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江湖》半眸 ^第1章^ 最新更新:2017-05-16 13:11: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天渊魔教 ...

  •   “主上”一人将金丝木盒递到少年面前,随即后退一步,静默站好。
      “恩。”少年头也未抬,依旧专心看着手中书信,过了半晌,问道“离子时还有多久。”
      回主上,不到一个时辰。”
      少年轻轻皱眉,合上手中书信,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消息都散出去了?”
      “是。”那人略一犹豫,反问道“主上,听卓依说,您要回暮阳府?”
      “恩?”
      “属下认为这事不妥!暮阳府中人人瞧您不起,尤其是徒靳……”感受到少年的不满,那人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您想要保护他,派几个暗卫去便是,何必亲自冒险,教中诸事繁多,怎么能离得开您!”
      少年修长的十指交叉在胸前,淡漠又略显不满的开口“淸澜,你是觉得,以我的能力,不能够兼顾两边?”
      被唤做淸澜的少女一愣,呃……好像不是能力的问题,她只是怕他们的教主大人,被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欺负了去。
      少年淡淡瞥她一眼,似乎是读懂了淸澜心中的想法,继续面无表情的道“我不认为暮阳府里有人的武功在我之上,如非意外,你担心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现在,退下吧。”
      淸澜无奈的叹了口气,眼见子时将近,也不再多留,说了声“属下告退”便退了出去。
      不久后,少年就会发现,很不巧的,暮阳府里恰巧就有他所说的“意外”,并且,次数还不少。淸澜想,这大概是他们英明神武的教主大人懂事以来说过的最失败的一句话了。
      离子时还有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少年有些厌恶的看了看淸澜拿来的盒子。拖得再久还是要做的,想到此处,便又恢复了一派淡然的模样。再看到桌上一小盘梅子的时候,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些许,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
      拿过盒子打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瞬间溢出,血的颜色,鲜红而刺眼……那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颗新鲜的、犹在渗着血的心脏!少年一点点的将那颗心脏拿出,握在手上。
      月光下,不知谁的心头热血正顺着那白皙的手指一点点滴落在地,红白相间中,可怖得令人心悸!
      ————————————————————————————————————
      “据说魔教教主要弃暗投明,任由武林盟主处置?”
      “真的假的?前两天江州林府不是才惨遭灭门,说不定就是魔教干的!”
      “林府全府上上下下百余条人命无一幸免,魔教那帮草菅人命的家伙!”
      “你是不知道啊,听说不但杀了人,还将所有人的心都抛了!”
      “什么?!杀人就算了,还抛心?这还是不是人啊,也太残忍了!”
      “嘘!我跟你说,没准儿那什么魔教教主根本就不是个人,而是地狱里爬上来的厉鬼,得吃人心活着,要不干嘛费劲去挖心啊!”
      “哎哟二子,你这么说就不怕他半夜来找你,挖了你的心啊!”
      “呵,王大哥你别吓我,谁不知道武林盟徒老帮主的府邸就在咱们这徐州城里,我就不信那帮邪魔外道敢造次!”
      “说的也是,可我听有人说,徒老帮主的前妻可就是魔教圣女啊,没准儿这教主就是他儿子呢!”
      “呸呸呸,不可能。魔教教主满脸脓疮,形似骷髅,还满头白发,根本就是个年近花甲的丑八怪,怎么能跟咱们玉树临风的徒老帮主比!”
      “哎哟,这么说你见过?”
      “我是没见过,不过传闻是这样,既然是魔教教主,估计八九不离十!”
      “为什么?”
      “你想啊,邪魔外道,武功高强,还长得美,你当老天爷瞎了眼了啊!”
      “说的有道理!”
      哈哈哈哈哈哈……
      徐州鸳鸯楼上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茶余饭后,人们难免聊聊江湖上的趣闻乐事,众人闲暇之余不过图个乐呵,司空见惯走走日常,没有人太过在意,因此,当然也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旁边不远处的一桌,一个长得标志、五官精美的小丫头快要被气死了的模样。
      “这帮找死的家伙!就该挖了你们的心脏!”淸澜小声嘀咕,她本不想听,奈何耳力太好,从头听到尾,一桌子菜还没怎么动,倒是被气饱了。
      在她对面坐了一人,眉目清隽,气质脱俗,本是文弱书生模样,偏叫眼角处一抹朱砂痣平添了几分邪气。仿佛没听到那些人的对话一般,犹自慢条斯理的吃着桌上的几道清淡小菜,便正是那些人议论的主角——魔教教主——天渊城主徒隐言。
      淸澜听到后几句,越听越是气愤,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啪”的一声,竟是生生的将手中的筷子给握断了。
      隐言瞟她一眼,不解抬头“淸澜,你在生气,为什么?”
      “少爷,您不生气么?!”出门在外,淸澜多数时候称隐言为少爷,压低声音道“他们信口雌黄,不但口无遮拦,还污蔑您!”
      微微皱眉,隐言有些奇怪的看着淸澜,“连花伯和我都分不清,难道我该为了他们的愚蠢而生气?”
      “呃……”清澜愣了两秒,好像…..无法反驳……
      花伯是魔教里一个养花的老人家,早些时候因为中毒成了那副模样,被隐言收留在天渊城里。几年前,他拿着教主令牌出门办事,回来的时候不知发生了什么,竟是发誓再不出山,隐言一向不关心这些琐事,也就由着他去了,没想到竟是流传出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传言。
      淸澜胡思乱想期间,隐言已经将一桌子菜吃得差不多了,只余下了两盘肉菜,隐言不吃红肉,这两盘是特意为了淸澜点的。轻擦嘴角,隐言淡淡问道“还吃么?”
      淸澜早就被气饱了,自然是回答不吃,随着隐言起身离开了鸳鸯楼。
      出了门,隐言想也未想的便朝着之前打听好的暮阳府而去,淸澜小跑步追上,跟在后面,犹犹豫豫的开口“少爷,咱们这就要去暮阳府吗?”
      隐言的脚步一停,回头淡淡撇了淸澜一眼,继续走,声音没什么起伏“或者,我们该去西湖泛舟,随后去洛山上观景。”
      “……呃……呵呵……”西湖、洛山都是徐州城里有名的风景,不过显然,他们并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淸澜尴尬的笑笑,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跟在隐言身后,再没敢问多余的话。
      一路上,两人均是徒步,走走停停,一边看着徐州城的风土人情,一边听着人们对暮阳府的描述。隐言并不是完全不了解徒靳这个人,事实上,有关他的所有消息,暗卫都会定时呈到他面前,但书信中冰冷的文字,与别人口中的鲜活描述显然不同。
      对于素未谋面的父亲,隐言想在见面前,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
      事实上,隐言并没有费多少劲打听,徐州城的百姓们对暮阳府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崇拜和尊敬,一提到徒靳,往往不用隐言多费口舌,对方便能长篇大论,细数徒靳的种种丰功伟绩。可是一路走来,就算徒靳的事迹再多,在隐言频繁的打听下,也难免听到重复的回答,淸澜都快能倒背如流了,却见自家少主仍是不紧不慢的听着,一点要打断对方的意思都无,虽然面无表情,但显然听得是津津乐道。
      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淸澜走得昏昏欲睡,听得两耳生茧的时候,隐言才回头道“走吧,去暮阳府,从现在起,暗中随护。”
      看着不远处若隐若现的府邸,淸澜一瞬间打起精神,回了声“是”,瞬间消失了身影。
      教主的父亲啊,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看着越来越近的暮阳府,淸澜不禁想着,想来想去,却毫无结果,总而言之,希望教主一切顺利,还有那人……不要被教主气死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手痒,先发一章,九月份正式更新,集齐留言和收藏,能够召唤日更~
    另,小真爱不知何时会举报,大家且看且珍惜……
    以后每章的作者有话都会有下章预告哟,不要错过~
    以上
    下章——
    “麻烦你去通传一声,不孝子徒隐言前来拜会父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