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绝》如鱼饮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22:48: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共王二十年,隆冬,镐京一片火海。
      这一夜飘了雪,国师凤岐散发披襟,站在高耸的观星亭中,静静观看脚下的厮杀与混战。道童爬上亭子,声音微颤道:“国师大人,庆侯已攻下大殿,陛下自焚。”
      “庆侯素来对国师心怀仇隙,还请国师速速离宫。”道童劝道。
      夜风习习,凤岐的青丝飞散如雾。他缓缓回过身,淡淡微笑道:“童儿,你看这宫里四面火海,我还能逃到哪去?”
      话音未落,嘈杂的兵刃声与橐橐的靴声就涌上了亭中。
      为首的大官冷笑道:“妖道,你也有今日!待我挑断你的手脚筋,献给庆侯殿下!”
      童子呵斥道:“逆贼,你受共王陛下恩宠,却暗中与庆侯勾结!今日你敢动国师一下,我与你拼了!”
      凤岐眼中倒映着宫中火光,流波回转,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骤然面色一沉:“竖子,谁允你顶撞葛大人!”话音未落竟将他推下了山亭。听着道童的惊叫,他心底叹了口气,终于放下心。道童跟随他多年,唯有此举,才能助他逃脱一命。
      随即他讨好地笑笑:“葛大人英明威武,贫道已教训了那狗奴才,还望大人看在同朝为官多年的份上,饶我一回。”
      姓葛的官吏阴恻恻道:“妖道果真心狠手辣,连多年的贴身仆从也下得去杀手!我若饶了你,天理不容!”
      凤岐了解葛演的为人,知道他越是求饶,此人便越要作践他。他一生工于算计,这一次却因庆侯失算,其中也有这个佞臣迷惑共王的缘由。思忖此番若要保命,唯有买个苦肉计给阿蛮,手脚筋断了倒也事小。阿蛮正是当今庆侯陆长卿的乳名。
      葛演果然狞笑,朝他举起了刀……
      
      陆长卿骑着青鬃马飞驰在王城内,耳边风声呼啸,鬓发齐飞。夜幕下的王城,宛若幽黑的磐石。多少年来这块巨石一直压在陆长卿的胸口。而如今殿宇焚烧,火光冲天,他方觉心中的气第一次出畅快了。
      庆国大将黄昇、洪彭在九霄宝殿外恭迎陆长卿下马入殿。
      陆长卿提着宝剑迈入殿中,仰首望着九级丹墀之上的宝座,心中忽然飘过一片复杂的思绪。
      多年前他来朝拜,跪在阶下,宝座上共王目中无人,肆意与旁边阴沉木椅上倚坐的那人谈笑风生。那人一身紫袍,顾盼生姿,惊艳慑人,虽是如此,他却正是陆长卿此生最恨之人。
      恨不得把他拉下丹墀,狠狠践踏!恨不得让他生不如死!
      是故此刻,陆长卿总觉得这胜利中缺少点什么。
      忽然殿外一片骚动,昔日共王宠臣葛演大步走进,面上洋洋得意,禀道:“庆侯殿下,微臣抓到了一个人,殿下得之,必然欢喜!”
      “哦?什么人?”陆长卿饶有兴致问。
      葛演一挥手,吼道:“带他进来!”
      殿外两个士兵架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男人十分瘦高,两条长腿无力地拖在地上,乌黑的长发垂在胸前,不辨眉眼。
      陆长卿见了他,浑身猛然一震。
      他几步奔过去,一把揪起那男人的头发。男人被迫扬起脸,面色苍白,一双黑得有些发蓝的眼睛直勾勾看进陆长卿心底。
      陆长卿素来淡漠无痕的脸,首次露出狠戾之色,“凤岐?凤岐!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葛演一旁道:“此妖道天理不容,对自己的贴身小道童都下毒手,微臣特地挑断他的手脚筋,送来给殿下。”
      陆长卿一愣,“他的手脚筋断了?”说着低头往下看,果不其然,男人瘦长的手脚都无力地垂着,苍白的手腕上还沾着鲜血。
      陆长卿一瞬心中百味陈杂,却笑着挖苦道:“国师,你一向会算计,可曾算到自己有一天竟成了废人?这也是你的报应!”
      凤岐费力地仰着苍白的脸,弯起唇微笑:“庆侯说的对,确是我的报应。”
      陆长卿一心想看他忿恨、看他崩溃的模样,却没料到他竟然是这种态度。这样的态度,根本不足以让陆长卿尽兴。他曾无数次梦到的复仇,现实中却如此单调乏味。
      “凤岐,你说说,我该怎么‘报答’你?”陆长卿幽黑的瞳中露出一丝狂意,挑起男人瘦削的下巴,轻轻笑道。
      “庆侯,贫道既精通天象占星之术,又懂岐黄布阵之理,你留下我大有用处。何况如今我手脚筋都断了,更不能对你有何威胁……”凤岐说话的声音很柔和,即便是说着如此不堪地摇尾乞怜的话,也如春风拂柳般动听。
      只是这声音十分虚弱,话到最后,断断续续。
      陆长卿冷笑一声,突然一脚将他踢倒。凤岐一下子扑倒在地,陆长卿一脚跺在他被挑断了手筋的腕上,狠狠碾压。
      凤岐闷哼了一声,额上瞬时冒出一层冷汗。
      见他不□□,陆长卿更是邪火攻心,脚下愈发用力。
      “啊!”凤岐低呼一声,又忙咬住嘴唇,将□□咽下,整个身子蜷缩起来,簌簌发抖。陆长卿的脚不断碾动,终于听得“咔嚓”一声,竟是将男人的腕骨生生踩断。
      他抬起了脚,看着凤岐缓缓地把手收回,虚握在手中。乌黑的鬓发凌乱地黏在脸颊,脸色已是惨白如纸。
      “凤岐,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在我眼里,连狗都不如!”陆长卿终于痛快地嘶吼出来,“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废物!你再摆出高贵的样子啊?你再祸乱朝纲啊?我看现在还有谁买你的帐!”
      凤岐抬眸望着陆长卿,淡淡道:“那就求庆侯殿下饶我一条狗命。”
      被这双深黑透蓝的眼睛凝视,陆长卿狂躁的心忽然清明了几分。那个总是高贵美丽的男人,何时这么低声下气过呢?
      如今,当真是把他从神座上拉下来,摔在地上随意践踏了。
      陆长卿坐在王座上,俯瞰着手脚无力的男人,道:“凤岐,你想活命?那就过来舔我的靴子。你舔干净了,我就饶你性命,让你做我的狗。”
      凤岐闻言身子一僵,连嘴唇都变得苍白。他趴在地上不动,陆长卿以为他要拒绝之时,他忽然弓起了背,向前挪了一寸。
      陆长卿只是戏言,他本没料到这男人真的怕死怕到这个地步。有什么东西在他心底破碎,他一动不动地看着男人。
      周围的士兵发出嘲笑,骂出难听的话。男人充耳不闻般,费力地屈伸着断了筋的手脚,一点点朝陆长卿脚下爬去。
      那优雅的紫色道袍,此刻肮脏扭曲,不复原样。
      好丑陋、好丑陋,原来这个人也可以这么丑陋……
      凤岐终于爬到了陆长卿脚下,他慢慢抬起头,把脸凑近陆长卿的鞋面。陆长卿突然觉得畏惧,他想把脚收回来。
      一旦人变成了狗,就再也不会变回人了吧。难道他所想要的,就仅仅是报复折辱这个男人吗?
      凤岐胸口忽然发痛,他忍耐着这股剧痛。
      他忽然喉咙发痒,忍不住咳嗽起来。咳着咳着,觉得嘴里甜腥腥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纷纷滴落在陆长卿的鞋面上。
      陆长卿一瞬间面色僵了。
      凤岐捕捉到了他的神色,喘咳中柔声道:“对不起,阿蛮,我弄脏了你的鞋,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他说着低下头,乌黑的长发随着伏身的动作一晃一晃,白皙的后颈从发丝间露出,弯垂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这一声“阿蛮”让陆长卿宛如利剑穿心。
      他猛然收回了脚,抓起凤岐的头发,恨声吼道:“我不准你再叫这个名字!”
      凤岐并不回应他,他双目紧闭,进得气少出得气多,竟透出一股死相。陆长卿把他放在地上,朝众将道:“长卿今日得获仇人,驱逐昏君,大仇得报,诸位有功!”
      众将纷纷跪地,山呼万岁。高亢的声音回荡在王城的烈焰中,久久不绝……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是对仇人的复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