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绝》如鱼饮水 ^第2章^ 最新更新:2014-06-30 21:25: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庆侯攻陷王城,一夜之间政局陡变。
      国师凤岐善观星象,贪狼于北方夜空耀眼异常,弓矢黯淡欲坠,已是天下兵戎将起的征象。
      这一次凤岐睁开眼,并没有睡在自己熟悉的华丽阁床上。
      他眼前一片漆黑,眨了眨眼,竟仍看不见一丝光亮。难不成瞎了?他心里暗想,却并不怎么吃惊。他心里知道陆长卿恨他入骨,即使挖掉他的双眼也并不出乎意料。他试图抬手揉眼,却感到腕部沉重,铁链的声音粗重地响起。
      断骨之处在镣铐的重压下发出骨头的摩擦声,凤岐登时冷汗满头。他本已无力,如今镣铐加身,更是几乎抬不起双手。
      这时候头顶忽然射下一束光,凤岐双目被刺痛,不禁眯起眼睛。
      上面有人扔下来几个硬邦邦的东西,随即响起铁栅的刺耳金属碰撞声,光线就消失了。凤岐这才知道,自己并非失明,而是被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地牢。
      苦肉计得逞了么,陆长卿竟没有杀他,凤岐心底有一丝侥幸,伸手去摸,碰到了方才从上头丢下来的东西。
      是几个干硬的馒头。
      他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此刻腹中饥饿难耐,试着抓了那馒头几次,竟都半途掉落。他一时愣住了,怔怔看着自己的双手半晌。良久,苦笑着摇摇头。
      他竟然连一个馒头都拿不动了。
      默坐了一会儿,他便释然一笑,慢慢伏下身,用嘴叼住馒头,咬下一口。
      那干硬的东西发出一股霉味儿,凤岐心想,落得这步田地,吃了上顿不知有没有下顿,保存体力才是当务之急,他嚼也不嚼勉力咽下肚去。吃了半个干馒头,他喉咙又干又痛,实在再吃不下一口了。伏在地上四下摸索,也没摸到一碗水。
      凤岐安静地跪坐,起初觉得耳边太静,渐渐却感到持续的耳鸣,越来越尖锐。他知道这是因为周围太静的关系,于是他用手指轻轻叩击地面,发出有节奏的细微声响,叩了一会儿,耳鸣便被驱散了。
      独自在黑暗中,他不禁想起许多往事,想了几件,他便开始努力回忆以前吃过的山珍海味。一盘盘珍馐在他脑海中一一呈过,他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想过了佳肴,他又开始回忆穿过的华服。吃穿上他从来不亏待自己,能享受时便好好享受,而需要断手断脚时也好不吝惜。
      凤岐回想了好几番,头晕脑胀,竟有些坐不住了。他缓缓倾倒,忽然觉得喘息有些费力。被镣铐拴着的手脚腕愈发灼烫难忍,他思绪飘忽起来。
      玉盘珍馐也好,华服宝冠也好,他都已无法去想,根植于脑海中的,唯有十年前那位凌风独立的故人。
      ——凤岐,你我有约,此去经年,莫失莫忘。
      凤岐一下子惊醒,头顶又传来铁栅开合的声音。这一次光线亮了许久,凤岐的眼睛渐渐适应了,看到一个狱卒顺着绳子下来。
      凤岐见此地牢酷似一口深井,唯有上面放绳下来才能进入,绳子一收回,牢底的人便无路可上。这牢名为“井牢”,文王时候的谋逆大臣被关押在此,一生未得出去,终老死成一具枯骨。
      下来的狱卒用钥匙打开凤岐手脚的锁,将他绑在绳子上,被上面的人拉了上去。
      凤岐脚一沾地,站立不住,头也愈发昏沉。他被两人架着,送进了一处宫殿。进了那宫中,凤岐抬头扫了一眼,庭院里积雪未化。他记得攻城那日下了小雪,飘飘扬扬的很是漂亮。或是后来下大了吧,亦或是这几日又下了新雪,所以才能积得这么厚。他心中淡淡地想,望着雪景格外平静。
      殿内,陆长卿乌黑的长发未束,肩上披着青色长氅,坐在桌前默默喝酒。一张冰山玉面,映着白雪愈发皎然冷淡。
      儿时这孩子给人印象十分普通,却不料长大了变成个冰美人,骨子里都透着萧疏意味。
      凤岐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被宫人按在他脚边的地上。
      陆长卿挥退宫人,却依旧呷酒不语。凤岐觉得他或许是在欣赏自己狼狈的姿态吧。让他好好欣赏也好,自己也不会因此而亏了什么。凤岐勾起嘴角洒脱地想。
      陆长卿这时放下酒杯,将面前一大叠奏章丢到凤岐面前,“你可知道这些奏章上写的是什么?”
      “全部都是要求将你处以极刑上书。”
      陆长卿冷冷讽刺道:“国师,你当初行尽奸佞之事,不知给自己留条后路。如今共王一死,你没了靠山,便是周朝的旧臣也都恨不得将你杀之后快。”
      凤岐听了也不以为意,微微一笑,“庆侯答应过,只要我舔净你的靴子,你便饶我性命。你若忘了,我还可以再舔一次。”
      陆长卿一下子停止了喝酒,望着这个男人。明明嘴里说着这样无耻难堪的话,语气却偏偏柔和自然。这样的男人,既让人觉得下贱至极,却又莫名给人一种藐视世俗的孤高之感。
      “我自然不会食言,”陆长卿收回目光,冷哼一声,“何况让你轻易死了,未免太过便宜。”
      他说着,捧出一副青铜面具。
      那面具镂着一副戏人们常扮的滑稽嘴脸,勾到耳垂的嘴角、眯成缝隙的眼睛和突兀的大鼻子都让人觉得滑稽可笑。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五马分尸,”陆长卿道,“二是一辈子戴着这个面具,在宫中做个哑巴奴仆。”
      明显没有选择的余地,凤岐却耐心地配合回应:“那么我选二。”
      这样的态度,令陆长卿有种错觉,仿佛他所施加的一切报复和凌虐,在凤岐眼中都如同过家家酒一般幼稚。他的忿恨,这个男人似乎始终没有放在心上过。然而除了性命,这个男人又仿佛对一切都毫不在乎。难道你真的没有底线么,凤岐?陆长卿恨不得立即知晓他的软肋,看他无助落魄的模样。
      陆长卿将面具后面两道铜锁打开,套在凤岐头上,又将锁头在他脑后锁住。男人美丽的面孔被锁在了面具之后,展示给人的面具的表情,始终是一副滑稽的笑脸。
      唯有那一头冰蚕丝般的乌发,垂在面具外,依旧清艳动人。
      “我会叫人接好你的手脚筋,从今以后,你就是宫里一个下贱的奴仆,若再让我听到你开口说一个字,我就将你五马分尸。”陆长卿挑起凤岐的下巴,手指却只能碰触到冰冷坚硬的面具。
      凤岐本欲回答,顿了一刹那,便只微微一点头。
      凤岐太过臣服,陆长卿原本的折辱没能收到预期的效果,他觉得心中火气不只未消,反而更盛。
      “凤岐,凤鸣岐山之意。你这下贱的奴才配不上这等名字,我看你只配叫阿猫阿狗这样的贱名!”陆长卿拂袖而去。
      
      陆长卿一走,凤岐就被人带到了宫中一处仆役的住所。陆长卿果不食言,翌日就派来太医替他接上了手脚的断筋。
      这处地方在禁宫之内,住的都是做低等杂役的寺人。这些寺人们虽是旧宫人,却因身份低微从未见过国师这样的高官。何况凤岐戴着面具,更是无人能认得他。
      接上手脚筋的第二天,管事就给凤岐派了搬砖的活。王宫被庆国军队那一夜烧毁了许多,近日来正重新修缮。
      凤岐年轻时曾随军东征西讨,本是有些底子。后来他窝在王城里做了多年甩手掌柜,这些底子也就差不多磨没了。年过四旬,他身子骨更不像从前那般硬朗。
      如今手脚筋刚重接上,做起搬砖这样的体力活,他着实有些吃不消。
      搬了一天,手腕脚踝肿得发亮,他坐在石头上休息,看着那些个子不高身子却挺壮实的小寺人们疯跑着抢饭吃。
      凤岐胃袋空空,却上不来食欲。他看着他们吃完,便跟着他们一起回住处去。凤岐觉得这些小鬼十分很有趣,不管是宫里宫外的大事小事都喜欢叽叽喳喳地谈论一番。只是凤岐在他们眼中大约十分无趣,因为带着面具看不到表情,又一句话都不说。
      走着走着,只听一个小寺人道:“你们听说了吗,国师被五马分尸了!”
      凤岐愣了一下,心道:贫道明明好端端的站在你身边,今天还搬了二十几块砖呢。
      他心中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想必是陆长卿为了平息众人,找了个替死鬼代自己被处死。如此一来,世人皆知凤岐已死,那么如今的自己,就真的只是个无名的奴才了。
      凤岐在面具下不以为意地微笑。他从来不在乎自己是谁。
      “喂,哑巴,你跟阿豆换个床铺,他睡觉放屁臭死俺了!”回了住处的大通铺,一个小寺人叉腰道。
      凤岐歪着头,伸出手在他手心比划了几下。
      小寺人拧起小眉头,“你写的啥,俺不识字。”
      凤岐按住额头叹气,指指自己,指指蜷在炉子边取暖的野猫。小寺人虽不识字,领悟力却得天独厚,当即领会道:“你说你是猫?”
      凤岐又不厌其烦不紧不慢地比划了几次。小寺人一拍大腿,“你说你叫阿猫!”
      凤岐朝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小寺人大笑,周围几个小寺人听见的,也随着起哄大笑。
      凤岐毫无愠色,反而好脾气地在面具后面跟着他们微微一笑。
      凤岐也好,阿猫也好,本都无所谓。他始终知道自己是谁。以为唤他阿猫阿狗他便真的成了猫和狗么?如此天真的恐怕只有陆长卿吧。
      阿蛮,你当真要恨我一辈子么。凤岐躺在大通铺上听着周围孩子的鼾声,拥被仰望着冬夜星空,轻轻叹了口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