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绝》如鱼饮水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22:53: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凤岐拎着酒坛走回仆役的住所,时已夕晖暗淡,残月挂柳。小寺人们累了一天,都在大通铺上倒头大睡。宫殿固然要修葺,然而陆长卿劳役这些旧宫人,多少还是有泄恨的意思。凤岐没看到他熟络的那个叫阿虎的小寺人,便轻掩上门缝,退了出去。
      沿着屋子绕了一圈,方在屋后光秃秃的大柳树下找到了他。
      凤岐的酒量甚好,虽是被陆长卿逼着喝了六七坛的老酒,也不至于醉得不省人事。他走到小寺人身旁,摇晃着坐倒,拍拍他的肩膀。
      小寺人抬眼瞅了瞅他,红着眼道:“阿猫,你回来啦?”
      凤岐点头,比划着问:何人招惹你,怎地哭了?
      小寺人用袖子抹了把脸,“俺也没哭,俺就是今天见你不回来,就想起俺家以前走丢的那只大花猫了。”
      本道长与花猫有何干系,凤岐失笑。
      “俺家以前有只大花猫,家里人都很喜欢它,俺娘把它喂得肥墩墩的,肥得它每天只会趴在院子里摊开爪子晒老阳。俺爹俺娘,俺大哥二哥,俺家猫,只要俺们在一起,就是每天吃糠咽菜都没关系。”
      “后来老打仗,又闹饥荒,俺娘就没吃的喂大花猫了。大花猫眼瞅着越来越瘦,肚子缩回去,以前撑大的肚皮还在,每天空荡荡地耷拉着,看得俺心里好难受。再后来……大花猫耐不住饿,就从俺家跑了,再也没见着。”
      凤岐默默听着,将手中的酒坛递给小寺人。
      小寺人嘻嘻笑:“阿猫,你哪里弄来的酒?可是王赏你的?”
      凤岐随意摆了下手。
      “啥叫‘算是’赏的?”,小寺人看着他笑道:“不过总还好,你这只猫回来了。”他捧着酒坛小口小口地喝,生怕一口大了没仔细尝尽香味。
      “再后来,有一天俺两个哥哥都去外面找食,俺爹娘牵着俺上街,偷偷给俺买了碗扣肉,那肉肥的,啧啧,俺现在想起来,都没吃过那么香的肉,俺两个哥哥肯定也没吃过……”
      “俺心里想,爹娘还是最疼最小的……”
      小寺人渐渐不再小酌,灌了一大口酒。
      “爹娘领俺去一个叔儿家,让俺在他家玩一会儿。那时候俺娘本已走了,又忽然回来,搂着俺说了好一会子话,还说俺的肉吃完了,就接俺回家。俺吃着肉,那心里美的别提了,哪还管那么多……晚上爹娘也没过来,俺坐在门槛上等着,把油碗舔了好几遍。叔叫俺先睡,说爹娘明早再来,俺就把碗放在枕头边上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
      凤岐伸手揽过小寺人,将他轻轻拥入怀中。小寺人只觉他的手脚虽总是冰凉,怀抱却十分温暖。小寺人脸深深埋进他怀中,低低地说:“俺爹娘常和俺说,男娃的命根子最宝贝,以前被村里的阿牛踢了一脚,俺娘追到他家门口骂他……俺爹俺娘明明说过……可是……俺现在顿顿能吃上饱饭,可是……俺想回家……”
      “俺的肉早就吃完了……为什么不来接俺……”
      凤岐叹息着,轻柔地抚摸小寺人的背。或是许久没有遇到一个温柔的怀抱,或是已经醉了,小寺人浑身颤抖,啜泣起来。
      “阿猫,其实大花猫不是自己跑掉了……它是被杀掉吃了……”他颤抖着哽咽。
      它是自己跑掉了,凤岐一遍一遍地对小寺人比划。小寺人看着他手舞足蹈却十分坚持地模样,想要笑他滑稽,却又心口一热倏然泪下。
      “阿猫,你为什么不能说话呢?俺真想听听你的声音,肯定像俺娘一样又轻又软!”小寺人一边哭一边笑,“阿猫,你为什么不能说话呢……”
      小寺人喃喃着念叨,不知不觉睡过去了。凤岐低头看着小寺人,心中喟然,抱起他送回屋里。
      他正欲在旁躺下,却感到背后有道视线,便回过身,果然看到管事严巍站在屋外。凤岐走出去,严巍拿着腔调道:“你小子倒是命好,殿下又要召见你了。”
      凤岐心底苦笑了下,这回不知陆长卿又是想起哪件陈芝麻旧谷子的事,要整治他一番?
      阿蛮,你若非要我死,那我便死给你看看吧。凤岐淡淡地想。
      
      凤岐直接被带进了庆侯寝宫。
      陆长卿板正地坐在案后,穿着中衣披着青氅,借着案上的灯光批阅奏章。凤岐每次看到陆长卿,心中就忍不住想,陆疏桐整日没个正经样子,怎么会有这么认真端正的弟弟呢。过去凤岐被陆疏桐拉住留宿军营,两人抵足而眠,陆疏桐总是会念叨起陆长卿。几岁说的话,几岁换的牙,凤岐的耳朵都磨出了茧,至今都能倒背如流。
      陆长卿看见凤岐进来,便放下了笔。
      他细细端详着凤岐,虽然戴着羞辱意味的面具,衣衫又污浊不整,然而那高挑的身子安然而立,倒是风姿不减。男人这副样子既让他欣赏,却又觉得可恨。
      挥退左右,陆长卿道:“站着作甚,过来掌灯。”
      凤岐不疾不徐走到书案旁,将桌上的烛台端起。
      男人离得近了,陆长卿闻得到他身上的淡淡的汗水味。他素有洁癖,又怨恨凤岐,本欲出言挖苦,却又忽然意外的嗅到了一股檀香。男人做了多年的国师,每日沐浴焚香,原来这长年的檀香味已挥之不去了。
      这股檀香,勾起陆长卿许多回忆。他儿时怕雷,曾惊慌中闯入国师的床帏。那时闻着男人身上的檀香,整颗心都平静下来,睡得格外安稳。如今这汗水味中夹杂着熟悉的檀香,陆长卿竟不顾洁癖,忍不住深深吸气,连男人身上的不洁味道都贪恋起来。
      陆长卿克制着自己,埋首于案。
      凤岐虽还端着烛台,身上却已微微冒出冷汗。他那双手脚被挑断了筋,草率接上后又劳以重役,如今便是拿饭碗都长不过三炷香,何况是青铜烛台?
      他知道陆长卿恨他,只怕开口求饶适得其反,便任面具下冷汗如瀑,忍着不肯做声。陆长卿不知在看什么,竟如此聚精会神,漂亮的眉尖微蹙,挺拔的鼻梁上落下长睫的影子。凤岐望着他,只觉此人认真时低垂的眉眼与陆疏桐有七八分的相似,便不舍移目。
      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陆长卿正细细读着细作从楚国传来的密报,眼前灯影忽然大晃。陆长卿正看到关键之处,抬头怒喝:“你连灯都拿不稳么!”
      他抬头的一瞬,话突然卡在了喉咙中。
      凤岐方才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晃动,听得陆长卿一声喝,忙用腰抵着书案站稳。他眼前花花绿绿一片模糊,只得循着声音,正要开口回答,忽然想起陆长卿并不曾让他开口,张了张口,又抿住了双唇。
      陆长卿抬头的刹那,整颗心忽然一绞。男人修长的双手就在他眼前,已被融化的蜡油落满。他批阅奏章起码有一个时辰,这人竟就任由滚烫的蜡油滴满双手,也一声不吭吗?
      让他举着烛台本只是羞辱他,当时并没有想到蜡烛会融化滴落。
      陆长卿如鲠在喉,缓缓才开口,“你如何不说话?”
      凤岐眼前一片白茫,分辨不清陆长卿脸色,以为他恼了。他自知此刻身体已虚弱至极,不敢与陆长卿相争,忙委婉言道:“殿下,小人这手如今不太好使,拿东西久了总要发抖。方才抖了,是小人的过错,求殿下宽恕。”
      陆长卿若听他抱怨,倒还舒坦些,却没料到他如此低声下气。
      那个一贯耀武扬威的男人,怎能如此低声下气……他心里只觉绞得紧,是他把他变成这样的,是他要他做一条狗的,如今他成了狗,他却觉得心里难受。
      凤岐听不见陆长卿回答,以为他正酝酿怒火,生怕他一怒之下将自己杀之后快,便又道:“殿下,小人这双手委实端不住了,可否让小人跪在地上,以头顶住烛台?”
      陆长卿几乎一瞬间被他逼出泪来,猛然起身,撞翻了椅子。“住口!”
      凤岐听见动静,手上又是一抖,蜡油纷纷洒落在他手上。
      突然被这么一烫,他忍不住吃痛地闷哼了一声。甫见昔日趾高气昂的男人露出如此隐忍的姿态,看在陆长卿眼里竟有种说不出的媚意。
      他再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说:“蜡油滴在手上,烫不烫?”
      凤岐愣了下,道:“很烫。”
      “你却不说?”
      凤岐意外地捕捉到了陆长卿话中的一丝怜惜,他自是不会放过,便轻叹道:“殿下不是对阿猫下了禁声的命令,阿猫虽然觉得很烫,却也不敢发出声音。”
      陆长卿怔住,“阿猫是什么意思?”
      等到陆长卿开口问,他便顺势温言道:“殿下竟忘了么,殿下曾说小人不配凤岐这个名字,只配得上阿猫阿狗这样的名字。如今众人皆知凤岐已死,小人得有个使唤名字,所以就叫阿猫了。”
      ——殿下曾说贱奴不配凤岐这个名字,只配得上阿猫阿狗这样的名字……
      你竟真的拿阿猫阿狗当做名字!这世上除了你又有谁配得上凤鸣岐山这四个字!陆长卿万没料到自己一时气话凤岐竟真的当真,一想到那些下人们一口一个阿猫的唤他,将他当成畜生般戏弄,陆长卿便恨不得将叫过凤岐这个诨名的人通通杀光。
      是了,这个男人只能被自己羞辱,他只能舔舐自己的鞋底,而其他人,连他一根头发都休想染指……
      陆长卿恨声道:“还端着那烛台做什么,给我丢了!”
      凤岐好声好气道:“遵命。”
      他松了手,奈何烛台□□结的蜡油粘在他的手上,他用力一甩,一大块红色的蜡油就被生生拽掉,露出手背上一大片红痕。
      这男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蜡油落在手上,慢慢感受它们在皮肤上干结?就这样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连痛呼都不能发出?陆长卿看着那块蜡油在他眼皮底下被蛮力脱去,心中五味陈杂,既是觉得心疼,又有种报复的快感,还夹杂着对男人的绝对支配产生的强烈满足。
      他抓起凤岐的双腕,目中阴鹜而深情,“凤岐,我要你只有向我乞怜才能活命……”
      陆长卿眼底的阴暗如此强烈,凤岐想把手抽回,陆长卿却低下头啃噬他手上的蜡油。
      凤岐突然发现,这么多年,自己竟从未认真注意过这个叫阿蛮的孩子。
      他一直以为,陆长卿虽然儿时便对自己格外依恋,却只是孺慕之情。然而不料,原来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竟对自己……怀着如此强烈的爱恋……从未想到,从未想到!
      凤岐猛然抽回手,转身便朝门口快步走去。
      陆长卿严声命令:“站住!”
      凤岐顿住步子,缓缓回身。陆长卿满怀爱恨,近乎贪婪地凝望着几欲逃脱却又不得不伫立原地的男人。
      ——长发拂肩,衣襟微敞,明月洒落,朗朗入怀。
      “凤岐,原来除了死,你还有害怕的事。”陆长卿道。
      凤岐静静地望着他,柔声道:“阿蛮,你知道我最怕死。可有些事你若非要逼我,我也唯有一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