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14章 ...

  •   14
      
      摔下来的人是刘四公子。
      随着他的摔落,谢家七公子也没坚持多久,不过这时已经有侍卫前去控制失控的马,所以他只受了点轻伤。三人之中,只有上官归是自己控制住马,从马上下来的。
      
      “上官归,你没事吧?”
      是安阳公主,她不知何时从看台上跑了下来,去了上官归的身边。
      
      此时的上官归,劲装被汗水浸透,粘连在少年结实的身躯上,汗珠顺着散乱的额发滴落下来。他英俊的脸颊抽搐,一只手近乎强制性的钳着白蹄乌的颈子,另一只手轻柔地安抚它。
      “走开。”他低声斥着,面容冷峻。
      
      也有侍卫跑过来,哀求着让安阳公主快离开,这发了狂的马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发狂,另外两匹马都是被人重伤了才停下,上官公子的马他不让别人动,说自己能安抚住。
      实际上侍卫也能明白上官归的心情,此马必定是其爱驹,若是重伤马儿必死无疑,不如奋力试上一试。
      
      终于,有人找来可以药倒马的药,那匹白蹄乌才轰然倒下。
      而此时上官归早已精疲力尽,却强撑着站直了躯体。
      
      *
      
      比赛并没有就此结束。
      元平帝一声令下,受伤的人和马很快就被挪了下去,另派其他人上去填补,甚至连吴王和齐王都亲自下场了。
      
      可有着之前那件事,哪怕场中赛得如火如荼,还是让许多人都魂不守舍的。
      很快,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竟是上官归三人的马,都中了会致使发狂的毒,这三匹马是他们自己的,因要参加比赛,最近才会养在宫中,谁知却被人暗中动了手脚。
      
      宫怿轻蹙眉心,他虽是看不到,但方才也听说发生了什么事。
      秦艽见他这样,没忍住道:“殿下别担心,上官公子并没有受伤。”上官归武艺超群,白蹄乌吃下去的剂量又是最少的,这个结果并不出乎秦艽的意料。
      
      宫怿半垂着眼帘,卷翘的睫毛在眼眶下投下阴影:“你怎知我在担心上官公子?”
      秦艽一愣,知道自己又露了短,只能解释道:“奴婢也是听别人说的,上官公子是六殿下的表亲。”
      
      宫怿没有说话,秦艽想着他是不是在担心上官归,只能也不说话了。
      这时,丁香突然来了,将秦艽叫去一旁说话。
      
      “怎么了?”
      “出事了,突然来了很多人,要把银朱给带走。那个姑姑说银朱是掖庭的人,让掖庭去一个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就来了找你。”
      
      秦艽猜测莫是为了自清?毕竟人是六局出面借的,现在人犯了事,一时半会掖庭也没办法去人看着,所以叫个人去看着证明和六局无关?
      在那梦里,哪怕秦艽最后做了尚宫,也没弄清楚掖庭为何在宫里能超然物外。举凡有事牵扯上掖庭,六局几位主事女官都是慎之又慎。
      
      “小艽,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宫怿突然说。
      秦艽和丁香站的并不远,两人声音极小,但秦艽没忘宫怿耳力惊人。思及上官归,其实秦艽也想知道,事情在经过她搅合一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会不会如她意料之中。
      
      “那奴婢去看看。”秦艽小声对宫怿说了一句,就和丁香走了。
      出了球场亭,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一群人,为首的是位中年女官。
      
      “奴婢见过女史大人。”
      中年女官有点诧异:“你认识我?”
      
      秦艽答:“奴婢并不识,只是宫正司掌宫中纠察、戒令、谪罪之事,奴婢见女史穿的是八品女官服,所以斗胆猜测。”
      “你倒是眼明心亮,怪不得出了事,把你找了来。你跟上来吧,做个佐证,回去也好回禀徐令人。”
      “是。”
      
      从头到尾,秦艽都没去看被两个宫女押着的银朱,哪怕其吓得脸色苍白,泪流满面,狼狈至极。
      
      *
      
      宫正司并不在掖庭,而在皇宫靠北侧的一角,挨着玄武门。
      这地方没人愿意来,因为此地是专门羁押审讯犯了错的宫女内侍的地方,但凡是宫女内侍乃至嫔妃来到这里,就说明摊上大麻烦了。
      
      秦艽等人到的时候,审讯刚刚开始,银朱一看见被关在牢里的御马坊一众内侍,脸当场就白了。
      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太医验毒,排查范围。凡有所牵扯之人,一个都没跑掉,都被带到了宫正司。
      
      别看宫正司主事的是女官,就以为她们会心慈手软,刑部大牢有的东西这里有,刑部大牢没有的东西,这里也有,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毕竟皇宫里从来都少不了构陷暗斗之事,上面人买通个把人做点阴私事,实在太正常不过。
      
      一家子性命都捏在上面人手里,所以这些宫女内侍们嘴巴比想象中更硬,要想得到真相,那手段就得硬过他们的嘴巴乃至骨头。
      怕秦艽被吓到,那位陈女史特意让人给她辟了间屋子坐,可那惨嚎声还是能顺着墙缝钻进来。
      秦艽半垂着头,让自己抖了几下,显示出了点害怕的模样。
      
      “这事跟我没关系,你们为何要把我带到这里啊……”
      隐隐还能听见银朱的哭喊声,秦艽很怀疑这一切都是演给银朱看的,而她不过是受了连累。
      
      这种情况下,银朱的招供似乎并不出人意料,是她在马食槽里下了药,而那药的来源是宇文荣吩咐一个小内侍送到她手中的。
      不过她只承认对上官归的马下药,并不承认对刘家四公子和谢家七公子也下了药。
      
      ……
      
      萧皇后刚回到凤仪殿,就收到了这个消息。
      她身子一阵不稳,还是宫女玉屏扶住了她。
      “娘娘,这事您得想个章程,奴婢估计现在这个消息很多人都收到了,说不定殿下那里……”
      
      不用玉屏说,萧皇后也知道,元平帝肯定也知道了。
      宇文家是萧家的附庸,宇文荣对上官归等人下药,自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萧家,或是萧丞。现在萧皇后并不确定此事到底是萧丞授意,还是宇文荣自作主张,可不管是什么结果,此事都将让她以及萧家,成为众矢之的。
      
      萧家和上官家的恩怨不提,那刘家和谢家乃是刘贵妃那边的人,她和刘贵妃素来不睦,下面的小辈关系自然也不好,所以不管是小辈们自己矛盾,还是出自于她的授予,都能说的通。
      
      “你跟娘娘说这些说什么,你忘了娘娘现在操劳不得?管他们谁是谁,下手的人姓宇文不姓萧,就和娘娘没关系,娘娘现在该做的是好好养胎。”玉兰说。
      
      萧皇后不禁伸手摸了摸腹部。
      是啊,她现在该是好好养胎,她今年已经快四十了,好不容易怀上一胎。这一胎不光关系着她的个人荣辱与将来,也是萧家的将来,就算外面天塌下来了,也与她无关。
      
      可——
      “去把萧丞和宇文荣叫过来去!”
      
      “娘娘?”
      “快去。”
      玉屏和玉兰交换一个眼色,只能下去办。
      
      不多时,萧丞和宇文荣就被叫来了,萧皇后也没避讳,当场质问出口。
      “娘娘,您也算是看着小侄长大,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宇文荣震惊道。
      
      其实萧皇后也不信是宇文荣做的,宇文家和萧家有姻亲的关系,宇文荣和萧丞打小关系就好,两人经常一同入宫来看她。宇文荣性格稳重,斯文内敛,如果不是这样,萧家也不会让萧丞与他来往丛密。
      
      与其说是宇文荣,萧皇后更相信事情是萧丞做的,只是用了宇文荣的名头。
      萧皇后看向萧丞:“是不是你做的?”
      “姑母,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萧丞简直觉得是晴天霹雳,含冤莫白。
      
      这时,宇文荣说话了。
      “娘娘,小侄最近和萧丞同进同出,事情真不是我们做的。与其说是我们做的,小侄更觉得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您看刘家和萧家不睦,这事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而这手段如此卑劣,竟是一下子害了刘家人,又害了上官家的人。说不定、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
      “说不定是刘家人自导自演。”
      
      这一会儿,萧皇后也冷静下来了,宇文荣说得并非没有道理,她也觉得此事是刘贵妃自导自演,就是为了趁机打击她。
      想到这里,她站起来道:“你们跟我去一趟两仪殿。”
      
      *
      
      此时两仪殿中,元平帝正设宴款待几位番邦使节。
      殿中歌舞声声,仿佛之前球场亭的意外并没有发生过。
      
      太监和贵走到元平帝身侧,站定。
      阖宫上下,能被称为太监的只有两位,便是内侍省的两位主事,一位就是和贵,在元平帝身边侍候,还有一位管着内侍省。两人都是从三品的官衔,一个内侍能达到的最高程度。
      
      “陛下,皇后娘娘带着萧公子和宇文公子求见。”
      “没看见朕这里正忙着,跟她说让她先回去,朕晚上去看她。”建平帝皱眉道。
      “是。”
      
      萧皇后听了和贵的话,虽有些不甘愿,也知道有外来使节,不是她能任性的,带着人回去了。
      
      晚上的时候,元平帝来到凤仪殿。
      萧皇后满腹委屈地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除了坦述事情经过,也提了自己的委屈和萧家的委屈。
      
      元平帝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你不要多想,朕知晓你不会做出这种事,只是你也知道刘斐伤得不轻,折了一条腿骨,以后腿会不会留下残疾还不得知。”
      “可陛下,宇文荣就算再蠢,也不会去买通一个小宫女对马下手,还自报家门。其中到底谁是谁非,相信陛下心中已有公断。”
      
      元平帝点点头:“你好好养胎,朕去昭庆殿一趟,今日事务繁琐,朕还没有见过贵妃。”
      萧皇后心里虽十分不愿元平帝这种时候还要去看刘贵妃,但还是乖顺地点了点头。
      
      元平帝去了昭庆殿,果然刘贵妃还等着他。
      见到他后,就是一阵梨花带雨的哭。
      
      刘斐是她兄长唯一的独子,如果真落下残疾,她怎么有脸去见兄长。心中自然对萧皇后恨之入骨,可知晓元平帝不喜这种阴私,她还不能挑明了说就是萧皇后干的,只能各种意有所指的暗示。
      
      元平帝一阵安抚,好不容易将她安抚下来,借口还有政务回两仪殿了。
      
      ……
      
      夜风清凉,明月高悬。
      元平帝没有坐步辇,而是步行。
      
      “和贵,你说此事到底是谁所为?”
      
      萧皇后和刘贵妃说的都有道理,萧家没必要下这么明显的手,可刘斐确实受了伤,若不是上官归武艺高强,他也免不了俗,萧家有动手的嫌疑。但也有可能是刘家自导自演,特意上演了这么一出。
      
      “这……”和贵深深地弯着腰:“奴婢也不知。若实在要说出个一二,皇后娘娘怀相不好,若是此番再受了打击……”宫里没几个人希望萧皇后生下这胎,尤其是那几位有着成年皇子的妃嫔,所以谁都有可能下手,包括刘贵妃。
      
      元平帝目光闪了闪,没再说话,继续往前行去。

  • 作者有话要说:  秦艽的作用就是让浑水更浑了。好啦,这茬一结束,马上小艽就要出掖庭去紫云阁勒。
    ~
    谢谢各位妹子的雷,么么
    老秋的花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2 09:20:03
    彼岸扔了2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3 10:34:23
    非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3 14:01:11
    mammo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3 20:17:47
    cicyseese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4 10:15:03
    青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4 10:36:58
    止归零扔了2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4 23:24:49
    悄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4 23:27:04
    jenniferC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 13:19:34
    cicyseese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7 11:33:11
    木梓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9 07:33:09
    春雨綿綿扔了3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2 15:48:41
    我是艾斯特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09-22 16:23:26
    我是艾斯特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22 16:24:20
    春雨綿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22 16:33:07
    悄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2 18:21:13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22 23:24:36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