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晋.江.独.发
      第一章
      
      阴蒙蒙的春晨,桑萸被突如其来的雨堵在车站。
      公交久久不来,途经的出租全都载满了客。
      桑萸低眉看了眼时间,今天她上课恐怕是要迟到了。
      
      滴滴——
      聊天软件传来新消息提示音。
      是顾棠梨发来的:【下雨了诶,桑桑你上车没?】
      桑萸无奈地回:【还没呢!】  
      
      风拂过,檐下雨帘倾斜着朝人扑来,桑萸退后两步,没能全避开,手机屏幕多了几点雨滴。
      她用指腹擦去,手机同时有了动静。
      顾棠梨:【可怜的孩子,都怪顾以凛王八蛋急匆匆出门不等人[愤怒]!!等着,回来我就替你收拾他!】
      
      桑萸捧着手机苦笑,若不是顾棠梨清早心血来潮非要替她搭配穿着,她应该是能赶在二哥顾以凛耐心耗尽前下楼的。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隔了段时间。
      顾棠梨:【哦,刚没来得及同你说,大哥有事要去趟公司,我让他绕去公交站接你啦!哈哈哈我是不是超机灵的!他应该马上就到,我不跟你多说了哈,今天没课,我去补个回笼觉啦!】
      
      盯着消息懵了半瞬,桑萸慌忙敲打屏幕键盘。
      别,太麻烦大哥了,棠棠你不要……  
      来不及编辑完整,沥青公路上,一辆海峡灰的汽车徐徐放慢车速,在她脚畔稳靠。
      
      “上车。”玻璃车窗滑下,低沉威严的男声在淅沥沥的春雨中响起。
      那音色清冷,直撞心扉。
      
      桑萸还保持着打字的动作。
      她愣愣抬头,顷刻落入一双古井无波的深琥珀色眼眸之中。
      驾驶座上的男人也静默地回望着她。
      
      他凌厉的下颔线条微收,凤眼狭长,薄唇似是习惯性地轻抿着。
      这张脸仿佛得了造物主的恩赐,无论从哪个刁钻的角度看,都完美得很难挑出瑕疵,就连愠怒蹙眉时候的样子都是极英俊的。
      
      顾寅眠,顾氏新一任的掌舵人。
      也是抚养桑萸家庭里的长子。
      
      桑萸眼里露出几丝窘迫:“不用麻烦哥哥,我等公交就可以的!”
      “上车。”男人眉尖稍簇,语气里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不敢再拒绝,桑萸遵从命令,伸手去拧后座车门。
      “坐我身边。”他补充道。
      
      桑萸收回搭在门柄的右手,改坐到副驾驶。
      关上车门,她把包放在腿上,努力降低存在感。
      
      春雨与人声顿时被隔绝在窗外。
      车内空气安静,桑萸端坐着,姿势拘谨,眼神不敢乱瞟。
      
      这些年顾家长子顾寅眠一直辗转海外,学习的同时,兼顾拓展海外市场。
      他们已经很少像此刻般近距离的单独相处。
      与其说久违,倒不如说他们从未真正的熟悉亲密过。
      
      桑萸能感受到她胸腔里的那颗心脏正在加快跳动频率。
      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这可是顾寅眠啊!
      连顾家那对无法无天的龙凤胎兄妹见了他都得低头认怂,更何况她?
      
      气氛彷如冰冻,顾寅眠在缄默中侧眸,淡淡望向桑萸。
      就这么看着,直至她可爱精致的耳尖变得粉红。
      唇间溢出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叹,顾寅眠俯身朝她逼近。
      
      “哥哥!”独属于男人的霸道气息扑面而来,桑萸条件反射般往车门那边躲。
      顾寅眠嗓音平静:“给你系安全带。”
      
      安全带?她居然忘了吗?
      桑萸尴尬又丢脸:“我、我自己来。”
      
      可惜顾寅眠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不由分说给她扣上安全带,顾寅眠视线在她裸露在外的膝盖和小腿上停留半秒,旋即若无其事地挪开。
      
      下秒暖气开启。
      温热的气息逐渐充盈了小小的车内空间。 
      
      桑萸有所察觉地看顾寅眠一眼,内心不安:“对不起,耽误哥哥你宝贵的时间了。”
      “不宝贵。”
      “……”
      “先送你去学校。”
      “谢谢。”
      “嗯。”
      
      这么多年了,顾寅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桑萸纠结着要不要主动说点什么,但是说什么才好呢?
      谈天气?还是谈早餐吃过的玫瑰饼?
      似乎都显得太过刻意!
      
      车寂静地行驶在高速。
      桑萸轻靠在车窗,她脸庞映照在玻璃上,漆黑眼瞳之中,雨幕里的建筑纷纷倒退,汽车与行人向左或向右,不断没入纵横交错的路口。
      
      雨不知不觉停驻。
      西锦美术学院正门也到了。
      
      桑萸如释重负,等车停稳,她唇边绽放出一抹浅笑,双眸透亮地看向面无表情的顾寅眠:“谢谢哥哥送我来学校,我去上课了,哥哥你路上注意安全。”
      顾寅眠视线注视着前方,并没作声。
      
      桑萸也不生气,她早习惯了他的惜字如金。
      说完告别的话,桑萸伸手去拧车门。
      第一次居然没有成功推开?难道是她力气太小了吗?
      
      桑萸疑惑地再拧,还是推不开。
      她后知后觉明白过来。
      
      酝酿好几秒,桑萸鼓起勇气,对上顾寅眠静默的深邃眸光:“哥哥,你忘记解锁了。”
      顾寅眠语气淡淡的:“我没忘记。”
      桑萸:“……”
      
      那双凤眼轻挑,眼尾弧度微微上翘。
      一贯的疏离凉薄里突然多出几分笑意。
      
      桑萸想揉眼睛。
      可能是她眼神不太好看错了吧?
      
      顾寅眠不再逗她,抬起双手到胸前,他解开西服中间的那颗暗金色纽扣。
      没有任何征兆,顾寅眠将熨烫笔挺得没有一丝褶皱的烟灰色西装褪了下来。  
      
      他西装里面是样式简约的白色衬衫。
      衬衣最上面两颗纽扣没有系,隐隐约约透出性感的锁骨与喉结。  
      
      “拿去。”他姿态随意地递过去。
      
      迷蒙地接过顾寅眠的西装,桑萸满是不解。
      衣服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和清浅草木香,联想到顾寅眠方才开空调的举动,桑萸恍然,或许他担心她会冷,所以把外套让给她?  
      虽然顾寅眠待她比旁人淡漠,却也是不乏关切的。
      
      “哥哥,我穿了外套,挺厚的,不冷。”桑萸感动地望向顾寅眠,如鸦羽般漆黑的浓密睫毛眨动着。她还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穿的这件毛衣外套,仿佛在向他展示。瞧,真的挺厚的!
      
      顾寅眠视线落在桑萸身上。
      浅杏毛衣没有纽扣,松松垮垮的衬托出她甜美可人的味道,内搭是鹅黄色的针织衫,紧贴肌肤的衣衫勾勒出年轻女孩柔软曼妙的曲线。
      单看上半身,确实不算太少。
      但——
      
      顾寅眠脸上不悦的意味颇为浓厚。
      她的裙子太短,遮不住膝盖,毫不掩饰地展示出一双笔直白皙的长腿。
      
      桑萸:“……”
      跟随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赤/裸的双腿上,桑萸窘迫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想把双腿藏进裙子里,然而裙子实在太短,根本无处可藏。
      
      “上课时盖着。”顾寅眠没有在桑萸裸/露在外的腿上多做停留,他语气轻飘飘的,终是没忍住,最后沉声加了一句,“乍暖还寒的季节,气候变幻多端,在晴朗之前,尽量不要裸/露出双腿,免得感冒和落下病根。”
      
      作为上位者,顾寅眠话语里含着一股大概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笃定与命令。
      桑萸没脸看他,她支吾着“哦”了声。
      
      “去吧!”
      “唔。”桑萸拧开车门,这次再没有任何阻碍。
      
      站定在路畔,桑萸下意识绷紧足尖,细如蚊蚋说:“哥哥再见。”
      顾寅眠定定看她一眼,驱车远去。
      
      目送汽车融入车海,桑萸揉了揉滚烫的脸颊,暗自懊恼。
      今早她就不该依顾棠梨意见穿上这身短裙的,是顾棠梨总数落她穿得像个高中生,还说她暴殄天物,这么漂亮的腿也不知道展示。
      
      有什么好展示的?
      这下可好,被大家都畏惧的顾老大给盯上了。
      抱紧顾寅眠的外套,桑萸有点小沮丧。明明顾棠梨总是这么穿的,顾寅眠怎么不说她?
      不过顾棠梨很擅长表面一套暗地一套就是了,哪怕乖乖应下,等顾寅眠出国,她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这么一想,桑萸不知道该释然还是更生气。
      肯定是她太怂了!
      顾寅眠就是知道她是个小怂包,所以才只欺负她的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