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童也欲言又止地看着这人,心中有万千问候难以用言语表达。好在有人帮他说了出来。
      
      国木田独步掐着太宰治的脖子疯狂摇摆,咆哮道:“什么时间?什么场合?什么地方?你的脑子里难道没有TPO的概念吗?啊?!”
      
      “国木田君太暴躁了,这样下去眉间的小川会变地更深哦。”
      
      “太宰——!!”
      
      “而且这名少年也不是炸弹狂魔,这样继续追问人家太可怜啦。”
      
      国木田独步猛地停止摇摆,“你说什么?”
      
      中岛敦上前一步,惊讶道:“太宰先生是说,这个人不是犯人?”
      
      太宰治耸耸肩,表情漫不经心:“一听便知。”
      
      两人露出疑惑表情,国木田独步皱眉:“说清楚点。”
      
      太宰治轻叹一口气,那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硬生生让国木田独步额角青筋跳动了两下。他朝朝日奈童也微微一笑,忽然伸手拿过他手里的手机,指了指耳机连接插/孔的地方,“这里,漏音了。”
      
      众人一愣,凝神静听,果然听到了一道极微弱的甚至会被呼吸声盖过的游戏音效。
      
      “正常的炸弹狂魔应该也不会在‘工作’中有玩手游的闲心吧。”太宰治将手机还给了黑发少年,鸢色的眼眸忽然不动声色地滑过他的右锁骨下方。那里一片白皙光洁,下一秒,他便状若无事地移开了视线。
      
      “而且重要的是,”他转向一旁的中岛敦,“敦君,能帮我打开那个黑色的包包么?”
      
      “这个么?”中岛敦走到座位上的包包前,一靠近,便闻到了上面浓重的烟味。
      
      他疑惑地看向一侧的黑发少年,“这是你的包包吗?”他觉得少年不像是私下会吸烟的叛逆人,但包却紧贴着这人放着,所以便问了一句。
      
      朝日奈童也摇摇头:“一个大叔让我帮忙看着的。”
      
      中岛敦表情一沉,显然意识到了那个真正的炸弹狂魔就是这个包包的主人。
      
      “小心哦。”太宰治在一旁轻声提醒,半开玩笑般道,“说不定里面装着颗炸弹。”
      
      “……”中岛敦抿紧唇,小心翼翼地拉开链子,拉链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尤为清晰,童也也不由得皱起眉,忽然一把手按住了他。
      
      “等会儿。”
      
      中岛敦猛地收住动作,表情惊疑地看向他,另外两人也一齐疑惑地投去视线。
      
      “你们是拆弹专家?”
      
      中岛敦迟疑地答道:“……并不是。”
      
      “那就是略通这方面的经验者?”
      
      太宰治有趣地打量了他一眼,似乎猜到了什么,好心回道:“也不是哦,我们是武装侦探社的普通雇佣社员。”
      
      武装侦探社……没听说过。
      
      童也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抬手看了眼手表。
      
      “我们商量个事……我还有一站就下车了,你们要开包能不能等我下车后再开?”
      
      其实说实话,他更想说的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啥技能都没点亮就敢徒手拆弹?
      
      尽管那个包包很深,黑乎乎一片看不清里面,但按照这种趋势肯定就是那个了吧?
      
      但他也不是冷漠无情的魔鬼,能配合搜查还是会配合的。
      
      “如果你们怀疑这个包包的主人的话,那位大叔刚才已经从这个方向离开了,他当时只说了东西易碎所以就放在这里了。”朝日奈童也指向一侧车厢,回忆着那人长相打扮,努力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国木田独步沉吟片刻,推推眼镜道,“确实,是我考虑不周了,不能就这样把一般民众牵扯进来,方才认错人失礼了,多谢配合,我们会尽快送你出去。”
      
      童也闻言刚想松口气,就听旁边的黑发青年插嘴道,“可能不行了喔。”
      
      朝日奈童也向他看去,太宰治眨眨眼,对他露出微微遗憾的表情:“从你上车起,这趟列车就没有停车了,而且……”他意味深长地顿了顿,目光落在少年身边的包包上,“据你方才的描述,这个包包里装的炸弹,有百分之七十多可能会是微震感型炸弹。”
      
      太宰治用手比划了一下,通俗易懂地笑着解释道:“就是那种稍微一个晃动就有可能会爆炸的那种。”
      
      “桀桀桀桀桀桀桀——!!”
      
      话音刚落,便听包内突然传出一阵尖锐笑声,朝日奈童也下意识要站起身,但想起青年刚才的话硬生生地忍住了。
      
      本以为这人会控制不住生理反应跳开的太宰治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旋即又移开了视线。
      
      声音是从包内部传出来的,中岛敦回头看了一眼国木田独步,后者又看了一眼朝日奈童也,咬了咬牙,向中岛敦点了点头。
      
      中岛敦悄悄地瞅了眼坐在旁边表情木然却一动未动的黑发少年,心中也不禁为其感到倒霉。毕竟出于好心帮忙,但却没想到遇到这种事,瞧一身打扮,想必也是被家人精心呵护着的,不知这回该留下多么可怕的回忆。
      
      然而即便他这么想,手下却依旧没有停下来,一旦炸弹爆炸,那么受到威胁的不仅是他们这趟车厢,就连尾车厢的人也会全部受到牵连,因此眼下这个行李能够提供的线索便变得尤为重要。
      
      “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担上我们武装侦探社的名义。”中岛敦低声认真道。
      
      朝日奈童也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苦笑了一下:“恩,谢谢。”
      
      话是这么说,但一旦炸弹爆炸,谁又能逃得了,又不是小说漫画有烟无伤愣是炸不死。
      
      但童也还是不由得对这个腰带异常长的银毛少年产生了点好感。他由衷夸道,“你真是你们社长的好职员。”
      
      “……”
      
      恩……?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童也重新说道,“有你这样的雇佣社员,你们社长真是走了八辈子的好运。”
      
      ……怎么还是有点奇怪?
      
      太宰治低着头捂嘴,肩膀不停地抖动。
      
      中岛敦莫名有些泄气,无奈回道:“恩……谢谢你。”
      
      终于发觉自己说错话,童也沉默下来,眼角瞥见中岛敦再次动手,他立刻扭开头不去看那边。
      
      抬头,便发现金发小辫哥正两指夹着一张薄薄的看起来很像宣纸的纸片,如临大敌地盯着那包。童也说道:
      
      “你也出汗了吗?我也是,可以也给我一张你手里的宣纸吗,我忘带纸巾了。”
      
      没什么条件就凑活凑活一下吧,听说宣纸还能吸油。
      
      闻言,国木田独步整个人都僵住了。
      
      太宰治在一旁更加用力地捂着嘴,肩膀抖动地频率更快了,看那样子忍地快到极限了。
      
      一旁已经将炸弹以极轻柔动作取出的中岛敦:“……”那个,我们好像是在处理炸弹吧?
      
      就在这时,车厢内突然响起一道甜美的车站提示播音,已经到横滨了。
      
      童也万分绝望地看着依旧行进的列车,果然如刚才那个黑发青年所言,他是下不成车了。
      
      “果然如太宰先生所料,这是微震感型炸弹!”中岛敦道。
      
      国木田独步:“小心点,发声装置在哪?”
      
      炸弹被中岛敦以极其小心的动作转移,童也心下一喜,立刻站起身准备离那边再远一点,一抬眼,发现那个叫太宰治的人却是一脸沉思地看着那个炸弹。
      
      青年嘴巴无声地动了动,童也愣住,读出了这人说的话——
      
      糟糕了。
      
      一道铁器撞击地面的清脆声响起,黑发青年面色一变,突然喊道:
      
      “趴下!”
      
      一瞬间,童也只来得及看到一道白色身影扑向自己,接着便是剧烈的爆炸声,巨大的气流冲击扑面而来,耳边接连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
      
      ……
      
      周遭终于恢复平静。
      
      朝日奈童也从身上这人怀里爬出,头顶的灯闪烁不止,依稀可见躺在自己身边的人的面孔,以及他裸/露在外的形似老虎的健硕四肢。
      
      这人果真是保护了他。
      
      童也没理会这人身上的奇怪之处,用力把人翻了过来贴着胸口听了听。
      
      还好,还活着!
      
      童也立刻动手拍了拍这人灰突突的脸颊,后者皱着眉发出一声呻/吟,缓缓睁开眼睛。
      
      “中岛先生?”童也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中岛敦眼中没有焦虑,显然还未从爆炸的冲击中完全清醒过来。
      
      然而就在这时,方才那道刺耳慎人的笑声再次响起,一个身影从灰尘中走出,正是那包炸弹的主人!
      
      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在眼前一闪而过,朝日奈童也怔愣住,只见方才还躺在地上尚未清醒的人就这么冲了上去,一双金色的眼眸带着几丝兽性,动作利落凶狠地向男人挥出一拳。
      
      朝日奈童也回过神向四处搜寻,捡起包跑到了那个黑发青年面前。
      
      此刻,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都陷入了短暂昏迷,以两人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半径50厘米的黑洞,整个人都几乎陷在其中,只有胸口以上还在外面。
      
      童也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一瓶水浇在了太宰治的脸上,后者终于清醒过来。
      
      太宰治清咳了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声音沙哑:“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名娇柔的少女用亲吻温柔地唤醒我呢。”
      
      童也没再给他废话的机会,直接将剩下的水灌进他嘴里:“没有少女想亲你的,剌嘴。”
      
      “……”
      
      童也:“你不是很厉害吗,想个办法救救你的同事。”
      
      太宰治有些不解地歪歪头,不答反问:“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很厉害,国木田君看起来似乎比我可靠多了。”
      
      原来你还有这种自觉,他好欣慰。童也试着拽着这人的脑袋往外拔了拔,随口一答:“大概是你的绷带格外美丽?”
      
      “恩……我非常荣幸我的绷带能得到你的青睐,不过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拔我的脑袋,我下面很紧的。”
      
      刚醒过来只听到最后一句的国木田独步:“???”
      
      没想到这个炸弹狂魔竟然还有这样的异能力,果然那封匿名信是用来扰乱他们视线的。
      
      对方肯定是得知了警方和武装侦探社联手的消息,所以才事先设下一计趁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包炸弹时,引爆其他装置,并在同时驱动异能意图困住三人。
      
      好在敦的虎形态一向反射神经拔群,在一瞬间救下了那名少年,还躲过了束/缚,但眼下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国木田独步迅速理解了现状,随着那两人的打斗不断有尖锐的碎片射/来,国木田独步难以躲避只能迎面接住,一个少年却在这时跑到他面前,抡着背包硬生生地把碎片挥到了一旁。
      
      国木田独步一愣,神情顿时紧张了一度,“笨蛋!你怎么还在这里?!快跑啊,最后一列车厢那里有警察,快跑过去通知他们!”
      
      “车厢一边被堵死,一边有两个人在打神仙架,小辫哥,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突然拥有金钟罩这么高大上的特技?”
      
      国木田独步:“……”
      
      童也:“我也觉得没可能。”
      
      他转向另一坑里的太宰治:“你想到好办法了吗,需不需要告知一下我的力量值用作参考?”
      
      黑发青年牵起一丝淡淡的笑,鸢色眸子里情绪意味不明:“方法有是有,不过可能会有危险,少年你不再考虑一下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啦我来啦我来啦~
    今天依旧随机给留言送温暖的小天使发小红包,先到先得哦!(≧▽≦)
    最后再卖萌滚一圈求个收藏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