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我看到,我征服》文绎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6-19 0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大白馍馍,秘境! ...

  •   朝堂上的官员们都在专心致志的看小说——作为物证仔细查看。
      坐在书案后的公主殿下和她美貌的丈夫就像后世凡人开会时玩手机一样,专心致志的看着木策师兄周遭发生的事。
      或许公主殿下不那么专心。
      
      [这是那片扭曲的大陆。]木策介绍道:[宁静而和平,四周都被迷雾包裹,没有什么信仰,有一些出生于本土的精灵被奉为神明。这里住的是凡人,但他们离不开这里,外界的凡人也永远无法到达这里。]
      林黛玉谨慎的借由神识审视着周围的风景,她看到的长得像糖葫芦一样又瘦又高的松树,松鼠,还有长得奇怪的柏树。地上长着不知名的花,花朵很矮,高一尺有余,五颜六色煞是好看。这里有山,山不算太高,有些穿着粗布衣服带着帽子的农夫拎着斧头,匆匆忙忙的上山去了。
      
      木策向山上走去,五庄观门人就这个习惯,见了山就想爬一爬。
      蜿蜒曲折的小路是由人走出来的,没有修造的痕迹,一根木桩子上用几块木板七歪八扭的钉着路标,鲜花半掩着一条从山中流淌下来的山涧,现在似乎是旱季,河堤很高很陡,河水却很浅。一根大树的树干横在河流上,假装是小桥。
      
      姚云旗吐槽道:[这地方为什么如此隐蔽?难道是盘古身化万物时,屁股沟所化之境?]
      黛玉惊呼道:[三郎!]
      木策正走在独木桥上,差点脚下一滑掉下山涧:[啥?]
      
      姚云旗正色道:[既存在又不为人所知之地,只有这里。]嘿嘿嘿,师兄,想想你住在哪里~
      黛玉脸都红了,浑身不自在的调整坐姿:[呸呸呸!不要说这种混账话!]
      三个人群聊的神识中,只有姚三郎一个人贱兮兮的笑了起来,另外两个人嘛,一个被恶心到了,另一个人也被恶心到了。
      
      官员们不知道公主殿下在朝堂上开小差,还以为她有些不耐烦。
      狄仁杰放下手中的书:“殿下,容禀。”
      黛玉回过神来:“愿闻高见。”
      
      木策察觉到她的神识减弱,显然没有关注这里,就开始反击:[一天天的就想着屁股,真出息!]
      姚三郎毫不怯场,进行了强有力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反击:[腚勾州的风景真好。]
      木策威胁道:[如果大师兄知道他最喜欢的小师弟能把万事万物看成屁股…嘿嘿嘿]
      
      姚三郎立刻改了口风:[安定的定,钩针的钩,或者沟壑的沟,这地方还没定名字呢。]
      [怂包。]
      [只会告状的笨蛋废物!]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
      [好,我去告诉大师兄你看不起他,把他当打手用。]
      
      在庄国的皇城中,在金安殿中的官员端坐成数排,狄仁杰侃侃而谈:“臣这本书是《洗冤录》,乍看似乎是神仙帮助良善人洗脱罪状、平冤昭雪、惩罚贪官污吏的小说,实则不然。书中第二个案子,写赵生经商获利甚巨,被诬为采花贼,拉到衙门打成残废,定为死囚牢,其母为其进京鸣冤,在神仙的帮助下惩恶扬善,是个圆满结局,‘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可是,结尾的这句诗写的分明‘乌云生四野,黑雾锁长空。’可见那青天大老爷不存在。”
      “书中对许多细节描绘的活灵活现,过于合乎情理人性,似乎是询问过书中所写的赵生,万吏,许知府,唯独对瑞明真人知之不详,可见写书这人绝非庄国人氏。”
      
      黛玉信服的点头:“不错。瑞明师兄绝不会像书中这样喜怒无常。”
      大喜大悲大怒?那都不可能。
      瑞明师兄和无闷师兄俩人不动如山。
      
      狄仁杰继续说:“殿下明鉴,笔者写人写的好,写鬼写的好,唯独写不好神仙。字里行间又透露着一种‘世事若得如此,自当尽如人意’的意思,可见书中所写半是虚构,半是真实。以其合理性来推断,这些人负罪入狱的事儿是真的,平冤昭雪的事儿是假的,与窦娥冤并无差别。书中写的官府、官职不是庄国衙门,一、二、四、五这几个故事中的布政司、承恩公、锦衣卫等人分明是明朝衙门,而三、六、七、八这四个故事中的提督、异教僧侣大祭酒、大尹等人,既非古制又非今制。”
      
      已经有人猜出来作者的大概身份了,但是没有人说出来,用别人归纳总结的东西推理出答案不算有面子,通过自己面前的言情小说/小黄书推测出作者什么工作住在哪儿,那才厉害呢!
      
      林黛玉道:“怀英,你是说这作者可能是地府的官吏?”
      狄仁杰只有九成把握,便没有把话说死:“臣一点浅见,殿下可以派人去印证。”
      
      郭奉孝笑嘻嘻的举起手里的小黄书:“写书的人就是云阳郡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哪里,只有云阳郡人对枣花馒头叫大枣大白馍馍,噗哈哈哈哈~失态了,失态了。”
      这个叫法实在是太好笑。他看到这句‘紫述的手轻抚曼丽的脖颈,长白而美的脖颈像是湖中顾影自怜的天鹅。这美人是个妖精吗?她的明眸低垂,拢住我的心神,她朱唇浅笑,在我心头荡起一片涟漪。曼丽看着情郎,羞涩的轻解罗裳,白衣下掩盖的是大枣大白馍馍,令人垂涎欲滴。’
      
      他忍不住大笑,又忍不住大声读了出来。
      满朝文武放声大笑,在旁边做记录的董安贞险些把笔戳在纸上。
      玄真公主从袖中取出一把轻罗小扇,略带忧郁的掩面微笑:“着人行文地府,征询写这话本的是哪位贤才。第五旻,你去云阳郡彻查此事。”
      
      第五旻就在旁边跪坐着,等候命令,他端端正正的站起来,走到公主面前跪了下来:“臣遵旨。”
      别人都选择年轻貌美,无论是狄仁杰还是曹操、长孙无忌这些寿命不短的人,稍微有些修行之后,均已二三十岁的年轻精干的容貌示人,精力旺盛是他们最喜欢的状态。第五旻与他们不同,他须发皆白,还留了三缕花白胡子。除了无知的凡人之外,没有人被他的外貌欺骗。
      
      林黛玉又问:“律法有所欠缺,应该添加一些。”
      姚三郎一听见这句话,就把心思沉淀回去,继续关注木策师兄。
      
      木策师兄正在和一只站在树墩子上的猫说话,这是一只橘猫——有了这两个字,就不需要其他的形容词。如果非要说一句,那么这是一只可爱的橘猫。“你为什么穿着靴子,带着宝剑?”
      胖猫说:“喵嗷?嗷嗷?”
      
      显然他没听懂木策说的话,木策也没听懂他哇啦哇啦说的话。
      这不是问题,有一句小咒语可以让神仙和低等级的人、动物直接沟通,通过意识来沟通。
      这只站着走路的胖猫说:“远道而来的年轻人喵,我是一位伟大爵士的管家喵~”
      木策眨眨眼:“你为什么不变成人形呢?”哇,这真是一片奇妙的国土,妖精可以用人形到处跑!
      
      胖猫嘟着胖脸,舔了舔爪子:“嗯……我是一只聪明的猫。”
      木策问:“是啊,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猫。”无力吐槽,一只不是猫妖的猫要有多聪明才会说话啊!
      胖猫特别高兴:“你要和我同行吗?你要去哪儿?”
      
      木策左右瞧了瞧,瞬间用神识笼罩了周围百里之内的土地,震惊的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完整的小国家和两个国家的一部分土地,这地方的国家也太少了。他发现百里外荒野中有一座高塔,塔里有一个漂亮的姑娘:“我在找一个住在高塔中的漂亮姑娘。”
      “喵嗷!”胖猫惊诧万分:“我听说过那里,那是个非常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呢。”
      
      木策想了想,对于这地方的人……猫的活动范围表示担忧:“我来自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
      胖猫用靴子跺了跺脚:“我知道哪里,假如你来当我的随从,跟我去做一些事,等我的主人成功之后,我可以送你去那座高塔喵。”
      
      木策笑道:“你真聪明,想白赚一个随从。”
      胖猫看着这个从头到脚写满了‘平凡’的年轻人:“你同意吗?”
      “不,我知道哪个姑娘的大概位置。”
      胖猫遗憾的和他分道扬镳。
      
      姚三郎的信息忽然传来:[师兄,这里的房子太有趣了,国王的城堡小巧可爱,请带一个回来。]
      木策根本没搭理他,慢悠悠的走在山间,慢悠悠的使用了缩地成寸,每一步都很正常,但他的身影会闪现到数十米外,假如这里有人盯着他看,也不会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凡人看不到、想不到、发现不了这种事。
      
      姚三郎加大力度,精神轰炸他的神识:[师兄!师兄!师兄!]
      木策慢悠悠的说:[自己来腚勾州拿,出门前别忘了辞别师父和大师兄。]

  • 作者有话要说:  书名改了。原先的《仙术学院录取我了》是原先的剧情大纲,现在写的是新大纲,还是以黛玉为主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