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木苏里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26 23:56: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考试 ...

  •   稀落的灯火在院子里分割出明暗,江添就站在那片影子里,身量很高,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利落轮廓,又不过分单薄。他单肩背着书包,拇指勾在黑色的包带上,一直偏头看着别处。
      直到盛明阳把儿子拉过去,他才转过脸来,接着便是一副吃了馊饭的模样。
      看到对方这么不开心,盛望爽了一点。
      
      “怪我,作为长辈真的太失职了。我居然才知道小添也在附中念高二,你俩一个班啊!”盛明阳搂着儿子的肩膀,把试图钉在原地的盛望往前拔了一步:“这么说,你们今天白天就已经见过了?”
      他跟亲儿子互动还不够,还要抬头去看江添,好像江添会回答他似的。
      江添当然不会理他。
      
      片刻的功夫,江添已经收了表情恢复冷脸,看盛望的模样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小添。”有人轻轻叫了一声。
      
      听到女人温和的声音,盛望这才想起来,除了江添,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在场呢——
      江鸥就站在儿子身边,打扮得简单清淡,跟想象中的风格天差地别。她在女人当中算得上高挑,却依然比江添矮一大截。这样的对比显得她毫无攻击性,甚至透着一股柔弱的亲切感。
      
      她拉了一下儿子的胳膊,轻声说:“小添?盛叔叔问你话呢,你跟小望是同学,已经见过了吧?”
      
      江添转开头,眉心飞快地蹙了一下,那一瞬间的表情中透着本能的不耐烦和抗拒。但他最终还是没能扛住亲妈的目光,僵持片刻又转回头来,不冷不热地扔了一句:“睡了一天,没注意。”
      盛望心说放屁,你这个骗子。
      
      这话再续下去只会更僵,盛明阳及时出来打圆场。
      他笑了一声说:“第一天做同学,没记住脸的太多了,正常,以后相处久了慢慢就熟悉了,来日方长嘛。”
      江添面无表情地看向他,拇指在书包带上滑了一下,将包往上提了提。那架势,似乎下一秒就要抬步离开了。
      
      果不其然,他张了口低声说:“我先——”
      “先陪妈妈吃完饭好吗。”江鸥声音温和中透着一丝小心翼翼,听起来几乎像恳求。
      江添:“……”
      
      盛望仿佛看到这人皮囊下的灵魂猛烈挣扎两下,又憋屈地躺了回去。
      他看热闹看得有点幸灾乐祸,但下一秒又乐不出来了,因为江鸥搞定了儿子,转过头来冲他笑一下。
      
      这是盛望第一次看清这个女人的正脸,在她笑起来的瞬间,他忽然发现对方的长相和他妈妈有五分相似。
      也许是灯光模糊了线条轮廓,也许是嘴角都有一枚浅浅的梨涡。
      又或者是时间太久了,不论他怎么巩固,记忆里的人都无可逆转地褪了色,已经没那么清晰了,甚至开始和某个陌生人渐渐重合……
      
      “小望?”江鸥不太确定地叫了他一声。
      盛望怔愣一下回过神,他突然连敷衍都没了心情,咕哝了一句:“爸我胃疼,先上楼了。”
      
      “诶别跑,晚饭呢?”盛明阳想拽他没拽住,“不是说好了么,这点面子都不赏给你爸?”
      盛望拎着书包往门里钻,头也不回地说:“你儿子明天考试,五门课一门都没学过,有个屁的时间吃饭。”
      
      家里阿姨递来拖鞋,他趿拉着上了楼,走到拐角时忍不住朝窗外看了一眼。他们还在楼下院子里,盛明阳正跟江鸥说着什么。
      无非是解释他这个儿子如何如何少爷脾气,开开玩笑就过去了,别往心里去。
      
      江添还被他妈妈抓着手臂,走不掉。他漠然站在暗处,空余的那只手握着手机,低头滑着屏幕。
      没滑几下,他似乎发觉了什么,蓦地抬头朝楼上看过来。
      盛望惊了一下,扭头就走。
      
      他往握把上挂了个“不准敲门”的牌子,便反锁了房间,又塞上耳机把音乐声音调大,大到外面打雷都听不见,这才坐下。
      新教材在桌上排成一排,他窝在椅子里转笔。
      
      旁边搁着的手机屏幕一会儿亮一下,一会儿亮一下。他攒了好几个,才伸手去解锁。
      
      给他发微信的是上一个学校的同桌,考试不太在行但人很仗义,天生有股好汉气质。盛望常常觉得他不是来上学的,是来上梁山的。上到高三下到高一,只要是活人都跟他有交情。
      
      八角螃蟹:
      高二的期末考试数理化卷子?你要这个干嘛?大佬不是吧……刚放暑假就开始预习啊?
      
      八角螃蟹:
      也不对啊,预习你要期末卷子干嘛?
      
      八角螃蟹:
      大佬?你回我一句。
      
      八角螃蟹:
      盛哥?
      
      八角螃蟹:
      班长!行吧,不发试卷图你都看不到消息。
      
      盛望转着笔单手戳字——
      罐装:
      我刚看到。
      
      八角螃蟹:
      装,你再装。你就是懒,多打一句话都嫌费劲,每次几条消息攒一块儿回。
      
      八角螃蟹:
      看,又开始攒了。
      
      八角螃蟹:
      行吧,你帅你说了算。试卷我帮你要到了,数理化三门各一份是吧?语文英语你怎么不要呢?怎么还搞学科歧视。
      
      罐装:
      你才歧视,一晚上哪搞得了那么多,得会取舍。
      
      八角螃蟹:
      什么玩意儿?一晚上?您干嘛呢这是?还有你平时不是懒到能发语音就绝不打字么,今天怎么了?居然手打了两句话。
      
      盛望悬着手指“啧”了一声,终于放弃打字,发了一段语音过去:“因为我今天刚来这倒霉学校,明天就要周考,考高二上学期全部内容,我不临时抱个佛脚明天就要五门零蛋了。语文英语来不及了靠缘分,数理化三门还能垂死挣扎一下。”
      
      八角螃蟹回了他八个黑人问号表情包,然后二话不说把三张卷子传过来了,还附带一条语音。
      “不是,我没弄明白。你一门做一张卷子挣扎不了几分吧?人家也不可能考这几张卷子上的原题啊。”
      
      盛望:“谁跟你说我要做卷子了。”
      八角螃蟹:“那你要干嘛?”
      
      盛望:“照着卷子按照分值比例划重点。题目各省千差万别,但重难点还是有点相似的。我看看哪几个模块分最高,今天晚上集中抱一下,性价比高一点。”
      八角螃蟹:“还能这样?”
      盛望:“都说了,垂死挣扎。”
      八角螃蟹:“那其他怎么办?”
      盛望:“看命。”
      
      回完这句话,小少爷突然生出一股子心酸感来。他混迹江湖十六年半,居然还有考试看命的一天。
      他想了想,又问螃蟹:“那个蒙题口诀是什么来着?”
      八角螃蟹:“哎你等等,我记在笔记第一页了,我拍给你。我天,还有看到你用蒙题口诀的时候,普天同庆。”
      
      夜里12点多,盛望捋完了化学和物理,眼睛涩涩的有点酸,不过更酸的是胃——他快要饿死了。
      他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摸了三个储备零食的地方,都没摸到余粮,不得已只得打开门。
      
      意料之中,门上贴了一张便签条,上面写着「冰箱里有洗好的红提,松茸鸡丝粥在厨房温着,其他夜里不要吃,烧胃。」
      这是家里阿姨留的,盛明阳经常不在家住,没家长盯着,盛望三餐总是不太规律。每次敲不开门,阿姨就会留点适合半夜吃的东西,方便他下楼觅食。慢慢的就成了某种约定俗成。
      
      以盛明阳的作息,这时候肯定已经睡了。
      盛望拖鞋都没拖,穿着袜子悄无声息下了楼。他刚打开冰箱把脑袋伸进去扒拉吃的,就听见玻璃外的露台传来盛明阳低沉的说话声。
      
      他愣了一下,抱着红提摸过去。盛明阳正在跟人打电话,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捏着眉心,看上去也是困倦极了,但语气却非常温和。
      
      盛明阳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学校宿舍我问过,正式开学之后才可以申请。小添他想住过去恐怕暂时也不行。”
      “对,还是先住过来吧。”
      “其实长久住在这边我更高兴,后天早上我带小陈去给你搬东西。你可以跟小添说,这间院子两边是对称的,各有卧室客厅卫生间,他可以当我们两家合租,厨房共用一下而已。”
      
      盛望一口提子噎在喉咙里,耳朵尖都噎红了。
      他有预料到这顿饭后,那两人很快就会正式搬进来,但没想到这么快,快到他这一晚上连做了三个噩梦。
      梦见被空白的考试卷追,被狗追,被江添追。
      
      附中的周考安排相当变态,一天考五门,从早上7点开始,一直考到晚上9点。第一门就考数学,可能是想帮他们醒醒脑子。
      
      监考老师站在前面数卷子,按组分成了几份,让第一桌的同学往后传。前排的高天扬抽了一张卷子,把剩下的递给他,顺便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办啊?”
      盛望干笑一声说:“凉拌,实在不行选择全填C,好歹能赚几分保底。”
      “你——”高天扬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在监考老师的盯视下默默闭嘴坐正了。
      
      我什么?
      盛望有一瞬间的纳闷,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高天扬为什么那副表情了。因为他匆匆扫了一眼卷子发现……
      数学!根本!没有!选择题!
      
      就在他麻木静坐的时候,肩膀突然人戳了两下,江添低低的嗓音从背后传来:“你也可以试试14道填空全填C。”
      “……”
      你神经病啊?
      盛望扭头逼视他:“我想怎么填就怎么填,关你什么事?还要戳我说。”
      江添看着他,忽然摊开手掌:“我戳你是想问,你打算把我的卷子扣到什么时候?”
      盛望一呆:“……噢,忘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雨落无声、雷声小雨点大、子若闲格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木木今天更新了吗、天天恰柠檬、Onetime_、Lana木子、流生、雷声小雨点大、常青的生鲜、小乔妹妹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子若闲格、奶一口司小南ovo、颜故、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兔子先生叻 2个;小辰辰的秘密基地、十一呀、鲸鱼脊、甜甜迷妹、苦逼女王、豆砸、深渊猫猫殷殷、Hohomn、天天恰柠檬、记住味酱ov、撒野与光、夜雨雨雨、福西西阿呆姆0616、之灵灵_Linn_淋淋淋、葱花烧雩、ABOAB-、邪魅狷狂、Von啊、莫笑君、你要不要高丽参、Komorebi、木叽木叽叫哥哥、伊倚晓岸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醋味儿的呆花 7个;不是甲基、Witch、小T最可爱 6个;BAI 5个;鲸鱼脊、尘封在城、求你俩结婚、吴雩妈妈爱你 4个;莫笑君、FLYaway、好想吃兔兔啊、冰糖炖雪梨、雪云滴血、雨落无声、湮豊、嵩云秦树、星析、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newday、祈君、summer、糕、知涩 3个;鱼、深渊猫猫殷殷、yourJoy、墨城白舍、辞哥、32790084、慕大男神、诞于仲夏的汐梓、或者、止归零、町疃鹿场、考剑桥呀、金钱满仓、守恒定律、有点想恰奶茶、落墨浅萱 2个;雾霭、赖床没早饭次、慢长、ARRIVEDERCI、烟雨朦胧、宜咂、安妮、斋致、Unicorn、talentying、黑幼、すずみゃさ、几个字了、28378375、可爱的画板、启明启明哎呀、洛洛无比仙气、乖乖@璟年、Juice.莫槿笙、謝書.、曦晚桐、陆玖遥、一条想要成为锦鲤的咸、100、记住味酱ov、木木今天更新了吗、安然、我很安静、RICO、听说我就是天上掉下来、宁暮暮、土狗、xice、大大怪、Jet'aime、就这样好啦、七木兮、Broccoli、花无妄、29、长安、沈从门、大白兔奶糖超好吃、才才才、爱吃鱼的猫、闫笙、冬湫、好大一条鱼、阿灯灯灯灯、霜月煌、某某丞、伊倚晓岸、车前草、爱花且富有、柠檬树上有橙子?、萤珏、woshi1113、竹沥、冰晶 小枫、二食堂的包子⊙▽⊙、白大十、山河令、甜甜要天天开心、取名无能、五行缺书、井字六格、素柒、戾气老师、涂月初肆、英语不到130不改名、JU花残满地伤、请拿走你的旺仔臘、宇宙玻片、poppy、y、霍霍霍霍霍、29382820、沙耶chaille、经年远行人。、风早早早、ABOAB-、楚九悲回风、锂电池、33756949、闲来无事、青柑、江成、慕雨、不逢、30611792、佚言、暮春、MJY、柚子、入骨相司我不知、斯惑、雷声小雨点大、易九鸮、去野、priest的小甜饼、筱玖、小笼包、淙川、论老鸨的罗曼史、GQC、昼夜不休、吴惊、腿毛精熊子、凉薄时光葬空城、八月、柠檬本柠鸭、明天、杰希卡、你比草莓甜.、少卿、尤南_、25203810、窥橘探春、34181117、葱花炖鱼、377、千名、桃源满、酒玖、crush.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拾遗肆无忌 128瓶;星河滚烫 84瓶;xice 79瓶;Mrs.L 59瓶;胜却人间无数、南 50瓶;闲来无事 49瓶;宜咂 45瓶;Hohomn 42瓶;祈君、法医鬼畜攻小生、几木. 40瓶;邪魅狷狂 34瓶;并瓦牙阝、鲸鱼脊、明天、葱姜不装蒜 30瓶;知涩 26瓶;。。。。。 24瓶;白凉、江还、世勋的大宝贝呐、羡鱼、唐予、萌树懒的树、鱼、仲春以陶、求你俩结婚、里士满锅、荨笙、清清清婳呀、小辰辰的秘密基地、一条想要成为锦鲤的咸 20瓶;李李李啦啦、墨卿、茶馆小厮 17瓶;IUAGIF 16瓶;笺舟、崇明敬渊、落墨浅萱、如生因果、少侠你的节操掉了 15瓶;吸一大口尾巴 14瓶;游惑的耳钉 11瓶;顾侯爷、流生、不正夕口、绿汀、月无殇、瓜子子子子子子、这是你的知凡霸霸吗、一碗米饭、欧欧欧Icy欧欧欧、或者、十一珩、荼衣、Thorki.、Deliver、三生药丸、某某丞、之灵灵_Linn_淋淋淋、南木于水、樊手、简直£、Rs_栾华、安楠三分甜、兵兵兵兵兵、半书、岁安顺遂、燕睢、九喵要吃全鱼宴、颜故、15/2Y、renaissance、A、爱吃鱼的猫、Tokgo.、他名字叫蓝忘机、云哥太帅辽、绯黎 10瓶;恍恍惚惚、淙川、俕 9瓶;我说顾飞你说帅、司小南、闻声渐消 8瓶;就这样好啦、哒宰桑、湮豊、le、赤砂想獲得你的注意!、逸珵 7瓶;小兔子、泠风。 6瓶;江昭。、我的名字贼酷、crush.、23580163、五行缺书、杰希卡、yuuka、酒井千姬、花若靡芳、长安、山长水阔、29382820、卿卿、空境、想搞小鱼、曲颜、yu阿沫啊、快乐甜锦鲤 5瓶;木子丰、车前草、卑微小蓁、六等星の夜、ARRIVEDERCI 4瓶;薛洋老婆、游惑、易昀.、林君虞、民政局、傍晚 3瓶;空将酒晕一衫青、呱呱嗝嗝、风轻、含光、褚十三、Motyl、松间岚、将军、尘上、安汐cream、L、邵卿、闫笙、尘封在城、白白白居易 2瓶;你要不要高丽参、东城烯呀!、Z、秋迟家的言说、江沾、桐韶、陌上殁、有点想恰奶茶、海盐柠檬、我boki了、慕心、凝鸢、啧啧啧好好品品、萤珏、皎荼、初晓言梓、尉迟冥_、洛未晚、懒懒、Sunshine、賀枝、十七gag、温渺、白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