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03
      
      “记住了。”丁香擦擦眼泪道。
      “至于回家?”秦艽仰头看了看在灰色宫墙切割下,显得很小的天空,叹了口气:“我们都不能回去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学,争取少挨打不挨打。”
      
      “可我……”
      “好了,马上就能吃到午食了,难道你不开心?在家有什么好,你不是说宫里好,能吃饱肚子,家里总是挨饿吗?”
      
      丁香比秦艽小两岁,今年不过十一,还像个孩子似的,她和秦艽不同,秦艽是因为在家里最泼辣被送进宫,而丁香却是因为在家里最老实。
      
      冷酷和温情的手段,带来的效果总是不太一样,因为她奶说得无情,秦艽不管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进宫后就从没动过想回家的念头,可丁香还心心念念一直想回家。这个体贴懂事的女孩,一直觉得自己进宫是给家里减轻负担,可以帮家里减免徭役,殊不知不过是她最老实,才挑了她。
      
      据秦艽所知,当初官府让每家出个人,丁香家只有她二姐的年纪合适,可丁香二姐在家里闹着要死要活,最终丁香爹娘给丁香多报了一岁,将她送进了宫。
      
      “也是哦,在家里每天也是要上山砍柴打猪草,还得带弟弟妹妹,却总是吃不饱,在宫里干活还能吃饱饭,这么说宫里也没有那么不好。”
      
      丁香有一双大眼睛,一笑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十分可爱。
      秦艽没忍住,揉了揉她的头:“这么想想不就开心多了。走吧,我们去吃饭。”
      
      所以说性格单纯也不是没有好处,最起码不多想就不会觉得绝望。
      
      *
      
      饭堂也在长巷,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
      小宫女吃的饭和大宫女乃至姑姑们是不一样的,小宫女也没有资格进饭堂里用饭,都是在外面打好饭,随便找个地方蹲着就吃了。
      
      午食是黍米饭,和一些烧得看不出颜色的菜。不过味道还行,至少不是淡而无味的。量也多,每人满满一大粗瓷碗。
      秦艽和丁香找了个没人的拐角蹲下,丁香吃得津津有味,秦艽却没什么胃口。
      
      那个梦对她的影响太大,明明前一刻啖的是山珍海味,下一刻却让她吃这种最下等宫人所吃的饭食,她又怎么可能吃的进去。而且秦艽心中还有一个巨大的隐忧,她临死前见到殿下了,这应该不是她的幻觉,那么殿下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宫煜从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儿,她想杀他未遂,他定然猜到她冒死杀他是为了殿下,势必会迁怒于他。
      殿下会是个什么下场?他眼睛不好,一直少在人前走动,遗世独居,她一直想保护他,不想害他,可终究还是害了他!
      
      只要一想到这些,秦艽就五内俱焚,可她现在根本出不了训导司,只有等到半年后期满合格才可。
      就在秦艽正想得心情烦躁时,突然面前光亮被挡住了,从旁边撞来一个人,她躲避不及,被撞坐在地上不说,饭也洒了一地。
      
      “哎呀,真是对不起,我没看见你蹲在这儿。你说你们蹲哪里不好,偏偏蹲这儿?”
      是豆蔻。
      
      秦艽抬头去看,不光有豆蔻,还有银朱、白芷和半夏,三人站在豆蔻身后不远处,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豆蔻你干什么啊,每人只有一碗饭,你把秦艽的饭撞翻了,她吃什么!”丁香着急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
      
      这时银朱捧着碗走过来,对秦艽说:“秦艽,你别怪豆蔻,她也是没看见你和丁香蹲在这儿,要不我把我的饭匀一些给你?”
      “银朱,你给她做什么,给她了你吃什么。”白芷说。
      
      丁香虽然单纯,但也看出银朱和白芷两人故意挤兑秦艽。
      “你们怎么能这么欺负秦艽,不怕我去告诉冯姑姑。”
      “赶紧去告诉冯姑姑,你看谁给你们作证,你们两个人,我们可是四个人。”豆蔻得意道。
      
      丁香往四处看了看,果然这角落只有她们几个人,本来她和秦艽是为了找清净,没想到却给银朱几人可趁之机。
      无奈,她端着碗去了秦艽身边:“秦艽,你别生气,我把我的饭分一些给你,这么大一碗,也够我们两个人吃了。”
      
      秦艽没有说话,低头拍身上的饭粒。
      银朱几人得意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打算离开。
      丁香以为这事就算了,去捡秦艽的碗,想给她拨些饭。谁知秦艽站起来后,却突然往银朱几人的撞了去。
      
      银朱等人背对着她,根本没有防备,被撞得往前扑,好不容易你拉我我扯你的站稳了,可手里的碗也摔了出去。
      她们可没有秦艽走运,秦艽方才蹲着,碗摔出去但没碎,她们的碗全都摔碎了。
      
      “秦艽,你干什么!”看到这副惨剧,银朱有点崩溃了。饭没了大不了挨饿,碗碎了她们都要挨罚。
      “我要去告诉冯姑姑。”豆蔻都快急哭了。
      
      “快去,你看冯姑姑会信你们?我一个人打翻你们四个人的碗?!那你们也太蠢了,就眼睁睁地任由我去砸?”
      刚才豆蔻说的话,现在都被秦艽摔回了她们脸上。这还不算完,秦艽几步走出这个角落,大声道:“银朱,你们也太不小心了,怎么把碗都打碎了,这下你们要挨罚了。”
      
      声音高昂,引得在附近吃饭的小宫女们都看了过来。
      被拐角挡住的银朱等人脸黑如炭,忙跑了出去,可现在什么都晚了,先机已经被秦艽给占了,她还装模作样说要帮她们去跟冯姑姑说情。
      
      “什么事要找我说情?”听到外面的动静,冯姑姑从屋里走了出来。见那满地狼藉,她皱起眉:“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银朱等人说话,秦艽上前一步道:“冯姑姑,您不要责怪银朱她们,她们也是绊到了裙摆,才会不小心把饭碗给砸了。”
      
      “碗砸了?碗砸了那就别吃饭了,下午顶盆一人多加半个时辰。”
      说完,冯姑姑环视众人,目光在秦艽身上停留了一下,才回到屋里去。
      
      ……
      
      银朱几个蔫头耷脑去拿了扫帚,把地上的饭和碎了的碗打扫干净。
      秦艽拉着丁香,换了个地方吃饭。
      一大碗饭,一人半碗,本来秦艽不打算吃丁香的饭,可丁香坚持,说不吃饭下午肯定会饿得没力气顶盆,秦艽才答应。
      
      “秦艽,你干嘛那么对银朱她们,这样做实在太……”丁香不会说人不好,说得磕磕绊绊。
      秦艽瞅着她笑:“你是想说我陷害她们,还害她们挨罚?”
      丁香点点头。
      
      “你记住了,你不主动去欺负别人,但别人来欺负你,你也不能不还手。你有没有想过今天这一切是为什么,起因不过是半夏怕挨罚,故意攀扯我,后来攀扯不成,还被冯姑姑罚了,心中不忿才会故意报复撞翻我的饭。
      
      “如果今天都让她们得逞了,我是什么下场?我不光会被冯姑姑罚,还会没饭吃,下午说不定还有顿罚等着我。我无害人之心,人却有害我之意,既然如此那就还击回去,让她们知道你不好惹,下次就不敢再轻易来招惹你了。”
      
      “秦艽,你说的太复杂了,我有些听不太懂。”丁香皱着小圆脸说。
      “你慢慢就懂了。”
      
      那个梦到底是真是假,秦艽暂时还琢磨不清楚,但她就是这样一个性格,记仇还睚眦必报,再活几辈子都改不掉。
      
      *
      
      下午的练习顶盆,简直是所有人的噩梦。
      一场结束后,一众小宫女都是腰酸背疼的,尤其胳膊更疼,个个龇牙咧嘴的。
      不过还不能休息,她们还要去吃晚食。一天三顿饭都是定时定点,去晚了没饭,只能挨饿。
      
      吃过晚食,是沐浴。
      为了防止新进宫的小宫女,从宫外带进虱子或者其他不干净的东西,初入宫的这些天每晚都要泡药浴,药浴要泡够半个月,这是秦艽听秋兰说的。
      
      沐浴是在一间很大的房子里,里面有两个很大的水池。会有人提前烧好水注入水池中,再往里面加入熬好的药汁,以供小宫女沐浴之用。
      
      秦艽她们都不太喜欢药浴的味道,可秋兰却说她们不知好歹,要知道做宫女也就这阵子能每天洗上热水澡。过了这阵子,烧水不便,只能半个月洗一次,平时想洗,只能自己用冷水擦一擦。
      因为这话,一众小宫女一改之前的态度,每次吃了晚食就会匆匆赶去浴房。
      
      秦艽和丁香到时,浴房里已经有许多人在洗了,两人把衣裳脱了,进入水池。
      浴房里烟雾缭绕,离远了谁也看不清谁,隐隐只听见有人嬉笑玩水。
      这是小宫女们难得放松的时间,所以即使有大宫女在,也浑当没看见。
      
      秦艽和丁香先洗干净身子,又互相帮忙洗了头发。洗发的事是姑姑们专门交代过的,每天都要洗,还要通,怕藏了虱子。
      
      “秦艽,你真白,看我黑的,跟你都不是一个颜色。”丁香有些羡慕道。
      秦艽看她那样,没忍住笑:“你好生养一养,也能养白。”
      “我娘说这是天生的,你家里人白,所以你也白,我家里人都黑,所以我也白不了。对了,秦艽,你那里疼吗?”
      
      丁香小脸红彤彤的,顺着她的眼神,秦艽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地方。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个做甚!”秦艽下意识捂住胸口。
      “可我也快长大了呀,我看我二姐这里长大了就会疼。但是秦艽,你跟我二姐差不多大,怎么你那里比我二姐小很多,像一颗小鸟蛋……”
      
      秦艽整个人都快爆炸了,一把上去捂住她的嘴,凶凶地道:“不准乱说。”
      丁香一脸无辜样:“好了,我不乱说了,你把胳膊给我,我给你揉揉。”
      秦艽把手臂给丁香揉着,脑海里却浮起一副画面。
      
      ……
      
      “殿下你别动,奴婢帮你把头发擦干。”
      少年只着中衣,盘膝端坐在榻上。湿润的长发微微带些弯曲的弧度,蜿蜒而下,直至腰间。发梢往下滴着水,打湿了上衣下摆,腰部的布料粘连在皮肤上,即使隔着一层布料,也能看出那结实纤瘦的腰身。
      
      他的身边,一个粉衫小宫女正忙碌着。
      
      少年身量很高,所以明明坐着也不显得矮,小宫女个头娇小,要伸直了手臂才能够着。她忙上忙下,额上微微冒汗,擦到前面的头发时,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她脸红心跳,乱了呼吸。
      越忙越乱,她一个不慎往前跌去,少年眼波不动,伸手扶住她。
      
      “小艽,你没事吧?”问话的时候,少年的面孔微微侧了一点,却并不是对着小宫女的方向,似乎目不能视。
      “殿下,奴、奴婢没事。”不知为何,小宫女的舌头有点打结。
      
      少年点点头,收回手的瞬间,捏了捏掌下之物。
      “这是什么?”
      
      隐隐有抽气声,小宫女声音里带着哭腔:“殿下,被你发现了,奴婢吃晚食时,偷偷藏了两个馒头,准备夜里饿了吃。”
      “馒头?司膳司越来越偷工减料了,这馒头好像做得好像比往日小了些。”

  •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今天还是一百个红包,请大家踊跃留言。
    ~
    说个沉重的题外话,就是宫女的制度。
    这个脑洞有点早,是当初写小花就是《炮灰通房要逆袭》那本时,就有了原形,因为当时我查明朝藩王资料,所谓的王府其实是王城,并不是一个宅子,而是很大很大。里面有一部分下人都是宫人,小花就是作为后招进去的小宫人进王府的。当时查了很多关于宫女的资料,就生出想写一本宫女的女主,确定男女主人设,是后来了写宠妾那时候,当时放了预收坑,后来一直耽误没写。
    ~
    近几年清宫戏热播,里面也会说到宫女,但其实真正的宫女没有电视剧里那么光鲜,至少在清朝之前,宫女进宫后是一辈子不准出宫的,要老死在宫里,还有可怕的殉葬制度,反正就是挺惨的。
    然后炮灰和这本宫女24可以出宫,是我参考了清朝的资料。而采选宫女制度,是用了明朝的。明朝时候的宫女是宫里太监去各地采选,因为进宫当宫女很惨,甚至到了一听闻采选来了,当地百姓就争相把女儿嫁出去的地步。还例如管事姑姑这个称呼,按照六局女官制度,是没有姑姑这个称呼,只是为了方便大家便于理解,所以这么用了。
    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这本是架空,唐掺明掺宋,再加上我自己信口胡诌,所以大家别考据,一切世界背景和规则看文里就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