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木苏里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27 00:01: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打击 ...

  •   “老师,有人找。”某个女生叫了徐主任一声,指了指窗外。
      摁在盛望肩上的手终于撒开,徐主任对窗外找他的人点了点头,说:“开会是吧?就来。”
      
      他直起身,指着盛望没摘的耳机说:“对了,今天报道算个例外。明天起,手机耳机PSP这类东西就不要出现在教室了,一但让我抓到,诶——”
      他竖着食指点了两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向前面那个男生的桌肚。
      “我日!”男生立刻弹起来,捂书包的速度之快,活像摸了电闸门。
      “捂就有用啦?第二次了啊高天扬。”徐主任举高了手,晃了晃新鲜缴获的手机,对盛望说:“看见没,这就是反面教材。另外纪律委员呢?”
      第一排的女生探出头:“在。”
      “玩手机,文明分扣3分,说脏话,扣1分。”
      “噢。”
      徐主任干了票大的,带着战利品心满意足地走了。
      
      盛望近距离目睹了抓捕现场,表情有点懵。那个名叫高天扬的男生看着他,眼神逐渐幽怨。几秒种后,盛望终于反应过来默默摘了耳机,连同手机一起塞进书包,免得刺激人。
      高天扬依然看着他。
      盛望想了想,礼貌性地安慰说:“节哀顺变吧。”
      “操。”高天扬没绷住,哭笑不得地抹了把脸说:“还行,也不是第一次了。反正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查一次手机,在座的谁没中过招啊。”
      “哦。”盛望点了点头,又纳闷道:“那你看我干什么?”
      高天扬:“就很好奇。”
      盛望:“?”
      “你进教室之前我们正说着,我还百度了一下你原来的学校。年纪轻轻有什么想不开的呢,高二转学来江苏?”
      盛望干笑一声,说:“问我爸去。”
      
      高天扬摸着自己的圆寸头,还想再八卦几句,无奈铃声突如其来。歪七扭八聊天打屁的同学都坐正了,几个睡了一节大课间的人也纷纷抬头,抻了抻胳膊脖子,从桌肚里掏出一叠卷子。
      当所有人回到座位,不再挤作一团,盛望的突兀感就很重了——因为这个班所有人都是单、人、单、座!只有他,桌子跟另一张并着,有个睡得像尸体的同桌。
      我他妈……
      盛望刚把新教材掏出来,拎着书包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万分尴尬之下,他只能扭头瞪江添。
      
      这位疑似Bking的同桌可能通宵做了贼,连铃声都没听见。他支着的手臂掩住了大半张脸,只能从间隙里看到下颔骨的线条。白色的圆领T恤裹出了肩背弓起的轮廓,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这架势是要睡到放学么?盛望心说。
      
      前座的高天扬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伸手迅速推了一下江添,低声道:“醒醒嘿添哥,自习了。”
      他指着江添冲盛望解释说:“刚让我上课叫他,免得睡过了。”
      盛望挑起眉,倒是有点意外。他以为这位同桌就是来表演天天睡觉门门满分的呢。
      
      高天扬叫了两次,江添终于醒了。
      他“嗯”地低低应了一声,覆在后脑的手指蜷曲了几下,黑色短发从指缝间支棱出来。拇指捏在食指关节上,发出“咔”的一声轻响,这才抬起头。坐直身体后,他又搓了一下脸。
      肉眼可见醒得有多艰难。
      
      “我天,你昨晚干嘛了困成这样?”高天扬忍不住问。
      “一点破事。”江添显然不想多提,眉宇间除了困意就是不爽。他从桌肚里摸出一瓶矿泉水,瓶身上蒙着的冰雾在手指间化开一些,他拧开喝了一口,余光终于瞥到了盛望。
      他皱着眉转过头来。可能是刚喝了冰水的缘故吧,嗓音语气都很凉:“你谁,坐这干嘛?”
      
      听听这鬼话。
      盛望本来就因为姓江连坐了他,被这种语气一激,就更没什么好印象了。他少爷脾气上来了,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新教材说:“我新来的,就坐这了怎么着吧。”
      
      帅哥互怼可能挺吸引人的,前面几桌同学纷纷扭头。
      高天扬一看气氛不对,第一个冲出来打圆场:“不是,刚刚你补觉不知道,老师把他摁这儿的。”
      “哪个老师?”江添问。
      “还能有谁,大嘴呗。”高天扬说,“他不是一向喜欢瞎排座位么,上次一句话把我课桌拎讲台旁边,第二天自己又给忘了,问我为什么好好的教室不坐,非要上讲台跟老师挤,我就日了狗了。”
      盛望正冷着脸跟江添对峙呢,闻言扭头盯着高天扬,脸上明晃晃刷了一排谴责的大字:刚刚大嘴猴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旁边突然响起“咣啷啷”的拖动声,盛望闻声看过去,就见江添已经站了起来,拎着椅子,把自己那张单人桌往后拉了一段距离。
      “你干嘛啊?”高天扬纳闷地问。
      “调座位。”江添看也没看,冲盛望的方向偏了一下头,说:“他矮一点坐这,我坐后面。”
      盛望:“谁矮?”
      江添已经在新位置上坐下了,他从桌肚里抽出厚厚一沓卷子丢在桌上,这才往椅背上一靠,抬眼看向盛望:“不然你比我高?”
      “……”
      至此,盛望对这人的印象是彻底好不回来了。
      
      他把自己面前的单人桌往左挪了一些,跟整排对齐,又把书包塞进桌肚。刚坐下来,高天扬用笔头在他桌上敲了敲,扭头低声叨逼叨:“诶,哥们儿。”
      “嗯?”盛小少爷不爽的时候针对性很强,不会对着无关人士乱拉脸。
      高天扬用手掩着嘴,用更低的声音说:“你别往心里去,他平时不这样。这两天可能是遇上什么事了,心情不太好。”
      盛望出于礼貌“哦”了一声,心里想的却是关我屁事。
      
      比起后面那位冰雕瘟神,他更关心教室里的其他人。
      因为放眼望去,整个教室只有他一个人桌面上放着教材,其他人都是一沓一沓的卷子。而且上课铃打这么半天了,也没见哪个老师来。
      这学校什么毛病?
      
      他扫视一圈,还没来得及把疑惑问出口,高天扬这位贴心小棉袄就主动开口了:“今天周六,又是补课期间,一天都是自习。你……没带点卷子啊?”
      盛望没好气地提醒他:“我今天刚来。”
      “哦,那你拿什么复习啊?”高天扬戳了戳崭新的教材,说:“课本啊?”
      
      “复习?”盛望重复了一下,“你说复习?”
      “对啊。”
      盛望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他干巴巴地问:“为什么要复习?”
      高天扬说:“因为明天考试啊。”
      盛望:“???”
      
      “明天干什么?”
      “考试。”
      盛望用一种你在说什么梦话的目光看着他:“考什么?高一的内容?”
      “那是上一次期末考试的事,现在考什么高一的内容啊。”高天扬指着盛望今天刚领到的教材说:“考这个。”
      盛望:“……”
      你再说一遍?
      
      可能他凝固的样子有点萌,高天扬笑趴了。
      盛望指着教材,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徐主任告诉我,这是你们这学期的新教材。”
      “理论上是。”高天扬说:“但是我们已经学完了啊。今天8月8号对吧?我们7月10号放的暑假,就放了10天,然后就来上课了,前两天学完了。”
      “哪门?”
      “反正数理化都学完了,语文进度稍微慢一点点,英语本来也不按课本来。”
      盛望一阵窒息:“所以我明天要考五门完全没学过的东西?”
      “是。”
      “我能请假么?”
      “应该不能。”高天扬故作沧桑地说:“朋友,任重道远,好自为之。等毕业了,找人打徐大嘴一顿就对了。”
      
      这件事过于刺激,以至于一天下来,盛望同学始终处于精神上微醺的状态,简称很醉。
      还是司机小陈叔叔打他手机,他才反应过来自习已经结束了,教室里的人走得七七八八。高天扬临走前似乎还跟他打了声招呼,后面那位讨人嫌也没了踪影。
      
      他在半路接到了他爸盛明阳的电话。亲爹毕竟是亲爹,一个“嗯”字就听出了不对劲。
      “怎么?碰上事了?”盛明阳问。
      盛望脑袋抵着车窗,懒叽叽地瘫在后座,麻木地说:“有个需求麻烦满足一下。”
      “说?”
      “我想退个学。”
      “……”
      
      盛明阳愣了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哎呦,这还是我儿子么?”
      盛望从小到大都是孔雀开屏的性格,也就小时候撒泼耍赖才会说“不行”,大了就再没听过。冷不丁听见这口气,盛明阳还有点感慨,语气都柔和不少:“来给爸说说,受什么刺激了?”
      
      盛望“呵”了一声,正准备把一肚子吐槽往外倒,却听见盛明阳身边传来一句模糊不清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低声问话,盛明阳的声音也突然变闷,应该是掩着手机回了她一句。
      盛望愣了一下,忽然兴味阑珊。
      
      “没什么,随便说说,我挂了啊。”他扯着嘴角说话,语气听起来挺欢快。
      “噢,那你到哪儿了?”盛明阳问。
      盛望勾头往窗外看了一眼,车正驶过青阳大街,依稀可以看到不远的地方有岔道可以拐进去,再开一小段就是白马巷了。巷子口停着几辆卖小吃的车,不知蒸煮着什么东西,薄薄的烟雾在巷口墙边晕开。
      
      白马巷里有他家老祖宅,他只住到五岁就搬走了。八岁之前,偶尔会跟妈妈回来两趟,八岁之后妈妈去世,就再没来过了。
      这里的变化其实很大,他幼年的印象也并不很深。但在看到那片烟雾的时候,他居然生出了一丝怀念。
      
      小陈把车开进院子的时候,盛明阳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
      天色灰青泛着暗,有的房子已经亮起了灯。盛望闷头从车里出来,就听见他爸温声叫了小名:“望仔,这是你江阿姨,这是江阿姨的儿子江添,比你大一点点,叫哥。”
      
      江谁???
      盛望愣了一下,猛地抬起头。
      
      

  • 作者有话要说:  中学没有原型,瞎编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雨落无声 10个;帅裂苍穹的白衣衣衣 8个;青柑 3个;冰晶 小枫 2个;知涩、我真的不是吸管代表、十一呀、伊倚晓岸、雷声小雨点大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常青的生鲜 2个;苏艾。、Torta、伊倚晓岸、宁暮暮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天天恰柠檬、贫穷阿景在线陪酒、tangstory、mx、伊倚晓岸、阿尔拉法拉 2个;草莓喜欢小兔子、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怡子曰、十三灰、纭舍er、白糖汤圆、_竹暄_、晋江垃圾快倒闭、Broccoli、子若闲格、果冻么么哒、M·wjszmsx、邪王琊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尘封在城 4个;伊倚晓岸、B612星球住户- 2个;告辞、蕉、齐祁、蜂蜜酱、顾清明、玑灵锁死钥匙我吞、哈哈哈嚯嚯嚯、江中一尾卿、冰糖炖雪梨、一百、逆风能解意。、Lana木子、顾晏打call团团长、罗二顾、阿尔拉法拉、31668854、周之韵韵韵韵韵、青柑、[不知名←、秋雒、致命扼腕。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犯人蛰蛰 29个;可爱的画板 15个;远枝 14个;B612星球住户- 13个;金钱满仓 11个;千城一面、致命扼腕。、木落 10个;伊倚晓岸 9个;花落筏 8个;JU花残满地伤 7个;Broccoli、磕磕磕磕糖~、不是甲基、RICO 6个;柳絮弥江、想恰火锅想恰冰、文学少女吱吱 5个;poppy、纸侍扛起甜甜就跑、阿尔拉法拉 4个;司马撒娇、豆砸、尘封在城、孤帆云外树、万殊、雨落无声 3个;湛湛生绿苔、兮兮抱紧卡困、林七、晓山青、弦十九、慕雨、町疃鹿场、yokuuuuu、晚夜玉衡、三条鱼、木木今天更新了吗、汐梓、荒谬之途、ARRIVEDERCI、花白鸽、晏晏生、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九喵要吃全鱼宴、只是一条咸鱼、顾清明、xiaxue、求你俩结婚、是纯真不是纯甄吖、谢闻星亲我一下、北极小熊、晋江垃圾快倒闭 2个;晓洛晨汐、君未归、巨鹿Deer_、并瓦牙阝、墨苏、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讲文、慕慕、欱、如沐雪色、林辰。、Mr. Daxi、远山、txeyj、木樨子w、雪云滴血、胧月2阿狸、栖暮、入骨相司我不知、海星、晨辰、斯惑、Kun、玑崽妈妈爱你、匿名网友欢乐多、绿豆蛋黄酥、桂花糕超甜、丹椒、海棠無香.、summersam、小迪尔、这是你的知凡霸霸吗、起个名字真难、守恒定律、南木可依、龙纪威喂两声、赵祯眼中的北落师门、xiu——pia、戾气老师、南杨有鹿、锦鲤糖、惜微、多次拒绝吴彦祖、一世长安、mx、釉箫、berbong、寒武、谢雨菲、亦如初止、一二爻人、某丞、腿毛精熊子、盐姜葱花鱼、BAI、眼底有笑溢_、芒果千层、白茶、藏丞、归昀、zjwd、白露秋风、100、白衣、姜芩、星析、给我往死里甜!!!、凡小良、無門翠、A、Silverwine、33169392、禅宫没猫、游惑和林静恒猜拳、慕大男神、行路、点我看藕饼混天绫play、随零。、37039855、庄生、苑忆嘉、36642172、清明雨上、玖零、土豆君总是如此慵懒、38268647、叶不雨、叶兰吖、今天炎放和好了吗、空想肥闲鱼、雨霁山河清、柒墨、小周、我的愿望是不秃头、永远、沭雪"、祁醉今晚不做人、小戴纸、丁汉白老婆、訸子、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莫笑君、姬子轩、阿暴暴、羡鱼、沙耶chaille、1、木双.、存在与自由、九块钱给你们不用还了、清溪照影、巧克力、嘟噜噜、J.C.、风月、张进宝、风忆洛、台湾民政局、冯十年、清夙、在江南折过花、陵游不留行、长安、蓝沐倾、好傻傻、风魅、我何其有幸、静女其姝、流光、琋.、锦鲤游惑在线猜拳、CXAN、小何、哦、丁霁、哎(叹气)、nanc?、北野晓星、蓝雨庙首席住持、商陆叽叽叽、骆枭、36233838、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我挺甜的.、FHJC。、uni_、鹤三岁的梨子、三分之一、无邪、归辞.、R、杜鲁门、mhtrnhy、葳蕤、阿灯灯灯灯、卅卅玖、若霏、姜糖花生、啵酱mybelief、俞九、79加1、岁安顺遂、Constantine、玑灵今天相认了吗、疯兔兔、陌墨末、楠笙、每天一杯milk、江枕鹿、花笙酱、麵麵好吃嗎、略略略、月白、荥蟹、小蔷薇、深渊猫猫殷殷、糊涂道理、斯莱特林啊、遇碘变蓝、酸橘好吃、千总...、索克萨呆、朝辞、秋迟家的言说、不文、27367376、浮光、盒盒盒、七络、楼阙无、糕、江边篅、Pluto、Deliver、锂电池、常箐鹞、白淮、也茶、一曲篁音、浅陌深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木叽木叽叫哥哥 214瓶;淅淅淅淅 130瓶;常箐鹞 99瓶;Buffett、纭舍er 70瓶;舌辛门木 52瓶;謝書.、魚阿苏 50瓶;顾的白 49瓶;作春山 46瓶;揪揪 45瓶;方迁故 43瓶;言、张起灵老婆Y、本体荔枝味真知棒 40瓶;Laysil 37瓶;山有扶苏 34瓶;一条评论、Believer、系统错误、深渊猫猫殷殷、未央、给老子飞、窈一、mx、快乐甜锦鲤、姬子轩、陌子、、白束、不见长安、红星黄鹤楼、冬潼 30瓶;羲和凰羽 27瓶;玖、虞十娘 25瓶;南木可依 23瓶;白白白木、小羊排、迷鹿 21瓶;无言、秦某人、Broccoli、FW淡烟疏雨声、致命扼腕。、笑步尘、八月、小D儿、苍旻、清溪照影、rita、yokuuuuu、32960313、伊倚晓岸、汐梓 20瓶;荒谬之途、我爱的cp必须结婚、烦烦不吃碳烤青花鱼 18瓶;骆枭 17瓶;朝辞 16瓶;居老师好可爱、君言卿 15瓶;斯惑 11瓶;风的列车、求你俩结婚、村头狗蛋儿、不想早睡、苟二毛的棺材板、白色风信子、今天也很烦心、莫笑君、28509786、若霏、十七gag、我真的不是吸管代表、YiCX、某Jing、26607012、江枕鹿、宁暮暮、糖醋凉面不要醋多放辣、一根鹿柴、一人一口酥、清、辞、滚滚~、陆祉、戾气老师、36233838、小兔子有盏琉璃灯、某某丞、33169392、亓予、白露秋风、茶人居、不文、Bird、太和明日香、晋江垃圾快倒闭、宋诵、柒廌、留白、三零、XBHL、亦sir、尉迟冥_、藏丞、陆晏、九喵要吃全鱼宴、北环高架、山三 10瓶;程渊、临阿稣 9瓶;淮海Gi 8瓶;夕夕夕雾、芒果千层、苏灼、摇摇摇摇瑶?、苏羽里、陌上青鸢、渣滓基想吃炸鸡 7瓶;汀珊_Sally、几厘哦、林四、泠风。、白目、微草护目镜 6瓶;乾叶泠、锦鲤游惑在线猜拳、葱花炖鱼、路路全世界第一可爱、purple、不知名读者、自闭王境泽、A、山长水阔、anonfornothing、不想起名-.-、夕四维、莫巫、注定.、FHJC。、Melrose_、宣叽叽的小棉袄、盒盒盒、Torta、长安、ZZZZHANG、迷糊君、諭予 5瓶;一支软妹挂枝头、丹椒 4瓶;迦尔纳、青屾、呱呱嗝嗝、薛洋洋、zz、w、风笛与诗 3瓶;听风成歌、5479、初晓言梓、曲诶曲诶、行路、27706501、苇草、曦晚桐、Equinox、卿子枫、只想睡觉、榆行 2瓶;果宝特攻、九歌、林雨怠怠怠怠啊、高考数学·江苏专用、冰魄馨、xhabdkfiwofckba、是姜辞呀、你是光i、茏浅、江沾、蓝沐倾、墨苏、你与时光本薄凉、简枝、桃之夭夭、Cshrry、蒋丞选手、世说新语、opatizi、林味、单酤城、泠泠七弦上、一天优等生、皎荼、兮兮抱紧卡困、苏未迟啊、彼岸无花、mako喵、杞槲不糊、不正夕口、我有三只鱼?、轻塔、南乡子兰、鸠兰、lyQ、kiki、anngras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