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糟糠妻》绿蜡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02 15:06: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初见 ...

  •   朔风刮了一夜,河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铁蹄踏在冰面上,溅起无数飞沫。阳光一照,将整个世界染出一片红来。
      
      顾皎前一刻还在实验室肝毕业论文,想着码完最后一个字一定去看个电影放松放松,后一刻却猛然出现在一片风雪之中。
      她仓惶四望,没等想明白怎么回事,一抽长鞭将她卷起,硬生生拖走。
      急促的马蹄声和叫骂声随之而来,只听见人说,“老爷,小姐在这儿。”
      她撞得头晕眼花,身体剧痛,模糊里见一匹白马缓缓走来,其上一个穿黑色皮裘的中年男子。男子将她拎起来,端详了半晌她的脸和毛大衣,沉吟不语。她欲要张口分辨自己不是什么小姐,男子却绑了她的口和手,一把甩马屁股上。
      又有人在催促,“老爷,咱们得快点儿回庄上。李小将军的人快到了——”
      顾皎挣了几下,中年男子按住她厉声道,“不想死就安静点儿。”
      顾皎想说你这逼少吹牛,现在是TM法制社会。然下一秒,旁边上来另一匹黑马,屁股上拖了一个状似人体的东西。她定睛一看,是个穿着青布衣裳,不足十一二的小丫头。小丫头面色青黑,双手手腕被绳索绑着,身体软哒哒陷雪地里,已经没有气息的样子。
      她心一惊,双目环视,所见之处一片雪原,七八乘高头骏马群簇着往前奔跑;更远的地方,隐约有黛青色的山影,而无任何现代随处可见的电线桩子。
      这是哪儿?又在何方?
      她不敢再乱动,乖乖俯在马背上,任由寒风刀子一般割得脸痛。
      
      马奔出六七里,有一木轿子和几个仆妇在路边等候。
      男子拖着顾皎下马,将她塞入轿子中。立刻有个婆子上来,七手八脚将她按下。她左右推拒,焦急地想要分辩,男子一巴掌过来,捏着她脖子往上拎。她几乎不能呼吸,更吐不出一个字来。
      男子示意,婆子立刻退开。他待人走出十米开外,压着嗓子冷冰冰道,“我是龙口顾青山。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女儿顾皎。你听话,自有人好吃好喝伺候着,做我顾家正经大小姐;不听话,便如那小丫头一般半死不活;不想做我女儿,现在就让你曝尸荒野。”
      顾青山是谁?好了不起的人?怎么能说出这般厚颜无耻的话?
      顾皎不服气地瞪着他,里面似有两团火焰。然她理智还在,既挣不脱眼前的铁掌,也跑不过周围的快骑,只得恨恨地忍了。
      顾青山满意地点头,“惜命,又能听得懂人话,是个聪明孩子。你放心,做我顾青山的女儿,一点也不亏。”
      
      那婆子又上来,这次有了老爷的交待,动作温柔了许多。她扒了顾皎身上的羊毛外套,研究一番后扯下套头的羊绒衫和保暖内衣。
      轿外虽有另几个婆子牵屏风遮挡,但寒风依然呼呼地灌进来,冻得顾皎瑟瑟发抖。
      顾皎顾不得许多,很配合地穿上了绸缎中衣和衫裙,最后裹上一张白裘皮披风。
      婆子皱眉端详一番,擦干净她嘴角的血痕,仔细扑一层铅粉;拆散乱糟糟的头发,挽了个双髻,露出饱满的额头和眼睛。
      顾皎趁那婆子用铜镜的时候看了两眼,镜中人依然是记忆中的摸样,但活生生只十三四岁的样子。她不敢开口惊呼,只好默默观察。
      
      贴身伺候的婆子十分机敏精干,外间守候的也似乎练过拳脚,动作迅速;周围警戒的马匹和家丁,神情严肃紧张,行止有度,腰间暗藏了兵器。这不是同学朋友的恶作剧能找到的群众演员,周围的严苛环境和风雪也非人工模拟。顾青山说话,能听懂,但口音略奇怪,明显非普通话;顾皎再低头看右手虎口,五六岁时被狗咬出的牙印还在。
      眼前的一切,令她开始考虑一个可能性。
      她穿越了,是身穿,而且变年轻了。
      可眼前面临的是什么情况?顾青山看起来颇了不起,居然半道上抓女儿?必然是亲生的女儿跑了,但有危难事令他不得不找个顶替?可随意拉人显然不行,必得相貌年龄相似。刚她穿着现代衣装,家丁还能一口咬定是小姐,那么相貌上肯定是合格的。只是家丁口中的李小将军,又是何人?顾青山为何那么害怕他?
      
      顾皎咬唇,抓着那婆子要问。婆子挡开她的手,什么也不敢说,低头将杂物收拢拿走。
      有家丁前来套车,欲拖轿上马车。
      然远处传来闷雷般的马蹄声,地面紧跟着震颤起来,仿佛地龙翻身。那婆子面色一白,立刻放下轿帘;顾青山呼喝一声,那些家丁部曲立刻团团围拢过来。
      
      顾皎不明白发生什么,拨开一点轿帘,往外探了探。
      雪线上出现一点飘摇的黑色,逐渐变大。一面黑色的旗帜,被狂风翻卷着,嚣张和不可一世喷涌而出。旌旗之下是丛立的枪尖,冷兵器在雪地里闪耀着肃杀之气。越是走得近,越能听见铠甲和兵器相撞的声音。
      一骑神骏白马从黑甲中冲出来,红披风在风中猎猎。马上人脸覆鬼面,手执画戟,而画戟之上……
      扎着一颗血糊啦啦的人头。
      
      顾皎打了个寒颤,隐约有不妙的预感;她紧盯着那鬼面将军,待他身后的旌旗当风展开,露出一个李字时,李恒二字在她胸口呼之欲出;那将领驭马,气定神闲地迈到顾青山身前,依稀有李恒二字时,她恨不得能晕在轿中。
      
      顾皎还在和论文搏斗的时候,同舍妹子正沉迷在网络小说《枭雄》中。她日夜哭喊着李恒的名字,为他抱怨命运不公。明明是个出生高贵又少有美名的贵公子,偏偏被作者安排了最多舛的命运。小时候死妈,后死爹,很不容易长到十九岁结婚,老婆却被克死了。他转而拼事业,夺位成功,坐了没十几年宝座,被人干死在凤鸣坡。
      后世人又给了他一个“厉”的谥号,遗臭万年。
      顾皎出于好奇,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帅哥让妹子欲生欲死,便从网上将书搜出来。人设确实迷人,高贵的出身,悲惨的命运,无匹的美貌,再加上白马红袍和颇具神秘感的鬼面。
      她大约能理解妹子的恨,然而只看了三章便弃了。只因文中一句话,“厉帝元妻顾氏讳皎,年十五死于饥荒。”
      顾皎?暴君厉帝的原配叫顾皎?名字居然和她一模一样?而且是死在饥荒中?还能不能好了啊?
      她干脆地将书删掉,连同阅读APP也没放过。
      可当书中人活生生地站在十米开外时,她开始艰难地回想,刚才换衣裳的时候,好像没发现手机在口袋里?
      
      顾皎两手握得死死的,侧耳听着外面隐约的谈话声。
      突然,轿帘被掀开,露出顾青山和蔼的面容来。他道,“皎皎,快下来拜见李将军。”
      她难解地看着他,变脸未免太快了些。
      顾青山声色不动,伸手按住她的胳膊,哄道,“听话,别闹脾气。”
      顾皎张口欲答,顾青山立刻捏着她下巴,口中却道,“皎皎,你怎么了?都是爹不好,你原谅爹这一回,以后咱们全都赔给你。”  
      同时,他另一手却绕去她后脑勺,不知怎么捏了一下,她两眼发黑,整个人迷糊起来。
      顾青山垂头,在她耳边轻声,“姑娘,实在对不住了。本想先把你带回庄上,再想周全的办法。没想到李恒亲自来了,躲也躲不掉。你若是发出任何一声,乱说任何一句,龙口顾家上上下下百来口人全都得死。这乱世里,那李恒杀人不眨眼,野心熏天,早就想找机会占了龙口。也怪我管家无方,夫人收到李恒的婚帖便放女儿跑了。只怕——”
      顾皎暗恨,亲女儿跑了,又想避祸。这是要她李代桃僵,当个替死鬼。
      “姑娘,你今后便是我女儿顾皎。只要过了这次劫难,顾家倾其所有供你驱使。你若是同意,便眨眨眼。”
      她用力睁开眼睛,顾青山狠戾里有几分哀求,大拇指却已经爬上了她颈部大动脉。只怕她头一摇下去,立刻一命呜呼了,根本等不及发出声音让外间的兵甲救命。
      无奈,保命要紧,她只得很勉强地眨了眨眼。
      顾青山深深松了口气,放开她的颈动脉,转而在她下巴上捏了一下。不知他动了她哪根筋,立刻口舌僵硬,再无法出声了。
      “不得不防备个万一。”顾青山拱手,一副遗憾的样子。
      顾皎活了二十五年,一半以上的时间呆象牙塔里,哪儿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人?奈何顾青山动的手脚开始见效果,身体微微发热,眼前一片迷糊。她一点也不想晕过去任人鱼肉,死命咬着舌尖,保持最后一点意识。
      
      风卷起布帘,顾皎看见顾青山深深地冲高头大马作揖赔罪。  
      鬼面高高在上,一声也未出,只将画戟丢向身后。立刻有一马一人冲出来接住,血淋淋地撒出去一路。
      须臾,又有一马出来,上面坐了个青衣的文士。这士人颇和气,同鬼面说了几句。鬼面颔首,文士下马。顾青山似有些为难的样子,但还是咬牙领着人走过来。
      那婆子拉开轿帘,顾青山俯身和蔼道,“皎皎,将军听说你病了,着实担心。他请魏先生来瞧瞧,先帮你切个脉,你别怕。”
      顾皎怕也无用,先被狼抓了,后面还有虎等着。她强行撑了撑眼皮,想抬手却抬不起来。婆子忙拉了她的右手胳膊,轻轻扶在手中。
      魏先生微微一笑,拱手道,“顾小姐,某粗通些岐黄之术,普通的风寒发热倒是能治的。你莫怕——”
      话毕,他将右手食指和中指按在她脉门。良久,他点点头,“确实被冻到了,有些发热,倒是不用狠担心。等去了庄上,我且开一幅药,吃了便好。”
      顾青山道谢,要引着魏先生离开。
      不料那鬼面翻身下马,直盯着顾皎走来。
      顾皎的心提起来,他越近,黑甲上的血痕越清晰,那澎湃的杀气更刺得她皮肤麻痒。顾青山似乎也被惊到,想拦一拦,又被魏先生笑着拉开。
      李恒走到轿子前,站住,定定地看着她,面具下的双眼犹如噬人的野兽。
      她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居然开始有点理解顾青山的恐惧了。
      一切,安静到极点,只偶尔有一声马喷。
      李恒抬手将鬼面掀起,露出下半张脸来。挺直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下巴尖圆中带些倔强。
      他扯了扯樱唇,似乎有些不满,“还是个黄毛丫头。”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无存稿任性更新,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我的预收新文,有兴趣的亲们可以收藏一下。《在霸总梦里为所欲为》《人尽可妻》
    预收1:在霸总梦里为所欲为
    简介:叶天姿内测一款助眠神器,获得操控梦境的能力。
      自由徜徉梦中的时候,心生歹意。
      霸总沈慕白不近女色,据说拒绝了前仆后继的无数美女。
    叶天姿垂涎他的美颜,自知得不到他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
      可梦里无所畏惧,不如让他入梦同眠?
      自此,叶天姿夜生活多姿多彩。
      
      只是,为什么突然被调到总裁办?
      沈慕白看她的目光也越来越炽热奇怪?
      
      某天,他将她逼至墙角,捏着她的下巴亲得不能自拔。
      叶天姿:老板,求不潜规则,我是无辜的。
      沈慕白:无辜?昨天晚上你不是对我这样那样过了?
      
      叶天姿已疯,那只是梦而已,他为什么会知道?
      
        
    日天日地真霸总VS表面怂得一逼内里无法无天小助理 
    预收2:人尽可妻
    简介:六年前,贺云舒说了一个谎,准备用一生成全一段单恋;
    六年后,她后悔了。
    得不到的爱情如同毒药,身体还活着,灵魂已经死掉。
    方洲人尽可妻,并非非她不可。
    她,要离婚。
    六年前,方洲为自己挑选了一位合适的妻子,面容端庄且性情温柔;
    他信赖她,将身体和家全权交由她处理;
    六年后,他面对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
    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