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辛酉年初冬,宁乡伯府。
      
      “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哦!”宁乡伯府长门寡媳崔氏碎碎念着。
      
      “……如今你祖翁一日不如一日!唉,自你爹爹去了以后,这家里就没个能挑大梁的!你说我能不急吗?这万一你祖翁……朝庭一准儿要撤爵!到时候,我们好好的官家变成了布衣百姓……”
      
      “这结亲哪,人家结亲也是要看家门助力的!可咱们呢,光占了个嫡长的名声,可你爹爹没了、你哥哥也没了,就剩下我俩孤儿寡母的,哪个好人家看得上咱们!若不趁着你祖翁尚在、为你谋一门好婚事……真要等到他老人家百年之后?”
      
      “真到了那时候,怕是你婶子闹着要分家、早就赶了我们出去!家里头又没个儿郎在,可如何是好哟!”
      
      崔氏的念叨声,完全没有干扰到叶蓁蓁。
      
      是的,叶蓁蓁,活生生的叶蓁蓁,正值豆蔻年华的叶蓁蓁。
      
      她正跪坐在炕床上、趴在小炕桌上提笔练字。
      
      一笔一画,端端正正、认认真真。
      
      她在认真练字,身畔的母亲崔氏也正忙着做针线活计。
      
      只是,崔氏的嘴儿可不曾停歇过,一直不停地念叨念叨,念得叶蓁蓁耳朵都快生茧子了!
      
      一为心中有惑,二为转移母亲的注意力,叶蓁蓁转了转眼珠子,突然发问:“娘亲,咱家有没有姓武的亲戚或者朋友啊。”
      
      崔氏愣了一下,便道:“姓武的?没有!”
      
      叶蓁蓁握着笔的手一滞。
      
      想了想,她又问:“那……咱家认识的老亲里,可有谁是当了奉直左将军的?”
      
      奉直左将军是七品武将官衔,官职低,整个大梁国的七品武将多如牛毛、光是京都里的七品武将怕是有一二百人之多!
      
      崔氏摇头:“不曾听说。”
      
      叶蓁蓁叹气,梳着包包头的圆滚滚、毛茸茸的脑袋耷拉了下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儿。
      
      崔氏却突然警觉起来,疑惑地问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谁和你说的?你大姐还是二姐?三姐还是四姐?那七品奉直左将军武家的儿郎……很好?”
      
      叶蓁蓁赶紧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没有没有!”
      
      “没有?那怎么巴巴地问起这个?我跟你说啊蓁蓁,咱可比不得二房三房,好歹她们房里都有男人,方便在外头行走、打听好人家……我们娘儿俩却见天的被困在这府里,能上哪儿去知道谁家有好儿郎啊!就是知道了、那也是二房三房挑剩下的!”
      
      崔氏忍不住又啰嗦了起来,“唉,明明我家蓁蓁生得这样好……”
      
      得,娘又开始啰嗦了!
      
      叶蓁蓁强打起精神,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不要放在她的唠叨上,继续认真练字。
      
      虽然如此,却到底把母亲的念叨听了一些进去。
      
      叶蓁蓁是宁乡伯府的长房嫡女,可真要说起来,处境却还不如二房三房的姐妹。
      
      因为她无父无兄。
      
      可是——
      
      她曾经也有过很好很好的父兄的。
      
      眼瞅着丹书铁券被回收在即,宁乡伯府早早就做好让子孙念书出仕的准备,只可惜——宁乡伯府的男人们就没一个是念书的料!
      
      挣扎几代都没出来一个能读好书的,眼看就要彻底无望,突然冒出了叶蓁蓁的父亲叶伯轩。
      
      叶伯轩是叶家几代人里唯一有希望的。他十五岁考中秀才、十七过了省试,二十岁时殿试被皇上点了二甲进士,官从正八品鸿胪寺给事郎。三年后升任从七品鸿胪寺宣奉郎,二十六岁时再升正七品鸿胪寺奉直郎……
      
      然后,他就追随上峰钱玉籍大人出使西域去了。
      
      叶伯轩走的那一年,嫡长子叶衡吉已经五岁、妻子崔氏肚里还怀着叶蓁蓁。崔氏原本以为丈夫最多也就去个一两年的……
      
      可谁料到,叶伯轩这一去,竟整整三年也无消息。
      
      到了第四年、也就是叶蓁蓁四岁那年,她的胞兄叶衡吉染病夭折了。
      
      崔氏差点儿崩溃。
      
      但最大的灾难还在后头。
      
      叶蓁蓁五岁这年,终于传回了叶伯轩的消息。
      
      可惜,却是个噩耗。
      
      原来叶伯轩所在的遣使团出塞以后,刚走了一月有余、就误入鞑靼人的地盘,整个遣使团全军覆没、尽数死在鞑靼人手上。
      
      唯一逃脱的、是钱玉籍大人的马夫。
      
      那马夫辗转了好几个边塞小国,历尽九死一生、只剩下了半口气,好歹算是活着回到了大梁。向朝庭禀报了这一切以后,那马夫也死了。
      
      消息传回朝廷,满朝震惊,陛下和群臣无不痛心疾首。
      
      可再怎么痛心疾首,死去的人也不会再回来了。
      
      从此,叶蓁蓁与母亲就成了孤儿寡母。
      
      “好了,这裙袄成了,你试试,”崔氏收了针,将针线放好,又将自己刚刚才绣好的妃色缎面夹袄马面裙捧在手里细细地看,满意地说道,“下个月初华恩候府的太夫人做寿,你就穿这个去,保准儿惊艳四座!”
      
      “对了,横竖时间还早,我再替你做多做一件披风……嗯,去年咱们存下的那半匹鹅黄色的缎子,就用那个!这鹅黄配上妃红色,能衬得你脸儿更白、颜色也好看!”
      
      说着,崔氏侧头看了叶蓁蓁一眼。
      
      见女儿还在俯案写字,她便嗔怪道:“女儿家家的又不考秀才、何必浪费笔墨!找个好婆家才是正经!我听说你婶子私下里请了女先生来教你大姐二姐她们弹琴……真是的,难道请先生的束脩竟不是花用公中的么?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偷偷摸摸的非要避开你……”
      
      念叨了一会子,见叶蓁蓁还是聚精会神地练着字,崔氏生气了。
      
      “蓁蓁!”
      
      叶蓁蓁这才回过神来,瞪着一双滴溜溜转的大眼睛看着她娘,不明所以地问:“啊?”
      
      崔氏叹气,“把笔搁着,下地儿!试试这袄裙,让我瞧瞧还有哪儿要改。”
      
      叶蓁蓁的视线终于转移到了母亲手里捧着的妃红色袄裙上。
      
      ——前世,她就是穿着这袭新衣去了华恩候府、为华恩候太夫人祝寿,最后因缘际会、被朱正羽看到,没过多久华恩候夫人就上门来提亲了!
      
      默了一默,叶蓁蓁兴趣缺缺地低下头,继续稳稳当当的练字,还带着点儿不高兴的态度,撅着嘴儿说道:“慌什么试,夜里再说!”
      
      崔氏皱眉,“这会子你试了我就能马上改了……”
      
      “五娘子在吗?”院子外头传来了妇人的声音。
      
      叶蓁蓁与崔氏齐齐抬头。
      
      崔氏奇道:“谁呀?”
      
      “是祖翁院子里的康嬷嬷!”叶蓁蓁听出了喊话之人的声音,匆匆向母亲交代了一声,便搁了笔、下炕趿了鞋,飞快地朝着外头走去,“康嬷嬷,我在呢!”
      
      康嬷嬷站在小院门口,朝叶蓁蓁行了一礼,“给五娘子请安了!伯爷差奴婢来给五娘子带个话,晌午过后若是五娘子无事,可去外院伯爷的书房那儿走一走。”
      
      “哎,多谢嬷嬷,嬷嬷进屋坐一坐罢!”叶蓁蓁说道。
      
      康嬷嬷笑道:“不打扰五娘子和大夫人了,伯爷还差了奴婢去办事儿呢,奴婢这就告辞了。”
      
      叶蓁蓁目送康嬷嬷离开,正准备回屋……
      
      崔氏跟了过来,盯着康嬷嬷的背景问道:“无端端的、你祖翁叫你去外院做什么?”
      
      叶蓁蓁吐了吐舌头,“不知道!许是训话罢!娘亲我饿了,屋里有点心没?”
      
      崔氏本来正准备再啰嗦一番“凭是什么事儿也不如找个婆家重要”的……
      
      可一听到女儿说饿了,她立马闭了嘴,转身就往屋里走,“有有有!入冬以后咱们庄子上新收了核桃,我教何四家的把那核桃全去了壳,把核桃仁全都收着呢,吃那个啊对头发好,嗯,再给你几粒红枣儿……你说你都十三了!个子还这么矮、月事儿也不来!看着倒像是比你姑母家的四娘子还小上几岁似的!”
      
      诶,拥有一个这么啰嗦的娘亲,叶蓁蓁也很无奈呀。
      
      她摇摇头,揉着有些酸痛的手指回到了东屋。
      
      才坐上炕……
      
      崔氏就捧着个小竹箩过来了。
      
      叶蓁蓁本想收拾一下纸笔继续练字儿的……
      
      可崔氏却忙不迭地将小竹箩塞在叶蓁蓁怀里,然后飞快地将炕桌上的笔墨纸砚给走了。
      
      叶蓁蓁有些不高兴。但见那小竹箩里盛满了红枣干儿、桂圆干儿、和一个装了核桃仁的小布袋……她倒并不真的饿,但有点儿馋,便拣了粒胖胖儿的红枣干塞进嘴里咬着吃。
      
      才吃了两粒红枣干,见母亲也坐了过来,叶蓁蓁便又拣了粒甜津津的红枣,塞进崔氏嘴里。
      
      崔氏避不过,含着红枣干含含糊糊地说道:“你吃!这些都是留给你的!我不打紧……这些得留上一整个冬天呢!你虽然也要吃,但好歹也省着点……”
      
      叶蓁蓁一滞。
      
      ——打从叶蓁蓁记事起,就知道自家的生活远比同勋爵的人家要惨淡得很。
      
      偌大的宁乡伯府,只有祖翁与继祖母身边各有两个嬷嬷、两个侍女服侍;其余各房只有粗使婆子与仆妇做些洒扫、浆洗、烹饪等粗活,其他的例如裁衣、女红,收拾屋子等活计,都需要各房女眷自个儿做。
      
      家中继祖母怜惜崔氏寡妇失业的,便将她的一个陪嫁小庄子赠与崔氏,也好补贴大房母女俩的生活。
      
      那庄子并不大,只得二顷地、六七家佃户。庄子上每年的出产,除去赋税租子等开销之外,不过也只能盈余约十几石粮食罢了,要是遇上个洪涝干旱的饥荒年……恐怕崔氏还得倒贴一点儿。
      
      不过,这小庄子的出产,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母亲俩的生活。
      
      只是崔氏穷惯了,平时又无其他消遣,总爱拿这几个钱来说事儿。
      
      叶蓁蓁被娘亲念叨的,顿时就不想吃了。
      
      但想了想……
      
      她又拈了块核桃仁、塞进嘴里,这才站起身朝外头走去。
      
      “哎!你上哪儿去?”崔氏忙追问道。
      
      叶蓁蓁道:“我去看看祖母!”
      
      “怎么又去?早上不才去过!你一日三次的去!当心那边儿又有话说了!”崔氏说道。
      
      叶蓁蓁不在乎地说道:“那就让她说呗!”
      
      崔氏叹气,“真是造孽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