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 23 章 ...

  •   听说罗舅母在米氏那儿大闹了一场,最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满府里无人愿意理睬叶明珠姐妹,这姐妹俩闹完了米氏、又去闹小汪氏,被小汪氏训斥了一顿以后,命人禁了她们的足、罚她们抄三本佛经三本女诫才让解禁……
      
      府里顿时空气清新、安静祥和了起来。
      
      又过了一日,便是佛诞节了。
      
      冬月佛诞乃是佛祖飞升成仙之日,对于虔诚的信徒来说,可是个重要的日子。
      
      一大早,小汪氏便穿了件新衣,带了家中的三个孙女儿准备出发。没想到,祖孙几个才上了车,康嬷嬷就过来请安,说伯爷也已经准备好了?
      
      小汪氏很是诧异。
      
      叶蓁蓁赶紧把头扭到了一旁,不敢让祖母看到自己面上的笑意。
      
      ——其实祖翁也没跟她说啦!但叶蓁蓁天天往祖翁的书房里跑,总能觉察到那么一丁点的蛛丝蚂迹!
      
      可祖翁年纪大了,在这下着大雪的天气里还要骑着马、走上二十里地?
      
      不光叶蓁蓁担心祖翁,小汪氏也担心,便交代康嬷嬷:“快去和你们伯爷说,我们有护院陪着就够了……还是请伯爷当心自个儿的身子罢!”
      
      康嬷嬷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回夫人的话,伯爷说‘知道了,这就启程吧’……”
      
      小汪氏默了默,挥手:“那就启程罢!”
      
      家里一共派了三辆马车,叶蓁蓁和祖母共乘一辆,三娘子与四娘子共乘一辆,另外裴嬷嬷康嬷嬷和两个侍女挤了一辆,马车辘辘,朝京郊而去。
      
      半路上,叶家的车队倒还追上了前头樊家的车队。
      
      因樊家的马车空余些,最后忠毅伯樊夫人坐进了小汪氏的马车、叶蓁蓁上了唐少夫人和樊宜玉的马车,宁乡伯与忠毅伯便也共乘一辆马上、聊天去了。
      
      宜玉穿着那套丁香色的粉紫袄裙,外头罩着樱桃红色的斗篷,粉粉嫩嫩的颜色衬得她格外可爱!
      
      叶蓁蓁见了好友,十分高兴。
      
      可是——
      
      樊宜玉一见叶蓁蓁、就有十二分的不高兴!
      
      “昨儿不是已经使了人把新衣裳送去你那儿了!做什么不穿呢?”她嘟着嘴儿质问叶蓁蓁。
      
      叶蓁蓁掩着嘴儿笑。
      
      唐少夫人帮着解释道:“你也不看看……她家三娘子四娘子也来了?她们才是亲姐妹,自然要穿一色儿的!”
      
      樊宜玉想哭了,“那我和蓁娘就不是姐妹了?!”
      
      见她眼圈儿红红的,叶蓁蓁怕她真哭了,连忙劝道:“难道非要穿一样的才是姐妹?在我心里,玉娘可比我的亲姐妹还要亲……”
      
      晚了,樊宜玉已经趴在她娘的膝头,伤心得低声哽咽了起来。
      
      她要是无理哭闹,唐少夫人倒也懒得理她。
      
      可小女儿凄凄怨怨的、也不大声哭,就是小小声地呜咽着……让人好不心疼!
      
      叶蓁蓁也有些傻眼。
      
      没想到玉娘竟这样看重这个……
      
      可她总不能在马车上解衣、换衣吧?
      
      叶蓁蓁咬着嘴唇想了想,突然有了办法!
      
      “玉娘,要不我把斗篷换了,穿和你一样儿的,等到了静安寺我再去厢房里把里头的衣裳也换下,如何?”
      
      樊宜玉从她娘的怀里略微挪了挪,露出了一只眼睛。
      
      见叶蓁蓁已经开始动手除去身上穿着的那件杏黄色的斗篷……
      
      樊宜玉这才坐直了腰杆儿,帮着叶蓁蓁除下旧斗篷、换上了和她一样儿的樱桃红还滚了白色兔子毛的新斗篷。
      
      “娘亲你快看!我就说了,蓁娘穿红的好看!”樊宜玉终于破涕为笑,又问她娘,“……娘亲,我和蓁娘像不像亲亲的姐妹俩?”
      
      唐少夫人笑骂:“你要是有蓁娘一半儿可心乖巧,我就……哎,要不,我今儿也就不用来拜菩萨了!”
      
      “娘亲——”
      
      樊宜玉不依的嚷嚷了起来。
      
      叶蓁蓁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与宜玉、干娘为伴,叶蓁蓁很是快活,并不觉得坐马车辛苦。一路上,小姐妹俩不时地悄悄撩起车窗帘子、偷偷地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外头真的和在家里不一样诶!”樊宜玉惊叹道,“外头好荒凉,人也少!哎,蓁娘你看,这下了雪啊,看起来到底都是平平缓缓的,但其实地上全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的!要是没下雪,咱们就能看到百姓佃户们种的地、还有树了!今年春天出门的时候我还看到了的,那会儿虽没有被雪盖着,但树木都是光秃秃的,曜郎哥哥说、到了夏日啊,外头到处都是望不尽头的绿色……”
      
      唐少夫人含笑看着女儿。
      
      叶蓁蓁也趴在车窗子那儿朝外看着,突然说道:“以后我会走遍大梁国的每一寸土地!更要好好地看一看这普天王土、率土王臣……”
      
      “真的啊?”樊宜玉欣喜地说道,“那我也去!咱俩一块儿!”
      
      叶蓁蓁侧头看了看樊宜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抿着嘴儿笑。
      
      樊宜玉权当她是答应了,已经高兴地拍起了手儿。
      
      唐少夫人盯着这对小姐妹看了一会儿,最终微微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车窗外头。
      
      ——小娘子未出阁之前、被困在娘家;出嫁以后就被困在婆家……若非婆母、夫君的支持,想出门四处看看?简直比登天难!
      
      不过,现如今她们还能保有童稚之心,还是很难得的。
      
      静安寺距离京都挺远的。
      
      叶蓁蓁与樊宜玉坐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说说笑笑直到累了,又相互倚靠着睡了一觉,这才被唐少夫人给摇醒。
      
      “两只小懒猪……快醒醒,到了啦!”
      
      小姐妹俩揉了揉眼睛,相继醒来。
      
      稍微整理一下衣裙发式,叶蓁蓁和樊宜玉结伴下了车。
      
      站在马车跟前,樊宜玉迎着雪光看着叶蓁蓁身上的樱桃红色的斗篷,笑得得意极了:“看吧看吧!我就说嘛……这颜色衬得你真是好看极了!”
      
      叶蓁蓁抿嘴一笑。
      
      前头的车队突然传来些许喧闹?
      
      叶蓁蓁有些不放心——祖翁和祖母的马车都在前头,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拉着樊宜玉匆匆朝前跑去。
      
      唐少夫人连忙命婆子追上去跟着。
      
      走到跟前了,叶蓁蓁才知道,原来是个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的清秀妇人、正激动地朝着自家祖翁说着什么,甚至还三番四次的想跪下去……
      
      那妇人的身后,还跟着几个青年郎君和一个小娘子?
      
      看得出,祖翁很有些窘迫。
      
      不过,小汪氏带着裴嬷嬷及时赶到,并且在祖翁的示意下,将那妇人扶起——
      
      而叶蓁蓁所有的注意力则全部被那妇人身后的一个青年郎君给吸引住!
      
      ——武霸图???
      
      他怎么在这儿?
      
      还没叶蓁蓁回过神来,突然看到自家祖母朝她招了招手!
      
      她连忙把头转到一边去、再也不看武霸图,朝着祖母跑了过去。
      
      叶澜澜与叶泠泠也跟了过去。
      
      叶泠泠看到叶蓁蓁身上的斗篷和她、和三姐都不一样了,不由得有些惊奇,便伸出手扯了扯叶蓁蓁的樱桃红斗篷,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和三姐身上的杏黄色斗篷。
      
      这时,小汪氏已经和那妇人亲切地说上了话,还指着叶蓁蓁姐妹说道:“这三个是我们府上的小娘子……另我们家还有两个小娘子、因她们外祖母病着,就上外家侍疾去了,今儿没来。”
      
      说着,小汪氏又交代自家孙女儿们:“这是武家……”顿了一顿,小汪氏思索片刻,才迟疑地说道,“……按辈份,你们该唤一声……叔祖母?”
      
      那妇人连忙摆手:“小娘子们喊我一声婶子就好!”
      
      “那可不能乱了辈份!”小汪氏认真说道。
      
      立于妇人身后的武霸图突然插嘴:“伯夫人容禀,叶武两家既不同姓、也未连宗,何来辈份一说?且我爹犹在之时,便与府上的先大爷以兄弟相称了,如今实在不宜再拿旧事重提。”
      
      说着,他还朝着小汪氏躬身行礼。
      
      叶蓁蓁终于明白过来,今生初见他时、他为什么一直冲着祖翁自称“小子”了,当时她就觉得这称谓实在是不伦不类。
      
      现在想想,原来他竟然和她死去的爹是同一辈儿的啊!
      
      武霸图声音纯净清越,样貌俊美且气质冷峻,虽衣着普通却彬彬有礼,极易使人心生好感。
      
      看着眼前这俊美而又知礼的青年郎君,小汪氏不由自主地就带上了笑意。
      
      那妇人也笑道:“对对对,二郎说的对!那我就不要脸的喊您一声婶子了!”说着,她飞快地朝着小汪氏行礼,“侄儿媳妇给您请安啦!”
      
      小汪氏有些尴尬,不由得看向了宁乡伯。
      
      宁乡伯抚了抚白胡子,点点头。
      
      小汪氏只得依了,再一次扶起妇人:“都是老亲,何必这样客气!”说着,又命叶蓁蓁等人过来与这妇人见礼。
      
      原来这妇人便是武霸图的母亲惠氏,跟在惠氏身后的几个,乃武霸图、武霸图之兄武霸先、弟武霸恩,还有他的妹妹武幸姝。听说武霸图还有个弟弟,不过今天没来。
      
      叶蓁蓁一直不太敢直视武霸图。
      
      因为、因为……
      
      唉,也不知为什么,他既没有理会她、也没表现出对她多么有兴趣的样子,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靠。
      
      叶蓁蓁为自己感到莫名的羞耻。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生得好看么?
      
      而且——
      
      过分地关注了他以后,叶蓁蓁觉得这人好像总有种说不清、道不尽的威仪感,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压力很大。
      
      所以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偷偷看他、却又害怕被他知道了……
      
      为了不让自己失礼,叶蓁蓁只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他身边的人身上,于是就开始打量起惠氏、武霸先、武霸恩与武幸姝。
      
      呃,惠氏容貌秀丽、体态瘦削,看着就是个爽利人儿;武霸先瘦高瘦高的,皮肤很白,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武霸恩是个大块头,身高、体型与长相都与武霸图十分相像,但武霸图沉静冷漠,武霸恩则看起来有点儿彪憨,所以他俩虽然长得很像、却也容易区分。
      
      武幸姝看起来年纪和叶蓁蓁差不多,皮肤白白的、眉儿淡淡的,面上总挂着笑容。
      
      这时,叶武两家人已经相互见过面,惠氏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叶蓁蓁的身上。
      
      她拉着叶蓁蓁的手,细细地打量着她,又对小汪氏说道:“婶子,莫怪我偏心,五娘子可真招人喜欢哪!”
      
      叶蓁蓁羞红了脸。
      
      小汪氏还没开口呢,叶澜澜便抢着说道:“武家婶子,不怨您偏心,我们家自个儿也偏心的……您猜一猜,我们都偏着谁?”
      
      叶泠泠上前抱住叶蓁蓁,却冲着樊宜玉耀武扬威似的吐了吐舌头,还与自家三姐一唱一和:“自然是偏向我们家的五妹妹了……谁让我们是亲姐妹呢,哼!”
      
      樊宜玉顿时不依了:“我也是我也是!”
      
      唐少夫人又好气又好笑:“你也是什么?”
      
      “这位是——”说着,惠氏不住地打量着唐少夫人。
      
      当下,小汪氏便又拉过了忠毅伯夫人和唐少夫人与惠氏见礼,自然又有一番热闹。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娘子们,JJ的评论系统正在升级,所以大家只能在后台看到自己留的评(即暂时看不到别人留的评),大约一个月以后才会恢复正常……
    请小娘子们毋须惊慌、继续留评哦
    (嗯留评才方便作者发红包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