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事情直到上午八点左右才逐渐平息。
      
      医院里的患者以及家属们纷纷猜测不已,院方和朝日奈雅臣共同商讨后,给出了个模棱两可的解释:窗外樱花树飘进来的,外加有家属亲戚的小孩做恶作剧。
      
      也就是说,信不信由你,反正事情就是这样——意思很是直白。
      
      医院那边是解决了,但朝日奈家族目前却面临着一个巨大问题。
      
      朝日奈众兄弟聚集在病房内——童也再次换了间病房,因为原来那间已经被花瓣淹没,目前大哥花钱临时雇佣的保洁阿姨正在清理那屋。
      
      朝日奈椿:“……我在做梦吗,梓,就在刚才,我家大哥告诉我们我家弟弟竟然变成了花瓣精灵!”
      
      朝日奈梓无奈叹气:“你是清醒的椿,另外雅臣哥说的是童也在打喷嚏时头顶飘落樱花瓣,而不是花瓣精灵。”
      
      椿:“这不就是花瓣精灵吗!难道说弟弟你的真身其实是一只精灵,终于被精灵王发现要被强行到带回月亮上,要与我们道别?!”
      
      梓:“那是辉夜姬,别闹了椿,京哥要打你了。”
      
      朝日奈椿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颇为帅气地抓了把头上的银发,耸了耸肩:“我这不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嘛,不过是掉几个花瓣而已,我亲爱的弟弟你为何看着如此憔悴?”
      
      本就因为骨折一夜未休息好,今早又遭受这么大的打击的童也不想说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觉得只要是个正且直boy,就不能接受一夜之间自己打个喷嚏就会掉花瓣的事实!
      
      这是什么娘唧唧的设定?!
      
      还不如让他眼泪变钻石还能卖钱呢!
      
      朝日奈童也一脸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右京看着他苍白的小脸,心疼地忍不住叹了口气。
      
      遇到这种非科学现象应该怎么应对?找研究院的熟人会不会反被利用把童也抓去切片?
      
      右京感到忧愁,但是更让他愁的是童也这孩子有花粉症这件事。
      
      没错,朝日奈童也患有花粉症,且还不是轻度的那种。如果是一两朵花或者身在比较宽阔的地方还好,一旦像今早在那样狭小的空间内突然出现那么多花瓣,长时间在里面停留的话就不是简单的打喷嚏了,有时甚至会产生窒息症状,危及生命。
      
      到底该怎么办……
      
      右京在一旁沉吟时,衣角却忽然被床上人扯了一下。
      
      “京哥,你能帮我联系一下那个武装侦探社的人吗?”
      
      “可以是可以,”右京疑惑问道:“不过你联系他们做什么,若是炸弹狂魔事件的话你不用操心的,我这边已经处理妥当了。”
      
      黑发少年摇了摇头,轻声解释了句:“他们可能会比较了解……关于这个花瓣的事。”
      
      朝日奈右京照童也的话联系武装侦探社,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这个公司的奇特之处,怪不得这几日与其交涉中总有些感到违和的地方。
      
      接电话的是那个叫国木田独步的男人,朝日奈右京这几日进行联系最多的就是这人,虽然长着一张不太和善的面孔,但是个认真负责的男人。
      
      简单和那边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男人便表示会尽快赶来。
      
      朝日奈右京在外面站了许久才回去,一到走廊,就看见病房外面整齐地站了一排朝日奈,像是小学生罚站似的,各个站的笔直。
      
      右京眼皮跳动:“你们在干什么,当门神吗?”
      
      椿义正言辞道:“童也嫌弃掉花瓣太娘唧唧,为了挽留可爱弟弟的自尊,一会儿来人了就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他们不敢——”
      
      “胡闹!请求别人就你这态度吗,”右京瞪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剩下三人:“梓和枣我就不说什么了,八成又是被椿拽出来的,要,你是怎么回事!身为兄长怎么管弟弟的!”
      
      朝日奈要苦笑地举起手,“我是为了防止弟弟被揍才出来的。”
      
      右京当然不信他,还想说点什么时走廊那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朝日奈先生。”
      
      四个朝日奈先生一齐望向来人,国木田独步顿了顿,改口道:“右京先生,久等了。”
      
      右京迎了上去,点点头:“麻烦你们跑一趟了。”
      
      “应该的应该的。”
      
      两人眼镜同时反着光,默契地握了握手。
      
      朝日奈椿扯了扯嘴角,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呜哇……这万能的社交辞令。”
      
      他视线略过握手的两人,一一扫过金发男人身后几人,最后停在一个脖颈处绑着绷带的黑发男人身上。
      
      朝日奈椿为其新颖的造型忍不住在心里吹了个口哨,下一秒,黑发男人便忽地抬起了眼,与朝日奈椿视线相对。
      
      男人缓缓露出了一下善意的笑容。
      
      朝日奈椿顿了一下,却猛地收回视线,背过了身去。
      
      “椿?”朝日奈梓注意到他的异常,问了句,“怎么了?”
      
      “梓……我刚好像看到了一个从剧本里走出来的人。”
      
      “你是说对方长得很英俊的意思吗,”朝日奈梓看了眼那几个来人,赞同地点了点头,“确实都很端正。”
      
      朝日奈椿有些着急地打断他,“不是长相啦,论长相椿大人什么时候输过别人!是眼睛,那双眼睛仿佛浸透了墨迹般的漆黑,深不见底,仿佛在那深处寄宿着不为人知的情绪……”
      
      “椿……”
      
      “你能理解我吗,梓?”
      
      朝日奈梓深深地望着他,片刻,在后者期待的眼神下拍拍他肩膀:“工作太累了就休息一下,剧本里的台词还是尽量别用在现实生活中,会被人当成怪人的。”
      
      说罢,转身就进屋了。
      
      “……”不要小看他十年多宅龄的眼光啊!
      
      这次拜访中岛敦也跟着过来了,本来应该没他什么事的,但是不知怎的他总是有些挂念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少年的情况,便申请一同过来了。
      
      他忍不住不停回头去看这一屋子的俊男靓男,拉开凳子坐了下来:“这些人都是你的哥哥?好厉害啊。”
      
      不管是朝日奈君的妈妈还是这一家子的基因……
      
      “这么多人……怎么做到头发颜色都不一样的?”中岛敦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童也缓缓调高床斜度,语气平静:“少年,你触及到了世界核心机密,对此我只能告诉你——别问,问就是染发了。”
      
      中岛敦:“……好吧。”
      
      “我听国木田先生说,你觉醒了异能?”
      
      童也愣了一下,问道:“你们把这个叫做异能?”
      
      他顿了顿,掩嘴打了个小喷嚏,与此同时,立刻有三片樱花瓣落在了他头顶。
      
      身后传来朝日奈哥哥们的惊讶声,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目睹掉花现场。中岛敦苦笑了一下,伸手取下了少年头顶的花瓣。
      
      “是普通的樱花花瓣呢。”他看了看,递给了一旁的太宰治。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感觉奇怪的地方吗?”他又问道,“比如说,心里总有些躁动,想要把什么东西撕碎的感觉。”
      
      你们家异能都这么暴力的吗……?
      
      太宰治轻笑道:“敦君,应该不是所有人都像你的小老虎一样那么躁动哦。”
      
      中岛敦震惊:“是这样吗?!”他还以为所有人都要经历一段那种时期,亏他还想自己也是中途才意识到异能的存在,能够提供一些建议呢。
      
      “我理解你。”
      
      中岛敦惊讶地抬起头,不止他,连太宰治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讶。
      
      虽说异能因人而异,但除非是特别嗜血狂躁的异能力,正常觉醒时应该都很平和,眼下这人觉醒的这个类似于开花的异能也应该如此才对……
      
      这可触及到盲点了呢,难道说这个异能力还可以往其他方向挖掘?
      
      太宰治鸢色的眼眸一黯,若有所思沉吟着,下一刻,却听见病床上的少年说道:
      
      “我非常理解你,因为我每次看到那些花瓣的时候也特别想撕碎它们。”
      
      这回换中岛敦愣住了,他感觉这人似乎误解了他的意思,但还是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黑发少年顿住,似乎有些感到难堪地扣了扣被面,片刻才小声说道:“骚里骚气?”
      
      中岛敦:……
      
      太宰治: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