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预收文,下一本开这个:
    《美人们都等着我被王爷虐死》请去作者专栏收藏,谢谢啦!
    没落贵女许明媚为了不被封为和亲公主,战战兢兢地爬上了凛王的床。
    全京都的美人儿都在兴灾乐祸。
    ——呵呵,许明媚死定了!凛王一向不近女色,且以暴戾狠厉而闻名;惹了他,下场只有一死。
    后来……
    美人表妹:王爷怎么还没虐死她?
    美人继妹:王爷怎么还没虐死她??
    美人邻家小妹:王爷怎么还没虐死她???
    许明媚都气哭了:呜呜你们欺负人,我真是被冤枉的,其实是他爬了我的床呜呜……
    凛王:汪!真香。
    本文男主重生,女主土著。
    暴戾狠厉郎 VS 聪慧俏萌娘
    (男主是《边将家的小媳妇》里的三皇子^_^)
  •   叶蓁蓁有些紧张。
      
      今儿是她与华恩候世子朱正羽成亲的良辰吉日。
      
      自打二更时分起,她就被人叫起来沐浴更衣、梳妆打扮。
      
      嫁人么、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
      
      她想成为最美最美的新娘子。
      
      所以当喜娘为她上了妆以后,她还认认真真的对着镜子又描了描眉、上的也是自己亲手调配的花汁口脂。
      
      上完妆,母亲、喜娘和嬷嬷们告诫她,在拜堂之前千万不能吃喝,以免花了妆。
      
      叶蓁蓁深以为然。
      
      可是——
      
      她头上戴着六斤六两重的沉重黄金花冠,累得脖子酸酸的;还顶着一方红盖头,略微显得有些气闷;身上穿着厚重的大礼服,更是捂出了一身的汗!
      
      哎,好口渴呀!
      
      叶蓁蓁小心翼翼地抿了抿唇儿,力图想让自己在不被人发现的前提下、悄悄地润一下嘴唇。
      
      可转念一想……
      
      她头上顶着红盖头诶!外人也应该没法子看到她的模样儿,对吧?
      
      叶蓁蓁一笑,随即又拼命地把唇儿抿成一条直线。
      
      哎呀!
      
      今儿她是新娘子诶,怎么可以这么不矜持!怎么可以笑!万一被人看到了可怎么好!
      
      可是、可是……
      
      叶蓁蓁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笑嘛!
      
      能嫁与良人为妻,这本就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花轿终于抵达了华恩候府。
      
      叶蓁蓁被喜娘扶出了花轿、还被塞了条红绸子在手里……
      
      被那红绸牵引着向走了几步,便听到唱礼官拖着调子抑扬顿挫地唱喏了起来——
      
      “新人——入场!”
      
      叶蓁蓁脚步一滞。
      
      她的心儿开始怦怦狂跳,不知怎么的、她就停下了脚步。
      
      手里攥着的红绸突然一动!
      
      是牵着红绸的他、在那端催促着她?
      
      叶蓁蓁垂下头,嘴角不受控制地弯起,温驯地随着红绸的牵引,慢慢走向喜堂。
      
      红盖头遮去她的视线,可她却能听到堂上各种喧哗又热闹的声音。有孩童在吵闹、嬉笑,有男子们正在呼喝着让侍儿送些好酒来,还有女眷们赞叹的吉利话儿。
      
      叶蓁蓁是宁乡伯的嫡孙女,宁乡伯府以军功起家,早年前因从龙之功被太|祖皇帝封为一等伯,可袭爵三代。后来太|祖皇帝抑武扬文,叶家先祖只得缴了兵权、弃武从文……
      
      可惜于仕途上,叶家却并无建树。
      
      如今宁乡伯已传三代,若是叶蓁蓁的祖父叶墨孜殡了天,那朝庭便要收回丹书铁券,叶家阖府即将成为布衣。
      
      如今叶家虽然还担着个伯府的名头,却早已是外强中干,叶蓁蓁作为嫡孙女,在婚姻市场上自然也并不怎么吃香。
      
      更何况,她父兄皆已亡。
      
      在这样的处境下,她还能与华恩侯府结亲,嫁给据说仪表不凡,样样都好的华恩侯世子……这让叶蓁蓁虽不至于欣喜若狂,却也是喜大于忧的。
      
      对成亲后的日子,她当然有过许多憧憬;在这喜堂之上,她更是又羞涩,又期待。
      
      手中红绸轻抽。
      
      是……是他,又在暗示她快快前行?
      
      叶蓁蓁垂首含笑,跟着红绸一步一步继续往前走。
      
      她身畔,是与她同步前行的新郎,是她未来的夫君,是她即将与之共度一生之人。
      
      终于到了拜堂的环节,叶蓁蓁与身旁的新郎并排站定。
      
      一旁,唱礼官的声音愈发拖曳绵长: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叶蓁蓁随着声音盈盈下拜。
      
      虽然看不见,但红绸轻动,想来,伴在她身侧的男子应该与她做着一般无二的动作。
      
      偌大喧闹的陌生喜堂上,并非她一人独行,而是有个可靠之人一直陪伴着她。
      
      这叫她莫名有些安心。
      
      也终于有了些即将嫁人为妻的实在感。
      
      从此,她就是他的妻。
      
      叶蓁蓁眼角弯了弯,然后听到唱礼官喊道:
      
      “夫——妻——对——”
      
      这个“拜”字,唱礼官没能说出口。
      
      因为有一个道厉的女子声音陡然在喜堂上响了起来——
      
      “等一下!”
      
      喜堂陡然鸦雀无声。
      
      叶蓁蓁怔住。
      
      虽然看不见,但叶蓁蓁能感觉到,手里拿着的红绸布的另一端陡然一紧,随即却又是彻底一松……
      
      绸布的另一端软趴趴地落在了地上!
      
      “莲心……”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叶蓁蓁身侧响起。
      
      那语气中充满了不敢置信、不悦、以及隐藏在其中、令人难以觉察到的……款款情深。
      
      叶蓁蓁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那就是她未来的夫君——华恩候世子朱正羽的声音!
      
      她的思绪还有点转不过来,仍呆呆地执着绸布一端。
      
      于是,方才那凄厉的女声又响了起来。只这一次,那声音里却带着哀婉和祈求:“羽郎!你若还惦记着我和孩儿们的情分,今日你就……和我一块儿走吧!”
      
      身边人的衣角猛颤。
      
      叶蓁蓁再也忍不住,一把掀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就见一个浑身缟素、做妇人装扮的女子手执宝剑,一脸绝望地站在不远处,肿成了桃子的美目还哀哀欲绝地看着朱正羽。
      
      而女子身边还有两个小小孩儿。
      
      不,是大大小小……一共三个孩子。
      
      一个是两三岁的男孩儿,另一个是看着约摸五六岁大的女孩儿,且那小女孩儿还吃力地抱着个襁褓中的……小婴儿?
      
      方才还热闹喧哗的喜堂,已然变得哑雀无声。
      
      那小男孩儿的面上带着惶恐不安的表情,正冲着朱正羽伸出了双手、飞快地奔了过来,口中一声声地呼唤道:“爹爹!俊郎想你了,爹爹!”
      
      那怀里抱着小婴儿的女孩儿则“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爹爹!你不要婵儿了么?爹爹!娘亲刚刚才为你生下了小弟弟呀……爹爹!”
      
      叶蓁蓁惊呆了。
      
      她瞪大眼睛,转头看向朱正羽。
      
      朱正羽也下意识看向叶蓁蓁。
      
      两人四目相对,朱正羽的眼神一沉,似乎在一瞬间便下定了某种决心。
      
      他瞥了莲心一眼,然后指着莲心的方向,冲着自家家丁大声喝道,“哪儿来的乱七八糟的人!快快给我赶了出去!”
      
      家丁们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推搡莲心与她的孩儿们。
      
      堂上顿时乱成一团!
      
      “走走走!你们打哪儿混进来的?”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羽郎、你竟如此狠心么?”
      “爹爹……呜呜爹爹,你为什么不要婵儿了?”
      “走走走,你管谁叫爹呢小兔崽子?”
      “不许你对我娘无礼、不许你打我姐姐!”
      “你们干什么!别伤着我弟弟!”
      
      一时间,家丁们要赶了那母子四人走、可那母子四人看起来却极为倔强,根本不愿离开。
      
      叶蓁蓁不傻。
      
      她是被华恩候聘来做世子正妻的,那婚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她与朱正羽乃是原配夫妻。可那莲心却称呼他为羽郎?
      
      且那两个大些的孩儿则称莲心为母、又称朱正羽为父???
      
      所以——
      
      那名叫莲心的白衣妇人竟是朱正羽的外室?且那两个小小孩儿……不、是三个!全是这个莲心为朱正羽生的?
      
      想通关窍的叶蓁蓁气得浑身微微发颤。
      
      纵使她宁乡伯府早已式微,与如日中天、烈火烹油一般的华恩候府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可她也容不得这样的欺侮!
      
      叶蓁蓁抛了手中那条系着大红绣球的红绸缎,打成花结的那头狠狠砸在朱正羽脸上。
      
      她美目如火,怒视着朱正羽:“你们也太欺负人!”
      
      说罢,她便拎起了裙角,想要离开这喜堂!
      
      ——既然华恩候府有心欺瞒,那这门婚事还有什么好结的?她叶蓁蓁就是落了发、出家做姑子去,也绝不受这窝囊气!
      
      不料,她刚一转身、才跑了两步,那幼细的胳膊就被人大力捉住。
      
      朱正羽捉住了她。隔着好几层衣袖,他也能觉出女孩儿的手臂骨细肉丰,不由得心猿意马了起来,连声哄道:“五娘,五娘你听我解释!我真不认识她!真不认识……”
      
      说着,他还将她狠狠地往回一拉。
      
      叶蓁蓁哪能敌得过男人的力气!
      
      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就朝着朱正羽撞了过去。
      
      这时,那莲心听了朱正羽的话,一脸的绝望,尖叫道:“羽郎,你好狠的心哪!你、你说你不认得我?你竟说你不认得我!你这狼心狗肺的——”
      
      她手中宝剑发出颤动之声,随着话声,宛如游龙般向前疾袭。
      
      说时迟、那时快!
      
      转眼间,莲心手持利剑,一连削倒了几个家丁,众人惧怕她手中有剑,不由得尖叫着纷纷四下里逃蹿。
      
      莲心举着宝剑、貌似疯颠地朝朱正羽冲了过来。
      
      正在这时,叶蓁蓁被朱正羽狠狠地往回一拉……
      
      冲上前的莲心则将手里的宝剑一横,一道寒光顿时袭向朱正羽!
      
      朱正羽眼尖的已经看到莲心要杀他。
      
      可他已经避不过了……
      
      情急之中,他拽着叶蓁蓁、一把便将叶蓁蓁朝着莲心的方向重重撞去!
      
      被朱正羽狠狠推开的叶蓁蓁只觉得心口处一凉……
      
      低头一看,只见一柄泛着寒光的宝剑已经自前向后穿透了她的身体!
      
      意料之外的钝痛,慢了半拍才沿着雪亮的宝剑经由破开的心口处,终于传达到她脑海之中。
      
      ——好痛!
      
      这变故、令喜堂之上的所有人惊呆了。
      
      莲心也呆住。
      
      半晌,她那握着剑柄的手突然松开,尖叫了起来:“不!不不不……不是我!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
      
      叶蓁蓁缓缓跪倒,并且跌坐于地,然后呆呆地看着插在自己心口处的宝剑剑柄……
      
      一时间,喜堂上的人们被吓得面无人色,纷纷乱走乱嚷了起来——
      
      “杀人啦!杀人啦!”
      “天哪候府的新娘子被人杀死了!”
      “快快拿住那杀人犯!”
      “世子!世子快躲起来……”
      “速请郎中来!”
      
      叶蓁蓁痛得满面惨白、呼吸不顺。
      
      她缓缓地歪向一旁,瞪大双眼看向朱正羽。
      
      朱正羽满脸惊恐地看着她,似乎被吓坏了,全然忘记要扶一扶她。
      
      叶蓁蓁恨极。
      
      奈何只能苦笑。
      
      他……不是她的良人么?
      
      为何发生了危险,他不保护她、爱惜她,反而让她挡剑?
      
      啊,真的好痛啊……摔到地上会更痛吧?临死前还要再痛一下,这运气还真是……
      
      老天是否对她太过残忍?
      
      叶蓁蓁苦笑着闭上了眼睛。
      
      然而——
      
      预期中的疼痛倒地没有发生。
      
      仿佛一阵疾风驰来,叶蓁蓁鬓边的发丝都被那阵风儿掀起。
      
      随即,她落入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
      
      “蓁蓁!”
      
      是个男子的声音。
      
      疏朗清越,如玉琅琅,端的是好听。
      
      却是如此陌生。
      
      叶蓁蓁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一个麦色肌肤、轩眉星目的青年郎君。
      
      华恩候府圣眷甚浓,往来之人非富即贵。可这人却穿着一身毫不起眼的、已经被浆洗得半旧的蓝色便服,与大街上的贫民百姓无异,更与这满堂贵客格格不入。
      
      叶蓁蓁眨了眨眼。
      
      她觉得这人看着有些面熟,可迟钝的大脑转了转,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曾经在哪儿见过他。
      
      大约是错觉吧。
      
      她笑了笑。
      
      见她笑,那郎君怔怔的眸子猛地一酸,忽地就掉下泪来。
      
      “蓁蓁……”他呢喃着她的小字。
      
      自个儿的闺名被个不相识的外男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叫,叶蓁蓁有心想问、尊驾到底是谁。
      
      但是——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我……是不是就快要死了?”她轻声问他。
      
      这郎君哑着嗓子低声说道,“别怕。”
      
      叶蓁蓁看着他,眼泪忽然就淌了下来,“我……不想死。”
      
      她迫切地看着他抿得薄薄的唇、似乎只要他说一声“你不会死的”,她就真的不会死似的。
      
      男人嘴角艰难地扯开。
      
      他异常温柔地、却又紧紧地抱住了她,又俯下头、用最最温柔的语气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蓁蓁莫怕,你不会死,不会死……”
      
      叶蓁蓁被他抱了个满怀。
      
      她觉得冷、觉得无力控制身体、觉得所有的感觉都在离她远去……她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心口处的疼痛了。
      
      可他的声音还在耳边。
      
      “……蓁蓁莫怕……你不会死……不会死不会死……”
      
      叶蓁蓁又笑了。
      
      即便知道他是在骗她,可到临死时,还有人愿意这样骗她,也是幸事一桩吧?
      
      更何况,她还听到了他话音中怎么藏也藏不住的哽咽。
      
      他……这是在伤心?
      
      真奇怪啊。
      
      为什么他会知道她的小字、还会为了她的死而感到伤心呢?他们以前见过吗?
      
      莫名其妙的,叶蓁蓁竟然不害怕了。
      
      一不害怕,她便觉得自己又有了些力气。
      
      “求郎君……为我做件事。”她弱弱地说道。
      
      几乎是她一开口,男人便立刻应声:“蓁蓁请讲,我当……万死不辞!”
      
      叶蓁蓁努力鼓起最后一丝力气:“我、我的嫁妆里……有个庄子的地契,拿回来……给我娘亲……再、再替我说声……女儿不孝,来世、来世……”
      
      “来世”后的话没有说完,那丝力气便用尽。
      
      她的身子软倒在男人的怀里。
      
      叶蓁蓁眼前一黑。
      
      整个世界变成了漆黑一片。
      
      叶蓁蓁心想,她定是死了。
      
      身边一切都在远去,影像、声音、味道、触感……世界变得一片空白,却还能模模糊糊听到乱轰轰有人叫嚷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快些放开叶五娘!她是我的妻室!这成何体统!”
      “世子息怒,他是武家二郎。”
      
      “武二郎?哪个武二郎?”
      “先奉直左将军武王擎之次子……”
      
      “我呸!早死了万儿八千年的芝麻官儿还有脸拿出来说!我管你是谁!快给我放开叶五娘,放开!”
      
      叶蓁蓁最后的一点儿意识终于烟消云散。
      
      **
      
      “武二郎,你给我放开五娘,放开!她是我的妻室!”
      
      穿着大红吉服的朱正羽跳着脚大骂了起来。
      
      武二郎紧紧地抱住叶蓁蓁的尸身,对朱正羽的话充耳不闻。
      
      半晌,他才缓缓移动视线,盯上了朱正羽,一字一句地问道,“她……是你的妻室?”
      
      他看着朱正羽,恨意滔天、眼神阴冷,仿佛吐着信子的毒蟒。
      
      叫满堂宾客齐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个人!怎么眼神这样可怕!
      
      朱正羽也被他的眼神吓到,但随即又大骂:“她不是我的妻子、难道还是你的……喂,你、你抱着我的女人、你还有理了?”顿了一顿,朱正羽又疑惑地问道,“……五娘真的已经死了么?”
      
      武二郎终于不再看向朱正羽。
      
      然而,他却带着讥讽的语气、一字一句地问道,“她是你的女人……所以你就让她替你挡了剑?”
      
      一边说,他就一边细心地替怀里的叶蓁蓁整理了一下衣裳与花冠,动作轻柔无比。仿佛叶蓁蓁只是睡了过去,而他害怕吵醒她似的。
      
      朱正羽一怔,恼羞成怒道:“关我什么事?是莲心那个贱人——”
      
      可根本没人听他的辩白。
      
      武二郎抱起已经失去生气的叶蓁蓁,一步一步朝外走去。
      
      “武二郎,你疯了!你、你要干什么?你要带五娘去哪儿?!”朱正羽气急败坏地跟在武二郎身后,看起来是想要阻拦他。却不知为何,朱正羽似乎十分忌惮武二郎,完全不敢动手,只能靠骂的。
      
      “你是不是有病?五娘已经死了!你抱着个尸体走来走去的做甚!”
      
      武二郎根本不理会朱正羽。
      
      他面无表情,然而却满脸泪痕。
      
      一滴泪从他眼角滑下,“吧嗒”一声,落在了叶蓁蓁惨白的俏脸上。
      
      武二郎抱着叶蓁蓁的尸身,一直走到华恩候府的大门口,这才停了下来,低头看向了怀里眼眉如画、乖乖不动的叶蓁蓁。
      
      “蓁蓁不爱呆在这,她想要……回家去。”他低声说道。
      
      穿着半旧的蓝色便服、身材修长而又英挺的他,将小巧玲珑、穿着华丽大红嫁衣的叶蓁蓁的尸身抱在怀里,缓缓的、一步一步地朝着宁乡伯府走去。
      
      那高大的、带着几分孤独与倔强的修长背影,衬着天边落日的赤色余辉,竟有分说不出的悲壮与绚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