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江湖》半眸 ^第2章^ 最新更新:2015-09-02 20:46: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暮阳府 ...

  •   来到暮阳府门前,淸澜正想着自家少爷会用个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法子进到里面,却见隐言只是大大方方走过去,然后乖巧的叩了三下大门。
      合上快要脱臼的下巴,淸澜吞咽了口口水,果然符合他们教主的风格,够直接,够霸气。那些正派人士人人得而诛之的天渊魔教教主,就这么正大光明的跑到武林盟长老的府邸,然后若无其事的敲了个门,呵呵,这以后的发展,不用想她都知道,一定是相、当、有、趣!
      另一边,隐言敲门后,便静静的等在门外,不多时,便有个身着武衣的人将门开了个缝隙问道“你找谁?”
      “麻烦你去通传一声,不孝子徒隐言前来拜会父亲。”
      “什么?”那人显然还不能完全理解隐言的话。
      隐言看他一眼,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习武十年有余,惯用左手,可惜关元受阻,功力难有进展,恩……”隐言的目光微微下移“臀上还有棍伤……”
      那人正不明所以呢,忽听隐言说道臀上的棍伤,不由脸色一红,刚要反驳,却听隐言接着道“耳力应该没有问题。”
      君忍一愣,原来这人是在拐了弯的挖苦自己?!咬牙,刚要驳回一两句,隐言便又继续道“以防万一,我就再说一遍。我是徒隐言,徒靳是我父亲。”
      “有病!”君忍一翻白眼,如果说前一秒他还想着和这人争辩个一二,那么现在就完全觉着浪费时间了,想也没想,“砰”的一声关了大门,转身就想往回走。
      他本是无意间经过门口,听见有人敲门,又见四处无人便寻思去看看是谁,没想到竟是个疯子。
      “忍少爷,你怎么还在这里,演武场那边已经集合了,迟了小心挨罚。”管家徐进碰巧经过,见到君忍,微微一笑打趣着。
      “碰到了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说自己是徒叔叔的儿子。”君忍一边往演武场的方向跑,一边道“那徐伯,我先过去喽!”
      “恩!”徐进听着君忍的话,心思却已经飘到了门外,老爷的儿子?小沐这时候应该还在孟先生那里,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隐言被君忍拒之门外,眼中不由闪过丝不满,正想着要不要拆了这暮阳府大门进去,却听到了里面的对话,心思一转,放下抬起的手,静静等着。果然,没有多长时间,眼前的门便再一次被打开,一个精神矍铄双目有神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隐言虽未觉察到敌意,却能感到明显的戒备,并且这人一身的硬朗功夫,怕是不俗。
      “你好。”隐言先一步开口,然后因为刚刚的教训,想了想问道“你耳力可有问题?”
      徐进先是一愣,然后重重哼道“老夫身体好得很!小小年纪,竟如此无礼,不愧是魔教中人!”
      隐言只是想道什么便说什么,他素来位居上位,极少出谷,魔教里的人个个敬他如神,谁敢跟他生气摆谱,就算年岁在他之上,也是一概毕恭毕敬从不逾越,因此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虽然如此,隐言还是抓到了徐进话里的重点。
      “这么说,你认识我?”
      “老夫可没那个闲工夫认识魔教的人!”
      这人明明知道他来自魔教,怎么说起话来前后矛盾?隐言试着理解了一下对面这人的想法,想着卓依说过,与人交流的第一步便是先要肯定对方,于是说道“恩,你说得对。我们的确不该认识。我是徒隐言。”
      在隐言的意识中,认识的第一步便是介绍自己,这本没什么不对,但此情此景在徐进看来却又是另一番解释了。魔教教主直接报名讳,还显然一副“你当然没有资格认识我”的口气,在徐进几十年的人生中,这样的谈话无疑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挑衅!
      二话没说,抄起他的金刚拳便直直攻向隐言。其实这也并不怪徐进,隐言太过直接的说话方式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得了的,但与他相处久了的人自然明白,隐言真的只是在介绍自己,甚至带了一点点讨好的意味。因为,他至始至终说的都不是“我是魔教教主徒隐言”,而是“我是徒靳的儿子,徒隐言”。
      隐言一边躲闪着徐进的攻击,一边思考着自己惹这人生气的原因,一共就那么几句话,翻来覆去,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错在哪里?
      “为什么不还手!”徐进停住,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隐言,难掩怒气。
      “杀了你,会很麻烦”隐言老实答到,第一次见父亲,他不想见血。
      什么?!嚣张也该有个底线!徐进见这人处处躲闪,本以为他存了示好认输的意思,没想到竟得来了这么一句!怕伤人也就罢了,这家伙竟是怕失手杀了自己?!笑话!
      “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老夫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
      ———————————————————————————————————
      徒靳正在组织今日的演武操练,忽听门口处传来“轰”的一声,所有人都被这声音震得一惊,诺大个演武场瞬间寂静无比。
      徒靳微一皱眉“怎么回事?”
      “不会是门口那小子吧?”
      “舟君忍!”
      “在!”
      君忍小声嘀咕,被徒靳抓了个正着“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报告领主,君忍不知,只是……呃,猜测!”
      “说!”
      “是,君忍在门口遇见一人,说要见您,君忍见他胡言乱语,以为是个疯子,又赶着来演武场集合,就没再理他。当时徐伯也在,应该是什么不速之客,被徐伯教训了吧。”君忍前面还回答的一本正经,说着说着就忘了形,越到后面越随便,最后竟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谁准你在演武场嬉皮笑脸的?去刑堂领二十军棍!”
      “啊?!还打啊……”君忍脸一垮,小声嘀咕。
      “我倒是忘了你刚被罚完……”徒靳故意将声音延长,见君忍一脸期待讨好的表情,心下偷笑,语气不变“那就改成二十鞭子吧!”
      “不是吧!!!”君忍一脸苦瓜脸,可也不敢再说什么,徒靳的治兵之严、公私分明可是出了名的,自己再说下去,怕就没二十鞭子这么容易了。不情不愿的应下来,君忍已经在心里把隐言骂了个遍。都是这个倒霉家伙害的!他一定是跟这家伙八字不合!!!!!
      “其他人继续操练,今日当值的守卫,跟我走一趟!”
      “是!”整齐的声音自演武场传出,人们很快又各自忙碌了起来,竟是无人再关心刚刚的巨响。当然,好奇宝宝还是有的,比如君忍,他恰巧今日当值,正摩拳擦掌的想要跟着一起去,没想到被徒靳勒令直接改道去了刑堂,为此,他自是把隐言又恨上了一遍。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没见面,别急~
    下章——
    一个白衣少站在徐进对面,背对着众人,单手背后,在门口的一片尘埃中,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堂堂魔教教主只身前来我府,就不怕老夫抓了你去武林盟?”
    怕大家不解馋,特意截了两处,一个隐言,一个老爹,我好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