她;内间的海婆也走出来,一声不吭地跪下,几能听见脆响的声音。
      顾皎准备好了银货两讫,没想过和一帮踩狼虎豹情义绵长。  
      这个爹,认得早了点。

  •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份更新来啦,继续码字,努力做到有存稿。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泥好蛙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