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啊……原来是那方面的躁动,”中岛敦无力地笑了笑,拿出一个笔记本准备记录数据,“朝日奈君,你的情况是近几日才出现的吗?以前有过吗?”
      
      “以前……没有。”
      
      “……这个可疑的停顿是什么?”
      
      “以前没有。”
      
      “真的没有吗?这个可关系朝日奈君的身体健康情况哦,请再仔细回想一下!”
      
      朝日奈童也皱起眉一脸严肃道:“这么娘唧唧的异能,如果以前就有我怎么可能成长成如今这般阳刚男儿。”
      
      中岛敦看着病床上面容白皙水嫩,五官漂亮的少年,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你是认真的吗?
      
      中岛敦叼着笔尾,十分不敢确信地写下一笔,朝日奈童也发现了他的迟疑,感觉到自己被质疑了,立刻扭头向自家兄弟求证:
      
      “雅臣哥,我不阳刚吗?”
      
      朝日奈雅臣一脸和煦地笑:“童童很阳刚。”
      
      “京哥,我不阳刚吗!”
      
      朝日奈右京推推眼镜,一脸不容置疑:“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我养出来的孩子自然最阳刚。”
      
      “椿哥,有人质疑我不阳刚!”
      
      朝日奈椿立刻瞪眼:“谁?!说出来,椿哥帮你教训他,这世界上还有谁比我家弟弟更阳刚!”
      
      朝日奈童也转回头看向中岛敦,微微挑了下眉,直白地表示:你还要再质疑下去吗。
      
      中岛敦:“……”罪恶的源头找到了。
      
      本来中岛敦还对那个叫右京的男人有些畏惧,毕竟是那样精英阶层的人物,总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在亲眼见识了对方恐怖的宠弟属性,中岛敦表示已经淡然了。
      
      又询问了几句详细情况,中岛敦便向童也交换了联系方式和邮件地址。
      
      针对这次事件,国木田独步认为武装侦探社要承担很大责任,毕竟最开始就因为自己门下的社员没有仔细做好工作,将一般民众带到最后车厢避难,之后更是让朝日奈童也出手帮忙解决了犯人,再之后又是不慎另其受伤,再加上现在的这个突然被动地觉醒异能。
      
      所以在请示了社长的意见后,决定由中岛敦作为联系人,时常与少年进行沟通。
      
      唯一庆幸的应该就是少年觉醒的异能不是什么棘手型的异能力,不然光是辅助其掌握就是个难事。
      
      国木田独步陷入沉思,压下了心中冒头的想法。
      
      “朝日奈君,要不要试着加入武装侦探社?”
      
      就在武装侦探社的众人准备离开时,从方才便不再出声的太宰治突然说了一句,顿时引起屋内所有人的惊讶。
      
      国木田独步愣了一下,立刻拽了他一下:“喂太宰,你突然说些什么?”
      
      黑发青年看了他一眼,有些漫不经心道:“诶,因为国木田君一副很想让朝日奈君加入的样子,我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才体贴地代替你说咯。”
      
      “我……!”
      
      察觉到周围的视线,国木田独步抑制住了心中涌起的虐宰冲动,他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在下确实有邀请朝日奈君加入武装侦探社的想法,毕竟这回多数是由于我们这边的差错导致令弟住院,我作为负责人也是深感愧疚,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在下更倾向于亲自辅导朝日奈君掌握异能力,更重要的是……”
      
      金发小辫男人忽然可疑地红了一下脸,太宰治在旁边瞧得一清二楚,顿时忍不住牵动了一下嘴角,“国木田君真好懂啊。”
      
      国木田独步额角抽动了一下,装作没听见一般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在下认为,朝日奈君在危机时刻不顾自身安危,舍身救人的英勇行为十分符合我社的政策方针!”
      
      朝日奈童也震惊了,朝日奈哥哥们都震惊了。
      
      恩……虽然自家弟弟被夸奖了很是高兴啦,但是看着对面那个红着脸喘着粗气的男人,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危险……
      
      朝日奈椿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瞪大了一双紫眸,坚决道:“我反对!”
      
      众人纷纷向其投去视线,朝日奈椿注意到那个黑发绷带青年也像是好奇似的看向了这边,他忽然想不起来自己要说的话,顿了顿才道:
      
      “我家很有钱,不需要弟弟去打工!”
      
      ……
      
      很硬核很欠打的理由。
      
      众人皆陷入一片沉默,朝日奈梓无奈地抵住眼镜,笑容和善地对众人说道:“他开玩笑的,不用太当真。”
      
      “梓?!我是认——唔?!!”
      
      朝日奈梓不由分说地堵住了同胞兄弟的嘴,笑着继续道:“这种事情还是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吧,不用在意我们。”
      
      说着便不给还在闹腾的某人一丝机会,直接将人从病房里拖走了。
      
      突然被cue的童也也是一愣,旋即便对上国木田独步颇为认真的眼神,童也心下震动,第一次有了被人期待的感觉,就差那么一点,他脑袋一热就要答应了。
      
      然而目光一转,他看到自己还吊在半空中的石膏腿,顿时就冷静了。
      
      “国木田先生,谢谢你这么认可我,但个人能力有限,可能有点不太适合贵社的工作。”
      
      回想一下当初的场景,那不是有点不太适合,是非常极其完全不适合!
      
      虽说他觉醒了这个所谓的异能,但像他这种鸡肋上去能帮什么忙?难不成要他在一旁撒花鼓舞,结束庆祝吗?
      
      童也理智地想,他还是别上去丢人了。
      
      国木田独步似乎有丝失望,但很快抛开了个人情绪,十分成熟地回道:“我知道了,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太宰治在一旁不嫌事大地笑眯眯道:“哇哦,可怜的国木田君被这么干脆地拒绝了。”
      
      “……”国木田独步:“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敦,我们会尽量提供帮助的。”
      
      童也看了眼他疯狂抽动着的眼角,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心疼:“恩……多谢。”
      
      武装侦探社的人很快就离开了,接下来的一个月,童也便利用这时间,在和中岛敦信息联系下,对他这个刚觉醒的异能好好研究了一番。
      
      他发现他这个所谓的异能,不仅能催生花苞开放,还能催使未成熟的果实进一步成熟,虽然每天只能凭空绽放一个新品种的花朵,但只要是使其绽放过一次,那么之后便可以自如掌控。
      
      在医院修养了一段时间后,朝日奈童也便被哥哥接回家住了。临出院之际,中岛敦还特地赶来庆祝他出院。
      
      经过几个月的信息交流,两人已经成为很是要好的邮件友人,偶尔中岛敦就会发来自家侦探社聚在一起悠哉喝茶品咖啡的照片,并且十分可疑地夹杂着劝诱某人入社的信息。
      
      中岛敦:国木田先生又提到童也君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挂念一个人,看来是相当中意你呢。
      
      中岛敦:听说国木田先生和太宰先生自侦探社成立起就一直是搭档,真好啊,我想要一个这样的搭档啊。
      
      中岛敦:(图片. jpg)我在金泽市出差,发现了一家超级好吃的生巧店!可惜这家店似乎在生巧口感上十分重视并不提供外带服务。不过在侦探社工作就是有这一点好,可以到日本各处一日归旅游,还能公费住酒店吃三餐外加一顿下午茶!
      
      ……诸如此类,让童也很是心动,每每差一秒就要把‘这么好,我也想入社’的信息发送出去,好在最后都及时悬崖勒马。
      
      “童也君——”
      
      拄着拐杖站在医院门口的童也朝正往这边走来的银发少年望去,后者兴高采烈地挥着手,身边跟着个穿和服的长发少女。
      
      “童也君,恭喜你顺利出院,”中岛敦将手中的花束递给了童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买完我才想起,花束什么的对童也君没什么意义呢。”
      
      毕竟是自产鲜花的。
      
      童也接过花束,淡笑道:“不会,我很喜欢。”
      
      他视线落在中岛敦身边略显年幼的女孩身上,突然伸手虚抚过对方的耳廓,移开手,一朵娇艳欲滴的杜鹃盛开在女孩的发间。
      
      “送给你,我叫朝日奈童也,你是敦君的妹妹?”
      
      泉镜花摸了摸那朵杜鹃,表情颇为惊喜,她抬头看向面前的黑发少年,说道:“不,我是他同事,我叫泉镜花。”
      
      “……”童也沉默地看向中岛敦,你们公司雇佣年龄是不是有点过于宽泛?
      
      中岛敦瞬间看懂了少年那道饱含谴责与质疑的眼神,连忙解释道:“不不不,镜花酱的情况比较特殊啦!”他顿了顿,有些无奈道:“话说你的撩妹技能是不是点亮地有些太快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朝日奈右京便拎着童也的换洗衣物从医院中走了出来。
      
      中岛敦立刻拘谨地和对方问了声好,转而对童也说道:“那我和镜花就先回去了,一会还要去取份文件,下次再来看你。”
      
      童也应了声,目送他们离去。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童也觉得自己恢复的没什么的大碍了,但还是在朝日奈右京的坚持下又多休养了半个月。
      
      看着镜中明显圆润了一圈的自己,童也第一次开始怀念学校生活。
      
      然而床铺和游戏依旧真香。
      
      朝日奈童也想了想,决定打电话给自己的小伙伴齐木君邀请他一起真香。
      
      小伙伴很快就到了,因为就在隔壁。
      
      齐木楠雄:“请不要随便给别人母亲打电话,说要邀请贵宅小朋友一起打电动。”
      
      童也装作惊喜地说道:“齐木,你来看我啦!”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佛系少女的营养液,感谢各位留评的大大们!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大老板!mua~
    另:推一波基友的文文,比我深,可埋个人啦,快去康康!
    —————
    《我金盆洗手很多年了》by会者一祈
    我叫田中,普通的男子高中生,梦想本来是慵懒一辈子。
    可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去给世界意识打工,。
    过程是一把辛酸泪,至于是我的泪还是其他人的泪,这个不太好说。
    我已经金盆洗手很多年了,但是有人对我的过去很好奇,那我就讲讲吧。
    正经文案:田中江活了很多年,是比狠人还要狠的狼灭。究其原因就是在那些年里被他坑过大佬足够填满一个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