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色春秋》迟冬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27 15:33: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妥协 ...

  •   半晌,屋内传来齐侯声音,“送栖姬回沐阳殿!”那声音平静的像一汪清水,听不出半丝情绪。
      
      “栖姬,奴送您回宫吧!”奉温声道。
      
      “君上不见栖冉,栖冉是不会走的!”她执拗道。
      
      奉也不敢多说什么,屋内再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寂静,这一方土的寂静,却显得宫外的躁动更为盛大。屋内的人,屋内的人,个个都十分平静的态势,可暗处的波涛汹涌是谁都心知肚明的。由午后的盛日炎炎到傍晚的日落西山,栖姬原本就气血两虚,如今脸色苍白的更像是寒冬白雪。
      
      她有些无力的向前一倾,凌婥赶紧扶着她。“栖姬,君上正是心烦意乱之际,我还是扶您回去吧!”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那一丝微弱的动作却显得坚决无比,这样的时候,她更要守在他身边。
      
      到晚上,值班的寺人都换了,奉也看不下去了,劝说道,“栖姬,您还是回去吧,估计小公主此刻都饿着了!”
      
      “小公主”她听到这三个字心都寒了,她怀胎一年半载所生的孩子,一出生便面临着众人的裁死。上天为何要如此残忍的待她?
      
      殿内忽然传来他的声音,“传栖姬进来!”
      
      奉欣喜道,“栖姬,快请吧!”
      
      踏进殿门,屋内昏暗却犹可看出地上一片狼藉。内监们燃好殿内所有的烛台后,不敢多做逗留,匆忙离去。
      
      烛光渐盛,笼着男人正襟危坐的身影。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却听到他哑着嗓子喊她:“过来!”
      
      栖姬缓缓的走到他的面前,齐侯拽起身旁软和的羔毛毯铺在她脚边的榻上,她与他相对而坐。
      
      “你放心,寡人会保护小公主周全。”他猜她拗着不走,便是来求这个。
      
      语气有些生冷,而且他很少在她面前自称寡人。栖姬抿了抿唇,迟疑了会儿问道:“君上饿了吗?”
      
      齐侯意外的看了看她,不知道她此时怎么会说这不相干的。
      
      也不等他答,栖姬便出去吩咐寺人上膳食。等寺人上好膳食,栖姬让宫人都退了出去,她亲自为齐侯布菜。
      
      看她一通忙活,齐侯心内的郁结稍解,“你过来等了这半下午,就是来陪我用膳的?”
      
      他自是不信。
      
      栖姬摇了摇头,吃了几口后,才道:“我等饿了!”
      
      齐侯弯唇一笑,一瞬间冰雪消融,他夹了几块鹿肉放到她的碗中。两人静静的吃完饭,一如平日。好像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什么烦恼也不曾存在。
      
      直到宫人们撤下食案,齐侯才淡淡道:“那你此番过来想说什么?”
      
      “我没有想说的,倒想听听君上要说些什么?”
      
      她一向如此,不愿给自己任何负担。可此事关乎她的孩子,齐侯料她不会真的不在意。
      
      “栖冉,你有没有想过这孩子会不会真的是妖祸,这样大的冰雹也属难见,何况还是在三伏天里.....”
      
      “不会。”她立刻打断他,害怕他往下说。
      
      齐侯长叹一气,两人一时静默无言,过了好一会儿,齐王才道:“放心吧,寡人不会伤她性命,寡人已想出李代桃僵的法子,但是为避一时之祸,寡人要将她送出宫中。”
      
      栖姬不可置信的看着齐侯,“君上,难道这不是妥协吗?这就意味着连君上,她的父亲也承认这孩子是不祥,她何辜?”
      
      “栖姬,这也是权宜之际,如今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若不如此,只怕没完没了。”
      
      栖姬想说什么,却再没的可说的了,他是君主,不能失了天下人的心,他一向看重的就是这个。
      
      “那君上何时为她洗刷冤屈?”
      
      齐侯一时语塞,栖姬见他如此,心中更是失望,他怕是从来没想过。
      
      “世人忘性大,时移世易,不会抓着此事不放的?”齐侯淡淡道。
      
      见她没什么血色的唇死死的抿着,面色也十分苍白,齐侯想到她为了生这个孩子吃了不少苦头,心里也不好受。
      
      “你别担心难过了,我会安排个好人家教养她的,过个三年五载再想办法将她接回来。”他起身坐到她的身侧,扶着她的肩宽慰道。
      
      栖姬慕地抬起头,对上齐侯深沉的眉眼,露出轻松一笑,“一切但凭君上做主!”
      
      见她不再纠结了,齐侯这才心下宽慰,眉目也随之一松。他将栖姬打横抱起,走到独属于他的床榻上。
      
      “今夜,你陪我睡这儿吧!”他埋在她的颈窝中小声道。
      
      这是君侯公宫寝殿的床榻,不宿女子,一向奉守规矩的她此刻却没有拒绝。
      
      夜半,昏暗的烛光下,她看着身旁熟睡的男人坚毅的面部轮廓,长眉入鬓,鼻梁挺直,肤质光洁,他生就了这么一张俊美的面孔,偏还是个君主。
      
      这样好的一个男人当她的丈夫,叫她如何不痴迷贪恋?可她却不配当他的妻子,国亡了,差点沦为女奴,是他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她,许了她一场繁华的梦。
      
      如今也该醒了!
      
      栖姬从公宫寝殿中出来时,只剩下凌婥一人候在那儿。她不放心,亦了解栖姬不会在此留宿。
      
      “他说将小公主送去宫外暂避!”
      
      “这....”凌婥想到栖姬必是不舍,月色下,她看到栖姬神情冷肃,又宽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栖姬看着她一笑:“你真的觉得这是个办法?”
      
      “若一切都是巧合,那君上此计或许可行,可若是有心人的筹谋,那人又岂能善罢甘休”
      
      凌婥面容一凛,瞬间明白过来。
      
      “栖姬,何不一切跟君上说破?”
      
      “说破?她的背后是宗室,有身份便有权势,我有什么?”
      
      “君上宠爱栖姬,君上便是您倚仗。”
      
      “婥,若是真如你所说的那样,璃儿便不会面临着这些了!”
      
      凌婥一哽,不错,君上不只是那个宠爱栖姬的君上,他同样也爱重他的羽毛,可她不服。
      
      “小公主何错?”凌婥咬牙道。
      
      “是我错了,她最大的错,便是做了我的孩子。”
      
      栖姬抬头,正是满月当空。齐宫的每一个角落都被这清冷的辉光,映照的清清楚楚。
      
      “明日中秋了!”她感慨。如玉般的面孔生起一抹悲伤。
      
      “夫人,怎么了?”凌婥察觉她似有不对。
      
      “婥,你说的对,这齐宫待不下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