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晋.江.独.发
      第三章
      
      距离顾寅眠走进这家米氏红房子餐厅,已经过去十余分钟。
      他没有再往他们桌多看一眼。
      
      龙凤胎兄妹压低嗓音,叽叽咕咕,不停说着话。
      
      顾棠梨打开相机APP,递给顾以凛:“快偷拍一张大哥相亲的照片,我要传到家人群里。”
      顾以凛嫌弃得不行:“要拍你自己拍,我可不想死在大哥手上。”
      顾棠梨瞪他:“怕什么?我是因为你这个角度比较好,所以才让你帮忙,快拍快拍……”
      
      顾以凛烦死顾棠梨了,他抬了抬下颔,往对面指:“要说角度好,不还有桑萸吗?”
      顾棠梨看了眼桑萸那副小心翼翼藏在菜单后的样子,凶巴巴吼他:“顾以凛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我们当中数你最大,拜托拿出个做哥哥的样子好吗?不然要你干嘛?”
      顾以凛也气:“干坏事的时候就知道老子是你哥了?”
      
      顾棠梨愤怒地提起一脚就开踹。
      顾以凛“靠”了声,作势掐她脖颈。
      兄妹之间的战斗升级。
      
      桑萸只好劝停:“棠棠,二哥,你们小点声,别闹了!要是被大哥发现就惨了!”
      关键时刻“顾寅眠”三个字颇具威慑力,打得难解难分的龙凤胎身体一僵,互相抛给对方一个“呸”的眼神,老实坐好。
      
      顾棠梨打心底是杵这位兄长的,想到刚才的肆无忌惮,她趴在桌上后怕极了,连面色都有些煞白:“大哥发现我们了吗?”
      顾以凛一双眼睛也专注盯着桑萸,似乎在等待答案。
      
      桑萸不确定地摇摇头:“暂时没有。”
      
      在顾家,最让人忌惮的从来不是顾父顾母,也不是顾襄伯老爷子。
      而是这位年将二十六却已接手顾家名下所有企业的长子顾寅眠。
      
      顾父醉心于世界各地民风民俗采集,是国际知名文化杂刊的专栏作者,顾母永远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少女心,追随丈夫奔走于异国。从带孩子方面来说,两位都是极不靠谱的存在。
      整个顾家好像只有顾寅眠是个奇葩,或者说只有顾寅眠生得像老爷子顾襄伯,他做事周全,处事不惊,同时又具备清醒的头脑与睿智的手段,在商业上的一些决断决策更是精准大胆。如果说原来的顾氏是一汪大而平静的湖泊,如今在顾寅眠掌控下的顾氏便是气势汹涌的滔滔江河。
      
      菜单挡住半张脸,桑萸悄悄望向顾寅眠那边。
      他餐桌礼仪极好。
      与相亲对象之间的氛围似乎也不错。
      顾寅眠偶尔含笑,偶尔薄唇轻启。尽管看不清对面小姐的神情,但从肢体动作和不时抖动的双肩来看,她应该很愉悦。
      
      其实绝大多数人对顾寅眠的评价都是温润有礼,虽然他浑身上下都透着股疏离感,但并不难以接近,他好像只对她格外严厉冷漠些。
      
      桑萸颇有些落寞地收回视线。
      明明顾寅眠没有再看向他们这边,桑萸却有些已经被发现的难堪。
      或许他早就察觉了也说不定。
      
      “我们要不要回去啊?这样跟踪大哥很不好的。”桑萸没底气地央道。
      “来都来了,反正有顾以凛帮咱们顶着,怕什么?”
      “顾棠梨!算你狠。你凭良心说,这个馊主意到底谁出的?我帮你们顶着也不是不行,可那也得小爷我顶得住才行,你们觉得大哥能只找我晦气?”
      “你承认你是主谋就好了嘛!”
      “……”
      
      桑萸恹恹说:“棠棠你们别吵了!我真的想回学校。”
      顾棠梨示意她不要冲动,“别啊小桑桑,你怎么能抛下我和顾以凛当逃兵?”
      
      “我们三从小就一个阵营,桑桑,你现在是要弃暗投明站到顾寅眠那边吗?”顾以凛也不准她走,他眉梢微挑,“再说出口就在大哥那边,你一起身,顾寅眠那个人精肯定一眼就能锁定你。”
      “哈哈,就是就是。”顾棠梨毫无同情心道。
      “……”
      
      事实确实如此。
      桑萸欲哭无泪,她泄气地躺回椅背,拿这对龙凤胎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能怎么办呢?
      也只能祈祷顾寅眠不要跟他们计较。
      
      半个多小时后,顾寅眠与气质女郎起身。
      相携着准备离开餐厅的样子。
      
      “要走了要走了!”撞了下顾以凛手臂,顾棠梨示意他赶紧拍张背影照。
      顾以凛没辙,他偷摸摸探出身子,将手机摄像头对准那对男高女苗条的背影,“咔嚓”,画面停驻。
      
      顾棠梨高兴地一把捞走手机,笑嘻嘻地看屏幕:“讲真,他们俩挺合适的。瞧大哥那老成的样子,配个干练利落的老婆挺好!”
      顾以凛“嗤”了声,端起水杯,无法苟同:“两个没意思的人配一起有什么乐趣?”
      
      “那你说大哥得找什么样的?”顾棠梨白他一眼,“来个软萌可爱的姑娘抱着他胳膊撒娇,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想到那副别扭的画面,顾以凛一口水差点呛出来,他恶寒地颤颤肩,噤声。
      
      目送顾寅眠与气质女郎远去,桑萸如释重负。
      她埋头整理放在一旁的包,想拜托龙凤胎待会儿把顾寅眠的西装带回家。
      最近几天她还是想住在学校寝室,不回顾家住了。
      
      没来得及开口,一直盯着手机敲打的顾棠梨却抢先问她:“桑桑,你认为大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桑萸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猜猜看嘛!”
      “大哥的心思,我怎么可能猜得到。”桑萸还是摇头。
      
      正说着,手机突然传来两声提示音。
      是桑萸和顾以凛的。
      抱着手机的顾棠梨朝他们眨眨右眼:“我刚把偷拍的照片发到群里去了,让爷爷和爸妈都瞧瞧。”又说,“放心,我新建了个群,没邀请大哥哈哈哈哈!”
      
      滴滴——
      群里很快有了新的回复。
      竟是远在里奥内格罗的伯母苏小灿。
      顾爸爸顾廷尉紧随其后,群里瞬间聊得热火朝天。
      
      苏小灿:【正脸呢正脸呢?吾家有子初长成,终于还是等到这一天了吗?[笑哭][可爱][可爱]】
      顾廷尉:【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什么职业?】
      顾棠梨:【听说是爷爷朋友的女儿,姓沈还是姓袁?问爷爷嘛!爷爷,爷爷,爷爷您在线吗????您的宝贝孙女儿正在呼叫爷爷!!!】
      苏小灿:【爷爷估计正忙呢!这些照片是你们偷拍的?哇塞,做得也太棒了吧!顾二哥和小桑桑都在[鼓掌]?】
      顾以凛:【……】
      顾廷尉:【……】
      
      桑萸不得不参与到话题里,她低头敲字,礼貌回答:【伯母伯父好,我和二哥都在的!】
      
      紧接着是顾母苏小灿的强势刷屏。
      苏小灿:【小桑桑好呀!】
      苏小灿:【你们觉得他们有戏嘛?】
      苏小灿:【我和爸爸需要马上买机票飞回家吗?】
      苏小灿:【他们今年会订婚吗?[鼓掌][鼓掌][鼓掌]】
      苏小灿:【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有宝宝吧,开心开心……】
      ……
      
      米氏红房子餐厅外,被亲妈议论纷纷的当事人顾寅眠正绅士地站在女人左面,他配合她的节奏踱下台阶:“袁小姐,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张叔马上过来,让他开车送你,方便吗?”
      “那你呢?”袁月清看他,笑笑,“不必麻烦,我单位离这里很近,打车就好。”
      
      顾寅眠蹙了下眉:“实不相瞒,袁小姐,我得回餐厅一趟,几个不太懂事的孩子还在里面。抱歉,给你带来了困扰。若不嫌弃,便让张叔送你一程。”
      袁月清没多少意外的样子,她方才就注意到了异样。
      抿唇笑笑,袁月清看着顾寅眠的眼底似有几分戏谑:“传言果然不虚。”
      
      顾寅眠:“嗯?”是不解的语气。
      袁月清脸上笑容更深:“都说顾先生年纪轻轻,却很顾家呢!”
      顾寅眠怔了下:“应该是说我爱操心劳碌命?”
      袁月清捂嘴笑出声来:“挺好的!做你的弟弟妹妹一定很幸福。”
      
      “很遗憾,他们对此深表痛苦。”
      “想不到顾先生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大家都是聪明的成年人,有些事其实根本不必明说。
      袁月清很欣赏顾寅眠,他年轻、英俊、儒雅,还具备不俗的自身实力,是典型的教育涵养都良好的高门贵公子。只可惜,这位优秀的好男人对她毫无兴趣。
      
      “顾先生,我们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
      
      握手言别,顾寅眠对张叔耳语了几句,目送他载袁月清远去,顾寅眠折身攀上台阶,重新走回米氏红房子餐厅。
      
      时将五点,落地玻璃窗外的春光已有逐渐凋零的趋势。
      落座在红房子餐厅里的一桌桌客人仿佛都是一出生动的故事。
      顾寅眠目光笃定地落在西南方位,步履稳重地缓步踱去。
      
      顾棠梨三人埋低了头,抱着手机看得痴迷,连顾寅眠的逐渐逼近都一无所觉。  
      视线在桑萸翘挺的鼻尖停顿两秒,顾寅眠默默站到顾以凛身后,低眉看他手机屏幕上熟悉的聊天界面。
      
      新讯息接二连三地弹跳出来。
      顾寅眠看着一条条内容,微挑眉梢。
      旁边顾棠梨还在笑着低声咕哝:“哈哈还是爷爷最厉害了,他说既然我们那么想见一见这位袁小姐,可以邀请她明晚到家里吃饭。桑桑,我有种预感,我觉得大哥和袁小姐应该能成……”
      
      “是吗?”低沉嗓音突然响起,蕴含着淡淡的笑意,分明轻柔温和,却莫名有股令人紧张不安的气息。
      桑萸猛地抬头,猝不及防便撞上一双熟悉的狭长凤眸。
      凤眸的主人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深琥珀色的瞳仁里似涌动着什么:“你也这么认为?”

  •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比较充足,从明天起中午12:00准时更新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