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 24 章 ...

  •   静安寺距离京都说远不远、也有二十余里。坐马车少说也得花上一个时辰!如今大雪漫天,花费在路上的时间至少也得延长一半!
      
      而宁乡伯夫妇与忠毅伯夫妇都不年轻了,一日来回?那也实在太奔波了!
      
      所以叶樊两家都在静安寺订了厢房。
      
      可当静安住持光安大师前来迎接的时候,却十分为难地告诉小汪氏与忠毅伯夫人:“二位施主,老衲不打诳语……”
      
      原来今天一早寺院里来了位贵人,事先也没打招呼,还强行去客房那儿占了三间上房,正好各占了宁乡伯府预订的两间、并忠毅伯府预订的一间。
      
      而因为今天是佛诞,前来上香许愿的香客也多,静安寺里再也腾不出别的客房来了……
      
      由于也不好得罪那位贵人,光安大师就在距离静安寺约三里地远的白衣庵里租下了三间客房,意思是请叶樊两家的女眷们腾去白衣庵住。
      
      说起来,提前个把月预订好的客房被个不知所谓的贵人给强占了???
      
      真的好生气!
      
      但光安大师真的很聪明……
      
      ——白衣庵也是供奉佛祖的庵堂,与静安寺不同的是,白衣庵奉行三论宗,庵堂里的主持、包括几位极出名的比丘尼都是满腹经纶的大能,且平时封庵锁关清修,鲜少对外开放。
      
      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白衣庵也是姑子庵,叶樊两家的女眷能住在那里,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当下,小汪氏便点了点头,忠毅伯夫人也笑着说道:“这可真是失之东隅收到桑榆啊!”
      
      见叶樊两家人都无异议,光安大师总算是松了口气。
      
      唐少夫人却忍不住问光安大师:“到底是哪家的贵人占了咱们订好的客房啊?”
      
      光安大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双手合什、低诵佛号:“阿弥陀佛……”
      
      他不愿意说。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小汪氏从年轻时候起,就一年好几次的来静安寺烧香拜佛,与光安大师的私交还算不错。既然这样,光安大师也不愿说?想必这贵人的身份……嗯,要不就是涉及到什么隐秘了。
      
      既然是贵人、而且还涉及到不可言之事?
      
      那还是少惹事儿吧!
      
      白衣庵不允男客进入,那自然就是叶樊两家的女眷搬过去了;至于宁乡伯呢,那就和忠毅伯留宿于静安寺。
      
      叶蓁蓁跟着自家祖母、并樊家女眷一块儿去了白衣庵。
      
      白衣庵坐落在山谷之中,占地面积极大、房屋错落有致,而且基本都是独幢的小木屋。
      
      有身材高大强壮的比丘尼过来引路,带众人去看房子,最后小汪氏独居一间,忠毅伯夫人与唐少夫人一间,樊宜玉非要和叶家姐妹共挤一间……
      
      听经论禅?
      
      那是长辈大人们的事。
      
      小娘子们只负责玩儿!
      
      在小木屋里安放好行李,樊宜玉先是吵着嚷着非要叶蓁蓁除下身上的杏黄色裙裳、再换上和她一般无二的浅紫丁香色裙裳……
      
      叶蓁蓁觉得挺麻烦的。
      
      可樊宜玉难得出门一趟,可得劲儿了,非让叶蓁蓁换;叶蓁蓁没法子,只得换上了和她一样的丁香色裙裳,樊宜玉这才满意了。
      
      跟着,众姐妹才嚷嚷着要去看雪、看梅。
      
      唐少夫人不放心,让个嬷嬷跟着,小汪氏也派了个婆子跟着、还去请了个白衣庵的姑子给小娘子们当向导……
      
      安排好这些,唐少夫人才陪着二位伯夫人又去了静安寺。
      
      小娘子们平日里被拘在府里,鲜少有机会出来。
      
      如今得见这雄伟峻险、连绵起伏的群山,而无论是山峰、还是洼谷,俱都覆盖着一望无垠的雪……
      
      呃,怎么说呢?
      
      世界太大。
      
      看着这广阔的天和地、山与雪,叶蓁蓁只觉得心旷神怡。
      
      放眼望去,不远处的茫茫白雪世界里似乎透出了星星点点的殷红?
      
      樊宜玉已经欢快地大喊了起来:“蓁娘快来呀,这里好多梅花!啊,真好看!都说桂花香冷,可我觉着,这梅花的香气才冷呢……哈哈,又冷又香!”
      
      叶蓁蓁朝她跑了过去。
      
      走得近了,果然看到山谷里生长着至少几百株野生梅树,枝头虽然压着厚雪的白雪,却仍有艳丽的红梅花苞崭露头角,星星点点的,好看极了!
      
      陪着小娘子的比丘尼连忙制止:“小施主们看看就好,莫要坏了这片梅林。”
      
      樊宜玉奇道:“不能摘吗?”
      
      这比丘尼约摸三十多岁,面无表情、惜字如金:“树木亦有灵。”
      
      樊宜玉“噢”了一声,有些失望,便道:“那我们就折一枝!呃,一人一枝……”
      
      这一回,比丘尼没吭声。
      
      樊宜玉轮起了袖子,就准备折枝……
      
      “玉娘!”叶蓁蓁阻止了她,“咱们今儿不折花,只看看,明儿下山前,再过来折一枝回家去。”
      
      听了她的话,樊宜玉那已经伸向枝头的手儿便又收了回来,笑道:“还是你想得周到!现在折了花枝,放着明天拿回去,就怕蔫了!好,那咱们就只看看,挑个花苞儿最最最多的,明天下山的时候再过来摘!”
      
      叶泠泠则问那比丘尼:“师父,这山谷里怎么都是红梅?听说这儿腊梅很出名呀!”她还是头一回来这儿,故此不知道。
      
      比丘尼依旧惜字如金:“静安寺,后山。”
      
      樊宜玉拉住了叶泠泠:“咱们先在这儿赏了红梅、再上静安寺去赏腊梅!”
      
      说着,她伸出另一只手,拉着叶蓁蓁就往梅林里钻。
      
      叶澜澜也赶紧跟上了。
      
      众姐妹在梅林里钻来钻去、跑来跑去……
      
      突然,叶蓁蓁一把拉住了樊宜玉,还使劲儿地把她拉向一旁!
      
      樊宜玉没有防备,差点儿跌跤,正准备嗔怪叶蓁蓁呢,突然看到眼前站着个美貌的白衣女尼、手里还提着个竹篮?
      
      哎,要不是刚才叶蓁蓁拉了她一把,恐怕她就直接撞上这女尼了!
      
      樊宜玉便与叶蓁蓁一块儿打量着这白衣比丘尼。
      
      只见这比丘尼肌肤白皙、五官秀美,但看不出年龄。她神情沉静,一头乌亮的黑发垂于脑后,发梢处系了条白丝巾;她身穿一件宽大的丝质白袍,因雪风柔柔,那丝质白袍也跟随风微扬,能看出她身材高挑、且单薄瘦弱。
      
      叶蓁蓁立刻朝这比丘尼行了个福礼,认真说道:“我们姐妹惊扰了阁下,还请原谅则个!”
      
      那美貌比丘尼朝她们微微颌首,也不说话,拎着竹篮悠然而去。
      
      只是,当这美貌比丘尼走到先前为众女引路的那个中年比丘尼跟前时、停下了脚步,两位比丘尼同时行礼、问好。
      
      “聆云师叔。”
      “妙惠师侄。”
      
      众女这才注意到,原来那美貌比丘尼名叫聆云,以及她拎着的竹篮里,盛了半篮子的含苞红梅。
      
      想来,聆云师父是来采摘梅花的。
      
      二位比丘尼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仅仅只是相互打了个招呼,聆云便离开了。
      
      “这个聆云师父长得真好看!可下雪天的、她还穿这么少呀!”樊宜玉嘟嚷了一声。
      
      惜字如金的妙惠似看出了众人的疑惑,解释:“聆云师叔是居士。”
      
      叶蓁蓁恍然大悟——难怪呢,妙惠是出家人、所以剃度了;聆云却还留着一头长发,原来她是女居士。
      
      众姐妹在白衣庵里赏了一会儿的梅,妙惠便提醒众女,说饭时已到,而她饭前要做功课、课后要午休,不宜在此久留了。
      
      于是众人便又结伴回到了庵堂。
      
      午饭很简单。
      
      每人一碗白米饭,菜是洒了枸杞粒的白菘蒸木耳,仅此而已。
      
      但米饭甘润、白菘蒸木耳分量足、味道还挺好……
      
      叶蓁蓁认真吃饭,把一整碗饭吃得光光的!叶三娘与叶四娘也不遑多让,争先恐后的吃完饭,众人面面相觑,然后纷纷举起了自己的碗,说要比一比、看谁的碗底够光亮……
      
      樊宜玉气呼呼地把自己的碗给舔得干干净净。
      
      众女笑成了一团。
      
      最简单的快乐往往不需要太好笑的理由。
      
      年少、单纯已经足够。
      
      妙惠早已经离开,众女商量了一番,决定步行去静安寺看腊梅去!
      
      因白衣庵与静安寺相依相偎,两座庙宇号称相距三里地,实际上静安寺地势居高、而白衣庵位于低处的山谷里。从静安寺的梅林往下看、是可以看到白衣庵的梅谷一角的。
      
      再说了,从白衣庵到静安寺,统共只有一条路;就算无人引路、也不怕迷失。
      
      于是众女便带着婆子们,嘻嘻哈哈地朝静安寺而去。
      
      不大一会儿,众人就来到了静安寺的门口。
      
      樊宜玉提议道:“咱们直接去后山看腊梅,可千万别教我娘亲或者你们祖母发现了!要不然肯定捉我们去听念经。到时候强撑着听吧肯定会睡着,睡着了吧又会说我们对菩萨佛祖不敬!”
      
      众女嘻嘻哈哈的应了。
      
      樊宜玉和叶蓁蓁都来过静安寺好几次了,自然是熟路的。当下就由樊宜玉在前头领路,叶蓁蓁在后边儿断后,众女皆放轻了脚步,一进入静安寺便手拉着手儿沿着墙根、偷偷摸摸地往后山走去。
      
      跟着她们的婆子,一个叶家的、一个樊家的,犹豫了半晌、也学着自家小娘子的样儿,蹑手蹑脚的跟在后头……
      
      很快,众女便闯进了客院,樊宜玉又熟门熟路地带着众人找到了后门,溜出寺院来到了后山。
      
      后山果然满山遍野的全是腊梅树!
      
      这景象与方才在白衣庵里看到的红梅林又完全不同……
      
      腊梅花儿是极娇艳的黄色。
      
      那本就曲虬粗壮的腊梅树枝被大雪压弯了枝,显得愈苍劲!然而在苍劲而又粗壮的枝头,那娇气的花儿被晶莹剔透如羽毛一般的白雪半遮半掩住,含羞带怯地露出一星半点的浅黄色,既生机勃勃、又清浅好看。
      
      樊宜玉与叶蓁蓁倒还好,往年佛诞节的时候也曾跟着长辈来静安寺赏过雪、看过腊梅花儿……
      
      可叶三娘叶四娘却从未见过这样壮丽震憾的美景,不由得惊叹万分!
      
      和姐妹们赏了一会子的花,叶蓁蓁突然觉得有些不妥!
      
      她呆立住,咬住了嘴唇。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将于本周五(即9月20日)入V,请在V章留评,会发红包哦。
    谢谢大家的支持^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