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木苏里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22 10:00: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小目标 ...

  •   这是有史以来最漫长的一场考试。
      离结束还有30分钟,盛望的笔绕着食指转了两圈,搁在了桌上。这动静很轻,却还是引来了不少目光——好奇的、八卦的、同情的,还有随便一瞥的。
      
      十来岁的时候,传言总是跑得飞快,少年人没有秘密,每一件事都能变成众所周知。
      一夕之间,众所周知,强化A班新转来的帅哥五门考试都要开天窗了,分数估计得奔着个位数去,真是惨绝人寰!就连被抽来监考的别班老师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铃声踩着最后一秒响起来,监考老师拍了拍手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笔放一放。诶那个第一组靠窗的男生,别写了。都是A班的人了,还在意这十几二十秒的?给别班同学留点活路吧。”
      众人一阵低笑,那个男生满脸通红地放开了笔,搓着手上急出来的汗。
      “看给你紧张的,不就最后一道题么。人新转来的都比你淡定。”他后座的同学踢了他一屁股,顺嘴快开了句玩笑。众人又朝盛望这边看过来。
      
      这种调笑谈不上善意,也不算恶意。只是因为陌生,字里行间会下意识把新人排在团体之外。这几乎是每场转学必经的开端,盛望见怪不怪,还顺势笑着接了一句:“就是。”
      众人没想到他会这么回,当即一愣。
      
      “别贫了,每组最后一位同学把卷子从后往前收。”监考老师说完,教室里一阵椅子响。
      
      江添拎着卷子站起身,两根手指尖在盛望桌上“笃”地敲了一下,示意他交卷。
      盛望瞥了他一眼,正要把卷子塞过去,高天扬趁乱扭头问:“你还好吗?”
      “还行。”盛望说。
      
      “哇居然还能笑。”高天扬冲他伸出拇指:“这心态可以,要我碰到你这情况,我可能就自闭了。”
      写错题不算什么,至少一直在动笔。什么都不会还得硬熬两小时,那才折磨人。
      
      好几个同学转头瞄过来,想看看盛望的卷子究竟有多白。好奇心正常人都有,就连高天扬也不例外。
      不过无人成功,因为有个没耐心的真·冷面学霸在旁边杵着。
      没等他们看见什么,江添就把卷子抽走了。盛望说这话呢,手里忽然一空,再抬头看过去,江添已经在敲高天扬的桌子了。
      “给给给。”高天扬怂得不行,灰溜溜把卷子交了。
      
      总算熬过一门。
      盛望抻着手臂伸了个懒腰,然后拿起水杯站起身。
      “同学你干什么呢?”监考老师懵逼地看着他。
      盛望比他还懵:“去后面接杯水。”
      
      他说完环视一圈,突然发现全班人都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他是唯一一个准备休息的。
      监考老师把收上去的那沓卷子搁在讲台左边,又拿起右边一个牛皮袋说:“还没考完呢,还有一张卷子呢,你忘啦?”
      ……
      啥????
      盛望跌坐回去,监考老师拆了袋子开始发新卷子。
      
      高天扬朝后一靠,背抵着他的桌子说:“哦对,你是不是不知道?我们数学两张卷子,先考正卷,两小时收。然后是一张附加题,再考半小时。当然,正式考试会提前五分钟发。”
      他说完没得到回音,转头一看,就见盛同学仰在椅背上,脸已经绿了。
      
      “我就问一句,你们数学多少分?”盛望的语气已然了无生趣。
      “理科生200分,高考总分才480,你感受一下这个占比。”
      “……”
      
      他仰了几秒,头顶被人用手指抵了一下。
      江添的声音又出现了:“从我桌沿起来,接卷子。”
      头顶被人碰到的感觉很奇怪,盛望脖颈汗毛直竖,诈尸似的坐直。他抽了自己的卷子,把最后一份往肩后丢过去。
      
      有数学这门奇葩打底,后面的考试就都不是事儿了。眨眼间,已经是晚上九点。
      “江添,吴老师喊你去办公室。”刚交卷,一个靠窗的女生接了话传过来。
      
      盛望转头看了一眼,就见那瘟神正打算拎书包走人,闻言皱了一下眉:“现在?”
      “对啊。刚刚打铃的时候过来说的。”女生指着窗户一角说,“让你考完就去。”
      江添像是要赶时间,表情不是很高兴,但还是丢下书包出了门。
      
      学校夜里有班车,送走读的学生往市区各处,刷校卡就可以,发车时间跟着高一高二高三的放学时间调整。像今天这种考试的日子就是9点20分发车,学生们交完卷子收拾好书包再走到停车处,时间绰绰有余。
      
      “我跟校车走,你呢?”高天扬问。
      盛望站在教室后面的饮水机旁接水:“我等人。”
      “那行,明儿见。”他操着不知哪里学来的儿化音,拎着书包走了。结果出门没一会儿,又退回来说:“哥们儿,去趟前面办公室,老何找你,我刚出门就碰到他了。”
      
      “哪个老何?”盛望喝了一口水,问。
      “班主任啊还有哪个老何。”高天扬说:“哦对,你来好像还没见过他。他昨天有事不在学校,今天又被分配去别的班监考,估计这会儿刚得空。”
      
      高天扬传完话便走了。盛望放下杯子,给来接他的小陈叔叔发了一句语音,这才往办公室走。
      
      高二年级有个大办公室,主要任课老师都在里面,因为一个老师往往不止带一个班,但A班例外。徐大嘴带他认过路,A班的几位主科老师不带别的班,所以有一间单独的五人办公室。
      
      盛望沿着走廊往前走。
      明理楼是附中高二的地盘,一共4层,每层都有好几个班,除了顶楼。顶楼这层只有A班,A班的教师办公室,卫生间、以及两间小黑屋。
      小黑屋门口没挂标牌,这两天又锁着门,盛望也没看出来那是干嘛用的。
      
      他快走到办公室时发现走廊上有人。那两间小黑屋没亮灯,门前一片昏暗,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正靠着走廊栏杆说话。
      背对着他的一看就是江添,那另一个想必就是吴老师了。
      
      盛望没有窥探别人私事的癖好,但毕竟离得不远,有些话还是落进了耳朵里。
      “行,考试的事就这么说,我明天给徐主任一个答话。”这是吴老师在说话。
      “嗯。”江添应得很简单。
      “那你爸——”
      吴老师刚开口,江添就打断了他:“我的事跟他没关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骤然冷下来,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厌烦感。就连跟他结了梁子的盛望,都从没听见过这么差的语气。
      吴老师没多说,拍了拍他的肩。
      “老师还有别的事么?”江添问得很直接。
      “没了,就这些。”
      “那我先走了。”
      
      他说完这句硬邦邦的话,转头就要走,却跟盛望撞上了视线。那个瞬间,盛望难得生出一丝微妙的心虚。
      想也知道,这种对话内容并不适合让人听见。
      盛望几乎立刻说道:“何老让我来办公室。”
      
      江添漆黑的眼珠盯着盛望,也不知道信没信。他在那里站了几秒,又面无表情地抬了脚。经过盛望身边时,他忽然低下头,搭着盛望的肩膀语气冷淡地说:“何老师三十刚出头,还不至于被叫成何老。”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盛望原地愣了一瞬,转头看回去的时候走廊已空无一人。他在心里“啧”了一声,抬脚踏进了办公室,班主任的位置就在第一个,座位上有名牌,写着“何进”。
      正如江添说的,班主任看起来三十岁刚出头,鹅蛋脸戴着眼镜,皮肤很白,卷发披肩,稍稍打扮一下就能很漂亮。唯一的缺点是太瘦,显得有一丝病气。
      对,何进是位女老师,教A班物理。
      
      盛望想起自己刚刚口误的那句“何老”,食指刮了刮鼻尖,怪就怪高天扬那个二x,居然管这样的班主任叫“老何”,怎么想的。
      
      “来啦?”何进的眼睛在镜片后面弯起来,温和亲切。
      盛望也冲她笑了一下:“老师找我有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天没能在学校迎接新同学,有点过意不去。”她对盛望说:“还有就是课程进度的问题。”
      
      她冲身后抬了抬下巴,说:“我们从老徐那边听说了,你现在每门进度落后一本书,怪我昨天没在学校,不然帮你打个申请,今天的周考就可以不用勉强。”
      盛望笑着在心里呕了一口血,心道你不早说!
      
      何进看出了他笑意下的崩溃,被逗乐了,又说:“今天这十多个小时有点难熬吧?”
      盛望谦虚地说:“何止是有点。”
      其他几位老师也跟着乐了,包括刚刚跟江添谈话的老吴:“没事,我们知道你的情况,这次的成绩就不当真了,5分10分都正常,不要有压力。”
      “等等啊,别的我不管,语文要是也5分10分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英语也有点说不过去。”
      
      老师七嘴八舌地开玩笑,办公室里的氛围一下子轻松不少。何进看了盛望一眼,似乎在观察他紧不紧张,结果发现这位新学生是真的心大。
      于是她也不铺垫了,直说道:“这次考试不当真,但进度差这么多确实是个问题,而且问题不小。A班课程走得很快,我们要在上半个学期把整个高中的内容结束掉,没法停下来等你一个人。所以……可能需要你自己想办法,在跟大部队同步学新课的同时,把缺掉的部分补上来。”
      
      这在盛望的预料之中,他点了点头。
      
      何进又说:“好好利用课余时间,困难是肯定的,但咬咬牙也能过去。最近暑假期间,自由安排的时间还比较充裕,晚自习只上到8点,而且考试前一天晚上连晚自习都没有,直接放假。”
      
      盛望第一次听说这也叫放假,干笑了一声。
      几个老师又跟着笑了。何进摆手说:“别这么干巴巴的,好了继续说正事。这次考试我们不当真,但是下周又要周考了,让我看到你的进步可以吗?”
      “当然可以。”
      
      何进跟其他几个老师对视一眼,说:“我们估算了一下一周可以拉多少进度,给你定个小目标吧。”
      盛望答得干脆:“行,多少?”
      
      “物理化学两门卷面分120,一周后希望你能达到50以上。数学撇开附加题不算,卷面160,争取到70。语文和英语两门就不定了,机动。”
      何进说着说着,发现这位新生表情有一点点怪,问道:“怎么了,有点难?”
      “不是。”
      “那怎么?”
      盛望“唔”了一声,说:“没事,先这么定着吧。”
      
      几个老师纳闷了一整天,结果到了第二天晚自习,周考卷子批出来一看,这位考试前一天才拿到教材的新生分数如下:
      物理化学一门62一门68,数学83,语文和英语两门比A班平均分还高一截。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纭舍er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亲亲无隅哥哥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常青的生鲜 2个;墨苏、深呼晰是真的叻、祈君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orrrrreo 17个;FW淡烟疏雨声 4个;Juice.莫槿笙、秋雒、瑶瑶、冰晶 小枫、淅淅淅淅、子若闲格、良药苦口、雨落无声、Constantine、佚言、Lana木子、昕薇、山有扶苏、Von啊、尤南_、木生淮北、易九鸮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是甲基 5个;良药苦口、远枝、冰糖炖雪梨、白川 4个;雨落无声、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言墨、我何其有幸、是纯真不是纯甄吖 3个;小小木头人、记住味酱ov、隐匿山川、星析、归辞.、狂笑姬、我是小8啊、史努比与巧理玛、Witch、町疃鹿场、川崎月、金钱满仓、柳絮弥江 2个;般若波罗蜜多、以之呀、六八七三五九、苦糖甜度178、胜却人间无数、绯黎、如沐雪色、行如缀、白茶、Z、松岛菜菜瓜、棉花糖好甜呀、轻罗小扇扑流萤、窥橘探春、盐姜葱花鱼、雨霁山河清、菅田将晖老婆、白大十、陆玖、冰晶 小枫、BAI、莫听穿林打叶声、邀云摘星、漆夏、稹七、戾气老师、然思·Yan、获月二十、豆砸、y晚心、许南乔、青柑、草莓绿了桃、花落小楼舞、福西西阿呆姆0616、盛望味罐装旺仔、蔚池晏、某只绵羊、Komorebi、齐祁、JU花残满地伤、青皖皖皖、司南小卷饼、南方一条狗、立顿红茶包、陌子、、发霉的朽木、不熬夜的QQ咸鱼干、九、RE、风早早早、慢长、窃喜、墨城白舍、费渡女友、冬湫、寒络、惜微、tangstory、有点想恰奶茶、湮豊、江停.、尘封在城、墓门有棘、过期的药丸、相沢阿七、一条七分咸的咸鱼、千总...、慕雨、桃源满、ywcx_云烟、静候临归、索克萨呆、柠檬树上有橙子?、顾知辞、哎(叹气)、苏和1900、28259915、晨辰、学校、知涩、莫笑君、崇明敬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想吃小鱼干 106瓶;惊蛰暖 80瓶; 菌达子 50瓶;壬午 39瓶;几个字了 35瓶;朱浮生。 33瓶;苑忆嘉、希瑞、鹿见弥生、青芜、润二、归辞.、我的愿望是不秃头 30瓶;食野之青 29瓶;小周 26瓶;柠檬树上有橙子? 24瓶;您配几把、SeokMoon、orrrrreo、东上螭、西子揪 20瓶;子鸽 19瓶;千城一面 17瓶;尤南_、燕绥之的薄荷叶子、究游自取、本体荔枝味真知棒 15瓶;唐予 14瓶;千冫叶、墨什么水、JU花残满地伤、鱼、咕咕国王小啾啾、萌树懒的树、邪王琊、崇明敬渊、谷风、寒络、我何其有幸、楠儿的小曦℡、芃芃不想起床、枍儿、^o^、喷喷啪啪嘭嘭、川崎月、花宵、璃川、羞鸣、Onetime_、藏丞、Auti□□、告辞、夕夕夕雾、绿醑朱弦、-江征-、奏、Buttire、起床困难户、俞秋啾啾啾、阿秋、howoldareyou、竹某青、花落小楼舞、Sapphire、心倚迄情伊倚、紫霞、某只绵羊、胖胖胖胖胖、人间甜饼周九良、丫你疯了 10瓶;月白、廿二为了给木叽植发、雨霁山河清 9瓶;轻罗小扇扑流萤、EEEfound 8瓶;海盐柠檬、钾鈣、泠风。、只羡忘羡不羡仙 6瓶;我家男神也太可爱了吧、驾马向南.、哒宰桑、洛奕辰、Huggyo、Gi、夹竹桃精、许南乔、Deliver、28259915、crush.、盒盒盒、二分之二白、尘封在城 5瓶;一条七分咸的咸鱼、蜗牛都知道、你是光i 4瓶;阿归是七岁、白茶、捡破烂的太子殿下、今天也要吃面面、Knight 3瓶;陌上殁、岑桑柒、目睹究惑亲亲的高齐、有点想恰奶茶、外星人民发来贺电、去北冰洋看极光呢、刺耳、盛华栀言、呵呵哈哈哈、慢长、顾子与、alice 2瓶;江沾、木子丰、预言师大人、秋迟家的言说、疏桐、啧啧啧好好品品、莲莲莲、贺朝夫斯基、初音还没有来、Y-king、安妮、小星星、空将酒晕一衫青、白目、阿裕、浅游、殇、zxcvbnm、太阳黑子酱、卿子枫、南方一条狗、Equinox、叫我小清新咩、哇哈哈、斯惑、请以你名、看不懂啊、应词、mako喵、啵酱mybelief、青棠很甜、阿希、人工智障湛卢、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