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我看到,我征服》文绎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6-20 0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龟玉毁于椟中! ...

  •   木策慢悠悠的说:[自己来腚勾州拿,出门前别忘了辞别师父和大师兄。]
      他晃悠到夜色深沉,认认真真的从筐里拿出被褥铺在树下,开始假装睡觉。
      一只会说话的狼大摇大摆的走过来走过去:“怎样才能吃到小红帽呢?怎样才能吃到小红帽呢?”
      
      木策正在安安静静的躺在褥子里,盖着糖果花纹的小棉被,枕着小碎花的青花布枕头,观星望月。
      他发现这里的天象有点扭曲,很奇怪的扭曲,很多星斗没有呆在应在的位置上……或许是因为距离万寿山和庄国太远了,所以眼前的景物发生了扭曲,或许是真的有什么问题。
      
      一片藏在迷雾中的大路,穿着靴子会说话的猫,一个住在高塔中的长发姑娘,十一只行踪诡异的大雁,一只会说话的狼。
      这地儿的风水都绝了!别的地方说什么玉带缠腰、三仙归位、三台书案、势若游龙、眠弓之内、九支环抱,那都是不算什么,虽然是藏风聚气的风水之地,养不出什么大妖精来。
      
      究竟什么样的风水宝地才能养出这么些个妖精啊?
      木策嘀咕道:“瑞明师兄到底是怎样‘贪看景色、误入迷雾中’呢?绝对没这么简单。”
      “啊~~看不懂啊,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又好像很正常。”
      
      这是大狼晃悠悠的走到睡觉的旅行者身旁,蹲下来看了看他,喃喃自语:“好像很不好吃。”
      木策嗤笑:“滚。”不想和狼打起来,也不想一剑劈死他,就简简单单的放出神仙的威压,狼虽然不认识这种力量,但它还是很聪明的滚开——即便是原始人,见到武装直升机时也会躲开。
      
      次日一早,他又慢吞吞的上路了,路上遇到一只熊在吃一种奇怪的小果子,吃的津津有味,好像是蓝莓。随手揪了两颗,酸酸甜甜的很好吃,比长在东北大森林里的蓝莓更大更甜。
      凶悍的木策看附近没有结果的小灌木,显然都被这熊吃光了,就一脚踹开棕熊,上前吃了起来。
      
      姚三郎作为画外音,用神识喋喋不休的嘲讽他,肉身却带着端庄的微笑,端坐在朝堂之上,面南背北。
      
      ……
      
      经过漫长的探讨和争论,律法中新添加的‘神仙入话本的律令’已经完美了。
      董安贞在旁记录:
      禁止将真实存在的神仙写入情瑟小说中,违背者交由神仙本人处置。注:多于二十字就属于清色。
      任何涉及神仙的话本必须标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勿视为神仙行迹,不得模仿书中人物’。
      
      “将此事晓谕天下。”玄真公主手里捧着玉如意,慢慢的摸索着,和煦的询问:“除此之外,诸位卿家有何事禀报?”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探讨了三天三夜、庄严又郑重的制定的新律令,只有这两条。
      茶水换了八遍,点心上了四番,探讨出来的结果只有这两条。
      
      一开始,七嘴八舌的记了十几条,又经过漫长的探讨和推敲,用神怪小说做了例子,派人去地府调取《山海经》《搜神记》《神仙传》《列异传》《游仙窟》等作家的记录作为参考,最终做了这个决定。
      写神仙打架,写某个神仙坏坏的,这都无关紧要,涉及男女之事或男男/女女之事则令人不愉,尤其是写神仙和凡人生了孩子——除非是真事儿,否则那叫造谣!
      
      “那些话本……别让师兄们知道。”林黛玉心说,别让大师兄知道我把国家管成这样,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这治国不严是我的错。唉,天下这么大,不知死的凡人那么多,一错神的功夫他们就能惹出大祸来,我哪能事事周到呢?那些胆大的凡人竟敢公开意淫师兄们,还敢拿出来买书!该罚他们当九世乞丐。
      不行,当乞丐还不够,庄国对乞丐一向很怜悯,施舍粥饭……他们应该去当蛆虫!
      
      众人轰然应命:“殿下放心,臣等绝不泄露机密。”
      “殿下只管放心。”
      “遵旨。”
      林黛玉柳眉微蹙,美目含秋水,轻摇小扇给自己扇了扇风,又问:“还有什么事?”
      
      官员们整日里都很无聊,一年到头也没什么公务。庄国没有和平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连抬杠拌嘴吵架互砍这种小矛盾都消失不见的程度,但是这些小事儿让地层官吏去处理就够了,不足以报给他们知道,没见过哪个户部尚书关心京城中因为房租问题发生冲突导致房东把访客的腿砍了十六条,硬是把蜈蚣砍成泥鳅,也没听说那个刑部尚书亲自去抓数十人械斗。
      勉勉强强找出来一件事儿:“殿下,振阳郡沉封白氏三十余口惨遭灭门。”
      
      坐在旁边发花痴的姚三郎回过神来:“哦?怎么回事?”
      
      荀彧对他拱手:“白家人丁不兴旺,当家的是老祖父白敏,他有十三个儿女,却只有一个孙子白薇,白薇娶妻吕蓉。吕蓉嫁入白家三年,一无所出,白薇偏不肯纳妾。白敏命孙子出门经商,趁机伙同妻子儿女将孙媳妇磋磨至死,听信骗子的话,用桃木钉住七窍下葬,以为能封住她的魂魄。恰逢地府都尉贺明觉路过,见冤魂被尸身束缚着不能离去,周围怨气冲天。贺明觉将其点化,吕蓉就杀了三十余口,只留下白薇一个人。如今一人一鬼之间的恩怨情仇纠缠的很深,难舍难分。”
      
      大家又探讨了一会应该怎么处理、要不要由官府处理、官府处理的方式会成引导百姓解决问题的方式所以我们应该震慑哪一方的人呢?
      这个报复嘛,报复的对,吕蓉恨她们,恨的有道理。
      谁能轻易就把生死放下呢?
      
      “可叹啊。”
      “是啊。”吕蓉没招惹谁,就被折磨死了。白敏出去一趟,全家死光了。
      归根结底,白家那些人怎么不早点死光呢!
      
      姚三郎也感慨道:“祸起萧墙。”
      林黛玉赞同的点头道:“她能杀了三十余人,想必怨念很深,魂也深,当地派人去监督她了?”
      书中暗表,魂淡魂深是一种检测灵魂强度的方式,很简单,把刚满月的孩子举起来照太阳,必须是烈日,看地上影子的深浅。魂魄颜色深的人会更加精干、强势、主动、好学、外向、坚定、也会更容易修行,颜色浅的人则正相反:多疑或没有主见、软弱、被动、内向、犹豫不定。
      
      荀彧答道:“公文上说,已经按规矩派人去了。吕蓉没有化作厉鬼的痕迹,已经登记在册,她似乎有意去轮回。”
      普通的凶鬼、杀人鬼和厉鬼的区别很简单,前者只杀害死自己的人,而后者见人就杀,还有吃人的爱好。根据地府给的建议,后者只要送到地狱中放在磨盘中碾碎一百次,就能治好。
      
      姚三郎:“啧啧,姓白的那小子真没出息,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
      林黛玉冷笑道:“振阳郡那地方兴盛富饶,商贾云集…他若有出息,白家人焉敢如此,他若没出息,白家人也不必如此。咱们不知其中情由,何必多说呢。传令振阳郡,将此事根由传遍天下,震慑百姓,凡事要以和为贵,好聚好散,不得杀害无辜。白家人若没死绝,此事捅到官府来,也要将他们问罪!吕家没有人吗?”
      
      “吕容的父母已逝,只有”
      
      宫殿的大门敞开着,殿前武士执戟郎列立两旁,沉默肃穆如两尊雕像。
      殿前长长的路,左右两侧用油润的青玉铺就,只有正中央的神道用羊脂白玉铺成,阳光照射时,甘霖普降时,这里一条路赫赫生辉。
      “殿下!”第五旻出现在殿外的台阶下,高声打断里面的低声细语:“臣前来复命。”
      
      姚三郎笑的面若桃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的弯弯的:“抓来了?”
      “是,已经抓来了。”
      “带上来。”
      
      第五旻又消失了,很快把一个凡人推推搡搡的抓了过来,这是个相貌平平满眼恐慌、涨红了脸不敢抬头的中年人,一条腿是瘸的,弓着背像一只煮熟的大虾米,噗通一下跪倒在台阶下:“饶命啊,俺,俺俺”
      
      第五旻的手变成了一只章鱼的触手,宽如小臂,轻柔又强有力的捂住了这厮的嘴巴:“启禀二位殿下,此人名叫陆朝辉,三十二岁,云阳郡南湖人士,娶妻王氏,育有一子一女,王氏是老虎精。陆朝辉常年来夫纲不振,名义上以写小说为生,实际上靠老婆养活。直到三个月前,铤而走险开始写这些东西,便开始日进斗金。他的书只在云阳郡一处发售,外地人咸有购买。”
      
      郭嘉又想起大枣大馍馍,嗤嗤嗤的笑了起来:“这人倒是个人才呢”
      “能把风流韵事写成笑话书啊哈哈哈哈”
      “不知道紫述真人若看到这书,会如何羞恼。”
      “紫述真人向来专一守真,定然怒极杀了他。”
      “唔,在下有些不解,想请教诸位明公,紫述真人会杀人吗?”
      
      姚三郎欢快的笑着:“我可以借给他一把锯子!”
      黛玉笑道:“那我也只好派两个人按着他,让师兄慢慢锯。”
      在场的没有天真单纯无知的小可爱,都不觉得害羞或凶残,只觉得好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