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15章 ...

  •   15
      
      训导司中,一片寂静。
      这趟出掖庭的小宫女们,齐刷刷站了一庭院。从晚上回来,冯姑姑就让她们站在这里,一直站到现在。
      
      很多人当了一日差,回来又站了这么久,早已是摇摇欲坠,却勉力支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大概也知道些,银朱竟然被人买通在贵人的马食槽里下毒。
      银朱没有回来,据说犯了这种事的人,自己死都是最好的结果。
      死,对这群小宫女来说,太遥远了,也让她们再一次意识到宫廷的残酷性。
      
      庭院中,只有廊下的两盏灯亮着,散发着晕黄的光芒。
      随着一阵脚步声响起,冯姑姑从廊下慢慢走了出来。
      
      “希望今日所发生的一切,能够让你们清醒警醒。好了,都散了吧。”
      一众小宫女顿时松懈下来,三三两两结伴离去了。
      
      秦艽并不在其中,她从宫正司回来,把事情禀给了冯姑姑,就回住处了。至于为什么她能免俗,这趟出去的小宫女们也提不起嫉妒心,也许可能之前有,可在这里站了快两个时辰,回忆了下这趟出去,她们真真是被宫里的一切迷花了眼,忘了自己是谁。
      
      次日,秦艽借口出了趟掖庭,去那片海棠林见到了宫怿。
      两人并未约好,可莫名她就是知道他一定会在这里。
      
      秦艽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知了宫怿。
      她也仅仅只知道下毒的人是银朱,银朱说是宇文荣让她下的手,但银朱并不承认自己对刘四公子和谢七公子的马也下手。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对一个人下手还是对三个人下手,她都只会是个死。
      
      至于元平帝乃是萧皇后及其他人的反应,秦艽大致能猜出来,萧皇后不会承认,刘贵妃自然也不会明示就是萧家人干的,但两个人之间的梁子又会深一层。而元平帝素来多疑,想必他既不会相信萧皇后,也不会相信刘贵妃,左不过就是个无疾而终的结果。
      
      不过这些不该是她知道的,她自然不会说。
      
      “以后奴婢大概就不能再出掖庭了,需要期满合格后才可。六殿下,如果说奴婢出掖庭后,想来紫云阁服侍您,可以吗?”
      “紫云阁的宫女内侍,都是宫里安排的。”
      
      这个我自然有办法。不过这话秦艽不会说,同时又觉得有点尴尬,殿下是不是拒绝她了。
      “奴婢就是说说而已。”
      “不过我答应你,如果你能来的话。”
      
      秦艽没防备他会这么说,抬头惊喜地瞧了他一眼,脸上没忍住笑开了花。
      “那殿下千万不要忘了奴婢。”
      
      “不会。”宫怿微笑,招了招手:“你靠近一点。”
      秦艽不解,上前两步,又跟着宫怿的手势,蹲了下来。
      
      一双温润的大掌,突然覆盖上她的脸。
      手指,微微有些冰凉,隐隐秦艽能嗅到其上的药香。也有些瘦,所以指节有点硬硬的。手很大,她的脸又太小,几乎可以覆盖她一整张脸。
      
      他就用手掌覆盖了她整张脸,所以秦艽下意识就闭上了眼。
      粉嫩的唇被掌心盖住,喷出的鼻息与药香交缠,秦艽不用看,就知道自己脸红成了什么样,她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胸膛里,隐隐有什么东西在鼓噪,想要脱腔而出。
      怦、怦、怦怦……
      
      梦里,秦艽知道心悦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滋味。
      是想要却不可得,是只要远远的瞧着就好,是辗转梦回徘徊在梦中的身影,是他的气味、他的声音、他的一切,即使只是他一件很小的物品,只要她见过,就一定能记住。是为了他,什么都可以去做。
      
      只是那时候的秦艽太傻了,还没来得及弄懂,就被迫离开。等真正的弄明白,却对面相逢不相识,她背负的太多,她身陷泥潭,她不想害了他,也是自惭形秽的难以启齿。
      
      而这一切对于现实中的秦艽来说太复杂,是一种复杂到她根本没办法去理解的情绪。
      此刻,她突然明白。
      
      ……
      
      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额头和眉梢,细细的摩挲,到了眉心,又滑到鼻梁。
      少女睫毛止不住的抖颤,像一把小扇子扑闪着少年的手。
      
      他没忍住,用大拇指在上面轻刮了两下。
      又抚上眼角,在那里轻轻勾画,直至脸颊,到尖翘的下巴,到粉嫩的唇。似乎感觉那粉嫩有些奇怪,他揉弄了两下,才收回手。
      
      “好了,我记住你了,不会忘。”
      原来殿下是在记住她,梦里是没有这一切的。秦艽的心一下子飞扬起来,雀跃得咕噜咕噜直泛泡泡。
      
      “殿下,你等着奴婢,奴婢很快就会来到您的身边。”
      “好,我等你。”
      
      *
      
      三个月后
      秦艽在门外等丁香。
      等负责考核的姑姑离开后,丁香才从里面走出来。
      
      “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顿了顿,丁香又犹豫道:“但,应该没问题吧?!”
      看她不确定地看着自己的小摸样,秦艽没忍住推了她额头一下:“能不能有点自信?”
      
      眼见半年之期即将来临,这群小宫女大多前途未卜。到底是能进六局,还是去做一个普通的宫女,那就要看这半年她们的学习成果了。
      
      这次,内文学馆要五人,尚功局下绣坊要挑十人,司膳司要十人。其他各处可能也会来挑一些人,但到底不如这几处素有专攻,也算有把握些。
      今日便是三处考核,秦艽刚考完,就来找丁香了,可惜丁香似乎没有什么自信。
      
      “我不是没有自信,就是心中忐忑嘛。好吧好吧,我是没什么自信。”丁香小声说。
      “让我看,前五你没问题。”
      别的也就算了,丁香的绣工极好,虽然学的日子短,但以秦艽梦里的眼光,她在上面极有天赋,假以时日说不定能成为一代绣艺大家。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丁香提及今日连翘和茱萸也有考核,两人便一同去找她们。
      连翘和茱萸考的庖馔,跟秦艽她们不在一处。两人还没踏进院子,就见连翘阴着脸从里面出来了。
      
      连翘走得很快,近乎飞奔。
      在宫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宫女是不能用跑的,被抓住就是受罚的下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教导,所有小宫女都学会了一门健步如飞的技能。
      
      茱萸跟在后面出来了,在后面追连翘。
      “这是怎么了?”丁香满脸疑惑,去看秦艽。
      
      秦艽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实际上心里已经有数了。
      梦里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果然两人回到住处后,连翘正和茱萸大吵。
      “我把你当姐妹,什么都先想着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茱萸的小脸早已被泪水打湿,哭得泣不成声:“连翘,你骂我吧,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把单笼金乳酥给做出来了。”
      
      原来这次司膳司的考核是做一道自己拿手的菜,材料不限,现场发挥,就是为了试验出小宫女们的庖馔水平。
      这群小宫女中,学庖馔的人是最多,有近百人,却只选十人,也就是十个里面选一个。
      
      竞争这么大,为了能让自己脱颖而出,很多人都费尽了心思。提前想菜式,想新意,就想让自己成为十个的其中之一。
      连翘和茱萸自然也不能免俗。
      
      两人想了很多菜式,甚至彼此给对方出主意,连翘自创了一道叫做单笼金乳酥的点心,作为自己压箱底。
      这事秦艽二人也知晓,茱萸还经常陪连翘一起偷偷地练习,谁知今日茱萸却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这道点心在考核时做出来了。
      
      “你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单笼金乳酥做出来了?茱萸,你这么说亏心不亏心?你在我前面进去,你出来时,我还问你考的怎么样,你一字未提。等我做好点心奉上时,却被刘姑姑说这道点心已经有人做过了。我不信,因为点心是我自创的,我再三追问,直到刘姑姑不耐斥我偷抄别人的菜式,厚颜无耻,并报出你的名字,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难堪吗?你隐藏的可够深,你也不是没有准备菜式,为什么要偷我的啊?哪怕你觉得你的那道菜不够出彩,想要我这道,你提前跟我说一声,咱俩换都行,我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可你招呼都不打一声,你还好意思跟我哭,还要让我原谅你。茱萸,你还要不要脸了?”
      
      茱萸哭得泣不成声,豆大的泪珠止不住往下流。
      十三四岁的少女,颜色都是鲜嫩的,哭起来总是惹人心疼。茱萸本就长得怯生生,哭起来更是让人怜惜。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给外人观感,性子软,胆子小,没主见的人,干出了这样的事。若她偷别人的也就罢,连翘素来维护她,之前出掖庭时,有时候明明是茱萸和别人起了争执,连翘也是不问缘由向着她。
      可她偏偏就是偷了连翘的菜式,下手绝得帮她找借口都没办法。
      
      “你想知道为什么?”站在门口的秦艽,突然说话了。
      屋里的两个人顿时看了过来。
      
      “你忘了上次你们月考?”
      不管是学针黹也好,还是庖馔也好,每个月底都会有一次月考,以便教导姑姑对她们的学习状况进行摸底。
      
      学东西,也是需要天赋的,有的人天赋高,有的人天赋低,有的人干脆没有天赋。茱萸就是一个没有天赋的人,她学的也很努力,可是她每次月考的成绩都不太理想。而与之相比,连翘就是属于有天赋的人,教导姑姑经常夸赞她脑子灵,一点就透。
      距离这次考核前,进行过一次月考,连翘轻轻松松考上第三,茱萸却只考了十一。
      
      “让你背上偷人菜式的名头,司膳司你是别想去了,一共只要十个人,少了你,她不就能上了?”
      
      “她若是想要这道菜,我可以跟她换。”连翘悲怆道。
      “如果你知道了,提前有了准备,还怎么把你踩下去,她自己上去?”
      
      这句话像一记重锤,砸在连翘头上。
      偷了她的菜也就罢,还要把她踩下去?可只有这么才能解释清楚,为何茱萸在她前面做了这道菜,却一点消息都不透露给她,就等着她当众出丑。
      
      “这个世界有这么一种人,自己不行,就眼红别人的,抢了你的东西也就罢,大概是内心极度自卑扭曲,也可能是习惯性欺骗自己掩耳盗铃,她还要把原主狠狠地踩在脚下,以兹证明自己来路很正。”
      
      “你胡说,你胡说……”茱萸突然激动起来,整个人脸都扭曲了,“连翘,你别听她胡说,不是的,我不是这样的,我就是脑子一糊涂,就不小心把你的菜做了。我当时心里很害怕,所以出来后你问我,我不敢说,我不是故意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过节,要去老家,提前更了。
    师爷那边今天无更,明天更。
    红包回来后补,祝大家节日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