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04
      
      “秦艽,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泡太久了?”
      秦艽回过神来,道:“我没事。”
      “来,换你给我揉吧,赶紧洗了回去。”
      
      不像秦艽,丁香十分怕疼,被秦艽揉得直抽冷气。
      这其实是她们乡下的土方法,乡下人皮实不娇气,若是下地干活儿累着了,哪累哪疼就揉哪儿,把僵硬的肌理揉开了,第二天就不会酸疼。可若是扔着不管,会疼上十天半个月才能好。
      
      “疼了忍着,现在疼只疼一会儿,明天就不会疼了。”
      “我知道。”说是这么说,丁香还是差点没疼哭了。
      
      ……
      
      两人沐完浴,匆匆往住处赶。
      现在不过三月天,天气还冷,回到住处,还需把头发烤干才不会受凉。
      在这一点,宫里还是很照顾刚入宫的小宫女的,也是怕她们受凉会生病。冯姑姑专门拨了炭下来,每间屋子每天供应一盆炭火,足够所有人把头发烤干。
      
      两人回去后,发现银朱等人早就回来了。
      银朱和白芷已经烤过头发,两人正坐在通铺上,互相给对方梳发。半夏几个则披散着长发,围坐在炭盆前。
      不过炭盆拢共就那么大,一次烤四个人已经是勉强,可插不进去秦艽和丁香,两人只能等她们烤完了再去烤。
      
      见此,丁香倒没说什么,秦艽的目光却暗了暗。
      索性也没事干,两人把自己的铺位收拾了一下,又提前把床铺好。可等她们忙完后,那四个人还没烤完。
      
      茱萸和连翘见秦艽和丁香等着,又觉得头发差不多也干了,便站了起来给她们让位置。半夏和豆蔻虽没有说什么,但明显脸色不太好看,又磨蹭了会儿,还拿着梳子在炭盆前把头发通了通,才起身让开。
      
      就这么一盆炭火,烤了两拨人,等秦艽和丁香去烤时,炭盆里的火已经快烧尽了。
      两人借着余温烤了会儿,最后头发也没烤干,连半干都没有,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把炭盆端出去,把炭灰倒了,这次就算罢了。
      
      *
      
      “你们几个到底什么意思?每次烧炭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烤头发故意磨蹭,等你们磨蹭完了,别人还烤不烤了?”
      连翘走过去翻了翻炭盆里的残炭,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连翘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故意磨蹭?头发不烤干,我们着凉了怎么办,你怕生病,别人就不怕生病了?”豆蔻说。
      “你也知道怕生病,你们怎么不想想我们后面的,你们回来就把炭盆点上了,等我们回来就剩了些余火,我看你们就是故意的!”连翘一把将火钳砸在地上。
      
      银朱听着不顺耳,冷着脸道:“什么叫我们是故意的,有本事你们也提前回来,自己洗澡拖拉,倒怨别人回来早了,还能不能说理了。”
      “你——”
      
      “好了连翘,你别跟她们吵,有什么话好好说。”茱萸在一旁劝道。
      “我去找秋兰姐姐去!”连翘气冲冲地出去了。
      茱萸看看秦艽和丁香,两人沉默的回看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打上次后,银朱几个就似乎和秦艽丁香做上了对。之后数日,每次从浴房洗了澡回来,银朱几个都会先回来把炭点着,等秦艽和丁香回来,多数炭火快烧尽了,因此还连累了茱萸和连翘。
      连翘素来脾气暴,和银朱几个争了几次,今天明明已经提前往回赶了,却还是没赶上,也不怪她会气成这样。
      
      “秦艽,我们也去看看吧。”丁香说。
      秦艽看了她一眼,跟她一起出去了。
      
      两人还没到秋兰房间门前,就听见里面秋兰训斥连翘的声音。过了会儿,连翘从里面走出来,脸上挂着眼泪。
      
      丁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连翘。”
      秦艽道:“对不起,连累你了。”
      “秋兰姐姐不管,没等我把话说完,就让我滚,说我没事找事。”走到没人的地方,连翘才说话。
      
      秦艽并不意外是这个结果,宫里的宫女数以万计,看似秋兰管着她们几个,其实她是不会费心去管下面小宫女的。
      无亲无故的,人家凭什么管你呢?管了你规矩,还要管你吃喝拉撒,谁都会不耐烦,尤其大宫女也有自己的差事,谁都不比谁轻松。
      
      “让我看,她们就是故意的,故意挤兑我们。”
      “应该是挤兑我和丁香,只是把你给连累了。”秦艽无奈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要不算了,就是不能烤头发,反正在家里也没炭火烤头发,也都过来了。”丁香性子软,也不愿和人起争执。
      “那能一样?凭什么她们占了我们的炭,冯姑姑拨下来的炭,可不是就给她们烤的。”
      “可我们又抢不过她们,明明都是一起用晚食,可她们每次都比我们提前回来。而且那炭也太不经烧了,一盆炭就烧那么一会儿。”
      
      秦艽目光暗了暗,没有说话。
      讨论不出个所以然,三人往回走。
      
      连翘突然问:“茱萸呢?”
      “茱萸没来。”
      
      回到屋子,刚踏进门屋里的气氛就冷了,茱萸脸色有点尴尬,因为连翘几个进门时,正好撞见她正和银朱说话。
      
      “你不是去告状吗?秋兰姐姐怎么说?”半夏扬着下巴问。
      连翘脸色难看,正想跟她吵,被秦艽拉了一把。
      
      “时间不早了,再不熄灯,等会秋兰姐姐该来骂了。”
      这话比什么都管用,很快屋子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一夜无话。
      
      *
      
      一场春雨而至,天又凉了几分,竟倒起春寒来。
      早上起来,秦艽就发现丁香的情况有点不对,有点咳嗽,连翘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去井边打水洗漱的时候,同屋的几人谁也没理谁,茱萸有几次想找连翘说话,都被她躲过了。
      
      茱萸红着眼圈,端着脸盆走了。
      丁香对连翘说:“算了连翘,你也别不理茱萸,我看她挺可怜的。”
      
      “她可怜?她明知道我为炭火的事,和银朱她们吵过两次,扭头就跟她们好上了,既然好了就别来找我。”
      “茱萸也是,也是……”丁香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其实这事确实是茱萸做的不地道,茱萸和连翘是同乡,两人一同进的宫,平时关系总要比旁人来得亲近一些。就因为一盆炭火,她明知道连翘和半夏她们闹得不愉快,偏偏也不知忌讳,最近行走进出都与她们一处,甚至比以往还亲近了几分。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现在半夏她们行走带上她,她也不用发愁没炭火烤头发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连翘和茱萸吵了一架,两人彻底不说话了,而茱萸的倒向,致使连翘也跟着站了队,站到了秦艽和丁香这一边。
      
      “先别说这些了,别等会去训导司迟了。”秦艽说。
      三人顿时顾不得说话了,回屋放好脸盆,就匆匆去了饭堂。
      
      吃早食的时候,秦艽三个听旁的小宫女说,昨晚有两个小宫女被送走了。
      跟她们不是一个院子的,不过昨晚三人都听见了哭声,因为当时已经熄灯,外面又黑,也不敢出去看,此时想来哭声大抵和这件事有关。
      
      丁香的脸被吓得发白,连翘也神色难看。
      “秦艽,你说她们是不是被送去了安乐堂?”丁香抖着嗓子问。
      
      安乐堂是这群小宫女们才知道的地方,这次采选入宫的小宫女大约有一百多人,免不了有几个体质虚弱,或者不习惯宫里的环境生病了的。刚开始大家也没把生病放在心上,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生病了请大夫开点药吃,或者用些土方法治都行,可这些在宫里是完全不存在。
      
      宫里有规矩,宫嫔以下有疾,医者不得入,以证取药。也就是说生病全靠自己扛,能扛过最好,不能扛过,若是越来越严重,上级宫女就会请示管事姑姑将之送走,以免过病给其他人。
      
      送到哪里?
      就是这安乐堂。
      安乐堂是专门收容一些患了病的宫女和内侍们的地方,若是宫女内侍一生没有出宫,待到年老体迈了,也是送到这里。
      
      这里本就是收容患病者的地方,病这东西最怕过病气,再加上无人照料,又缺衣少食,被送进安乐堂的宫女和内侍,极少能有人从里面再出去。
      之前就有两个小宫女病得太严重,被送去安乐堂,没想到又来了两个。
      
      果然之后她们听来的消息,证实了这一想法。
      据说那两个小宫女都烧得说胡话了,管她们的大宫女实在留不住人,昨晚就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把人送走了。
      会挑晚上送走,就是怕会吓到这群小宫女们,谁知还是走漏了消息,所以整整一个上午,大家都有些魂不守舍的。
      
      中午用午食的时候,打了饭后,秦艽没有忙着去吃,而是端着碗去找了银朱几个。
      见秦艽突然出现,几个人都有些诧异,但都佯装没有看见她,甚至还彼此说笑着。
      
      秦艽走到银朱面前。
      “你干什么?”看秦艽直戳戳地看着自己,银朱忍不住道。
      
      “银朱,如果我之前得罪你了,我向你道歉。你看现在天突然变冷,你还这么挤兑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了?昨天刚送走了两个人,这事你们也知道,如果因为这事害得我们生了病,到时候你也逃不了干系。”
      
      银朱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很快又恢复了镇定,道:“秦艽,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挤兑你们?你也太可笑了吧,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
      
      可事实上,半夏那日谁也不挑,就挑中秦艽诬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银朱。
      不光是因为改名的事,还因为当初在进京路上,秦艽就和银朱因为她欺负丁香的事起过争执。
      秦艽性格孤僻,相反银朱就会笼络人多了,如果没有她的挑唆,半夏不会那么凑巧就诬陷上了秦艽。
      
      当然,也有一屋子八个人中,就属秦艽样貌最好的原因,一个样貌出众又有点不合群的人,不怪大家会针对她。可平时小打小闹也就罢,现在这事已经不是小打小闹了。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中有数,适可而止,别太过分了!”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银朱板着脸道。
      
      “秦艽你干什么?你是不是又想欺负银朱?你天天欺负人还不够?”豆蔻义愤填膺道。
      匆忙跟过来的丁香,上前拉住秦艽:“秦艽,算了。”
      
      又?天天欺负?
      秦艽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有点抽,红包发不出去,等不抽了发。
    从今天开始,每章五十个红包等大家抢,请多多留言吸睛。
    ~
    谢谢各位妹子的雷,么么哒。
    feifigu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6 23:02:40
    jenniferC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 13:33:41
    老秋的花园扔了3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0:05:53
    凌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0:11:07
    cicyseese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1:07:30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3:33:05
    okyoyoco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4:51:01
    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6:33:34
    swdfg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7:39:23
    豆米扔了7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19:00:09
    JaneW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20:49:26
    _无心睡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 21:40:15
    feifigu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1 00:26:51
    满船清梦扔了6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1 21:03:4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