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江湖》半眸 ^第3章^ 最新更新:2015-08-27 18:06: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父子相见 ...

  •   来到暮阳府门口,眼前的一幕可是着实吓坏了徒靳。
      徐进站在不远处,一脸怒气的对着大门,门口的两个石狮子,一个已经碎成粉末,另一个虽然下半身还立在那里,但脑袋已经不知去向。一个白衣少站在徐进对面,背对着众人,单手背后,在门口的一片尘埃中,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那人虽未回头,徒靳的心却莫名跳了一下,可惜太快,在他还未来得及注意前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谁来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父亲的声音!隐言难得的紧张了一下,轻吸了口气,转身,月光下,璨如星空的眼睛直直看向父亲,浅浅勾起嘴角,撩起前摆便要跪下。
      徒靳急忙侧身一步,“做什么?”
      隐言的动作顿了下,又重新站好,嗓音清澈,话语简单“我是徒隐言,白璎珞是我母亲。”
      周围传来倒吸口气的声音,所有人都不敢看徒靳的脸色,白璎珞三个字,可是府里的禁忌。
      果然,徒靳的声音比平时冷了几分“与我何干!”甩了袖子便往回走“老徐,回府!”
      “是,老爷!”徐伯暗骂自己冲动,一大把年纪了跟个娃娃生什么气。
      “等一下。”隐言轻轻开口,带了些不知所措叫了声“父亲。”
      “闭嘴!”徒靳转身“我没有一个当魔教教主的儿子!”
      隐言一愣,父亲似乎在生气,是不相信自己是他的儿子么?想了想,隐言觉得这件事情很好解决,于是火上浇油的接了句“那么,需要滴血验亲吗?”
      周围又是一阵抽气的声音,这小子是故意的吧,一定是吧……
      徒靳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把自己憋死,滴血验亲??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验出他是自己的儿子么??该死的无法反驳!
      “堂堂魔教教主只身前来我府,就不怕老夫抓了你去武林盟?”为掩饰尴尬,徒靳讽刺了一句,不过慢慢他就会发现,跟隐言这家伙说得话越多,他可能越容易把自己气死。
      “隐言不是只身前来,清澜,过来见过我父亲。”
      抚了抚有些疼痛的额头,清澜一个闪身跪在隐言身边,无奈的回了个是,随即转向徒靳“天渊左护法清澜,见过……”该叫什么呢?清澜想了想“老爷。”
      这一次徒靳倒是没躲开,不是不想躲,而是没能躲开。原谅他在发生了这一系列难以理解的事情后,实在是……有些僵硬……
      老子才不关心你是跟谁来的!!!徒靳刚想吼一句,突然想起自己似乎确实问了这么个愚蠢的问题,可天晓得,他才不是那个意思!深吸口气,他怎么觉得跟这人说话有些困难呢?
      徒靳咬了咬牙,此时此刻,他实在是已经生不起气来了“老夫不管你是跟谁来的,老夫只想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隐言想呆在您身边。”单纯的声音,温温淡淡的回答着徒靳的问题。多年后,当徒靳再次回想起二人初见时的场景,不由得有些怀念那个不懂礼数,忤悖叛逆的隐言。直到那时,他才发现,他在这个孩子单纯的世界里,憋足的点了一笔黑墨,无论如何,都收不回了。
      “是吗?”徒靳的眼中闪过丝不屑“你一出现便毁了我门口的两座石狮,出言不逊,打伤我府里的人,搅得我不得安宁,这就是你的诚意?”
      徐进知道,徒靳一向维护自己人,这么一说几乎是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隐言身上,关系远近亲疏立现。他知道老爷想赶走这个麻烦,问题是,那人会不会这么识相?
      隐言想了想,很直接的问道“您想要隐言怎么做?”
      徐进一惊,没想到这家伙竟全不否认。其实仔细一想,确实是自己冲动了些,先出手的是他,而对面那人,除了闪避,连基本的保护都没做过。自己的重拳是将真气包裹在拳头外击出,那人虽说躲过了他的每一拳,但不用真气护体,此时定是受了内伤。不知为何,徐进对隐言突然升出了丝丝好奇,年仅十六岁的魔教教主,曾经最有可能成为武林盟主的人和魔教圣女的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这门口跪上七日,或许我会考虑!”徒靳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让隐言知难而退,毕竟是一教之主,光天化日之下在这跪上七天七夜,可谓是奇耻大辱。另外,自己说的只是考虑,并未允诺任何事情。他从来没想过让这人跨过这道门槛!
      然而,隐言接下来的举动却又一次让徒靳震惊了。
      只见他潇洒从容的跪在地上,没有一丝卑微的感觉,眼中闪烁的,是不容置疑的坚定“我要留在这里,如果七天后您不同意,我会采取其他办法。”
      冷哼一声,徒靳转身回府,他一点都不关心隐言说了什么,七天时间,什么都改变不了。
      徒靳以为自己铁石心肠,无论如何都不会被这人感动,直到七日后,他才突然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隐言从不打诳语,不懂做作,有问必答,言出必行。此时的徒靳不会预料到,这些优点,将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他带来怎样巨大的——头疼!
      热闹的门口一下子变得冷清,清澜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少主,对暮阳府里的所有人,尤其徒靳,本不是很好的印象,更差了几分。没道理主子跪着自己站着,清澜毫不犹豫的跪在了隐言身侧。
      “清澜,我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隐言轻轻问。
      清澜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
      “他说他没有做魔教教主的儿子,不是因为质疑我的身份,对吗?”似乎所有的问题都是由这句话引起,隐言想,大概是自己理解错了。这对他来说很重要,因为只有弄清楚父亲的想法,他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
      清澜犹豫了,咬了咬唇,半天没说话。
      “清澜,我在问你话。”隐言的话虽轻,却充满了压迫。
      清澜挣扎了下,最后泄气般说道“是,老爷的意思……大概是……是…..不想认您。”犹犹豫豫的把话说完,清澜以为,在自己说了那番话后,少爷或多或少会有些伤心,毕竟来之前,他是那么的期待这次的见面。她想,徒靳实在是太不讲情面,不过这样也好,少爷就能跟自己回魔教了。可事实上,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隐言一愣,原来如此……沉默片刻,他接着道“清澜,替我去办件事。”
      只言片语过后,清澜无比震惊,满脸的不赞同“少爷!这样不可!”.
      隐言始终看着暮阳府的大门,淡淡的问“这样做,父亲会让我进去吗?”
      “会,可是……”
      “去办。”清澜后面的话被隐言干脆打断“质疑主上不是你的任务,你只要听我命令就好。”
      清澜咬牙起身离开,她知道,她不能拒绝,能为主上办事的人有很多,她若拒绝,主上会毫不犹豫的换掉自己。可是,若她离开,那么谁来关心他呢?少爷,清澜不敢想徒靳会如何对您,而您,即使进得了暮阳府,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这是第一次,清澜有些恶劣的,想要自己的任务失败……
      ————————————————————————————————————
      刚一进府门,徒靳便看到个人影在墙边鬼鬼祟祟,一肚子火气正没处发,他大喝一声“舟君忍!”
      君忍转身欲跑的姿势瞬间顿住,有些僵硬的回头“徒……徒叔叔好”。
      明显的示好,可惜徒靳丝毫不买账,直接劈头盖脸一顿骂“操练期间叫我领主!你这是什么懒散样子!”
      “是!领主!”君忍立刻张肩抜背,奈何牵动身上的伤口,害他差点惊叫出声,整个五官瞬间纠结在了一起。
      “呲牙咧嘴像什么样子!我不是让你去刑堂领罚么?你是不认识路,还是现在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
      “君忍不敢!回领主,君忍的二十鞭已经领完了!”他规规矩矩站好,一动都不敢动。
      “哦?刑堂最近是偷懒了么!让你受完罚还有心思和体力来这边看热闹?!回头统统给我重新教育一遍!”
      刑堂的一众刑卫简直欲哭无泪,天地可鉴,他们真是要冤枉死了……
      “还有你!舟君忍!今天晚上给我把‘甘誓’抄十遍!多用些心思在这些上,别整天吊儿郎当的,你不觉得不好意思,我还怕下次没脸见你爹呢!明日一早晨练带来我检查!抄错一个字或者有一个字不认真,都给我记一鞭!”
      “是……”君忍默叹口气,苦着一张脸赶紧告退,再待下去,天晓得领主还会想出什么法子来折腾自己。一边跑开,一边不由暗骂自己,他干嘛这么好奇?!都是外面那家伙害得!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无论你是谁,咱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
    “你不是想进府么?老夫等不及了!”
    跪七天就能进府来,会这么简单吗?猜猜隐言是用什么方法进府的?徒靳又为什么说等不及了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