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国立中心医院。
      
      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中,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他紧锁眉头,面色苍白,本应端庄俊朗的面容上此刻布满焦灼。
      
      这样的神色在这医院中并不罕见,偶有一两名医者或家属因其精英气质的打扮微微侧目,但随即也司空见惯般移开了视线。
      
      男人行色匆匆地挤进电梯,行动间几缕金色碎发自打理妥帖的头上滑下,平白为男人禁/欲的气质添了一丝性/感。站在他斜前方的年轻女性不禁悄悄红了脸,电梯在这时停住,男人低声说了句‘抱歉,借过一下’后,立刻侧身挤出了电梯。
      
      病房外走廊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急促脚步声,朝日奈雅臣看了眼病床上的人,又回头看了眼屋内站着的众人,边低声喃喃了句‘应该是来了’边走向门口。正要伸手开门,却只见病房门突然被门外人一把拽开,一面色焦灼的金发男人自门外冲了进来,口中大声喊道:
      
      “童也——!”
      
      “京哥?你怎么——”来了。
      
      病床上的人惊讶地看着来人,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打断。
      
      “雅臣哥给我打电话说你出事了,还遇上炸弹魔了,有没有哪里受——你这腿是怎么了?!”
      
      朝日奈右京震惊地看着病床上少年被高高吊起打着石膏的左腿,“这、这是被炸弹魔弄得?还能不能正常走路?会不会有后遗症?雅臣哥你明明和我说不是很严重的!”
      
      男人向朝日奈雅臣投去谴责的目光,雅臣无奈地苦笑道,“右京,稍微冷静一点,童也只是左小腿骨折,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
      
      病床上的少年也跟着点头,“对对,修养一阵就能好,京哥别太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朝日奈右京也意识到自己情绪过于激动,叹了口气,抬手将额前的碎发顺到了头顶,“刚接到雅臣哥的电话时,我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童也,你这孩子真是无时无刻不让我挂心,所以早上我就说让我开车送你去横滨……”
      
      他无奈地看了眼床上的少年,后者立刻心虚地扭开了头,望向窗外风景。右京在心里又叹了口气,转身面向自方才就在病房里一直保持沉默的几人,推了推眼镜,他说道:
      
      “诸位便是武装侦探社的社员吧,方才在电话中我已经简单了解了情况,我是朝仓律师事务所的朝日奈右京,此次炸弹魔炸横滨地铁事件受害人,朝日奈童也的哥哥,想就此次事件简单咨询几句,请问诸位现在方便吗?”
      
      ……
      
      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周末,朝日奈童也和家里人报了备,打算去找在横滨某著名游戏开发公司上班的朝日奈枣,取即将发售的游戏DEMO。
      
      朝日奈枣很早以前便搬出了朝日奈公寓,独自一人在外生活,因为工作繁忙,兄弟们也很少能聚在一起,唯一和家里联系频繁点的也就只有家里排行倒数第二的童也,每个月都会给这只酷爱游戏的小崽子邮寄新品DEMO。
      
      以往都是邮寄回来的,但前几日朝日奈枣给童也打电话,直接说了让他来公司取,中午顺便出去一起吃个饭。童也自然欣然答应,毕竟在家待着京哥总是管着他饮食,连外卖都不让定,眼下能出门光明正大地蹭顿饭简直不能再好。
      
      所以在听了电话那边人的话后,某崽子便立即发动奥义·厚脸皮,一骨碌点了一堆菜名,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掺进了一盒外带生巧。
      
      朝日奈枣在电话那边沉默片刻,“你是要吃穿我的钱包吗……?”
      
      童也故作哽咽,“枣哥,京哥前几天把我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买的两盒生巧都给没收了,我昨天还梦到它们在京哥的房里呼唤我……”
      
      朝日奈枣,“……”
      
      童也悠悠叹气,“唉,没有生巧的童童还算什么童童。”
      
      朝日奈枣深知这兔崽子的套路,平日里懒得跟条咸鱼似的,每到这种时候才会向他们这些哥哥讨好。朝日奈枣觉得自己理应拿出成熟男性的威严,让这兔崽子知道下社会的险恶。
      
      然而,偏偏他这个成熟男性很是吃这套,每次都被吃得死死的。
      
      朝日奈枣想到了同样比吃的死死却不自知的自家二哥,顿时也就释然了,“……我知道了,给你买一盒。”
      
      “两盒。”
      
      “你想让京哥杀了我吗?!”
      
      “嘁。”
      
      “喂臭小子,我听见你咂嘴了!”
      
      无视电话那头暴躁的声音,朝日奈童也低头看了看手表,确认道:“枣哥,我现在就出门了,坐地铁过去,大概11点半到你公司楼下。”
      
      朝日奈枣也看了眼手表,应了声,“知道了,你出门小心点,记得看车。”
      
      两人很快便挂了电话。
      
      童也不是第一次去横滨找他哥,推拒了要开车送他的右京,自己去乘地铁了。
      
      那时他就应该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
      
      他一上地铁便发现,车厢里几乎没有什么乘客,隔着几个车厢才能看见一两个乘客来回走动,这在周末白天可是很少见的,童也心下疑惑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没多想,随便挑了个座就坐下了。
      
      直到一个穿着卫衣戴着帽子的人突然拍了他一下。
      
      “小同学,我有些要紧事要做,你能帮叔叔一个忙吗?”
      
      视线忽然恍惚了一下,童也愣了愣,抬起头,男人戴着口罩只露了双眼睛在外面,“什么事,您说。”
      
      “我这里面装着很重要的东西,但是非常易碎,我担心一会我着急走动时不小心弄坏,能让叔叔暂时放在这里,办完事再来取吗,”他说着,动作轻柔地将黑色包裹放在了童也身边。
      
      “你是横滨站下车吧,刚才买票时我在后面撇到了一眼,叔叔我也是横滨站下车,马上就回来不会耽误你的。”
      
      左右不过是帮忙看行李,童也便点了点头,随口答应了。
      
      男人很快离去,没过几分钟,从上一节车厢那边又进来三个人。童也往那几人身上瞟了一眼,其中两人神色慌张,正站在车厢中央四处张望,另一个人却面色平静地很,懒洋洋地靠在扶杆上,打了个哈欠。
      
      童也瞧见了他露在外面的手腕和脖子缠着的绷带。
      
      cosplay ?
      
      他默默收回视线,掏出手机开始刷游戏体力。
      
      国木田独步:“可恶,又让那个混蛋逃掉了!”
      
      中岛敦环顾了车厢一周,语带慌张;“国木田先生,那个匿名信上说的真的是正确信息吗,会不会是故意分散我们的视线?”
      
      国木田独步脸上也是挥之不去的愁色,“是不是真实信息也无所谓了,即便不是这趟列车,也必定会是下一趟,一旦那个炸弹魔将炸弹引爆整趟列车的人都会遭殃!”
      
      童也在手机屏幕上飞舞的手指突然滑出了边界。
      
      “……”他抬起头看向那三个在车厢中央旁若无人地说着很危险的话题的身影,虽然离得有些距离,但他这边依旧听得很清楚。
      
      低头看了看宣告连击失败的游戏画面,沉默片刻,重新开了一局。
      
      “警方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目前所有乘客都在车厢最后一节避——咦,这里怎么还有一个?”
      
      中岛敦震惊地看着此刻正稳稳坐在座位上的黑发少年,后者也正捏着个手机一脸一言难尽地望着他们这边。
      
      中岛敦瞪眼:“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
      
      太宰治捂住嘴闷声笑了两声,发出一道长长的诶声,“敦君你才看到吗,莫非你还是个隐性天然?”
      
      国木田独步霎时目眦欲裂,“蠢货!这种事怎么还能犯糊涂,还有你太宰!早就发觉了为什么不早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中岛敦连连弯腰道歉,一头银灰色短毛随着动作来回飞舞。见男人已经走到黑发少年面前,他连忙扯了扯一旁的青年,自己也跟着跑了过去。
      
      童也坐在座位上看着面前神色凝重的金发男人,见他凝神望着自己好像要说什么,但又忽地陷入了沉思,童也想了想,率先开口问道:
      
      “你们……在玩生存游戏吗?”
      
      中岛敦本就心下着急,听到面前人的话立即意识到这人完全没有察觉到眼下状况的危险性,他伸手想要拉住这人把他送到最后一节车厢,谁知,国木田独步突然伸手拦住了他。
      
      “国木田先生?”中岛敦疑惑地看向身边人,却见他眉目紧锁地盯着面前的少年,突然问出一句:
      
      “失礼,请问你是怎么上的这趟车?”
      
      中岛敦一愣,忽然就想起这趟前往横滨的列车在各城市的进站口早已于半个时辰前被封锁,而他则在十五分钟前特地一一检查了每节车厢,按理说不能有漏网之鱼的……
      
      那么这个人,是怎么上车的?
      
      莫非——
      
      中岛敦面色一变,显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你……”
      
      “我当然是正常买票上的车啊。”朝日奈童也不解地看着他们,这是怀疑他逃票了?那可真是太太太失礼了,他这辈子占的最大便宜也不过是在巧克力专卖店里多尝了几块试吃用生巧而已。
      
      “可是这趟列车早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停止售票了。”
      
      “停止售票?没有啊,好多人都是和我一起上车的,你看——”童也示意他们看向右侧那节车厢,声音却在同时戛然而止。
      
      他看着前后空荡荡不见一名乘客的车厢,想起方才这几人说的话,忽然品过味来了,“你们是怀疑,我是你们刚才说的炸弹狂魔?”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沉声道:“就眼下情况来看,你确实是最有嫌疑的……虽然我也有点不敢相信那个连续炸毁三个地铁站,杀害了27条生命的凶手会是个未成年。”
      
      朝日奈童也有些无语,虽然他不怎么关注新闻,但若横滨发生这么大的事,早就应该能有所耳闻。
      
      “……你们真的不是在演?你们看我这样的,像是一个杀人犯么。”
      
      少年长着一张乖巧讨喜的脸,打扮干净爽利,四肢纤瘦,的的确确不太像那个警方所说的通缉犯。
      
      但也有消息说那个炸弹狂魔是个异能者,擅于用人皮脸伪装自己,警方也因为这个多次缉拿失败,所以才不得已向他们武装侦探社发出搜查委托。
      
      国木田独步和中岛敦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确定。
      
      难道真的是他在协调乘客的时候漏了一人?
      
      中岛敦沉吟,余光忽然瞥见一道浅咖色的身影飘过,心下一惊,立刻出口制止道:
      
      “危险!太宰先生……!”
      
      然而为时已晚,太宰治已经走到了少年身边。朝日奈童也看了这人一眼,乌鸦鸦的黑发,发尾微微蜷曲起蓬松柔软的弧度,一双透亮的鸢色眼睛盯了自己稍许,忽地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蓦地一下,速度极快地伸手在他脑后捞了一把。
      
      朝日奈童也缓缓睁大眼睛,怔愣了一瞬,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惊都没来得及惊一下。
      
      练、练家子!
      
      这是要强行把他缉拿归案吗?!
      
      童也表情谨慎地盯着面前人的举动,却只见他缓缓摊开了手心——
      
      一只瓢虫缓慢地展开翅膀,悠悠地飞起。
      
      青年笑容爽朗,“好险,差点就要撞到你了。”
      
      朝日奈童也:“……”有病?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欢迎各位老板捧场~
    另:求一波预收,《成为猫后我被帽子先生吸了又吸》中意的记得在作者专栏中把小朋友领走哦~
    ————
    我叫齐木阳彦。
    身为家中三男,本该受尽宠爱的我却在大哥与二哥的决斗现场被波及后流落到了异时空,变成了一只猫。
    由于无意间将小鱼干藏到了某羊组织老大的被褥里,目前正在被其追杀。
    为了逃命,我的猫前辈提供宝贵意见:找个铲屎官寻庇护。
    绷带狂热者pass
    大型猫科动物pass
    喜欢幼女的变态pass
    兜兜转转,终于得知港黑最后一颗良心早被我得罪透。看着气势汹汹仿佛要提刀杀猫的人,我默默递出自己的大腿,试图勾引。
    亲,爽一口不?
    阅读提示:
    1, cp啾也
    2,主角异能为情绪操控。
    3,猫形态下会使众人无脑想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