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朝日奈童也悠悠叹了口气:“实不相瞒,我是好人家的孩子,让我就这么看着救命恩人来来回回被炸了这么多次实在是于心不忍……虽然不知道被炸了这么多次为什么一点伤都没看到,但如若我今日真的不幸命丧于此,我还有一件事情希望两位能帮我完成。”
      
      国木田独步闻言几乎红了眼眶,大喊道:“蠢货!你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青春等着你肆意挥洒汗水,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止步于此!”
      
      太宰治倒是提了点兴趣,歪了歪头,好整以暇地问道:“什么事情?”
      
      “我手游的圣职装备……就差一个头盔了,麻烦你们帮我集全后放到我的墓碑前。”
      
      国木田独步&太宰治:“……”
      
      “另外我比较喜欢XX家的生巧,如果他家出了新品也请麻烦立刻帮我烧一份过去。”
      
      “……”如若不是双臂被缚,国木田独步十分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当代网瘾少年,他看向不远处的太宰治,后者又在低头闷笑……这个少年是长在了太宰的笑点上吗,次数有点太频繁了吧?
      
      太宰治缓了一口气,似乎是有点笑累了。他眨了眨略微湿润的眼睛,笑着说道:“少年,附耳过来。”
      
      童也纠正道:“童也,我叫朝日奈童也。”
      
      太宰治静静地看着黑发少年走向自己,眸子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那么朝日奈君,接下来就要拜托你了。”
      
      青年的计划很简单,简单到朝日奈童也质疑他的可行性,但出乎意料地是,按照那人说的方法做竟然真的成功了。
      
      朝日奈童也站在堆积的废墟上有些发愣,国木田独步两人已经解开束/缚赶去制服犯人。童也回过神,正欲走下废墟,这时车厢内突然产生一阵晃动,他脚下猛地一滑。
      
      “危险——!”
      
      他即将倒下的地方,此刻铺满了玻璃碎片!
      
      童也脑中一片空白,已然闪躲不及。
      
      霎那间,只见中岛敦迅速转化,一个箭步便冲了上去。健硕的虎臂长长一捞,用力抓住了少年的左腿,只听‘嘎嘣’一声——
      
      中岛敦与童也傻愣愣地隔空对望,然后中岛敦便亲眼看着后者在他注视下,翻了个白眼昏死了过去。
      
      ……
      
      朝日奈右京正在记录着的笔忽然一顿,片刻他才抬头不确定地问道:“也就是说……童也的小腿不是炸弹魔弄的,而是你……不小心抓骨折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中岛敦疯狂地弯腰道歉,国木田独步在一旁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我并不是在责备你,倒不如说你救了童也一命,我们理应感谢你才是。”右京说着,推了推眼镜,但神色似乎还有些奇怪。
      
      眼前的这名银发少年看着和童也年龄相般,且也看不出哪里健壮的样子,虽说少年人的身子还没彻底长成,骨头还有点软,但也不至于能被这样一个纤瘦的人用手抓断吧……若是说那边的金发男人不小心掰断的还合情合理。
      
      右京偏过头看了眼自家大哥,后者也正略带惊讶地打量着那个银发少年,似乎也在生理构造方面对此感到不解。右京收回视线,合上手帐:“好的,多谢各位的配合,详细情况我稍后会与贵社进行联系。”
      
      他冲金发男人点了点头,后者同样对其颔首。
      
      武装侦探社的人很快离开了,童也回过头目送他们,中岛敦也回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彼此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尴尬的笑。
      
      童也没有和右京哥他们提及这人可以变身?的事,一来他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二来作为一般守法市民,活了十六年他都不曾听说过日本存在这样的异能者,想必也不是什么能肆意张扬的事。
      
      两个当事人心照不宣,两两相抵,直接将这页翻过去了。
      
      窗外飘进一阵夹杂着稍许淡香的清风,童也打了个喷嚏,捡起落在床边的樱花瓣,看了一眼随手扔掉。雅臣看了他一眼,走到窗边把窗户拉上了。
      
      “刚入院有些匆忙,一会儿我拜托护士小姐换一个窗外没有樱花树的病房吧。”
      
      朝日奈雅臣目前正好就职于这家医院,虽然主管医科部门不同,但多少还是能走动一下人情的。
      
      “右京,你工作不要紧吗,童也没什么大碍了,我在这边照看就行。”他说道。
      
      右京:“我已经把手边的工作拜托其他同事做了,眼下要先把童也这件事处理一下,一会儿就赶去警局一趟。”
      
      童也在一旁问了一句:“犯人顺利逮捕了吗?”他之后昏迷了,如果没出什么意外应该挺顺利的。
      
      “不出几日就能开庭了,”右京回道,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你别操心这些事了,好好休养,伤筋动骨一百天,晚上我给你带骨头汤。”
      
      以前没太关注这方面,如今事情发生才意识到,这孩子的骨头怎么这么脆弱?!果然还是因为被他惯的成天在家打游戏不去运动,还被那些不负责任的哥哥带去吃外面的垃圾食品的原因吗?!
      
      朝日奈右京眼神危险地盯着面前的少年,心中已经有一张斯巴达运动饮食两手抓的清单逐渐成形。
      
      右京赶着时间没坐多久便去处理事务了,没过多久,朝日奈枣便行色匆忙地闯了进来,情景再现了一番。
      
      朝日奈枣坐在椅子上擦了擦额角的汗,长舒一口气道:“还好你没出什么大事,不然京哥得掐死我。”
      
      “我不是给枣哥你打电话了么,没大事不用过来的。”童也伸手够了够床头旁边小桌上的橘子,没够到,转头看向朝日奈枣。
      
      朝日奈枣万分无奈地拿过橘子开始扒皮:“你出事了我在公司也坐不下去,索性就请假了。”他顿了顿,“不过你真是够倒霉的,这么赶巧的事竟然也能被你碰到。”
      
      童也:“枣哥……你也不容易,生活在那么危险的城市里。”
      
      朝日奈枣:“说什么呢,横滨可是个和平且安全的城市,”他把剥好的橘子递了过去,“是你运气太差。”
      
      童也:“……”行叭。
      
      两人说话间,童也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都是自家哥哥发来的消息,不是在问平安就是在说下班马上过来问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看来京哥已经通知家里人了,只不过眼下情况已经稳定,便没让他们请假过来。
      
      童也翻了一圈,一条最新消息置于最顶,发信人格外引人注目。
      
      风斗:
      
      亲爱的弟弟,听闻你不幸遭遇爆炸事件,哥哥我十分担忧,奈何身在北海道,无法立刻赶到你的身边,还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待哥哥回去后会给你带最喜欢的北海道生巧。
      
      珍重。
      
      ——下面还体贴地配上了网络宣传的北海道生巧图片。
      
      童也挑起眉,这人会有这么好心?
      话说不过是出生晚几个月,算哪门子的哥哥。
      
      果然,他这边念头还没散,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风斗:
      
      ——之类的话你以为我会说吗。(略
      
      下面附有一张他正在享用生巧的图片。
      
      两秒后,又进来一条信息。
      
      风斗:
      
      难吃。
      
      “……”童也捏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用力了几分,发出咯吱的声响。
      
      朝日奈枣在一旁默默看着少年愈加阴沉的脸,无奈道:“……喂,不会是风斗那小子又说了什么吧,你悠着点,这手机不是京哥刚给你买的吗。”
      
      童也顿了一下,瞬间恢复理智。他上一个手机就是因为风斗那混球弄坏的,手里这个才买一个月,再坏京哥就该真生气了。
      
      忍耐,忍耐。
      
      童也深吸一口气,立刻调出家庭相册,选了张朝日奈风斗婴儿时泪眼汪汪爬去捡奶嘴的照片,找到班级群,发送。
      
      感谢美和妈妈慧眼如炬从小就看出风斗是个坏孩子,特地给他留下了一堆大偶像的糗照,以备不时之需。
      
      童也舒服了,他点开短信画面开始回信。
      
      童也:
      
      谢谢风斗哥哥这么关心我,童童好开心呐(么么哒!
      
      童童还特意帮哥哥在班级里宣传了一下哥哥的英姿,帮哥哥加了个人设,期待哥哥回来的那一天~(爱你比心哦
      
      发送。
      
      童也:呵。
      
      朝日奈枣:“……”有的时候总觉得家里的小崽子比阴险的大人都可怕。
      
      夜幕降临之前,朝日奈雅臣拜托护士换了个病房,一并将童也的换洗衣物都拿到了那间病房里。
      
      右京期间来了一趟带来了病号饭,之后又匆忙拎着公文包离开了,看来这次的案件牵扯的东西不少,似乎有些棘手。
      
      朝日奈枣本有意留在医院过夜,但雅臣考虑他第二天还要正常出勤,便直接与其他同事换了班,准备在医院陪童也一夜。
      
      朝日奈雅臣俯身摸了摸他的额头,在这种情况下的第一天身体处于虚弱状态很容易发烧,不过好在手下一片温热,并没有发热迹象。
      
      雅臣捋了捋童也额前微湿的碎发,尽管少年没说什么,但毕竟是小腿骨折,不痛是不可能的,眼下已经近凌晨四点,折腾了一夜的少年终于疼累到有些睡意了。
      
      雅臣又守了一会,看了眼时间,起身准备去办公室取一些病例来看。
      
      凌晨五点半,一道尖锐的叫声突然划破寂静的医院。
      
      此刻的医院走廊已经有家属在走动了,听到声音纷纷探出好奇的视线向声源处望去。只见一名女护士跪坐在地,她的面前是一个普通病房,此刻这名护士正表情震惊地看着那间病房里,她的脚边堆满了粉嫩娇柔的樱花瓣。
      
      樱花瓣……?
      
      众人后知后觉地嗅到了一道略显浓郁的花香。
      
      事实上,樱花的香味很淡几乎闻不到,但如果是大量的花瓣簇拥在一起且还是近距离接触,那么味道就会变得十分浓郁沁人。
      
      “不好意思!我是病人家属,麻烦让我过去一下!”
      
      原本刚走到楼梯口的朝日奈雅臣发现叫声方向正是童也的病房后,立刻冲了过来。他停在病房前向里面望去,脸色瞬间猛地一变。
      
      病房内俨然已经是片樱花花海,深度达到成人腰部,甚至仍有增加的趋势。其中被淹没最严重的地方就属那张病床,此时,床上的黑发少年正紧捂着口鼻,奋力将床上即将将他掩埋的花瓣推到地上。
      
      听到门口熟悉的叫喊声,少年立刻抬起头,眼眶红红地闷声喊道:
      
      “雅臣哥……!”
      
      旋即就猛地打了个喷嚏。
      
      朝日奈雅臣清楚地看到了有五六朵樱花凭空出现,悠悠地落在了少年的头顶。
      
      他心下生疑,然而眼下来不及多想,连忙在花瓣堆中艰难地迈开腿,将人抱了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乌伊很无奈的地/雷
    “佛跳墙”,灌溉营养液+6
    “落雪无尘。”,灌溉营养液+5
    么么哒,感谢支持!
    继续随机甩小红包w来留言找我玩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