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绝》如鱼饮水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23 20:54: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翌日天光熹微,小寺人们就在身边吵吵嚷嚷地起来了。
      “阿猫,我的裤子呢?”昨晚硬拉他睡在身旁的小寺人光着屁股跪立在凤岐旁边,四下寻摸着问。
      凤岐身上阵阵发冷,手脚又肿的厉害,本正昏睡着;被他吵醒,便伸手替他摸索,从枕头后面摸到一条脏兮兮的裤子,抽出来给他。
      “原来在这儿!”小寺人喜道。
      凤岐心道,昨晚看着你乱丢,今早果然找不到了吧,真是个糊涂的小子。
      他翻身欲睡,小寺人却又推搡他,“阿猫,你怎么还睡?该起来干活了,不然严公公要打的!”
      凤岐撑了身子几次,都手一软跌回床上。他叹了口气,朝小寺人摆摆手。
      “你让我先走?不行,严公公手段厉害,你不去他要拿鞭子抽!”小寺人倒是很义气地说。他伸手想摸摸凤岐的额头,奈何凤岐的脸被铜面具锁住,他只得转而摸了摸脖子。
      “哎,阿猫,你发烧了!”他叫道。
      凤岐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手脚。小寺人掀开被子一看,才发现他的手腕脚踝全都肿起来了,光看着就让人觉得疼。
      这时候门口忽然响起“哐哐”两声,一个老寺人用站在门口,用拂尘尾狠敲了两下门。
      “严公公!您老人家怎么来啦?”小寺人吓了一跳,蹦到地上讨好地笑着。
      严巍看也不看他,盯着凤岐道:“您还要睡到几时?”老寺人很是厌恶这手脚残废的瘟神,也不知他是何人,上面来了三拨人交代他的事。老寺人哪边也不敢得罪,于是不折磨这铜面人肯定不行,然而真罚起来时又十分掣肘。
      凤岐坐起身子,用手比划起来。
      一旁小寺人看他不能说话,很是可怜,便壮着胆子对严巍解释道:“阿猫说他手脚筋刚刚接上,如果不休养几日就做重活,会留下残疾。”
      “而且……阿猫染了风寒……”
      “在我这儿,什么时候有病了就不用干活的规矩!”严巍眼睛瞪着凤岐,却倒拎拂尘往小寺人身上抽。小寺人被他抽得嗷嗷直叫。
      凤岐爬下床,搂住小寺人,抬手替他挡了一下。
      拂尘砸在他的手臂上弹开,老寺人气得脸都白了。凤岐直起身,用手比划着要去干活。说完他就拉着小寺人出去了。
      陆长卿非要废去他的手脚,那就随他心意好了。凤岐心中微愠。
      小寺人瞅着他的滑稽铜面具,嘿嘿一笑:“阿猫,你胆儿挺肥。”
      凤岐指指自己的心口,摆了摆手。
      “你还胆小?咱们这儿谁敢惹严公公!”小寺人本是忐忑,然而不知怎地,和这人在一起,却反倒放宽心了。
      凤岐听了他的话,用手掩在口前,又抱住双肩做出颤抖的样子。
      小寺人被他逗乐了,“阿猫,你现在知道怕了?”
      虽然看不清阿猫的表情,但小寺人觉得他此刻一定是微笑着的。不知是何人竟用铜面具锁住他的脸,无法说话,又无法做出表情,故意切断一个人和外界交流的的途径,无论这个人曾犯下怎样的罪过,小寺人都觉得这实在是件残酷的事。
      
      整个王城最高点是望舒台上的观星亭。望舒台本是共王为了讨好后宫嫔妃修筑,以为寻欢作乐之用。后国师认为此台乃王城的至高点,便坚持要改为观星之所,共王受国师恩惠颇多,只得拆了琼阁玉池,修了一座观星亭献给国师。
      陆长卿与靖侯丰韫坐在观星亭中品茗听曲,太宰慎叔同,大将黄昇、洪彭陪坐左右。抚琴的是太宰特地为靖侯挑选出的美人。天下素知靖侯喜爱扶风弱柳之姿,那美人也果真选得纤细如柳,秋水含愁。
      陆长卿数年征战,天下诸侯闻秦之名肝胆俱裂。然而亦有不从者如祝国,私自留下了共王之后公子胥。以公子胥为名,反扑镐京,祝国兵力强盛,亦不可小觑。是故陆长卿有意拉拢靖侯,投其所好,先送上美人以表诚意。
      美人身边跟着个小童,也长得粉雕玉琢,和着琴声吹笛,清脆婉转。
      凤岐听到了笛声,不禁将装土的大筐放下,侧耳聆听。
      小寺人从他身后走过,蹭了他一下问:“阿猫,提不动了?你装点土在俺筐里,趁严公公没看见,快点!”
      凤岐依旧细细听着这笛声。
      “阿猫?”小寺人用膝盖顶顶他。
      凤岐朝他摇头,又重新拎起装土的大筐,朝未央宫的断壁残垣勉力前行。
      陆长卿听着曲子,目光却不禁投向了不远处的未央宫废墟。那里有个铜面人正在埋头搬运砖土。
      陆长卿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他华服玉冠、颐指气使的时候,从未见过他灰头土脸的模样。陆长卿至今仍记得,十多年前碧水朱桥上的初见,那人刚刚为共王跳过祭祀之舞,身上还穿着长长曳地的九重紫纱衣,手里拿着刚摘下来的花冠,一头青丝垂在身后,细长的眼梢挂着金色的残妆。那一日春日明媚,波光潋滟,男人就这样如同一只斑斓彩凤一般艳丽夺目地闯入他的眼帘。
      那时庆国只是个异姓封地的无名小国,更没人认识庆侯的二公子。男人眼梢带笑,柔声问:“你是哪家的孩子,迷路了么?”
      陆长卿回忆到这里,整颗心都在抽痛。
      凤岐牵着他的手,沿着漾满明晃晃的阳光的曲折朱桥走着。雪白的梨花在风中飘散,凤岐身上脂粉的香气让他如梦如幻。
      当初就是被他的美丽和温柔欺骗,多少年过去,才看透他刻毒冷漠的内心。
      然而那一日美好的错觉却始终无法从心底驱走,唯有用丑陋的面具遮住他的容颜,用禁声的命令阻止他温柔的话语,才能让自己遗忘这一切。
      回过神时,曲已终了,太宰和靖侯在谈论着美人。
      “天下人都说靖侯好色,其实他们是误解我,”靖侯丰韫雍容笑道,“人人都有好美之心,我也和世人一样喜欢美丽的东西罢了,只是有些人喜欢却不说,而我会把喜爱之心坦然昭之于世。”
      “你们看,此刻正在做苦力的那个奴才,虽然他带着面具,但我猜他一定是个美人。”丰韫忽然指着观星亭下的未央宫废墟微笑着说。
      太宰慎叔同,大将黄昇、洪彭听得俱是一惊。他们是陆长卿的近臣,自然知道那个面具男子是谁。
      陆长卿道:“靖侯为何这么说?”
      丰韫站起身,走到亭阑边,望着正倾倒泥土的凤岐,款款道:“这人虽然此刻落魄,但你们看他举手投足,都有种雍容和缓之态。一个人美还是不美,也不能只看容貌,还要看气韵。一个人春风得意的时候,自然有好的气度,这不足为奇。但是如果一个人逆境之时,仍然保留着昔日的风骨,这才是他真正的气韵。”
      “另外这个人身材秀颀,一对锁骨又平展又纤细,但看这两点,无论他面具下容貌如何,都已能称得上是个美人。”
      太宰慎叔同瞧着陆长卿眼色,道:“靖侯殿下,此人只是个粗鄙的奴才……”
      丰韫却打断道:“他定然不是,我敢断定,此人若非诸侯三公,也绝不在六卿之下。庆侯殿下,不如我们把他叫上来当面问问。”丰韫对陆长卿笑道。
      “靖侯殿下……”太宰不由想劝阻。
      陆长卿淡淡道:“也好,太宰,你叫他上来。”
      太宰心道今日这事难平了,只好叹了口气走出亭去。
      未央宫这边开了饭,凤岐刚喝了口清粥,就被几个侍卫连推带搡地带去观星亭。小寺人忙起身追了几步,凤岐回首朝他摇摇头,便随他们去了。
      凤岐进了亭子,眼一扫,见着这几人,心里大约有了底。
      陆长卿是想拉拢靖侯帮他对付祝侯,不知怎地扯到自己身上了。视线一转又与吹笛小童对上,便低下了头去。
      陆长卿见他一进来四下环顾,就是不看自己,心里忽然有种说不上的失落。然而发觉自己竟会因为这人不注意他情绪便起波澜,陆长卿又生出一种无名之火。
      “美人,你从前是做什么的?”靖侯这一声“美人”听得凤岐一愣,他纵然容貌昳丽,碍于地位尊贵,以往从未有人用这般轻佻的称呼唤过他。
      他这时才望了陆长卿一眼,指着喉咙,摇了摇手。
      靖侯露出诧异的神色,“你是哑巴?”
      凤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靖侯道:“那好,我问你什么,你只消点头或摇头,但不许有欺瞒。我问你,你天生就是哑巴?”
      凤岐摇头。
      “被人毒哑的?”
      凤岐迟疑一瞬,摇头。
      “有人不让你说话?”
      凤岐点头。
      太宰悄悄瞥了陆长卿一眼,见他脸色愈发阴沉,不由悄悄为凤岐捏了把汗。
      靖侯回过头看了看陆长卿,又问:“是庆侯殿下不让你说话?”
      凤岐没看陆长卿,迟疑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靖侯立马回身朝陆长卿一拜,“庆侯殿下,方才丰韫失礼了。”
      陆长卿道:“靖侯怜惜美人,寡人也不是气量狭小之人。不过靖侯这次是看走了眼,他并不是什么高贵之人,他……曾是共王的一名男妾。为惩他媚惑朝纲,所以将他的脸锁住。”
      凤岐身子忽然一僵,望向陆长卿,陆长卿却面如冰霜,并不看他。
      太宰慎叔同和黄昇洪彭都面面相觑,均没料到陆长卿会当面将前朝国师羞辱到这个地步。庆侯素来对人宽容,却似偏偏容不下这人。
      “贱奴,你过来给给靖侯侍酒。“陆长卿忽然道。他看出靖侯对凤岐有意,却怕他开口讨人,于是只命令凤岐替他侍酒,表明不与之意。
      靖侯早看出陆长卿面色不豫,想必这个铜面奴仆与陆长卿关系不同寻常,于是此刻也顺着台阶下,笑道:“美人,脱了你那件脏兮兮的外衣,坐到我身边来。”
      凤岐被陆长卿那一声“男妾”说得很是难受,此刻靖侯又让他脱衣,他竟觉心口有些闷痛。他解下衣带,褪去外袍,穿着一件轻薄的白衣坐在靖侯身边。
      男人这副模样都让这好色的靖侯看了去!陆长卿心中怒火中烧。
      凤岐跪坐在地上,接过酒壶替靖侯手中的玉杯斟酒。然而手腕一软,酒壶偏了,琼浆撒在了靖侯手上。
      凤岐心道,陆长卿你可高兴了,我如今连酒壶都拿不住。
      “美人弄洒了酒,当罚,罚你与我喝一杯交杯酒。”靖侯含笑自斟了两杯酒,举到凤岐跟前说道。此人若当真是国师凤岐,断不能容下这等调戏羞辱,丰韫心中暗道。
      凤岐心道,靖侯之好色,果然名不虚传。然而今日若不让靖侯尽兴,他不肯出兵相助镐京对付祝国,陆长卿这笔账还不是算在自己头上。
      凤岐二话不说,微微垂首点了点头。他双手捧着酒杯,稍稍向前俯身,与靖侯对酌了交杯酒。丰韫一时到有些怔愣。
      太宰慎叔同叹了口气,原本杀了他也就罢了,可陆长卿偏偏要留下他。昔日侍奉神祇的国师被作践到这种地步,今后不知如何收场。
      这个男人的价值他十分清楚,若陆长卿当真只把他当作贱奴或是男妾用以纯粹发泄仇恨,那实在是暴殄天物。大周国师之能,美貌第三,药石第二,而他最大的本事,却是用兵布阵之法。
      十多年前陆长卿的兄长陆疏桐还在世时,凤岐流连军营,替他出谋划策,打了不少声震南北的大仗。而陆疏桐死后,凤岐也如同心死一般,蜷在王城浑浑噩噩度日,越来越没心没肺,成日只顾给共王炼丹写青辞。然而这只狐狸虽然又老又厌世,却不代表他已忘了如何用兵。如今形势严峻,倘若当真兵变,唯有此人能力挽狂澜。
      只是看如今这架势,陆长卿怕要让他寒了心了。太宰慎叔同心底喟叹。
      酒宴到傍晚才结束,靖侯携抚琴美人而归。凤岐蹭了几步,把膝盖挪到柔软的蒲团上,捡起丢在一旁的外袍,重新穿上。修长的手臂伸进衣袖里,微微扭腰,再套进另一边的衣袖,削葱般的指尖从袖口伸出。陆长卿不明白,为什么即使这男人只是在寻常地穿衣,他都会看得目不转睛。然而肮脏的衣物,丑陋的青铜面,为何都已到了这般田地,却仍是连靖侯都能看得出他的美丽?
      陆长卿只恨自己又被他迷惑,想起他方才与靖侯喝交杯酒的模样,怒火中烧,将一只酒坛拎起,对着凤岐倾倒,将他从头到脚都淋得湿漉漉的,“你这么喜欢喝酒,就把这里的酒全部喝光!跪着喝!”
      不只凤岐,连慎叔同和两个武将也是一愣。
      凤岐怔坐片刻,朝陆长卿摇了摇头。
      他不说话,也看不到表情,陆长卿不知道他到底在表达什么。
      “贱骨头,你不怕死了?”陆长卿全然不似平日的无动于衷,额头青筋暴起,“你给我回答,说话!”
      凤岐数日来终于开口,“你非要这么折辱我不可?”
      那声音平淡的听不出感情,却是他一贯的腔调。于是陆长卿习惯性地去看他的脸,想像以往那般从神色中窥伺这个男人难以捉摸的内心。
      可那脸上戴着青铜面具,只有一副仿佛嘲弄陆长卿一般的滑稽笑脸。
      太宰慎叔同跪地沉声道:“殿下,请您念在栖桐君的面上……” 栖桐君是陆长卿兄长陆疏桐的别号。
      陆长卿的声音飘忽而清冷,“我兄长便是被他害死的,他若泉下有知,定然拍手叫好!”
      凤岐忽然听见陆疏桐的别号,心头一酸。也不再多说,跪在酒坛前低下头饮酒。
      他若拒绝也就罢了,陆长卿不至于暴怒,然而他竟这样痛快地遵从了命令。自己曾经仰慕的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陆长卿狠狠道:“混账东西!你……你给我站起来!”
      凤岐柔声轻笑,站起身双手捧起酒坛,把酒往嘴里倒去。喝光了一坛,又抱起另一坛,继续往喉中灌。他喝了三四坛,动作开始慢了下来。
      他被呛得咳嗽,咳嗽完了又继续喝酒。
      陆疏桐,你若看见你的弟弟如此羞辱我,你真的会拍手称快吗?
      太宰与两个武将都不敢劝阻,那失势的国师余威犹在,见他不顾死活地喝酒,谁也不敢说一句话。
      凤岐起初只是咳嗽几声,渐渐却止不住地咳嗽起来。他一边咳嗽着一边又举起酒坛,陆长卿听着他咳嗽,整颗心都在随之颤抖。
      疯狂的男人,修长高挑的身子,拎着酒坛仰面痛饮……就连这样的场面,都让陆长卿感到一种冲击心底的恣意的美。他忽然发觉,不论这男人变得如何,他都始终觉得他很美丽。太可怕了……这太可怕了……
      凤岐咳嗽着,有星点的鲜血溅在地上,渐渐成了片。
      他抱起酒坛,用酒把鲜血咽下。
      陆长卿呆呆看了一会儿地上的血迹,忽然发现它们是那么一大片,猛然惊醒,耸然起身一把夺下凤岐的酒坛,摔在地上。
      凤岐低低问:“还要我喝吗?”
      那声音是如此低柔,却又仿佛不带一丝感情。陆长卿恨不得掀开他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表情。
      他颤抖道:“以后都不许你再喝酒……”
      凤岐颔首,又一句话都不说了。他拎起剩下的最后一坛酒,转身便下了望舒台。那高挑的背影身披晚霞,在暮色中清艳飘举。
      陆长卿就这样默默看他的背影消失,挥退了左右。多年地辛苦积累力量,只因他一心想撕烂凤岐的翅膀,让他如毛虫般丑陋匍匐,然而当真再次亲眼看到那一双翅膀时,却又忘记不了,这曾经是他眼中最美之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