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红楼一梦(五) ...

  •   贾元春虽然进了继后宫中,但是皇家的人个个都是人精。那些皇子如何不知道三皇子和荣国府的这番动作。尤其是大皇子更是用贾元春这件事当面嘲讽太子,让太子极为恼火。
      
      宁荣二府是皇帝绑在太子这条船上的,至少现在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下船。这种两面讨好不仅得罪太子,只怕其他皇子以后想要拉拢,也不敢用吧!一旦贾家成了上位者的眼中钉,石慧的任务也无从说起。石慧决不允许贾家毁在史氏婆媳手上。
      
      正好皇帝令太子主管户部,如今西北边关不宁,皇帝这些年颇为崇尚奢侈,又“心慈手软”。京中权贵向朝廷借钱成风,以至于国库空虚。
      
      这天下的敌人再多你都有机会熬过去,唯独上位者是不可以强行熬的。眼看贾敬出孝在即,因身上打着太子党的标签,皇帝和其他皇子本就要打压,若是得罪了太子简直是不敢相信。如果不打破僵局,只怕贾敬很快就会扛不住压力,弃家炼丹去了。在贾蓉成长起来之前,石慧绝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没有贾敬在家镇着,石慧非常担心她会弄死贾珍。
      
      正好宁荣二府分别欠了户部三十万两,虽然是当年接驾欠下,却是两府的先祖白纸黑字写下的借条。如今太子正为国库空虚烦恼,不妨就利用这件事表忠心了。
      
      只是带头还款多少会得罪其他欠款的人。石慧一面整理出三十万两,一面置备了礼物送去各位老亲家中。知会一下老亲,宁府决定还钱。正所谓礼多人不怪,石慧好心好意通知到了。那些人纵然心中不悦,面子上也不好说什么。
      
      贾敬开始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同意了石慧的主意,亲自带着三十万两求见太子。去见太子没有直接送到户部,这就是表忠心。同时也表达了贾家绝不会另投他主的意思。
      
      还钱这事得罪的是欠钱的大臣和其他皇子,取悦的却是皇帝和主管户部的太子。得罪的大臣并非生死之仇,只要有利益便可挽回,得罪的皇子原本就不是同路人倒也不过太过忧心。果然事后太子对宁府多有信赖,如今太子便是艰难些,到底没有倒,贾敬在朝中至少还有所靠。
      
      而另一面,趁着史太君和王氏注意力都在送贾元春的进宫的机会,贾琏终于忍不住来找石慧指点迷津。
      
      石慧没有说什么,却写了一封信让贾琏送去自己的娘家礼部侍郎许府。当初贾敬考中了进士,又在吏部为官,一心转文,就给儿子求娶了礼部侍郎家的次女,也就是许氏。
      
      许家不是什么世家,原是耕读传家。从上五代也就是许氏的父亲做到礼部侍郎官算是最大了。若非如此,一般书香门第的女儿也不会轻易许给勋贵之家。作为许家的次女,许氏并不得宠,与娘家关系不算好也不算坏。
      
      石慧以许氏的名义写信父母,请他们为贾蓉和贾蔷寻一位先生,倒也不急,年前可以请到就好。又说了贾琏的事情,请许侍郎出面与张太傅说和,让贾琏去拜见外祖一家。
      
      当年张氏和长子贾瑚死的不清不楚,张家和贾家闹得很僵。尤其是张氏死后不到一年,史太君没有问过张家的意思就给贾赦续娶了现在的邢夫人。
      
      刚开始张家虽然和贾家有绝交之意,但是张老夫人还时常派人来探视外孙。可是史太君每次将张家派来的人挡在门外,贾琏也被教的完全不知外祖一家。久而久之,张家也就宁愿当做没有这个外孙了。
      
      石慧现在就是要许侍郎出面说和,说明贾琏这些年在贾家的艰难,请他们看在张氏的面子上照拂一二张氏的儿子。
      
      许侍郎本就是张太傅一派的官员,不过是给张家递个软梯子,许侍郎当不会拒绝。许侍郎上门与张太傅说和,张太傅还没有表态,可是张老夫人知道此事立即就哭起了女儿,说要见外孙。
      
      张太傅谁也不怕,唯独怕老妻的眼泪。张老大人终生不曾纳妾,唯有老妻给他生了二子一女。就因为当初是张太傅欠了荣国公的情无奈将女儿许配。张氏早逝,张太傅心中无疑是愧疚的。被张老夫人这么一哭,自然是节节败退。
      
      待张家订了日子,石慧自给贾琏收拾了一份礼物,让贾琏暗中去张府拜访。石慧故意告诉张家贾琏不敢让贾家知道他去外祖家,张太傅一面生气贾琏没出息,同时也更怜悯这个外孙。
      
      尤其是张老夫人,唯有一个女儿还早逝了。看到女儿留下骨血,又知道王夫人故意要教坏贾琏,恨的不行。一面气贾家不让她看外孙,一面后悔这么多年为了赌气没有管教贾琏。张老夫人不想再如之前十几年看不到外孙,逼着张太傅和儿子媳妇严格保密。让贾琏时常去府上,和表哥一起学习一些东西。
      
      张太傅也不是迂腐之人,贾琏的性子已经定了,想要让他静下心读书是不行了。可是为人处世的道理还是可以教导的,贾琏读书习武不行,对数算却极为敏锐。
      
      张太傅因材施教,只教导他数算一门,打算让贾琏走个偏锋。虽然不能参加科举,但朝廷每科都会开专科,招收一些特殊人才,其中就有数算高手。
      
      贾琏只说外面玩,王氏巴不得贾琏不成器,有时还要在史太君面前为他遮掩一二,这就方便了贾琏时常去张府。在张府是外祖父亲自教导,舅舅们从旁指点,又有表兄们耳习目染,贾琏倒也开窍不少。
      
      入秋之后,贾珠参加秋闱,却因为身体太弱,还没考完就被抬了出来。贾珠这一病就再也没有好,冬日的第一场雪后,这个即将做父亲的年轻人就撒手人寰了。
      
      因为贾珠的死,史太君和王氏、贾政都陷入了悲痛,更没有心思去管贾琏每日做什么了。而贾敬也忙着朝中之事,如今皇帝越来越忌惮太子,太子一党的官员少不得被打压。
      
      石慧估摸着时机,建议贾敬自动提出更换宁国府的牌匾,按照一等将军府的规制封掉部分院子。荣国府还有个史太君是国公夫人,挂着国公府的牌子也就罢了。宁国府宁国公和老太君都已经过世过年,很不该继续挂着这个牌子。
      
      皇帝见宁府识趣,又有太子在旁打点。皇帝虽然在压制太子,为了平衡朝局,偶尔手上松一松。有贾敬在朝堂上,很多事情石慧暗中操控起来也容易一些。不过贾珍、石慧和贾蓉贾蔷作为晚辈要守孝三年实际二十七个月,依旧不能出门。
      
      许府帮忙寻的先生年前就到了,石慧亲自给贾蓉和贾蔷制定了作息。每日什么时候习武什么时候读书都一清二楚。另有嬉戏玩耍的时间不一一枚举。
      
      孝中贾珍都住在前院,这让石慧自在不少,身体康复后就将惜春抱到了自己院中抚养。期间史太君又提了一次要将惜春接过去与迎春、探春养在一起,却被石慧拒绝了。
      
      翻过年后,惜春已经一周岁。虽然还在母孝不能大办,但是石慧还是在府内安排了一个小型抓周宴,只是没有宴客罢了。小姑娘一日日长大,粉嫩可爱,让人爱不释手。
      
      期间,荣国府长房又添了一个庶子贾琮。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魔咒,贾琮的姨娘与迎春的姨娘一般去了。
      
      贾赦连嫡子和女儿都不在乎就更不要说庶子了,邢夫人也是全然不在意,只守着自己的银子过活。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儿子缘故,石慧却有些看不得孩子受苦。少不得用些手段收拾了不尽兴的奶娘丫鬟,又暗中打点了贾琮身边的人精心照顾着。
      
      如此到了宁国府的一众主子都出孝,除服之后,石慧就亲自送了帖子求见太子妃。既然决定留在太子这条船上,就有必要加强一下双方的关系。
      
      太子妃自从生了一位小郡主,身体就一直不太好。石慧要走内院路线,少不得从中下手。慢慢与太子妃熟悉了之后,石慧才仿若不经意提到自己调理身体之事。
      
      石慧之前被太医下了死亡通知的事情,京城之中不少人都知道。太子妃听说这事后果然上心,暗中派了嬷嬷来问。石慧便不动声色将秘方进上,太子妃得了方子,请太医看了说好,太敢用。
      
      太子妃以此调理身体,过了小半年果然有起色,待石慧越发亲近几分。后更是意外怀孕生下了嫡子可算是意外之喜。疏理清楚了太子这边的关系,石慧便开始着手推动夺嫡之事。她自然知道任由行事发展,最后太子会落败,只怕是宁国府也会被牵连。
      
      石慧敢选这条路,自然是心中有几分成算的。太子虽然有些危险,可是只要他前进一步就万事皆安。若是太子坏事,他们本也没什么好,不如一条道走到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