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05
      
      等秦艽和丁香走后,白芷有点忐忑道:“你们说,她会不会是去找冯姑姑告状?”
      豆蔻翻了她一眼:“你怕什么,我们又不是没给她们留火,谁叫她们回来的晚,秋兰姐姐都不管的事,你觉得冯姑姑会管?”
      
      茱萸犹豫道:“可昨天才送走了两个人,要是她们生病……”“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舍不得连翘?我们都跟你说了,你要是能把连翘拉过来更好,可她反倒跟秦艽一起怼我们。生什么病,哪有那么容易就生病的,谁这么矫情啊!”
      
      半夏十分不乐意地嚷着,吓得茱萸顿时不敢吭声了。
      
      “又没有谁想害她们,炭火拢共就这么多,让着她们,我们怎么办?这宫里格外比家里冷,我这两天感觉嗓子有点不舒服,怕是着凉了。”银朱说。
      
      “我也感觉有点不舒服。”
      “算了,赶紧吃饭吧,等会还要去训导司,去晚了又要挨训。”
      
      *
      
      晚上沐浴时,丁香和连翘正打算洗发,被秦艽拉住:“别洗了,把外面一层头发沾湿就行。”
      丁香和连翘有点发愣,秦艽又道:“现在天气转凉,又没有炭火烤头发,你们想生病被扔去安乐堂?”
      
      一提起安乐堂,丁香就想到那晚的哭声:“我不想去安乐堂!”
      “我也不想。”连翘说。
      
      “可门口会有大宫女检查。”怕这些小宫女敷衍了事,或者洗不干净,浴房门口专门有个大宫女守着,检查她们是不是洗干净了。
      “她只会看,不会去翻你们的头发,银朱她们都敢敷衍了事,洗发时连头发都不通,你们怕什么?”秦艽说。
      
      “可这药浴还要泡六七日,难道我们每天都这样?”
      “你们别急,等我想想办法再说。”
      
      *
      
      等浴房里出来,秦艽三人没回住处,去了饭堂。
      丁香和连翘一头雾水,秦艽让两人找个背风的地方站着,她则摸去了饭堂后面的厨房。
      已经过了饭点,厨房里灶火都熄了,就只有几个烧热水的灶还燃着,一个小火者正看着火。
      
      见秦艽走进来,小火者松了口气道:“你可算来了,姜汤我已经帮你熬好了,你快拿走吧,别让人看见。”
      “来喜哥哥,谢谢你了。”秦艽笑容甜甜地道。
      
      说是叫哥哥,实际来喜比秦艽没大多少,瘦长的身条,长得倒是清秀,穿着一身姜黄色小火者的衣裳,大约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他平时管着给小宫女们打饭,秦艽主动跟他说了两回话,两人就熟了。
      
      见秦艽叫他哥哥,又看她笑容明艳,眼睛好看得不敢让人直视,来喜不禁红着脸挠了挠头:“这不当什么。”
      他转身去灶上舀姜汤,趁着他转身之际,秦艽往后退了几步,背着手伸进一个坛子里抓了一把什么,悄悄塞进袖子里。
      
      来喜舀好姜汤递给她:“你快回去吧,不然等会让人看见了,咱俩都要受罚。喝完了把碗藏好,偷空给我送来就行。”
      “嗯,来喜哥哥,不用等明日,我马上就给你送来。”说完,秦艽就端着碗匆匆走了。
      
      丁香和连翘已经等她有一会儿了,正疑问她怎么还不回来,就见秦艽端了一个大碗走过来。
      “这是姜汤,你们快喝了,回去发了一身汗,再睡一觉,明天就能好。”
      
      “秦艽你这是从厨房里弄来的?怎么弄来的?”
      “你们别管,快喝吧,我还等着给人送碗。再说回去晚了,被秋兰姐姐知道了会挨罚。”
      
      两人也顾不得说话了,忙分着把姜汤喝完了。
      秦艽把碗送回去,正打算离开,来喜又拿出一碗姜汤递给她。
      
      “我就猜你就是帮小姐妹们讨的,专门留了一碗给你。”
      “来喜哥哥。”秦艽微微怔忪。
      
      “快喝吧,我在里面帮你放了糖,千万别跟别人说。”
      “嗯。”
      
      秦艽把姜汤喝完,临走时复杂地看了来喜一眼。
      
      *
      
      三人回去时,炭盆已经熄了。
      豆蔻看了她们一眼,道:“可不是我们不给你们留火,你们上哪儿去了,耽误这么久才回来。”
      
      其他几个人坐在通铺上,互相帮着梳头,看似在梳发,实际上眼睛都看着这里。茱萸欲言又止地看着连翘,连翘板着脸,也没理她。
      气氛尴尬成这样,自然没了说笑的心思,再加上天冷,几个人收拾收拾都进被窝了。
      
      秦艽三人也打算休息。丁香是个勤快的,见炭盆扔在屋子中央,也没人收拾,明儿早上忙着赶去训导司,肯定没人顾得上,但这若是让秋兰看见,一屋人们都要挨骂,就想把炭盆拿出去倒了,却被秦艽抢了过去。
      
      “你不舒服,我去。”
      “秦艽。”
      
      “快上去躺着吧。”
      秦艽很快就回来了,也上了通铺,一夜无话。
      
      *
      
      又是一天过去。
      其实被这么集中训练下来,小宫女们似乎也习惯了这种生活,就跟冯姑姑说的,习惯了就不觉得累了。现在的累是为了让她们不出错,也是为了让以后更轻松。
      
      惯例是吃过晚食去浴房沐浴,丁香和连翘本来不打算洗发的,却被秦艽拉着洗了头发。
      “秦艽。”
      “也不能天天躲,还是要洗一洗的。”
      
      听这话,觉得也挺对的,两人就洗了头发。出来去穿衣裳时,果然银朱等人的衣物已经不见了,丁香已经无奈了,连翘还是不服气,拉着两人想赶回去。
      回去后,银朱几个已经烤上了,茱萸站在旁边,还没轮上她。
      
      见秦艽三人走进来,茱萸脸上有些难堪,偏开脸去。
      她本就是因为害怕生病才会倒戈,谁知道倒戈后还是要退一射之地,平时她和银朱几个在一起不觉得,现在这种场面被连翘她们看见了,格外觉得难堪。
      
      连翘是个藏不住话的,去把脸盆放下,边说着风凉话:“觍着脸往上贴,可惜后进去的,人家还是排挤,你说你这是何必呢?”
      “关你什么事!”茱萸没忍住还了一句。
      
      “咱俩可是从小一起长大,就为了这一盆子炭,你把我扔了跟这几个人混在一处,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豆蔻道:“连翘你说什么呢,说的好像我们故意欺负你们似的,又不是不让你们烤,总要有个先来后到的顺序的吧。”
      
      这是豆蔻等人的老腔调,连翘转头想跟她吵,被丁香一把拉住了。
      “算了。”
      
      “有那点功夫斗嘴,过来我帮你们把头发再绞一下。”秦艽说。
      丁香去拿了块干布,很乖地去了秦艽身前,让她帮忙绞头发。明明她跟秦艽差不多高,反而更像小孩子一点。
      连翘也来了兴致,拿块干布坐到丁香身前,三个人排排坐,你给我弄,我给你弄,十分欢乐。
      
      这场景让茱萸神色黯然,至于银朱几个则得意地看着她们,慢慢地烤着头发,甚至还故意说笑,就是想输人不输阵。
      
      豆蔻羡慕地看着银朱:“银朱,你的头发可真好。”
      又黑又亮,又顺又长,大梁的女孩子从六七岁开始蓄发,蓄到十三四岁长及腰间,就代表可以说亲了。可有的人头发好,有的人却不行,例如豆蔻的头发就有些泛黄和稀疏。
      
      银朱笑了笑:“以后多养养,也能跟我一样好。”
      正说着,炭盆中突然响起一阵哔剥声。
      不过都没放在心上,小宫女用的炭自然是宫里最差的,里面有杂质,经常会烧着烧着就会响。
      
      半夏拿起火钳,去翻了翻盆中的炭,就在这时偏偏出了意外,只听得一阵连续不断的噼里啪啦声,有什么东西带着火星从炭盆里迸溅而起,想躲都躲不及。
      
      半夏离得最近,被迸了个正着,豆蔻也未能免俗,两人捂着头脸痛呼着。银朱和白芷慌着想躲,发梢却掉进炭盆里,很快就烧了起来。
      至于茱萸,整个人都傻了。
      
      屋中一片混乱,痛呼声惊慌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刺鼻的烧焦味儿。旁边屋子的小宫女们听闻动静跑了过来,见了那火,大喊着走水了。
      这时,秦艽从通铺上一跃而起,去墙角端起一盆水,对着几个人浇了过去。
      
      *
      
      事情惊动了冯姑姑,她很快就带着人赶来了。
      屋中一片狼藉,有很多小宫女站在门外围观,见冯姑姑来了,忙让了开,并低头叫了声姑姑。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秋兰先冯姑姑一步到的,已经询问清楚了详细,就把事情经过和冯姑姑说了。
      “估计是炭太劣质,火星迸溅,才引起的。”
      
      冯姑姑紧皱着眉,四处巡睃了下。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事发生,奴婢已经提前再三嘱咐她们,用炭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幸亏没有走水。”
      
      宫里最怕的事就是走水。
      
      “人伤得怎么样?”
      秋兰往旁边让了让,露出身后的银朱几人。
      
      银朱和白芷头发烧得乱七八糟,半夏和豆蔻最惨,脸上有好几处迸溅烧出的伤痕,衣服也烧了好几块焦黑。也就茱萸什么事也没有,却被殃及池鱼泼了一身水。
      
      “幸亏秦艽机警,用水浇灭了火,不然半夏几人可能会受伤不轻。头发烧了再蓄就是,就是这两个脸上受了伤的,暂时还看不出伤势深浅,如果伤的深……”
      
      如果伤口深且面积大,半夏和豆蔻就不能做小宫女了,也不用再受什么训,直接去浣衣局做杂役。宫里讲究体面,哪怕宫女的容貌也有要求,稍微长得不端正的都不会选入宫,更何况是毁了容的。
      
      听到秋兰这话,豆蔻害怕地痛哭了起来,其他几人更是吓得脸色发青,心有余悸。
      “肯定是秦艽,肯定是她故意害我们。”半夏突然道。
      
      这话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同时目光也都集中到了秦艽身上。
      秋兰斥道:“半夏你胡说什么呢,发癔症了不成。”
      
      丁香也说:“半夏你乱说什么,是秦艽救了你们好不好,大家都看见了,如果不是她机警,你们都会被烧伤。”
      “就是,不是秦艽,你还有力气在这里哭着诬陷人?”
      
      “是啊,我们都看见了。”门外有不少小宫女插话。
      
      半夏的脸上一片漆黑,哭得很惨:“就是她,肯定是她报复我们故意不让炭盆给她们烤头发,她早就记恨在心里了,伺机报复……”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