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红楼一梦(四) ...

  •   不仅是贾琏在荣国府的人际关系,石慧还多费了些功夫调查了关于贾琏外祖父一系的事情。红楼中完全没有贾琏外祖的信息,但是如今石慧却知道贾琏的外祖就是如今的太子太傅张老大人。
      
      除却张太傅这个外族,贾琏还有两个舅舅一个是户部侍郎,一个是外放的杭州知府。张家两子又有三子两女,其中一子比贾琏小五六岁暂且不说。另外两个比贾琏年长的表兄,一个是前科榜眼,如今在翰林院供职,一个是二榜进士外放中。
      
      张家一门显赫,不在于张老大人一人,而在于后继有人。可是就是这样的张家红楼中却丝毫没有提及,只怕就是夺嫡中被牵连的关系吧!
      
      毕竟,红楼之中如今的太子会夺嫡失败。张老大人作为太子太傅被牵连其中是必然的。但是现在太子还在的情况下,张家与贾家竟然没有往来就令人奇怪了。贾家生就一副势利眼,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两家没有往来呢?
      
      石慧思来想去就想到了一个原因,那就是早逝的张氏和夭折的荣府嫡长孙贾瑚有关了。张氏和贾瑚都已经亡故十多年,石慧只隐约知道贾瑚冬日落水风寒而死,张氏则是难产而亡。
      
      这两件事相隔不过数日,张氏难产而亡还有些说头,毕竟这年头难产而亡并不罕见。远的不说,许氏的婆婆宋氏就是产后血崩而亡,贾迎春的姨娘也是难产死的。
      
      可是贾瑚呢?身为荣国府的嫡长孙,身边跟着无数嬷嬷丫鬟怎么会在大冬日落水?
      
      可惜,张氏母子死了太久,当年伺候的人都已经被史氏婆媳处理掉了,倒是不可考据。不过,石慧的任务也不是为张氏母子伸冤,而是贾琏,目前得到的信息依旧足够让她操作了。
      
      这日,焦大在院子里教导贾蓉和贾蔷两人练拳,石慧坐在院子里看,一面让人去荣府请贾琏过来。
      
      “若是老太君问起来什么事,可知道如何回答?”石慧问道。
      
      “奴婢记得,只说太太有事情要琏二爷帮忙去办。”
      
      贾琏已经不在族学进学,半大的小子,偶尔也会被使唤跑跑腿。宁府正在守孝,许氏不好出门,想要贾琏帮忙跑跑腿,史太君也不会多想。
      
      果然,金珠去了荣国府知道许氏有事情要贾琏办。史氏问也没问就打发贾琏跟金珠过来了。如今史太君一心都放在凤凰蛋身上,哪里还记得贾琏这个孙子。
      
      “大嫂子有什么要我去办,说一声就是,为什么还要旺儿在外面等?”贾琏因为金珠要他的小厮旺儿在外面等着,略有些惊讶道。
      
      “看你跑这一身汗,先坐下歇歇喝杯茶,那事情倒也不是很急。”石慧不动声色道。
      
      贾琏有些狐疑,依言在石慧边上的凳子坐下。听到院中呼和声才发现贾蔷和贾蓉跟焦大在太阳下练拳,嬉笑道:“珍嫂子,蓉哥儿和蔷哥儿这是做什么?”
      
      “练拳,锻炼好了身体才好读书!”石慧悠然道。
      
      “咱们这样的人家何苦和人家寒门抢那机会,这么辛苦读书练功呢?”贾琏不解道。
      
      “这话是那个嘴欠的奴才在你面前说的?”石慧目光一锐,冷声问道。
      
      贾琏一惊道:“珍嫂子,这话不对吗?”
      
      “琏儿,我虽然是你嫂子,可是与你母亲却有些交情,论年龄托大一句,可当得起你的长辈,说的话可能入你的耳朵?”
      
      “珍嫂子的话,我自然是听的。”贾琏忙道。贾琏虽然文物不成,却很有几分机灵,会看颜色。这样的人哪怕没什么学识武艺,只要心存畏惧,不走偏门,有上进之心,都不会混的太差。
      
      “古人有诗云: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后人若是不努力,不要说我们这样的勋贵了,就是皇家也都能改朝换代。”石慧低声道,“你祖父是荣国公,你父亲是一等将军,到了你就是三等将军,等你儿子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不,就是你那个三等将军也悬的很。”
      
      “琏儿不懂珍嫂子的意思!”贾琏心中一突道。
      
      “荣府的家主按理说是你父亲,可是当家的却是你二叔。最得宠的是宝玉,就是贾珠都要排在你前面。你大哥去了,你可是荣国府的嫡长孙,不是什么寄人篱下的穷亲戚,你可明白?”石慧挑眉道,“你父亲是个不成器的,你母亲和大哥死的不明不白,也不敢发话。可是,你不能这么糊涂,你一直这么糊涂,或许也能捡一条性命。但是爵位就不要想了,荣宁街后那些族人就是你的未来。”
      
      “珍大嫂子何必吓唬琏儿!”贾琏脸色有些发白道。
      
      “父母爱子女,必为之计远。蓉儿是我的儿子,我让他读书习武自然是为了他好,你二叔二婶盯着你珠大哥读书亦是如此,你觉得呢?”
      
      贾琏想到了他和贾珠的不同,如果贾珠贪玩,二叔二婶定然是少不得一番打骂。可是他贪玩,二婶就会告诉他,他将来注定要袭爵,没有必要学文习武。
      
      曾经一度,贾琏很得意二叔二婶喜欢他超过了贾珠,如今看来不过是一场笑话。从来没有人将现实的残酷摊在他的眼前,贾琏感觉他自觉美好的生活一下子别撕裂开来,血淋淋的一片,心中乱的不行。
      
      “珍大嫂子,我——”
      
      “今天的话,你知我知,喝两杯茶再回去。如果你愿意以后搬到宁荣街后面去,或是像你父亲一样醉生梦死被人压一辈子,你就当今日什么也没发生。如果不甘心,再来找我吧!”
      
      贾琏喝了三杯冷水,才让自己冷静几分,带着守在门外的旺儿回荣府了。史太君不过随口问了他两句许氏让他办什么事,贾琏随便找了个理由,史太君就立即将精力转到面前的贾宝玉身上去了。
      
      往常还不如何,可是今日贾琏刚被灌了一碗毒鸡汤,难免就要多想了。往日里,祖母就喜欢贾珠元春多过他,如今有了宝玉,更是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在意贾琏做了什么。
      
      一连过了三天,贾琏都没有什么动静,石慧并没有急着做什么。这种事情本不可操之过急,缓缓图之才是上策。
      
      毕竟,这件事还要瞒过史太君和王氏的耳目,王氏这人虽然狠毒,城府颇深,心计却有限。但是史太君却不一样,人老奸马老猾,这位老封君可不好对付。
      
      最烦恼的是史太君的辈分太高,又有诰命在身。在这种讲究三纲五常的时代,要是将一切放到明面上,史太君对付石慧可比石慧对付她容易。
      
      石慧要对史太君出手只能用看不见的手段,可是史太君却能明暗一起上。若能正大光明对付的敌人,石慧也不想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更不想去杀人。
      
      如此过了一月,宫里突然传出消息,皇帝决定取消三年一次的大选。大选虽然取消了,但是小选却不能取消。毕竟宫中的宫女到了出宫的年纪总要放出来,小选就是选宫女进宫补这些职缺的。
      
      皇帝已经一把年纪了,成年皇子都已经娶妻,京城大户人家对于大选取消并没有太大反应。但史氏婆媳对于大选取消,却极为失望。他们本来已经联络了甄家要趁着大选将贾元春送到三皇子府上。
      
      贾元春虽然是个五品小官的女儿,但是四王八公盘庚交错。三皇子的野心可不小,他想要用一个贾元春将四大世家贾史王薛拢入门下。
      
      宁荣二府虽然衰落,到底还有些老辈留下的政治资本;史家虽然低调,可是一门两侯,都是有军职的;王家王子腾这些年更是颇得圣宠,而薛家则是有钱。
      
      史氏婆媳和甄贵妃三皇子的谋划很好,可惜皇帝却将大选取消了。
      
      本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却没想到史氏婆媳的野心根本不是大选取消可以打消的。贾元春已经十五,等到下次大选就是十八超龄了。于是史太君与甄贵妃商议,以小选的方式将贾元春送进宫。
      
      彼时,甄贵妃将贾元春要过去,找个机会赐给三皇子。普通人家的妾室就是妾室,皇家的妾却能变成侧妃,如果是皇帝的妾室扶正也不是不可能。
      
      野心勃勃的史氏婆媳到底还有几分廉耻心,悄无声息的将贾元春送进了宫里。等贾敬知道的时候,人都已经送走了。史太君打算的再好,贾元春现在也是小选进宫伺候,这件事简直是让贾家贻笑大方。
      
      贾敬为了这件事还特意跑去荣府确认,却被史太君倚老卖老说了几句,话里话外贾元春有大造化,以后贾敬还要靠元春提携,气得贾敬怒气冲冲的回府。
      
      虽然荣国公已经过世了,可是荣国公府的牌子还没摘呢!就算摘了牌子,没有分家,那也是一等将军府。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五品小官,也没有人将女儿送进宫小选,当宫女呢。
      
      偏偏笃定了贾元春能够给荣国府带来新的富贵,史太君婆媳不仅执迷不悟的投入甄贵妃门下,还让贾元春带了大量银钱进宫奔富贵。
      
      他们打算的极好,但是其他皇子也不是吃素的。贾元春进宫后却没有他们预想的那么顺利。在众多皇子的设计下,贾元春被半途截胡进了继后宫中当了女史。女史好歹是女官,算是圆了贾家最后一丝颜面。
      
      但是史太君婆媳这一场,落在太子眼中无疑是贾家要重新站位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