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02
      
      是啊,半夜三更闹腾,以秋兰的性格,怎可能会管她们,更大的可能是迁怒,外面更深露重,就这么在外头站一晚,谁也受不住。
      “行了,都赶紧睡吧,明儿还要早起。”叫连翘的小宫女打着哈欠道。
      
      闹着要去换屋子的几人,面面相觑一番,各自进了被窝。
      丁香去熄了灯,屋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所有人都睡着了,秦艽却瞪着头顶上的黑暗,任杂乱的思绪漂浮。
      她本是不信这个梦,可梦里发生过的事一一验证。例如这改名之事,因她嫌六丫这个名字难听,冯姑姑问大家名字时,她就报上村里郎中给她的取的名字——秦艽。
      
      秦艽是一味中药,冯姑姑似乎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就没改掉她的,而是把银朱几个的名字都改成了与她相同的中药名。
      
      就因为这件事,银朱几人记恨了她许久,一直有意无意与她为难。在梦里是没有发生今晚这件事的,但是第二天发生了一件事,银朱等人故意攀扯她,还害她受了罚。
      
      *
      
      天还没大亮,房门就被人砰砰敲响了。
      几个小宫女从通铺上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把衣裳往身上套。
      
      “半夏,你快帮我看看头发梳好没?”
      “豆蔻你也帮我看看。”
      
      这里面最镇定的大概就只有秦艽,认真来说,她一晚上都没睡着。
      她先把自己的衣裳穿好,就去给丁香帮忙。刚入宫的小宫女除了衣裳都是制式的土黄色袄裙,发型也是制式的,梳双环垂髻,用与衣裳同色的发带绑住。
      她帮丁香梳好头发,又让丁香帮她梳,两人弄罢,把被子叠放好,相继出了房门。
      
      门外庭院中,叫秋兰的大宫女正等着她们。
      刚入宫的小宫女不熟悉宫里情况,需要有大宫女带着,本来是一个大宫女带四个人,可这次采选入宫的小宫女太多,就由秋兰带了她们八个。
      
      等人陆续到齐,秋兰才开口训话。
      “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再叫你们了,卯时起身,先去饭堂用早食,再去训导司集合,去迟了不用我说,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惩罚。”
      “是。”
      
      秋兰又挨个检查了她们的仪容,没挑出错来,才挥挥手让她们走了。
      
      ……
      
      这皇宫雄伟壮阔,反正刚入宫的小宫女是没看到边际。
      她们从一入宫就来到这个地方,据说这里叫掖庭,是宫女们居住的地方。而她们现在身处的地方是训导司,一般小宫女入宫,都得经过训导司调/教,才可真正入宫当差。
      
      自打她们来到这里后,就在这条长巷的范围内活动。长巷很长,排列着数个大院子,里面住的都是刚入宫的小宫女,长巷的底部就是训导司的所在了,所有刚入宫的小宫女都在这里受训。
      秦艽和丁香到时,训导司的院子里已经站了很多人,两人没有说话,去了后面站好。
      
      时间一点点过去,陆续有小宫女匆忙赶来,秦艽见银朱她们都来了,唯独半夏没到。
      “半夏呢?”连翘好奇问。
      “临走时她说她忘了什么……”
      
      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管事姑姑。长脸,单眼皮,看面相十分严肃古板。她梳着单刀半翻髻,穿联珠纹锦半臂,蓝色襦衫,红蓝间色裙,姜黄色印花帔帛。
      
      此人正是负责教导她们规矩的冯姑姑。
      这些刚入宫没两天的小宫女没人不怕冯姑姑,一提起她都是闻风色变,没少有人被她罚哭过。
      
      “都来齐了吗?”
      旁边站着的一个叫秋叶的宫女道:“回姑姑的话,还差一人。”
      正说着,半夏急匆匆从外面跑进来,一见所有人都等她一个,脸当场就吓白了。
      
      “你叫什么名字?归哪个宫女管?”
      “我叫半夏,归、归秋兰姐姐管……”
      
      打从半夏一开口说话,很多人心里都叫着要遭。无他,在宫里说话也是讲究规矩的,有人问话,视对方身份,有不同答话的方式。例如半夏跟普通的小宫女,可以自称我,但是对着大宫女或者管事姑姑,就不能说我了,而是奴婢。
      
      可惜她初入宫没两天,即使昨日冯姑姑已经教过了,她一时也没改掉这个习惯。
      果然,冯姑姑的脸当场拉了下来。
      
      “那你为何会来迟?”
      “我、我……”
      
      半夏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
      别人不知她为何会来迟,同屋的几人却知道,只看她头上的珠花就知道了。
      半夏历来爱俏,进宫时带了一对珠花,这种小东西是可以带进宫的。自打入宫后,小宫女从头到脚都是宫里发下的,灰突突一片,看着就让人丧气,有一对好看的珠花戴,格外显得与众不同。
      
      就因为这对珠花,让半夏受了很多小宫女的羡慕,她今儿就是出门时忘了戴珠花,吃完早食回住处拿,谁知道正好撞在冯姑姑手里。
      
      半夏也不傻,自然知道这事是不能拿到台面说,不然她的珠花肯定会被冯姑姑没收。情急之下,她看见不远处站着的秦艽等人,指着秦艽道:“都是因为她,姑姑,她自从进宫后,每天晚上闹梦魇吵醒大家,我也是被她吵得半夜睡不好,才会来迟了。”
      
      这一幕又和梦中吻合上了,只是梦里没有梦魇之事。
      在梦里,她无辜被半夏攀扯,心中不忿,她从来不是吃亏不出声的性格,就和半夏当场吵起来了,甚至道出半夏为何会来迟的原因,才总算让自己洗清污水。
      
      可这么做非但没让自己免于受罚,反而陪着半夏一起被罚了。经过这件事她才知道,宫规森严,在这皇宫里,管事姑姑面前,哪是她可以大吵大闹的地方,一般这种情况甭管谁对谁错,都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下场。
      
      “你说她梦魇,吵得你晚上睡不好?”冯姑姑问。
      “是的姑姑,就是因为她。”
      
      冯姑姑看向秦艽,秦艽半垂着眼睑,并未替自己辩解。
      这种行举反倒惹来冯姑姑的注意,她在宫里待的年头长,手里训练过数不清的小宫女。这些小宫女来自民间,刚入宫很多都改不了习性,叽叽喳喳,吵得人头疼,没受过委屈,不服输,不懂规矩。
      
      殊不知宫里就是让人受委屈的地方,如果连委屈都受不了,也熬不到够年头出宫。
      
      “你为何不替自己辩解?”
      “姑姑不让说话,奴婢不敢开口。而且奴婢相信是非曲直姑姑自有公道,不是可以随意任人诬陷的。”
      
      “很好。”冯姑姑赞赏地点点头,又问半夏:“你还有什么话说?”
      “姑姑,真的是她害我昨晚没睡好,不信你问和我同屋的其他人。豆蔻、银朱,白芷,你们帮我说说话,是不是秦艽昨晚梦魇吵醒了我们?”
      
      一看冯姑姑的态度,就知她是偏向秦艽的,银朱等人哪里敢帮半夏说话,都是嗫嚅着不敢出声。
      冯姑姑皱起眉:“既然是你来迟,来迟就要受罚,秋叶。”
      “是。”
      
      不用冯姑姑明言,秋叶就领着半夏去了一边,拿了个装着水的铜盆给她,让她跪着用手捧着,捧够半个时辰才能休息。
      见此,很多小宫女都变了脸色。
      
      这两日她们受训的内容,除了背宫规,就是练顶盆。
      在铜盆中放上水,从小半盆到半盆,再到一满盆,能捧上半个时辰面不改色手不抖为合格。然后是练顶盘,将铜盘顶在头上,不掉下来为佳,最后是顶着盘子走,以盘中之水不会荡出为合格。
      
      她们现在还处于捧盆的阶段,盆里只放小半盆水,昨天练了一日,所有人都是苦不堪言,大家站着捧都难以支撑,更何况是跪着了,所有重量都集中在手臂上。
      果然也不过一刻钟不到,就听得哐当一声,盆落水洒,淋了半夏一身水。
      
      半夏被淋成落汤鸡,委屈地哭了起来。
      秋叶快步走过去,用竹篾板打了她两下:“还哭,嘴给我闭上,宫里不是哪位贵人薨殁,一概不许哭……”
      
      挨完了打,继续顶盆,连衣裳都不准换。
      目睹了这一切的小宫女们,俱是被吓得脸色发白,宫廷的残酷之处第一次在她们面前一览无遗的露出狰狞的爪牙。
      
      站在高处的冯姑姑,环视一众人,双手交于腹前,道:“记住了,在宫里,位高者不说话,你们不可抢先出言,言必自称奴婢,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还记得宫规的第一条是什么?”
      
      “口是祸之门,舌是斩身刀,闭口深藏舌,安身处处牢①。”下面一众小宫女异口同声答。
      “很好,记住这个,多干活少说话,你们在宫里才能活得长长久久。”
      
      *
      
      上午的功课是背宫规,以及练习行走站姿。
      这些小宫女年纪都在十二到十四之间,很多出身市井乡野,大字都不识一个,练习行走站姿也就罢,背诵宫规真是为难了她们。
      
      有人学了两日,也就只能背几句,还是磕磕绊绊,前言不搭后语。不过今天可没有昨天那么好了,冯姑姑说了,背不完二十句不准吃午食。
      早食不过是稀粥加窝头,很多人早已饥肠辘辘,午食再不让吃,下午还要练顶盆,再挨到晚上谁也撑不住。也因此本来不太上心的小宫女们,都加紧在心里牢记,生怕中午不给饭吃。
      
      在这些的督促下,一众小宫女都完成的极好,有几个背得不太流畅,但负责检查的宫女都让过了。
      
      丁香揉着胳膊,和秦艽一同往饭堂走。
      “很疼?”之前练站姿的时候,丁香总是不对,挨了秋叶两记竹篾。
      
      丁香点点头,泫然欲泣:“她们打人好疼,宫里好可怕,秦艽,我想回家。”
      秦艽往四周看了看,拉着她去了墙角,摸了摸她手臂道:“以后可别再说这种傻话,忘了姑姑怎么说?宫里不能哭,除非哪位贵人薨殁,就算要哭,也不能在人前哭,记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①出自五代·冯道《舌》。
    ~
    今天还是100个红包,大家踊跃留言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