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晋.江.独.发
      第二章
      
      头两节的课程是《美学概论》,在勤学楼的公开教室。
      桑萸左肩背着书包,右臂揽着烟灰色男士西装,朝冲她招手的室友们走去。
      美院油画系分设四个工作室,桑萸与室友陈露盈同班,另两个室友林宜韩月洁分属在第三和第四工作室,但公开课是一同上的。
      
      刚坐下,陈露盈就迫不及待问她:“桑萸桑萸,你快看我新烫的头发,漂亮吗?显老吗?”左右摇晃着脑袋,陈露盈展示她的发型,中长卷,发色染成了最近比较流行的粉玫甜棕。
      “你慢点儿转头。”不急不慢打断陈露盈动作,桑萸认真端详,“漂亮,不显老。”
      
      陈露盈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对韩月洁与林宜说:“瞧见没有,桑萸说好看!”
      铃声还没响,教室里都是稀稀落落的说话声。林宜噗嗤一笑:“桑萸嘴里就没有坏话,就算你剃个秃头她都说会好。”
      
      韩月洁附和:“就是就是,认清现实吧你!”
      林宜挑眉:“秃头确实有秃头的好处吧,那就是不用担心头秃!!”
      韩月洁:“哈哈哈,林秀秀你挺秀啊!”
      桑萸:……
      
      当事人陈露盈在室友们的笑声中无比惆怅:“要不我把头发弄回原样?”  
      “不用,”林宜挥挥手,“仔细看也没那么糟糕啦!”
      “嗯,”桑萸从包里取出书本,支持地望向陈露盈,“反正我觉得挺好的,很适合春天!阳光下头发就像是藏了好多星星。”  
      
      “还是小桑桑最好啦!”陈露盈受用地挽住桑萸臂弯,“就算说假话,也说得超级动听的!”
      “……”
      
      关于发型的话题总算告一段落,原地复活的陈露盈这才注意到桑萸今天的异常。
      她夸张地喊:“桑萸你今天居然穿了短裙?!”
      另两道视线同时凝在课桌下的一双美腿上。
      
      桑萸的腿是真的好腿。
      套用曾经的网络流行语,这是一双“腿玩年”该有的样子。
      纤细笔直修长不提,肤色还极均匀细腻,完全看不出毛孔,白嫩得跟奶油豆腐似的。
      
      被她们看得无所适从,顾寅眠的西装终于派上用场。
      桑萸用它迅速盖住裸露在外的长腿,脸颊飞来两团红晕。
      
      “挡什么?”林宜不乐意,“我还没看够呢!小桑桑,我可以摸一摸吗?”
      “色狼吗你?起开。”陈露盈伸张完正义,嘿嘿一笑,“要摸也是我先摸!”
      “哼,我上次不小心摸到过桑萸的胸哦,软绵绵的。”韩月洁以胜利者的姿态淡然说。
      “……”
      
      “你们别闹啦!”桑萸快被室友们调侃得坐不住了,她求饶的嗓音软糯,并不是刻意为之的娇娇嗔嗔,就算是女孩子听了也并不会讨厌。  
      
      陈露盈趁机飞快瞄了眼桑萸的胸。
      桑萸的胸并不是一味的大,而是大而有型,像两滴饱满的水滴。
      
      暗暗羡慕桑萸身材的陈露盈发现新大陆:“好哇桑萸,你这又是什么?男士西装吗?!”她不可置信地迅速逼近桑萸,眼神里全是暧昧,“小桑萸,你最近是不是有情况呀?”
      “不是你们想……”
      
      铃声骤然响起,年约五旬却儒雅不减的教授踱着步子走到讲台,笑着向学生们问候。
      桑萸把头埋进竖立起来的课本里,小声向兴奋激动并存的三人解释,“这是我哥的外套。”
      
      “那对龙凤胎里的大帅哥?”
      “不是,他是二哥,衣服是我大哥的。”桑萸音量压低。
      “你居然还有个大哥?”
      “你家好多兄弟姐妹!真羡慕!”
      
      台上教授已经开始讲课,桑萸埋低了头,认真做笔记。
      她没有解释更多,其实她并不是顾家亲的孩子。
      ……
      
      雨后太阳重新绽放,接下来的两天很晴朗。
      周三下午,美院思源楼门前的香樟树下,不知何时停了辆耀眼的红色宝马。
      如此高调作风,在两袖清风的穷学生里不常见,路过的同学们基本保持着嗤之以鼻的态度。
      但当车门打开,风流倜傥的英俊司机含笑下车时,一切就都变了。 
      
      春意融融催人犯困的午后,桑萸陪陈露盈出来买薄荷糖提神,一眼便看到自家二哥正娴熟的招蜂引蝶,一时之间,桑萸也不知该作何表情。
      虽然桑萸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幅画面,依然很难习惯!
      
      认命地向老师请假,桑萸回寝室把顾寅眠的西装折好放进手提袋。
      坐上顾以凛的红色宝马,他们在购物广场接到了大包小包仿佛丰收的顾棠梨。
      
      身穿红色连衣裙的明艳女郎甫一上车,就停不下来地向桑萸展示她的战利品,最新款的深棕色信封包、一整套彩妆礼盒,还有诸如手链耳环等饰品。
      说到最后,顾棠梨大方地把数十支口红摆在桑萸面前,叫她尽情挑选。
      
      桑萸摇头婉拒:“我不化妆的,也不会化。”
      顾棠梨还没开口,就被开车的顾以凛截断:“顾棠梨,瞧瞧你那媚俗的德行,能别带坏我们家小桑桑吗?”
      亮出新做的美甲,顾棠梨夹枪带棒地反击:“就你品行端正天天向上,也不想想,回回怂恿我家小桑桑逃课的究竟是哪个王八蛋。”
      
      “顾棠梨你狗嘴里能吐出颗象牙吗?”
      “你才狗嘴!狗眼睛!狗鼻子!狗男人!”
      “老子是你哥,放尊重些。”
      “早出来两分钟而已,瞧把你给嘚瑟的。”
      “顾棠梨你再说一句试试?”
      “得了吧你,少拿腔拿调,你以为你大哥呢你?”
      “……”
      
      顾家这对龙凤胎天生不对付,一天不斗嘴太阳就得从西边出来。
      桑萸深谙处理之道,那就是不要安抚他们,等他们尽情争个够。
      一直吵到将车停在B1楼,两位小祖宗才歇了咄咄逼人的阵势。
      
      桑萸被他们领到米氏红房子餐厅,落座后问:“棠棠,为什么要突然带我到这里吃饭呀?”
      红房子餐厅很难预约,每天接待的人数都是固定的。
      
      顾棠梨眼神闪躲:“就吃顿好的补补身体嘛!”
      顾以凛吊儿郎当地翘起二郎腿,翻开深红色菜单册,举高,挡住整张脸,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这架势——
      不消多说,桑萸知道铁定有内/幕。
      龙凤胎兄妹每次闯祸总要拉她一起,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实际上桑萸明白,他们是想借她逃脱或减轻责罚。
      
      顾家老爷子顾襄伯待桑萸比他们更宽容,所以每次都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原谅龙凤胎兄妹。
      好在龙凤胎虽然玩性大行为荒诞,却不会真的做出格的事。
      
      桑萸安静地喝着奶油蘑菇汤。
      席面上,顾棠梨顾以凛不止一次地露出破绽。
      
      桑萸抬眸,不经意将目光落在三点钟方向的餐桌上。
      那里坐着个身材曼妙的气质女郎。
      从服装发型可以看出,她是个极有品味的年轻小姐。
      可惜她背对着他们这边,瞧不清正脸。
      
      顾棠梨顾以凛眼神总往那儿瞟,还在桌下你踹我踢,自以为桑萸迟钝没察觉。
      为什么?
      那个年轻小姐是谁?
      跟他们有关系吗?
      
      桑萸满脑袋都是问号,难道顾以凛喜欢人家?唔,先不说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那位小姐明显与顾以凛玩世不恭的气质不符呀!
      
      盘中的海鲭鱼夹心卷快要吃完之际,余光视线里,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三点钟方位。
      桑萸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定睛望去。
      男人穿了件雾霾蓝的西装休闲外套,内搭的衬衫雪白,脖颈最上面两颗纽扣松散没系,拘谨中又透出几分散漫的味道。
      
      竟是顾寅眠?
      桑萸傻乎乎看着,看他含笑与年轻小姐握手、交换名片,看他优雅落座。
      
      忽地,那双略微下垂的凤眼轻挑,似有向他们这边望来的征兆。
      桑萸慌手慌脚拾起菜单,严严实实遮住脸。
      
      太坏了。
      这对龙凤胎真的是太坏了!
      难怪他们要抢先坐在对面,因为那是顾寅眠位置的视线盲点。
      也就是说,他们对这场跟踪蓄谋已久。
      他们故意绑来她一起偷窥的。
      
      桑萸死死抓住菜单,根本不敢放下。
      没多久,耳畔传来顾以凛小声提点:“好了好了,他现在没看这边。”
      桑萸缓缓将菜单移开些,飞快朝顾寅眠望去,他果然低垂了头在看菜单,薄唇微启,淡淡说着什么,似在点餐。
      
      控诉地望向顾棠梨顾以凛,因为生气,桑萸眼底沁了层水雾。
      威力没有,反而很容易让人产生欺负的欲望。
      
      顾棠梨讪讪的:“小桑桑,你知道大哥在干什么吗?”
      桑萸声音闷闷的:“不知道。”
      顾以凛接话:“他在相亲。”
      
      顾棠梨猛地点点头,眼睛亮起两簇八卦的火焰,语气不乏激动:“听说那女人是爷爷朋友家的孩子,爷爷给大哥下了死令,说他要是敢不赴约,就断绝祖孙关系。我觉得那女人看起来还不错,感觉有戏,应该是大哥喜欢的那种款吧?又干练又利落,还……”
      
      源源不断的说话声中,桑萸从菜单背后露出半张脸,悄悄看向顾寅眠。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位年轻小姐是他的相亲对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