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红楼一梦(三) ...

  •   如果只是想要送女儿进宫,走裙带路线,还不至于让石慧担心。攀龙附凤虽然可耻但是这样的人自古就不缺。
      
      卫子夫、刘娥那都是少数曾经的胜利者,凭贾元春一个恩荫的五品小官之女便是进宫也难掀起什么大风大浪。所以在石慧看来,贾元春这件事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让人悬心的是荣国府两年前出的那个叫贾宝玉,号称衔玉而生的凤凰蛋。
      
      石慧只恨她来晚了两年,不能采取一些手段挽回。
      
      有云:汉高祖刘邦“母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父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上。已而有娠,遂产高祖。”
      
      记录隋文帝杨坚就是“皇妣吕氏,……生高祖于冯翊般若寺,紫气充庭。有尼来自河东,谓皇妣曰:‘此儿所从来甚异,不可于俗间处之。’尼将高祖舍于别馆,躬自抚养。皇妣尝抱高祖,忽见头上角出,遍体鳞起。皇妣大骇,坠高祖于地。尼自外入见曰:‘已惊我儿,致令晚得天下。’为人龙颔,额上有五柱入顶,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唐太宗李世民则是“生……时有二龙戏于馆门之外,三日而去。高祖之临岐州,太宗时年四岁。有书生自言善相,谒高祖曰:‘公贵人也,且有贵子。’见太宗,曰:‘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年将二十,必能济世安民矣。’高祖惧其言泄,将杀之,忽失所在,因采‘济世安民’之义以为名焉。”
      
      这些事情真假不论,可见历代帝王都非常热衷给自己一个神异的身世。
      
      贾宝玉出生后,史氏婆媳只恨不能全国皆知,为此还到处撒钱。呵呵~衔玉而生,真假不说,这种事情宣扬到人尽皆知,还一味说富贵命,是想死还是想死?
      
      或许是贾宝玉红楼男主气运加身,又或是史太君到处宣扬,弄得人尽皆知,歪打正着,皇室有所顾虑没有急着出手,又或是贾宝玉抓周拿了一块胭脂,史太君溺爱,让皇家少了几分忌惮。贾宝玉现在还好好在史太君身边吃着俏丫鬟们嘴上的胭脂。
      
      如今只小小一团喜欢俏丫头抱,不爱老婆子,大家直觉玉雪可爱。日后大了若不长歪那是风流公子,只到了贾赦这年纪,成了老树皮,大约就是与贾赦如今一般名声了。
      
      若说贾宝玉的事情还不及,另外一件要命的事却是迫在眉睫了。那就是夺嫡,贾家的站位问题。
      
      元后早逝,皇帝对于这位元后极为敬重,故而对元后留下的太子百般宠爱,亲自教导。更是早早为太子定下了班子,比如说如今的太子太傅张大儒,以及他们宁荣二府都是皇帝安排给太子的势力。
      
      可是皇帝显然没想到自己活的那么长,太子更没想到自己要做那么久的太子。如今皇子们渐渐长大,太子正逢壮年,皇帝却已经年老。
      
      为君者多疑,又有许多皇子给太子压力,后宫的美人枕头风,没有母亲的太子劣势逐渐凸显出来。皇帝对太子的宠爱渐渐少了,却多了几分严苛。来自皇帝的压力,来自兄弟的压力和攻讦,太子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
      
      夺嫡从来都是凶险的,太子要不是太子了,站在太子身边的人只怕都要遭殃。皇帝可不会想这些人当初是在他的安排下走近太子的,也不会觉得是自己的多疑逼得儿子离心,他只会觉得下面的人挑拨自己的父子关系。
      
      皇家的人本就是天底下最不讲道理的。
      
      太子虽然失宠,却还没有失势。现在太子毕竟还是太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想要弄死一个臣子却不难,但是贾家人却没有这个觉悟。
      
      史太君内宅手段是极好的,要不然也不会将荣国公的后宅把持的如此严密。可惜并没有什么大局观,更不要说她的那个大字不识一箩筐,却极为狠毒的儿媳妇王氏。
      
      贾家的男儿都没什么顶用的,女人却一个比一个厉害。一看太子被其他皇子逼得拙计频出,连续被皇帝训斥,史太君和二房就坐不住了。
      
      借着老亲为由,史太君婆媳暗中联络上了甄家的外甥三皇子,摆明了想要两边下注。不仅如此,史太君还想要指使女儿贾敏和女婿林海投向甄家。
      
      不过这林海倒是有几分见识,而贾敏也不像母亲和嫂子这般短视,对于史太君的暗示,贾敏只一味装傻。也是刚好贾敏出嫁十多年,前年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儿,如今又有了孩子。
      
      以孩子为借口,贾敏屡次拒绝了母亲的召唤。林海时任兰台寺大夫,没有什么财货职权。史太君到底有几分疼爱女儿,也知道林如海夫妻在意这个孩子,才没有继续逼迫。
      
      史氏没有穷追不舍绝非完全处于体谅女儿怀胎不易,也是因为将林如海当做自己可以任意指挥的晚辈。一面嫌弃林海职位终究还是低了两分,不足以取悦甄贵妃,一面也是笃定了林海夫妻最后终究会屈服。好在不管什么原因,林海并没有上甄家的船,也没有投入包括太子在内任一皇子门下。
      
      石慧一面注意着京中的动向,不动声色的了解府中态势,一面温水煮青蛙的教导贾蓉和贾蔷。贾蔷虽然不是任务目标,但是石慧觉得贾蓉需要一个人在身边形成适当的竞争,所以坚持将贾蔷带上。
      
      一开始贾蓉和贾蔷还有些反抗的念头,但是和熊孩子们斗智斗勇的经验都可以出书的石慧一次次镇压了下去。软硬皆施,既没有让两人像畏惧贾珍一样畏惧自己,也绝不给他们阴奉阳违的机会。
      
      压着贾蓉和贾蔷抄写了一个月经文,石慧的身体已经调理的很有些气色,还练起来系统培训时学的武功。想着抄经再多,只怕两个孩子也要不耐烦了。石慧本意用抄经磨一磨他们的性子,并不想用抄写经文让孩子移了性情。
      
      于是待时机差不多了,石慧就主动结束了两人的抄经活动,并非常认真的表扬了两个孩子,什么有耐心,字也写的越来越好之类,各种赞美让两个孩子听得飘飘然。
      
      于是话锋一转,就说字虽然有进步,但是依旧有很多不足要好好学习。
      
      本来贾敬守孝在家,是教导两个孩子最好的人选。可是贾家的家风,不提也罢,儿子见到老子就像老鼠见到猫,老子教儿子除了打就是骂。
      
      虽然贾蔷和贾蓉是孙子,但是石慧也没有自信让贾敬耐心教导两个基础不太好的“笨孩子”。石慧先找了适合的字帖让他们临摹,亲自教导他们读书。
      
      石慧是拿到硕士学位的儿童心理专家,更研修过汉语言文学。简单的教导两个孩子读书释义倒也不难。由最简单的开始教导,先培养他们读书的兴趣。大棒加甜枣,果然让兄弟两个读书认真不少,很快就有了进步。
      
      又在他们全然没有察觉的时候,石慧陆续换掉了两人身边的奴才。只挑选听话不会过分机灵的小厮伺候,房中的丫鬟也挑选安分的。
      
      借口不该忘记祖宗传下的本事,寻来老国公的亲兵焦大教导他们骑射和简单的拳脚功夫。石慧不指望他们上战场,只是君子六艺,该学的总要学。学些功夫,身体好,也能够提高意志力。
      
      焦大的忠心自不必说,如今宁府还没有烂到根里,焦大也不是那个口不择言的酒鬼。石慧令他每天早晚一个时辰教导两位少爷武功,给他加了三倍的月钱。焦大简直是充满了干劲,教导贾蓉贾蔷最是尽心尽责。若是两人偷懒,焦大从不会瞒着石慧,更不会因为两人是主子就允许他们躲懒。
      
      如此过了三个月,贾蓉和贾蔷仿佛脱胎换骨一样,虽然肚子里还是没有几两货,到底精神气是不一样了。
      
      人读过多少书,认识多少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精神气还有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简而言之就是三观。大字不识的人可以是好人,博览群书的人中也有斯文败类。想要培养一个有为青年,基础不是读书习武,而是三观塑造。三观塑造好了,就是打好地基,那个时候才能造房子。
      
      故而除了让他们学文习武,石慧每半月也会安排其他功课。比如乔装之后去铺子上做小二,去庄子上种地等等,体验不同的生活,更深入地了解这个社会。
      
      除却四书五经圣人之言,读史书通外,律法也是必须学习的内容。总的来说,成效还是比较明显的。
      
      主线任务的顺利,刚好衬托了支线任务的艰难。
      
      贾琏是荣府的人,还是石慧的同辈,比贾蓉大四岁,如今已经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性子已经成型。想要教导贾琏可不容易,好在宁荣二府素来没什么规矩,石慧想要见一见贾琏却容易的。
      
      不像贾蓉可以随叫随到,针对贾琏,石慧花费了一个多月收集他身边的信息。从贾琏在荣国府的生活模式,与史太君到贾府每个主子甚至他身边的下人,石慧都细细的了解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