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13章 ...

  •   13
      
      宫怿循着声音扬起脸:“皇后娘娘千秋,于情于理都该出来走动走动。”
      “说的也是。六哥你怎么坐在哪儿?这位置是谁安排的?谁瞎了眼睛这么安排?”安阳竖起柳眉骂。
      
      负责这处看台的是个姓曹的内侍,由他带着秦艽和另三个小宫女服侍。这种情况下,可轮不到秦艽出面,曹内侍来到近前弓着腰,期期艾艾说不出话。
      
      “位置是你安排的?”
      曹内侍也不敢叫屈,只是支支吾吾:“给奴婢天大的胆子,奴婢也不敢这么啊。”
      
      “那怎么把六哥安排到角落里去了?”
      “这——”
      “是不是你这狗奴才狗眼看人低,欺负六哥眼睛看不见?是久了没吃本公主的鞭子是不是……”
      
      这时,宫怿说话了。
      “安阳,此事不怪这奴才,我平时惯坐边角处,这样不会妨碍到别人,干什么也方便。”
      
      吴王劝道:“行了,安阳,你为难一个奴才做什么。”
      “奴才怎么了?奴大欺主的事还少?”
      
      “安阳这是怎么了?谁惹你发这么大的火?”
      一个柔中带着威仪的女声响起,众人看去——只见一个盛装打扮的丽人,被一群宫女拥簇而来。她是从北面看台过来的,此人正是刘贵妃,也是齐王的生母。
      
      只看她面相,不说她已年逾四十,谁也不会相信她是齐王的母妃。她生得柔媚娇艳,又不失明丽端庄,与她发髻上簪的那朵牡丹花相得益彰。
      
      真是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①。是的,刘贵妃闺名牡丹,元平帝不止一次将她与牡丹相提并论,刘贵妃也喜欢牡丹,她所居住的宫殿中,种植最多的花儿就是牡丹。
      
      这次逢皇后千秋,偏偏赶在这时候,萧皇后怀了龙嗣。这般岁数可不能和小妃子们相比,这不,元平帝就让把打理六宫事宜的大权,交给了刘贵妃。
      
      也就是说这场千秋筵宴,里里外外都是刘贵妃操持,这也是为何安阳公主会突然因六皇子坐席之事,发作这么大的原因。不外乎因为王淑妃和刘贵妃争抢宫权落了下风,安阳公主变着法给王淑妃出气呢。
      
      当然,出气的说法未免有些儿戏,实际上这宫里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有其目的,谢昭仪一直依附王淑妃,安阳公主为何如此,自然不言而喻。
      
      “贵妃娘娘。”众人纷纷站起行礼。
      “我脾气向来不好,可没人敢惹我,这瞎了眼的奴才欺负六哥呢。”安阳公主行了礼后,嘟着嘴道。
      
      这时,又有一个女声响起:“你这孩子真是顽劣不堪,今儿是皇后娘娘的千秋节,好好的日子,你又闹腾,小心等会儿你父皇训斥你。”
      又是一位盛装的宫装丽人行来。与刘贵妃相比,她显得气质柔和许多。此人正是王淑妃。
      
      “淑妃娘娘。”刚直起膝盖的众人又行礼。
      “淑母妃,你天天就怂恿着父皇训斥我!”安阳不依的走过去撒娇,完全不见方才说要拿鞭子打人的凶狠,反而让人觉得娇憨可人。
      
      “行了行了,你父皇马上就到了,别这里闹腾,惹了贵妃娘娘不开心。”说着,王淑妃对刘贵妃屈了屈膝,柔声道:“姐姐莫怪,安阳这孩子也是被她父皇给宠坏了。”
      刘贵妃笑道:“怪什么,安阳也是本宫从小看大的。”
      
      两人一面说话,相互扶着往北面看台走去,至于安阳公主之前的闹腾,似乎完全就是小孩子不懂事。
      可——
      
      秦艽抿着嘴,去看宫怿的侧脸。
      他的面部表情十分平静,平静得让秦艽觉得心堵。
      
      看似安阳公主在帮六皇子出头,实则无不是将其拉到阳光下,再次接受世人的审视。为何你惯常坐边角处,什么叫妨碍到别人?
      因为六皇子是个瞎子。
      
      而大家都能看出这不是六皇子自己要求的,说白了这就是在宫里不受宠的结果。所以明明是六皇子受了薄待,还得将一切问题归咎在自己身上,因为事情一旦闹大,势必会带出是因六皇子不得陛下宠爱,所以才会将他安排到角落处的说法。
      
      难堪的只会是宫怿自己。
      没看见方才那些贵族子弟们躲闪的目光,和略显有些尴尬的脸。
      这群人自己平时斗也就算了,偏偏喜欢拉了殿下当筏子!秦艽握紧袖下的拳,难以平静。
      
      ……
      
      安阳公主气呼呼的在吴王身边坐下,大家都以为她怎么也要消停会儿,谁知她又把目标转移到齐王的身上。
      两人你来我往的说着话,看似兄妹情深,实际上机锋不断。直到四皇子和五皇子也到了,这集中在齐王身上的战火,才稍微被分摊了些出去。
      
      “老三,你也不管管安阳,瞧她把我这做皇兄的挤兑的。”齐王抹着汗笑道。
      吴王也笑吟吟的,口气似有埋怨:“二皇兄还不知道这丫头的脾气,被父皇宠坏了,别说二皇兄你,连我都被她整治的不行。她这阵子心情正差着,谁说话她跟谁怼,也就父皇和母妃能制住她。”
      
      正和五皇子说话的安阳转过头来,美目一瞪,似嗔非嗔:“三哥你说什么呢?亏我把你当亲哥哥?”
      “我什么都没说。”吴王做讨饶的手势,配合之前他的话,让人不禁会心一笑。
      
      打从这些皇子公主们来了,这东看台上便是他们的主场,其他陪在一侧的世家贵族子弟们,不过也就是个陪衬罢了。皇子公主们笑,他们也就笑,有些个能在里面插上一两句的,足够招来许多人羡慕的眼光。
      
      “对了二哥,我听说今儿这场球是你和三皇兄对赌的?”
      齐王道:“可不光我,还有老四老五。也是话赶话,本来说我和老三赛一场,可今儿皇后娘娘千秋,若是伤着哪儿了,恐怕不美,就另择了人赛,我们各择一队下注。”
      
      “二哥下的红还是蓝?”
      安阳俯身去看向场中,两队人已经入场正在热身,一队着蓝,一队着红,看似不显山不露水,实则若是细看就能知道,这下面单挑任何一位,都是在京中赫赫有名的世家子弟。
      
      “我下了蓝队。”
      “那三哥你是下了红队了?”安阳细看了会儿场中,说:“红队有宇文荣、萧丞,他们二人马球打得不错,不过蓝队有刘斐和上官归。咦,上官归回京了?”
      
      吴王说:“你最近不在京中,上官归前阵子刚回来……”
      
      就在这时,一声高昂的‘陛下驾到’的声音响起。
      球场中顿时寂静下来,四面看台甚至是球场中正在热身的人们,黑压压地跪了一片。
      
      “都起来吧。”满身威严的元平帝,抬了抬手。
      也不知离得远处的人,有没有听到这话。反正都是见旁边有人起了,才有人抬头去看北面看台,并慢慢起了身。
      
      此时北面看台上,伫立着许多人,正中一道穿玄色衮服的,正是元平帝。他身边立着一身后服的萧皇后。
      萧皇后面带微笑,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一个绝代佳人,即使此时也不比那些年轻的妃子差,只是多了些成熟的气质。不过她今日的气色似乎有些不好,明明脸上着了精致的妆容,却能看见疲态。
      
      这东面看台虽与北面看台分为两处,其实也算是侧面,距离并不远,所以站在这个位置,秦艽能很清楚的看见萧皇后。
      想起宫中流言说萧皇后怀了龙嗣,秦艽眼睛落在她腹部上,目光闪了闪。
      
      “好了都坐,不必拘谨。”
      元平帝去了龙案后坐下,直到北看台上的人都坐下了,另外三处才纷纷落了座。
      
      ……
      
      这种场合注定不是个适合说话的地方,所以很快比赛就开始了。
      球场上,一左一右,一蓝一红,泾渭分明。
      
      随着红色鞠球飞向天空,两队人策马奔了过来,就听得马蹄声阵阵,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最先抢到鞠球的是红队的萧丞,他球仗刚触到球,斜侧面便杀过来两骑。只见他球仗一挥,鞠球便被他击飞了出去。
      
      秦艽并不喜欢这种场面,因为她一直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乐趣在哪处,不过今日宫怿在,他看不见,她就在旁边小声地跟他解说过程。
      场中欢呼声、惊呼声此起彼伏,倒也没人注意这偏僻的一角。
      
      和宫怿解说之余,秦艽的目光一直没停下搜寻那三匹马的踪迹。
      那红螺草可使马儿发狂,但必须达到一定的剂量。秦艽也是在那梦里得知,梦里她因机缘巧合碰到过这种草,此草来自西域,极少有人知晓,但并不是没人认识,因此她才会了解其药性。
      
      本来一剂的药量,被她分成了三份,现在差不多应该快发作了吧。
      秦艽正这么想着,突然球场中生了变故。
      
      本来因为抢球胶着的两队,突然传出阵阵惊呼,有人策马扬蹄往旁边偏去,有的躲避不及直接被撞到,也不过眨眼之间,竟有半数之人撞在一起,或是倒地,或是飞腾出去。
      其中有三骑格外引人瞩目,那马也不知受了伤还是怎么,尥蹄近乎疯狂的在场中奔跑着,所幸马上骑士技艺精湛,暂时还没落下来,却是岌岌可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元平帝震怒问道。
      
      很快就有人报了上来。
      “陛下,上官公子和刘家四公子、谢家七公子的马,突然发狂,以至于诸位公子躲避不及出了乱子。”
      
      “马突然发狂,怎会突然发狂?!”
      
      元平帝脸色十分难看,今日有番邦使节在场,竟闹出这等事,不怪他会大怒。
      坐在他身边的萧皇后等人脸色也不好看。尤其是刘贵妃和谢昭仪,这内侍所称的刘家四公子和谢家七公子,正是两人的侄儿。
      
      “还不快命人去阻止,若是人出了什么事,本宫要了你们的脑袋!”刘贵妃急道。
      正说着,突然响起一阵惊呼声,却是其中一个骑士已坚持不住,从马上摔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①作者:唐 刘禹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