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叶蓁蓁朝继祖母小汪氏住的院子走去。
      
      没错儿,祖翁的原配是大汪氏,亦是叶蓁蓁的亲祖母。
      
      大汪氏为祖翁生养了二儿一女,头一胎生了个女儿,大了嫁去章家,称章叶氏。大汪氏生的第二个孩子,便是长子叶伯轩,也就是叶蓁蓁的爹;后来又生了第三个孩子叶仲台,也就是叶蓁蓁的二叔了。
      
      祖翁还有一个老妾,姓孟,称老姨奶奶,三年前已经故去了。
      
      老姨奶奶年轻时亦为祖翁生了一儿一女:庶子叶叔亭便是三房了,另外还有个庶女嫁去了冯家、称冯叶氏。
      
      大汪氏是因为生次子叶仲台时、大出血死了的。为延续两姓之好,汪家就又嫁了个女儿过来、成为了祖翁的续弦,那就是小汪氏了。
      
      小汪氏没有生养,年轻时也算是尽心尽力地把亲姐姐的儿女们拉扯大,尤其是二叔;可后来么,小汪氏与长媳崔氏的关系还算好,但与次媳罗氏的关系就有点儿僵。
      
      叶蓁蓁小的时候还曾经亲眼见过罗氏闹了小汪氏好几次,好像就拿着二叔是亲娘生、后娘养的来说事儿,彻底寒了小汪氏的心,从此小汪氏再不管家务、搬去小院里终日礼佛去了。
      
      等到叶蓁蓁记事以后,隐约觉得小汪氏好像也不完全是因为罗氏才与家人疏淡的。她甚至连对待祖翁也是冷冷淡淡……
      
      其实在早年间,长媳崔氏一过门,小汪氏就把理家大权交与了崔氏;后来叶蓁蓁五岁时、证实她爹已经不在了,崔氏成了寡妇、小汪氏这才让次媳罗氏掌了家。
      
      大约是怜惜大房孤儿寡妇的,小汪氏更愿意多照顾蓁蓁、平日多了些走动;又因为叶蓁蓁小时候也算是小汪氏养大的,后来小汪氏还赠了一处私产给大房,所以惹得二房婶子罗氏有些不满。
      
      不过,叶蓁蓁并不在乎婶子的看法,小汪氏也不大在意,可能也只有崔氏特别特别在意了吧。
      
      叶蓁蓁沿着花园朝东北角走去。
      
      宁乡伯府并不小,听说在前朝的时候、这院子本是前朝皇亲国戚建的别院;本朝开国以后,太|祖皇帝将这别院一分为二,一半赏给了宁乡伯,另一半儿赐给了隔壁的忠毅伯。
      
      饶是如此,宁乡伯府还是很大,后院统共有五处独立的小院落。最大的一处正院、原是小汪氏的住所,后来小汪氏见孩子们都大了且二房人口众多,便从正院搬了出来、独自居住在东北角的小院子里。
      
      叶蓁蓁与母亲住在西南角的小院,庶三房住在东南角的小院里,另外还有两处院落便空着,若是年节下、两位姑母回府探亲,便各自住在那两个小院之中。
      
      嗯,祖翁平日起居皆在外院的书房里。
      
      宁乡伯府也有个小花园,祖母小汪氏爱侍弄花草,倒是将府里的小花园打理得郁郁葱葱。
      
      只是如今才入了冬,万物萧条,家里这小花园看着也像是……有点儿败落了似的。
      
      叶蓁蓁信步走进祖母的院子。
      
      “五娘子来了!”
      
      小汪氏的仆妇裴嬷嬷见了她、连忙打招呼。
      
      叶蓁蓁歪着头笑问:“嬷嬷好,我祖母呢?”
      
      “夫人才进了佛堂!五娘子先自个儿玩一会儿罢!等我把这儿收拾好了再服侍五娘子吃茶。”裴嬷嬷陪伴了小汪氏一辈子,也是看着叶蓁蓁长大的,故此待她特别亲近、说话之间也少了几分主仆间的恭敬。
      
      叶蓁蓁看到裴嬷嬷正拿个长柄竹笤帚清扫院墙下的花圃,便笑嘻嘻地应了一声,自顾自地去这院子里的另一角上架着的秋千架上坐了,又轻轻地摇。
      
      其实最近这段日子以来,她心事重重的。
      
      也不知是怎么了……
      
      像是做了一个亢长又可怕的梦?
      
      叶蓁蓁竟然梦到了往后三年间、家中会发生的种种事情,且宛若亲历。
      
      ——她梦到不久之后祖父就一直缠绵病榻,强撑了三年以后便溘然长辞。
      ——她梦到在祖父病重时,家中姐妹们为了能谋一门好婚事、相互内斗,丑态百出,几房人甚至因此分崩离析,甚至在祖翁尸骨未寒的时候上演分家闹剧。
      ——她还梦到……她成为了府中最最幸运的小娘子,被圣眷甚浓的华恩候夫人看中、聘去当了世子夫人,并于祖翁热孝之中紧急嫁去了华恩候府。
      
      然后……
      
      回忆起那真实得让人感到可怕的“梦境”,叶蓁蓁不禁满面惨白。
      
      ——在“梦中”,叶蓁蓁死于花嫁之日、喜堂之上!
      
      这桩惹得府中姐妹艳羡不已的好婚姻,这样的好婆家、这样的如意郎君,其实却是道催命符!
      
      想到这儿,叶蓁蓁忍不住抚住了自己的心口。
      
      心房处似乎仍有些隐隐作痛。
      
      她忘不了华恩候世子朱正羽推了她去挡剑的那一幕、也忘不了那个叫莲心的妇人手执宝剑将她刺了个透心凉的那一幕、更忘不了素不相识的武二郎抱着她冰冷的身子失声痛哭的模样……
      
      那过于真实的体会,使叶蓁蓁有点儿分不清到底哪一处才是幻境。
      
      她坚信这不是梦,是她活过的人生,是……
      
      是她的前世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但还是很庆幸她又活(醒)了过来。
      
      并且回到了三年前。
      
      叶蓁蓁还记得自己刚醒过来的时候,冲着崔氏说了好些胡话,唬得崔氏差点儿去了半条命!崔氏不但请了郎中来看、还四处求神拜佛的……
      
      过了好些天,叶蓁蓁才终于接受现实——她是真的回到了三年前!
      
      这一年,她还只有十三岁。
      
      她还没去华恩候府给太夫人拜寿、还没被华恩候夫人看上,祖翁的身体尚可、宁乡伯府里还能勉强维持表面上的和睦!
      
      这是她的新生,是她的今世。
      
      叶蓁蓁打定了主意。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
      
      ——她一定一定不能去华恩候府、一定一定不能被华恩候夫人或者朱正羽看上!
      ——她一定一定要照顾好祖翁和祖母,因为他们在、这个家才能团结起来
      ——可以的话,她还想知道那个武二郎到底是谁、是在什么时候和她结下了渊源的。
      ——家中叔叔堂兄都不是读书的料,所以叶家想靠男人们考上科举来改变命运、基本不可能。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叶家不那么穷吧!再退一步,如果实在无法拉着二房一块儿发家致富的话,那至少她和娘亲是不能继续这么穷的。
      ——以及,如果可以……她想知道朱正羽与那个莲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毕竟“死”在这两人手上,自是恨意难平、想要狠狠报复,并且拆穿朱正羽的丑陋面孔!
      
      当然了,叶蓁蓁也很清楚如今自家与华恩候府之间的差距。
      
      惹不起的话,那也只能……躲了。
      
      她在这儿胡思乱想的,那边小汪氏已在佛堂里诵完了佛经,出来见了她,便站在廊下笑道:“做什么又来了?”
      
      叶蓁蓁应声抬头。
      
      小汪氏今年已经快五十了,许是因为没有生育过、又常年信佛茹素的原故,她的身材很苗条,虽然穿着老气横秋的茶色元宝纹的褙子,可看起来也就和三十多的崔氏差不多年纪。
      
      叶蓁蓁朝着祖母奔了过去,嘻嘻笑、甜眯眯:“我想您了呀!”
      
      “油嘴滑舌的!”小汪氏白了她一眼,嗔骂道:“是想我屋里的霜杮子了吧?”
      
      叶蓁蓁掩着嘴儿偷笑。
      
      看着漂亮又可爱、脸色红润,面颊上还带些着婴儿肥的孙女儿,小汪氏是打从心眼儿里喜欢她,便牵住了她的手,遂又皱眉,“怎么手这样冷?”
      
      说着,她又捏了捏叶蓁蓁的衣袖,不悦地说道:“这都入冬了你娘怎么还让你穿夹衣?就算今年的新棉衣没来得及做、去年的旧衣也要先穿上啊!”
      
      “我不冷!”叶蓁蓁不在乎地说道。
      
      祖孙俩进了屋,小汪氏吩咐她:“去倒杯热茶水用手捂着杯子!”
      
      叶蓁蓁依了祖母的吩咐,果然去倒了杯热茶,用手捂住温热的陶杯。然后一转身,她看到小汪氏吃力的抱着一具琴、从里面走了出来。
      
      叶蓁蓁连忙放下了茶杯,迎了过去,帮着祖母小心翼翼地把琴搁在桌上,又揭开了琴套。
      
      “听说老二家的请了女先生来,教大娘子和二娘子学琴?”小汪氏淡淡地说道。
      
      叶蓁蓁瞬间明白了祖母的意思,连忙说道,“祖母,那些都是身外物……我就是不学、也没什么的。”
      
      她是真的不在意。
      
      因为前世也是这么过来的。
      
      确实二婶请了女先生过来教大堂姐、二堂姐学琴。三年前的叶蓁蓁也挺不高兴的,于是小汪氏就手把手的教叶蓁蓁学琴。后来叶蓁蓁的琴艺确实比二位姐姐好,但到头来……其实也没什么用。
      
      今生么,叶蓁蓁就更豁达了。
      
      若宁乡伯府仍如同前世一般继续式微下去、那么她的婚姻必定落在寻常布衣人家,会不会弹琴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会弹琴也是好事。
      
      至少也能像二婶子请回来的那位女先生一样、将来去富贵人家教些世家小娘子学琴嘛!
      
      “说的有理,可会、就是比不会的强!来……既然大娘子和二娘子有先生教,那你就跟着我瞎玩玩罢!”小汪氏说道。
      
      自认为想通了关窍的叶蓁蓁赶快认真点头,满心盘算着以后长大了出去当教琴先生,也不知一个月能挣多少……
      
      看着孙女儿娇憨可爱的模样儿,小汪氏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