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 25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要入V了,相信很多小天使会弃我而去嘤嘤嘤嘤,求去之前收藏一下下一本的接档文《美人们都等着我被王爷虐死》,救救孩子么么啾!
    = =以下是接档文的文案= =
    没落贵女许明媚为了不被封为和亲公主,战战兢兢地爬上了凛王的床。
    全京都的美人儿都在兴灾乐祸。
    ——呵呵,许明媚死定了!凛王一向不近女色,且以暴戾狠厉而闻名;惹了他,下场只有一死。
    后来……
    美人表妹:王爷怎么还没虐死她?
    美人继妹:王爷怎么还没虐死她??
    美人邻家小妹:王爷怎么还没虐死她???
    许明媚都气哭了:呜呜你们欺负人,我真是被冤枉的,其实是他爬了我的床呜呜……
    凛王:汪!真香。
    本文男主重生,女主土著。
    暴戾狠厉郎 VS 聪慧俏萌娘
    (男主是《边将家的小媳妇》里的三皇子,不过现在他还没出生^_^)
  •   话说叶蓁蓁正在静安寺后山,与众姐妹一块儿赏腊梅呢,突然觉得十分不妥当!
      
      这几日有些腰酸腹痛,但她只以为是这些天她开始跑步、想强身健体才造成的。
      
      直到这时,她感受到一股奇特又熟悉的感觉?
      
      难道是……
      
      初潮已至?!
      
      叶蓁蓁暗叫不好。
      
      这时,众女已经跑到了前头。
      
      樊宜玉喊她:“蓁娘!快、快过来啊……”
      
      叶蓁蓁刚走了几步,便又感觉到一股热流一滑!这下子,她几乎可以肯定——确实是癸水已至!哎,可真是盼它来、它不来,不想它来吧结果又……
      
      这出门在外,可万万不能丢人啊。
      
      她焦急地四处张望,想赶紧回到白衣庵上一趟净房,看看是不是真的来了初潮。
      
      突然——
      
      叶蓁蓁眼睛一亮!
      
      她跟着祖母小汪氏来过好多次静安寺,甚至在去年春天的时候、她还在这儿爬过山!所以她知道在静安寺的后山与白衣庵的梅谷之间,有条小道!
      
      可是,春天的时候没有大雪覆路,行走山路当然容易些;而今路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怕就怕走不好路、容易跌跤。
      
      那,不走小路走大路?
      
      叶蓁蓁摇摇头。
      
      今天是佛诞节,大路上全是人,倘若她走大路,万一裙子已经脏了呢?岂不是被大路上来生的行人香客看完了?
      
      若是走这小道,既静僻又短途,肯定不会有人看到她!
      
      这么一想,叶蓁蓁打定了主意。
      
      可她正准备和三姐四姐她们说一声……
      
      “哎哟!”樊宜玉在不远处惊呼了起来。
      
      叶蓁蓁一怔。
      
      怎么了?
      
      叶三娘、叶四娘的声音已经焦急地响了起来。
      
      “哎哟玉娘,你怎的跌跤了!”
      “四妹妹你要不要紧?”
      “快看看四姐姐,我、我倒不妨事!”
      “啊啊啊啊啊——”
      “天哪四娘的手……流血了!”
      “好痛!呜呜呜。”
      
      叶蓁蓁急急地跑过去一看——
      
      原来樊宜玉与叶泠泠摔倒在一块儿!樊宜玉半坐在雪地上,双手撑住地面,面露痛苦;叶泠泠则已经滚到了一旁,右手处鲜血淋漓!
      
      跟着她们的两个婆子大惊,连忙上前察看……
      
      原来地面覆雪松软、樊宜玉却一脚踩到了一样又尖锐又硬的东西,当下就崴了脚,身子一软就倒向地面!
      
      叶四娘连忙上前想要扶住樊宜玉,不料却踩住了自己的裙角,不但没能扶住樊宜玉、而且还被樊宜玉给带着、扑倒在地。而她的手、就撑在先前樊宜玉踩住的那个尖锐物什上,手掌顿时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这下子,众人都慌了!
      
      再定睛一看,原来那害了樊宜玉和叶四娘的突起之物,是个枯死了的树根!大约是被白雪所覆盖、所以没能看得出来……
      
      婆子急道:“这可如何是好!”
      
      叶三娘心乱如麻。
      
      叶蓁蓁连忙指挥道:“快,赶紧背上玉娘和四姐姐,上静安寺去找我干娘,干娘肯定有带些随身的药物!”
      
      樊宜玉哭了起来:“我害四姐伤了手,娘亲会骂死我的……”
      
      这时,她家的婆子想扶她起来,奈何樊宜玉只走了两步、就“哎哟”一声,又哭道:“痛死了啦!像是脚踝断了……”
      
      一听这话,樊家的婆子被吓得魂飞魄散!也顾不上樊宜玉的反抗了,矮下身子背了樊宜玉就朝着静安寺跑!
      
      叶蓁蓁急道:“三姐姐!快,快带四姐姐也跟着去!”
      
      叶三娘被亲妹妹手上的伤口给吓着了,早已六神无主。听到叶蓁蓁急催,她也只好让自家的婆子把四娘子背了起来,跟在樊宜玉的身后、朝静安寺跑去。
      
      跑了两步,叶三娘便回头看了叶蓁蓁一眼,奇道:“五妹妹,你……快来啊!”
      
      叶蓁蓁咬住了嘴唇。
      
      若是这时跟了她们去了静安寺,少不得又有大半天的功夫耽搁,要是她的裙子真脏了……众目睽睽之下可怎么收场!
      
      于是她对叶三娘说道:“三姐姐先去,我、我被吓得脚软,略歇一歇就来。”
      
      叶三娘被急得慌了神,转念又想,这后山梅林距离静安寺后门不过百十步路,应该无也甚大事……再加上耽搁了这么一会儿,那婆子已经背着四妹妹跑进了静安寺的后门……
      
      当下,叶三娘只得胡乱说了声“那你快些来”,就慌慌张张地追了上去。
      
      叶蓁蓁松了口气,转过身、拎起裙摆急匆匆地沿着记忆中的山路,往梅谷而去。
      
      因方才亲见樊宜玉与叶泠泠为枯枝所伤,叶蓁蓁不敢大步前行,只能先虚踩一脚、等到足底触到了平缓的地面以后才敢踩实了,再换只脚继续小心翼翼的先探虚实。
      
      这么一来,一刻钟过去了,她也才走了一小半路的路程。
      
      叶蓁蓁焦虑无比!她既忧心樊宜玉与叶泠泠的伤势,又着急祖母若是没见着她、会不会着急上火……
      
      然而她也只能告诫自己,要慢慢来、确保安全是第一重要的。
      
      又行了一段路……
      
      “什么人!!!”
      
      突然有人厉声喝道。
      
      叶蓁蓁呆住,如遭晴天霹雳!
      
      她避开人走小道,为的就是不想让人看到她……裙裾染血的丑态。可怎么就偏偏在这儿也遇上了人???
      
      怎么办怎么办!
      
      等等——
      
      这人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样耳熟???
      
      还没等叶蓁蓁反应过来,一个左手仗剑的男人已经用剑鞘挑开了梅枝,赫然出现!
      
      叶蓁蓁与这男子打了个照面!
      
      她勃然变色!
      
      他他他……他他他!!!
      
      ——他是朱正羽?!
      
      朱正羽也没料到,他居然在这样僻静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如此美貌的小娘子!
      
      只见这小娘子穿着件樱桃红的连帽斗篷,斗篷的边缘还滚着蓬松的白色兔子毛,她那巴掌大的白嫩小脸儿仰着,正吃惊地瞪着他!
      
      他看到她杏眼圆睁、还微微地有些发红,又长又翘楚的浓密睫毛上还挂着细碎如冰的泪珠;她眉儿淡淡、鼻子秀气而又挺立,嘴唇就像宫里贵妃养的粉色牡丹花瓣似的,透出了好看的颜色,更因为太过于吃惊而微微张启,露出了洁白而又齐整的牙齿……
      
      朱正羽直愣愣地看着她,瞬间失神。
      
      良久,他才问道:“你是谁?”
      
      叶蓁蓁警惕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就往后退了几步。
      
      然而她一退、他便仗剑逼近她几步,贪心地想要再欣赏一下她的容颜。
      
      在这一刻,叶蓁蓁真是……
      
      她后悔为什么要走这条路!更后悔为何没有好好习武!要是能在这空旷无人的地方狠揍这人一顿……得有多好!
      
      “小娘子,你为何一人在此?”许是看出了叶蓁蓁的惊恐,朱正羽面上露出了然的笑容,温柔和气地说道:“莫怕、莫怕……告诉我,你是哪家的小娘子?我好送你回家去。”
      
      呸!
      
      叶蓁蓁暗啐了一口,脑子飞快地运转了起来。
      
      要如何才能脱身?到底要如何才能脱身!
      
      正当她急不可耐的时候——
      
      “羽郎,她是谁啊?”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蓁蓁呆住。
      
      她当然不会记错,说话的这个女子,便是前世在喜堂之上,一剑戳了她个透心凉的……莲心!
      
      果然,披着件白狐裘的莲心也从梅林里钻了出来,好奇地打量着叶蓁蓁。
      
      这下子,叶蓁蓁可真是……如坠冰窟!
      
      对方有两个人、尤其朱正羽是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手里还拿着剑……
      
      她要如何才能脱身???
      
      在这一瞬间,叶蓁蓁至少想了四五种脱身的法子——骗人、嫁祸、恐吓、挑拨、装疯卖傻……
      
      可每一个办法都有破绽!
      
      最终她一咬牙——
      
      叶蓁蓁转头朝着高处大声呼喊,“爹爹,爹爹快来!”
      
      朱正羽与莲心齐齐一愣,也跟着转头看向高处。
      
      机不可失!
      
      叶蓁蓁立刻拎起了裙摆,再也顾不得脚下可能会有什么硌脚的石子儿、树桩什么的,飞快地朝山下跑去!
      
      “哎!哎——”
      
      朱正羽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小娘子,你跑什么?跑什么啊!”
      
      叶蓁蓁才不理他,逃得更快了!
      
      只是,身后有脚步声跟了来???
      
      叶蓁蓁有些心慌。
      
      突然一股大力袭来——
      
      有人抓住了她的斗篷!
      
      朱正羽的声音响起:“小美人儿,既已入了我的眼、还想逃到哪儿去?快说,你是哪家的小娘子,乖乖跟了我,日后自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放开我!”叶蓁蓁拼命挣扎。
      
      直到这时,朱正羽已然发现这小娘子身量未足,竟是个幼女?
      
      呵呵——
      
      美貌的幼女???
      
      他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一把抓过她、想再看看她那令人惊艳万分的绝美容颜。
      
      只是、他刚把她拗过来、迫使她正脸朝向他……
      
      又急又怒的叶蓁蓁举起爪子就狠狠地挠了他一把!
      
      “嘶——”
      
      朱正羽被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面上新添了三五道被指甲挠出来的血印子!
      
      这时莲心已追了上来,一把拉住朱正羽,尖叫道:“羽郎,你这是在做什么?”
      
      趁着莲心与他纠缠,叶蓁蓁重重的一口咬在他揪着她斗篷的那只手上,痛得他又惨叫一声、不得不松了手。
      
      重获自由的叶蓁蓁转身就跑!
      
      只是,她刚跑了两步,不依不饶的朱正羽又追了上来,再次抓住了她的斗篷!
      
      这一次,叶蓁蓁为求脱身,直接扯掉了颈脖之下的斗篷系绳……
      
      朱正羽堪堪抓住了那小美人的斗篷,却眼睁睁地看着她——金蝉脱壳???
      
      有趣!真有趣!
      
      这样好看的小美人、这么泼辣的性子……
      
      好,很好!
      
      他就喜欢这样性烈的!
      
      可是——
      
      莲心赶到,死命地抱住了他的腰,使他不能再追下去……
      
      朱正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穿着浅紫丁香色裙裾的小娘子一溜烟儿的跑远了!
      
      莲心泫然欲泣:“羽郎,羽郎你何苦如此?难道你就不惦记着我们从前的情分,连这一点脸面也不给么——”
      
      朱正羽大怒,一脚踹飞了莲心,骂了声“滚”、然后大步流星地追下了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